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65 有傷風化

劍傲接過暗皇遞過來的請柬!
  輕輕打開,劍傲目光輕輕一掃。www.booksrc.net
  “嗡!”
  劍傲瞳孔猛的一縮,繼而瞳孔一開,眼中閃過一股凌厲之色。
  “呲呲呲…,.…!”
  腳下靜靜的湖面,陡然間在水中游走大量劍氣,一往無前的直刺四方。
  “哈,果然是鐘山!有氣魄!”劍傲語氣帶著一股暢快道。
  “劍傲天主,圣王的邀請寫在請柬之中,不知…………!”暗皇沉聲的看向劍傲。
  “如此盛況,豈能少了我?不愧是我想戰的人!”劍傲一合請柬眼中放出利光道。
  “那到時,還請劍傲天主如約而至!”暗皇說道。
  “不用,我交代一下,馬上就隨你去北洲!”劍傲眼中放出一股股興奮的劍意道。
  “再好不過!”暗皇點點頭。
  陽間,星空之上,一顆星辰之處。
  星辰之外,一名黑袍男子靜靜的看著這異樣的星辰。
  這是一顆生命星球,非常龐大,甚至有著六個發光的小太陽繞著它旋轉之中,而這個星辰之上,也散發著異樣圣潔的白光。
  黑袍男子深吸口氣向著這個星辰飛了過去。
  “呼!”星辰之上,頓時飛來一眾身影。
  為首一個,一身白衣,金發碧眼,背后六對潔白的巨大翅膀,手中抓著一柄光耀萬千的大劍。全身籠罩在圣潔的白光之中。
  身后跟著幾十人,個個都是后背上長著巨大的翅膀,有四對,有兩對,都以為首六對翅膀的人為首。”來者何入,敢闖我創世神宮?”六翼男子手中大劍指著黑衣人道。
  “稟報你家宮主,就說大崤圣庭,泥菩薩請見!”黑衣人正是泥菩薩。”大崤圣庭?”六翼男子臉色一變。
  其它人也紛紛露出驚詫之色。
  “貴客臨門,我等失禮了!”六翼男子馬上說道。
  “貴客?”泥菩薩笑道。
  “凡是大崤來人,盡皆貴客,里面請,我這就去稟報宮主!”六翼男子非常禮貌道。
  “嗯!”泥菩薩點點頭。
  踏步,隨著眾人飛入這個圣潔的星球。
  一些人去稟報玄元,而六翼男子非常誠懇的為泥菩薩帶路。
  很快來到一個鳥語花香的山谷之中。
  山谷之中,無數背生羽翼的男女擁護著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白袍,銀發銀瞳,手執白色拂塵,正是鐘山小干世界認識的創世神宮宮主,玄元。
  女的并不出奇,但對著玄元時,卻是極度溫柔。
  “泥菩薩,久違了!”玄元開口道。
  “玄元,好久不見!”
  “這位是?”
  “復生的我妻!”玄元笑道。
  “哦,那恭喜了!”泥菩薩馬上說道。
  “你帶著他們先出去,我們有話要說!”
  玄元扭頭對著妻子說道。
  “嗯!”女子溫柔的點點頭。
  “跟我去圣蓮池!”女子說道。
  “是,圣母!”眾背身羽翼之人馬上恭敬應道。
  很快,其它人都走之一空。
  “你到活的逍遙!甚至創出了一個種族?”泥菩薩笑道。”比之人類,還差得遠,還不夠完善,你怎么來我這里了?”玄元疑惑道。
  “圣王派我前來送請柬的,邀您,赴圣王兩干歲壽宴!”泥菩薩遞出一張請柬。”哦?”玄元馬上接過。
  打開請柬,玄元瞳孔一縮,周身衣擺無風自動。
  泥菩薩站在一邊并不講話。等待玄元思考。
  “嘶,鐘山玩的還真大!”玄元吸了口氣驚訝道。
  “是的,不知你這邊會不會…………!”
  泥菩薩看向玄元道。
  “你告訴鐘山,我會如約而至,而鐘山提到的計劃,哈哈,我也想試試!”玄元笑道。
  “好,那我就告辭了!”泥菩薩點點頭。
  “嗯!”玄元點點頭。
  玄元沒有留泥菩薩,因為玄元明白大崤這個時候的繁忙,按理說,邀請函不需要泥菩薩親至,但是鐘山對自己極為重視,所以派來的是當年小千世界就認識的泥菩薩,像泥菩薩這樣的官員,此刻大崤征伐天下,必定極為繁忙,自然沒有時間在外逗留!
  地洲,釋天圣境!
  忉利天殿。
  帝玄鎩坐于大殿之首,兩邊站著數名狼族精銳。
  而在大殿中央,還站著一名青衣男子。
  “青云,你不認得我了?”帝玄鎩沉聲道。”青云是大崤國獸狼族之長老,至尊禮只對帝仙仙恭拜,老至尊見諒!”青云恭稱道。
  “大膽!”
  “混賬!”
