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55 寶兒蹤影

月后,鐘山凡經回開陽宗十天了,但是,一直沒班燦介許,直到第十天的時候,鐘山才得到師尊召喚。
  開陽殿中,鐘山對著天星子恭敬一拜。
  “雷霆死了?”夫星子問道。
  “是。”鐘山點頭應道,即便已經過了很久,回想當初靈兒替自己擋住的一掌,內心之中依舊是一陣刺痛。
  看看鐘山,天星子輕嘆口氣,點點頭道:“我相信你,靈兒有你也夠了。”
  “是,師尊。”鐘山點點頭。
  “走吧,隨我去祭奠你師母。”天星子說道。
  “是”鐘山馬上點點頭。
  繼而,天星子腳下一踏,一朵白云就載著鐘山飛出了開陽宗大殿,向著開陽峰的北方急速而去。
  僅僅一會功夫。二人就來到了一座高山的半山腰處。
  半山腰處有著兩間房子,其中一間比較新。好似建造不足一年一般。
  左邊是一個竹林。右邊是一個池塘,兩間房子分別在池塘邊和竹林邊。
  而在這一塊空的的中央,卻是一個被修剪的非常干凈的墳。
  一個潔白的大墳。墳的四周種滿了花朵,非常的清新。在墳前一塊碑上玄著:
  愛妻涅無憂之墓!
  七個字,道盡了天星子對涅無書的感情。
  天星子云頭落下就靜靜的看著,看著那塊碑,好似有著無數的話要對涅無憂說一般,又說不出口,只能化為一股心傷。
  鐘山站在天星子身后,一臉的肅穆。
  “鐘山,來拜你岳母。”天星子深吸口氣說道。
  “是”鐘山馬上點點頭。
  繼而快速走到石碑之前,恭敬的跪拜而下,對攻中之人跪了三拜。
  “無憂,這就是我們的女婿,靈兒已經被我許給他了,你好好看看。”天星子吶吶的說道。
  “鐘山拜見岳母鐘山對著石碑說道。
  看看鐘山,天星子淡淡一笑,但那笑容之中卻有著一種凄然的味道。眼睛微微發紅。
  “無憂,靈兒有了歸宿,有了保護,我也可以放心了,等將我們的仇人殺死,我就來找你。”天星子吶吶的說道。
  聽到天星子的話,鐘山心中一緊,因為鐘山從天星子的話中,聽到一絲死志,看來師尊也是一個重情之人,這些年也活的無比悲苦。
  “灑、灑、灑,”
  旁邊竹林處。那座新房子外傳來腳步之聲,鐘山循聲望去,卻發現一個麻衣男子從那房中走了過來。
  泥菩薩,是泥菩薩!難道這房子就是他新建的?一直陪伴在這座孤墳之側?那池塘邊的房子,莫非是師尊住的?
  天星子沒有看泥菩薩,而泥菩薩也沒有看天星子,泥菩薩走來,手中抓著一捧與墳前花朵不同的一束花,輕輕的放在石碑前,一臉感嘆的看看這座孤墳。
  二人站立在一排,靜靜的看著,鐘山也適時的退到二人身后。
  “刺死無憂的劍。帶來了嗎?”泥菩薩淡淡的說道,眼睛看著孤墳,始終沒有看向天星子。
  “你終于肯開口了?”天星子慢慢轉向泥菩薩,一聲感嘆道。
  “拿出來”泥菩薩輕輕說道。
  天星子輕輕一翻手,手頭忽然多出一柄薄薄的黑劍,黑劍沒有劍柄,散發出一股似是而非的氣息,好似那黑劍不存在一般。
  泥菩薩也轉過頭來,盯著這柄黑劍,神色變得無比凝重,甚至眼中還噴灑出一股滔天的戾氣。
  “站開點泥菩薩道。
  鐘山和天星子迅速站開,讓出一塊空地。
  泥菩薩翻手一插
  “轟柑一。
  一奐巨響,一個高有兩米,直徑三米的巨大羅盤驟然落地,并且有一半陷入地下,留著一米的高度在上面。
  “咔咔咔咔。
