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61 根基斷

聽覺消失,萬瀾寂靜。一瞬之間,與世隔絕!
  接著,視覺消失,天地陡然一暗,一絲光芒也沒有了,鐘山瞬間明白了緣由,這不是與世隔絕,而是被切斷了,南華天經切斷了聽覺,切斷了視覺。
  四周一黑!無限黑暗!
  “嗡!”
  鐘山只感覺舌頭一麻,頓時,口中無味,立刻塞了幾個刺激性極大的丹藥入口,可丹藥入口,根本沒有絲毫味道。
  味覺被切斷了?
  “嗡!”
  正在鐘山驚訝之際,鼻頭猛的一抽,嗅覺被切斷了。
  聽覺、視覺、味覺、嗅覺?鐘山猛的感受自身,的確,下一個就是觸覺,因為自己捏著拳頭的時候,只有很弱很弱的感覺了。
  五感?切斷人無感?
  好恐怖的南華天經,它是在切斷人的五感之后,讓人失去一切感知,陷入混沌狀態,年輕時見過的,植物人,也不過如此,而且植物人雖然不省人事,但有些還有聽覺、觸覺可接受外界信息。而南華天經,卻是將五感全部剝奪?
  一旦陷入混沌,靈性將會混亂,將會不知不覺中消散了,這種殺人之法太可怕了,一般人根本抵擋不了。
  而在高空之上。
  程侯、鐘天、十祖仙一起看幕下方。
  下方,莊子、鐘山、……莊子丶,三人定在虛空之中,詭異的全部閉起了雙目,一動不動,好似變成了石雕了一樣。
  “這,太子殿下,圣王、莊子他們在干什么?”金鵬在一旁一臉驚奇道。鐘天眉頭微鎖,搖搖頭表示不森楚。
  “咦?”程侯忽然驚訝退
  程侯不可思議的看著下面一幕,這算什么?精神層面上的戰斗?
  黑暗的環境之中。鐘山好似落入無限深淵,看不見四周一切,聽不見四周一音,一股無助之感涌向心頭。
  在這黑暗環境的不遠處卻還站著另一人,莊子。
  莊子手捏蘭花之印!一臉冷意的看著對面陷入無助的鐘山,二人本體其實還在外界,這黑暗的環境其實是莊子的南華境,也就是程侯猜到的精神層面的斗爭。
  在這里莊子就是神,莊子不斷的切割切斷了鐘山的味覺、嗅覺、視覺、聽覺,現在還剩觸覺了。
  “觸之感知,斷
  隨著莊子一聲高喝,蘭花指印對著鐘山一指。
  轟然間,黑暗的環境中,出現億萬散發惑亂氣息的妖劍,妖劍到背有著弧度,彎成各種弧形,顏色不一,共有十三彩之色從四面八方,飛向鐘山。
  斷觸之感知!一旦觸之感知被斬斷,鐘山就徹底完了。
  莊子面部冷峻,根本不相信鐘山有反抗之力鐘山已經陷入了無限黑暗深淵之中,五感失了四感,哪有反撫的力量?
  州才又是摸出丹藥,又是捏拳頭的,這是精神世界,雖然能模擬出一樣的味道,可是精神世界和外界本體可是相連的,五感一失外界本體也將失去。沒救了!
  南華天經鐘山是第一個真正逼出南華天經的人!
  可就在這是,鐘山卻做了一個莊子意外的動作。鐘山探手伸出右手,詭異的忽然捏出一個蓮花手印。
  蓮花手印?有用嗎?佛道之力根本沒用。
  無數妖劍繼續向著鐘山斬來。
  忽然,鐘山右手的蓮花手印微微一顫蕩出一困淡淡的粉色光暈,而鐘山蓮花手印之中居然詭異的緩緩的顯現出一支粉紅色的蓮花花蕾。
  “嗡
  億萬妖劍陡然在鐘山十丈之外停了下來。
  莊子瞳孔一縮,而捏著粉紅色的蓮花花蕾的鐘山卻是緩緩的睜開眼睛。
  這一次,鐘山眼睛特別明亮,而且,透過這無限黑暗的環境,鐘山直接看向了正前方的莊子。
  “好一個南華境,好一個南華天經!”鐘山深吸口氣的看向莊子。
  “你沒事了?”莊暴皺眉的看向鐘山。
  五感已經斬斷了四感,鐘山居然沒事了?那朵蓮花是怎么回事?
  “蘭花指印?南華?蘭花?原來南華天經的本命形物是一朵蘭花!”鐘山皺眉道。
  “本命形物?你居然知道本命形物?某非……!”莊子眉頭猛的一挑。
  “哼?”鐘山一聲冷笑。
  “甫華境,沒有神通可破,沒有法術可解,能夠解開我的南華境,這么說,你也有天經?”莊子驚訝道。
  “你說呢?”鐘山沉聲道。
  “難怪,難怪你歲不過兩千,能成長如此迅速,天經,你果然也擁有天經,而且還是以蓮花為本命形物的!”莊子臉色難看道。
  莊子知道鐘山藏的深,可也不至于這么夸張吧,每次逼鐘山,鐘山都能拿出一個新的后手,這次更恐怖,直接拿出一部天經?