  大殿中頓時響起其它狼族的怒喝之聲。
  帝玄鎩輕輕揮揮手。眾狼族停止說話。
  “你來何事?”帝玄鎩沉聲問道。
  “圣王派我前來,送上請柬一份,邀您赴圣王兩干歲壽宴!”青云遞出一張請柬。
  帝玄鎩疑惑的接過請柬。
  輕輕打開請柬,帝玄鎩掃了一眼,繼而瞳孔微微一縮。
  “哈,還真是好大的排場!點圣屠之立天庭?”帝玄鎩意外道。
  “是!””回去告知鐘山,我會如約而至!”帝玄鎩笑道。
  “是!”
  地洲,熒惑道場。
  熒惑所在大殿之中。熒惑坐在寶座之上,一個紅袍人恭立面前。
  “師尊,那兩個禍害,他們,他們…………!”紅袍人臉上憋得通紅道。
  “他們怎么了?”熒惑沉聲道。
  “師尊,他們……!”
  “說!“熒惑有些不耐煩道。
  “他們又去挖寶了!”紅袍人臉色難看道。
  “挖寶?挖寶怎么了?”熒惑皺眉道。
  “他們將師尊您的祖墳挖開來了!”紅袍人臉色極為難看道。
  “什么?”熒惑頓時火冒三丈的站起來了。
  “師尊,他們知道是您的祖墳,又將陪葬品放回去了!”紅袍人說道。
  放回去了?熒惑捏著拳頭,臉上極為難看。這兩人,從帶回來那天起,就沒做過一件讓自己稱心的事,俗,俗到熒惑有種撞墻的沖動,這次更將自己祖墳挖了,禍害啊,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這兩人…………。
  “師尊,怎么辦?這兩禍害,要不要……!”紅袍人做了個殺了的手勢。
  “不行,現在還不能動,我還留有大用。
  鐘山大壽將至,柏氏家族不愿參合此事,我要用他們引出柏氏家族,鐘山…………。”熒惑眼中閃過一股羞憤的殺意。
  “師尊,其實天下圣人在鐘山手中吃虧的也不少,陸壓的法寶被鐘山斷了,程侯也吃了幾次虧…………!”
  “不要說了,我心意已決!”熒惑沉聲道。
  “是!”
  這時,殿外走進來一個綠袍男子。
  “啟稟師尊,大崤圣庭,鐘山使者求見!”綠袍男子說道。
  “大崤圣庭?鐘山的使者?”紅袍人驚訝道。
  “讓他進來!”熒惑臉色古怪道。
  很快,一個一身錦衣的男子走人大殿。
  “大崤錦衣衛,見過熒惑圣人!”那錦衣衛略微恭敬道。
  “鐘山要你來干什么?”熒惑沉聲道。
  “圣王兩千歲大壽在即,特邀熒惑圣人赴宴,這是請柬!”那錦衣衛遞出請柬道。
  “赴宴?”熒惑茫然的接過請柬。
  “告辭!”那錦衣衛也不等結果,調頭就要離去。
  錦衣衛走了,留下熒惑了兩個弟子,一臉茫然的看著手中的請柬。
  西洲,大周圣庭。
  姬宮涅一統西洲,此刻站在離火圣殿之前,身后跟著姜子牙、公輸子、虢石父、舞九夭等一眾重臣。
  而在他們面前,卻是一個一名紅衣女子。
  “靈兒和朱雀都好嗎?”姬宮涅淡淡問道。
  “舞紅是天下唯一的朱雀,也是我鳳凰一族的驕傲,在大崤成長的也極為愉快,靈兒皇后那自不必說!”紅衣女子笑著說道。
  “嗯,你這次來所為何事?”姬宮涅沉聲問道。
  “圣王兩千歲大壽在即,特邀姬圣王和公輸子圣人前往赴宴,這是請柬!”紅衣女子說道。
  “兩千歲?大壽?”姬富涅略微古怪的笑了起來。
  不止姬宮涅,身后的幾人也露出怪異的笑容,因為這實在太難表達自我情緒了。
  姬宮涅接過請柬,輕輕打開,打開后,下一刻,原先的笑容消失了,更多出一股冷肅之色。
  雙眼微微一瞇,姬宮涅沉聲道:“天下九圣?鐘山全部邀請了?”
  “是,圣王說,彌天已請,至于來不來,未為可知!”紅衣女子說道。
  “彌天?哼,他肯定會去,你回去告訴鐘山,我會如約而至!”姬宮涅沉聲道。
  “是!”紅衣女子點點頭。
  同一時間,在彌天圣人的道場。
  彌天圣人接待了大崤的使臣。
  一個官職極小的錦衣衛,一個錦衣衛百戶?看到這個人的官職,彌天臉色一陣難看。
  “鐘山要你來干什么?”彌天冷聲道。
  “圣王兩千歲大壽,特邀彌夭圣人赴宴,這是請柬!”錦衣衛千戶遞出請柬道。
  “哦?鐘山知道我要去?”彌天微微一鄂。
  話說完,彌天就知道說漏嘴了,接過請柬,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錦衣衛道:“滾出去!”
  “告辭!”那錦衣衛也沒有多說什么。
  PS:求月票啊,忙過年的人碼字傷不起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