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163 自己殺自己

甲南疆域!
  鐘天開壇講道講到一半離去了,不過約好一年后再講,所以并沒有太多人離去,這也是當初計刻好的,如此一來,人不走,申公豹就更容易招攬了。
  鐘天講了五次道,一眾強者,申公豹都一一拜訪。
  也許很多人不愿意加入大情,不愿意失去自由,但是申公豹那禮賢下士的態度,卻讓很多人過意不去,一次、兩次、三次……”不停的拜訪,聽著別人的道,人家再來請你幫忙,還是申公豹這個名頭浩大的人物,幾次相請,再推三阻四,就是石人也不好意思了。
  因此,雖然每次聽道后被申公妁一層層搜刮,但每次招攬的人卻越來越多。[]長生不死129
  申公豹逐個拜訪眾人。
  大情重臣聚集地。
  “水鏡先生,甲北疆域那邊,二十幾個祖仙,他們會不會殺過來?”柳無雙皺眉道。
  柳無雙是錦衣衛總指揮使,是御用拱衛司,皇后前來,自然要保護皇后安危,當然,三皇后實力就是柳無雙拍馬也趕不上,可哪怕受一點點傷也是自己辦事不力啊!
  “放心,他們并不蠢,莊子一走,他們就是一盤散沙,況且還有我們的人在里面,就是給他們膽子,他們也不敢。”水鏡搖搖頭笑道。
  “哦,那就好!”柳無雙暗噓口氣。
  “柳大人還是仔細排查敵方的『奸』細,我大惰已經在此布軍,只待圣王那邊的好消息傳來,即刻可揮兵西進,將北洲反我大惰的勢力,徹底擊潰,要在圣王大壽之前,徹底一統北洲天下!”水鏡鄭重道。
  “是!”柳無雙鄭重的點點頭。
  曉楚疆域。
  南華境、紅鸞境僵持之中。
  鐘山腳下踏著蓮池,紅鸞『迷』霧如風暴一樣重冉向南華境。
  南華境中,億萬妖劍化為蘭花的劍葉一朵朵妖艷的蘭花乍現,幽藍能量直沖紅鸞『迷』霧,如水與火的碰撞,極為的猛烈。
  “除了盤古之外,修煉天經你的確是最快的一個人,可惜你修煉的太短了紅鸞境?五日之內,我必破你紅鸞境!”莊子冷聲道。
  看著對面的莊子,鐘山忽然『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道:“五日?難怪你修煉南華天經那么慢!,丶
  “嗯?”莊子眉頭一撕
  “你習慣了拖長時間,難怪百多萬年還只是修煉到第十重,五日?五日之內可以發生很多事情!”鐘山冷聲道。
  “哼,發生很多事情?你能做什么?”莊子冷聲道。
  可就在這一霧那,莊子隱約間聽到一個聲音。
  “啊嗚!”[]長生不死129
  “嗡
  南華境猛的一陣搖顫!莊子頓時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實。
  “混賬
  “嘭
  隨著莊子一聲怒吼,南華境、紅鸞境轟然退散,二人猛然從精神世界出來。
  “嗡!”
  莊子和鐘山**一陣輕顫,頓時看到了外界一切。
  “轟隆隆!”
  不遠處一個龐大的黑洞還有一個鼓著嘴巴的一臉茫然的八極天尾。
  “嗚嗚嗚!”八極天尾得意的嗚道。
  “吃貨,給我吐出來!”
  莊子郁悶的探手一抓,原本破碎的虛空破碎的更加大了。
  “呼!”
  八極天尾可不會理莊子,身形一晃消失不見了,到了鐘山的泥丸宮中。
  “轟
  莊子巨擊下虛空塌陷。
  但這對祖仙境的鐘山和尸先生來說,并無大礙,尸先生也到了鐘山身邊。
  上空,一個大罩子將下面罩住,隔絕內外,蝴蝶紛飛。
  莊子扭頭望去。
  上空程侯和鐘天等人僵持。四周豎起了三千天道也『蕩』然無存。
  莊子面『色』極為難看。這個跟頭栽大了!
  死死的盯著鐘山,莊子心中一股悶氣難泄雙目充滿血絲。[]長生不死129
  “哦!”
  莊子的蝴蝶大道沖天而上一副誓殺鐘山的樣子。
  可是,大道沖天了三息,忽然化為無限蝴蝶散去了。
  深吸口氣,莊子閉目一股極度頹然之勢從身上散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莊子苦澀的笑著。鐘山手托方天玉璽,沒有絲毫放松。
  忽然莊子雙目一開,盯向鐘山道:”將南華天臺還我,我離開北洲,永不回來!”
  “那是先前的價碼,至于現在,你認為,我會答應你嗎?”鐘山淡淡道。
  莊子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眼中充滿了怒情,失敗?自己居然敗到失去了南華天臺?