  天經!要知道,就連圣人也未必有天經,就連圣人也眼紅的天經,鐘山他也有?祖仙會為了地書掙破頭,若是有天經出現,天下圣人也會為此掙破腦袋的。因為天經的誘惑太大了。
  當年鴻鈞就是有了一部造化天經,被譽為當初天下第一人,無人可敵!因此,天經要不沒有消息,一旦有消息,天下群雄必聞風而動。
  自己有了南華天經,其恐怖可見一斑,而且還沒有修煉到完全,就已經如此厲害了,一旦修煉全了,成為第二個鴻鈞,或者超越鴻鈞也不是不可,甚至可能達到當年盤古的高度。
  鐘山也有?這是繼造化、南華后的第三部天經了。
  莊子眼中閃過一絲炙熱。自己的那小千世界的確損失巨大,可是與天經一比,那些損失算得了什么?若是自己得到鐘山的天經,哪怕曉夢疆域夷為平地也無所謂。
  世上沒有真正無欲無求的人,清靜無為,那是沒有打動他心的東西出現,現在,天經就是能夠打動莊子心的東西,莊子的無欲無求早已不見。
  “嗡!”
  莊子手中一朵蘭花乍現。放著淡淡藍色幽光。
  “呼、呼、呼、呼、呼……!”
  隨著莊子手中的一朵蘭花現,南華境中,四面八方無盡妖劍乍現,越來越多,黑暗的環境都要被妖劍填滿了一樣。
  不過,鐘山手中一朵蓮花蕩出粉色光暈,卻讓妖劍無法近身。
  “你想要我的天經?”鐘山淡笑道。
  “你不想要我的嗎?”莊子沉聲道。
  “想,怎么不想?天經這種東西,誰會嫌多?”鐘山搖搖頭笑道。
  莊子并沒有立刻出手,而是死死的盯著鐘山,自己南華天經的一些威力已經暴露給鐘山了,可是,鐘山天經的威力卻并沒有暴露出來。
  天經有多邪門,莊子可是深有體會,最少自己的南華天經就詭異無比,天經充滿了無限可能,莊子成名無數年了,遇到鐘山是第一次陰溝里翻船,莊子可不想再翻一次。
  “南華境,斷人五感,南華天臺,仿三干天道,立圣位,立圣位?你可是犯了很多人的忌諱,甚至犯了天數的忌諱!”鐘山沉笑道。
  “你會說出去嗎?”莊子淡淡道。
  “我不會。對于我的天經,你也不會,不若此事作罷,我退出曉夢疆域,而你帶著所有弟子,離開北洲!”鐘山沉聲道。
  “離開北洲?哼,你覺得我會嗎?”莊子冷聲道。
  “看來,你不愿了,南華境?呵,看我的紅鸞境!”鐘山鄭重道。
  “花開見我,蓮池現!丶,鐘山一聲輕喝。
  “嗡。。。。。。。。。。。。。。。。。。。!”
  鐘山手中的粉紅色蓮花緩緩的張開了,張開的一瞬間,好似億萬光華沖天而上,黑暗的環境,陡然間變成粉紅之色。
  “波!”
  好似水滴滴入鏡湖中的聲音。從鐘山之處忽然產生一困漣漪,向著四面八方散去。
  漣漪所過,妖劍盡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朵盛開的粉紅色蓮花,一片浩大的蓮花池塘,猛烈的侵略著外圍黑暗的環境。
  紅鸞境?南華境?兩今天經的境在相互碰撞?
  “嗯?怎么會?你的天經第幾重了?”莊子驚訝道。
  “你說呢?”
  說話間,蓮池之上陡然冒出無盡桃紅色能量,向著南華境中呼嘯而去。
  “轟!”
  南華境也冒出大量的暗藍色能量,與桃紅色能量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兩股詭異的力量交纏,讓這個精神世界陡然搖晃的厲害。
  精神世界中強烈碰撞,而在外界,鐘山、莊子、……莊子,雖然站著沒動,但是,三人四周環境卻是緩緩動了起來。虛空震蕩,四面八方無盡功德、氣運向著二人猛沖了過來。
  “嗡
  一聲巨顫聲,在莊子道場四周,陡然間豎起一條條沖天而上的天道。
  “三千天道?三千?怎么可能是三干條?”程侯驚叫道。
  三千天道?誰能一次調動三千天道?程侯臉色一變,知道莊子和鐘山的秘密眾多,可也不至于這么夸張啊?招出了三千天道?
  一念之間,程侯再也忍不住了,身形一晃,就要向著下方射去。
  “哪里走!”鐘天一聲大喝,調動天地大勢之力攔向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