  一股黑氣從莊子頭頂沖天而上,黑氣沖天,無盡黑云環繞而轉,四方天地都暗了下來一般,莊子更是全身戾氣直『射』。
  “嘭”
  莊子周身好似什么爆炸而開一般,忽然間,莊子身上光華大放,頭頂黑氣陡然化為十一彩之『色』沖天而上,天上環繞的黑云一瞬間化為億萬蝴蝶,散于四方。天地四方盡是無盡蝴蝶。
  莊子先前的怒憤表情消失了,面上變的極為安詳。
  一股股異香輻『射』向四方。
  “莊子他突破了?”尸先生極為古怪道。
  “不破不立,大徹大悟,莊子居然因此心境再升一層?”鐘山也是臉『色』難看道。
  輕輕睜開眼睛,莊子再度看向鐘山二人。雖然心境州才突破了,但莊子看到鐘山本能的還是眉頭一皺。
  “鐘山,我的南華突破了!”莊子淡淡道。
  南華天經突破了?那不是第十一重了?鐘山越發小心了起來。
  “我一直疑『惑』,鴻鈞當年為何不在意造化玉碟的得失,甚至在東洲的時候,還被別人拿去了,原來他早已看出來了,天經伴生品到后期的時候,卻是修天經人的羈絆,我一直努力參悟南華天臺,以求突破,想不到突破卻是在失去以后。呼!”莊子長呼口氣。
  “那恭喜你子!”鐘山沉聲道。
  莊子大袖一甩,天空的護罩陡然消失。
  低頭看向鐘山,莊子淡淡道:“你身上的因果還真是巨大,陽間天下九圣?天下群雄?還有陰間諸圣?呵,看來你也是大劫降至!”
  鐘山雙眼一瞇,太劫將至?莊子現在能看到我的因果?十一重?天經的十一重有這么變態嗎?
  “我的因果?”鐘山沉聲問道。
  “就這份因果牽引太多,說明我今日滅不了你,況且”……!”
  莊子說到一半看向天上的程侯,眼中并無善意,顯然對程侯也極為戒備。
  緩緩低下頭來,莊子看向鐘山,眼中冷光一閃道:“不過,我的東西,也不會給你!”
  “轟!”
  八極天尾口中的小千世界,內部的南華天臺忽然間爆炸而開,化為卉粉消散干凈。
  莊子是在毀滅南華天經的一切線索?
  鐘山心中雖然可惜,但也知道就算換做自己也會做同樣的事情的。
  天空之上,程侯一陣郁悶,鐘天和十個祖仙一臉兇煞,就是不讓自己下去,今天真是很不爽。
  呼!
  遠處十二祖仙飛了回來。
  “師尊,鐘山已經被我們滅了,這是他的御璽!”最前面的憶思綺托著一個御璽興奮道。
  而這時,鐘山的帽子也掉了下來,當眾人飛近看到黑衣人容顏的時候,所有人集體石化了。
  “鐘、鐘山?”
  憶思綺手中的御璽掉落了下去。
  “這,這,莊子,怎么會這樣?”又一個祖仙驚叫道。
  “呼!”
  尸先生也取出九名將臣,一臉小心的看著眾祖仙。一眾祖仙臉『色』極為難看,先前那鐘山是假的?那先前假的莊子才是真的?怎么會這樣?自己又做錯事了?
  十二名祖仙羞憤異常。
  “叫上你們的弟子,我們離開曉夢疆域!”莊子淡淡道。并沒有責怪眾人。
  “離開?師尊,我們去哪?”憶思綺一臉茫然道。
  “離開北洲!”莊子深吸口氣道。
  “是!”憶思綺臉『色』難看道。
  一旁鐘山并沒有說什么,如莊子說的一樣,莊子還殺不死自己,而自己現在也殺不死莊子,莊子既然選擇離開北洲,那自己還是見好就收最好。
  很快,莊子道場的人就聚集而來。全部飛上了云霧。
  臨走時,莊子再度看向鐘山道:“東西,我會回來取的,希望你不要那么早死!”
  “隨時恭候!”鐘山沉聲道。
  “呼!”莊子大袖一甩,帶著浩瀚的一群人向著外界飛去。
  “莊子,你干什么?”
  高空中陡然傳來程侯的怒吼之聲,走?莊子發什么瘋了?不是說好要滅鐘山的嗎?
  莊子抬頭望天,看了看程侯,最終什么也沒說,帶著弟子們向著南方『射』去。
  轉眼,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程侯很氣憤,真的很氣憤,原本準備坐觀虎斗,不管誰輸誰贏自己都有收獲,現在倒好,鐘山和莊子面對面站了一段時間,然后莊子就走了,混賬,這么會發生這種事?
  鐘山、尸先生與九個將臣卻是沖天而上,飛向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