  羅盤之上,十八圈,十八輪緩緩旋轉起了,發出一連竄的聲響,驟然間,四面八方忽然涌來八股能量一般,從八個方位,急射羅盤,八股能量直入羅盤中心的天池,繼而天池之處驟然間被八彩云霧所遮蓋。而剩下的圈輪。也漸漸的停了下來,分別的確定了方位,繼而羅盤下方和大地連接之處,忽然金黃一片,好似銜接在一起了一般。
  看著羅盤,天星子眼中盡顯期待,鐘山眼中充滿了疑惑和凝重,而泥菩薩,卻是閉眼深吸了口氣。
  “給我。”泥菩薩說道。
  天星子有些不舍的將黑劍遞給泥菩薩。
  抓著黑劍,泥菩薩恨恨的看了一眼,手指在黑劍上輕輕虛劃了幾道,繼而將黑劍投入天池之中。
  轉瞬黑劍被天池內的云霧遮蓋,看不見
  “天地玄黃浮身夢千重安,宇宙洪荒拈花笑萬覺醒”
  泥菩薩好似念著一個很長的咒語,隨著泥菩薩口中繁雜的咒語,羅盤天池之處。云霧忽然翻騰了起來,而外圍的圈輪,也再度旋轉起了,此刻,繞著天池已經不僅僅在一平面轉了,而是立體般形成十七圈球狀輪圈一般。繞著天道的規矩快速旋轉。
  隨著羅盤圈輪的旋轉,此處半山腰忽然冒射出萬丈金光,射向四面八方。開陽宗大量弟子都看到了那岸上的奇景,但是,卻無人敢來,因為那地方,是開陽宗的禁地。
  鐘山在一旁看的仔細,隨著羅盤圈輪旋轉,鐘山整個心神都好似沉浸在內了一般。好似那旋轉的不是圈輪,而是天地萬物生生滅滅的感覺。
  強忍著那份渴望,鐘山迅速將目光轉移,一身冷汗的看看泥菩薩,就這一會的功夫。泥菩薩臉上的膿包越來越多了。那半邊臉,都全部被布滿了。
  天星子死死的看著。
  一炷香后。
  “咔”
  第一個圈輪停了下來,落于羅盤平面。
  “牛咔咔咔”
  越來越多的圈輪停了下來,全部落于羅盤平面。金光消失,羅盤恢復,僅僅天池之地,原先的八彩云霧,此刻已經染成了漆黑之色。漸漸的,漆黑之色浮空而起,在天池上方形成了四列小字批語。
  魔幽九淵起。天功萬影身,千日臨人世,血屠為太丹。
  三人一起盯著四列小字,一起看著,分析四句到底什么意思。
  “天狼島五大上仙門之太丹宗?”天星子神色一冷道。同時拳頭捏緊,眼中閃過一股強大的戾氣。
  “不,應該是千日之后,殺死無憂的那個邪魔。將會重臨太丹宗,血屠太丹宗。”泥菩薩開口道。同時雙目之中也是充滿了一股陰冷之色。
  聽到泥菩薩一說,天星子眉頭一挑,開口道:“那就等,等到千日后,邪魔屠殺太丹宗。”
  天星子沒有一點去救太丹宗的覺悟,反而期待邪魔早日出現屠殺太丹宗一般。不過。鐘山也能理解,除了一些被大義洗腦之人,在這個。沒有法律禁錮的修行界,基本都是如此,沒人會在意其它宗門死活,況且那宗門的滅亡還能幫到自己。
  “嗯”泥菩薩點點頭。
  顯然,為了涅無憂報仇,邪菩薩也冷眼看人生死。
  鐘山沒有說什么,畢竟,這是人之常情。
  泥菩薩翻手一揮,巨大的羅盤驟然收了起來。四陷的大地,也被天星子翻手一招,恢復如初了。
  這時,泥菩薩忽然頭一轉,看向鐘山。眼神之中閃著一股意外。
  看到泥菩薩的眼神,鐘山心中一緊。
  “這是你的弟子?”泥菩薩對天星子忽然問道。
  “嗯。”天星子看看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滿意道。
  “人皇之氣。他身上居然有人皇之氣,若不是剛才“大乾羅盤。攝取天地風水。我還真沒看出來。你這弟子不簡單啊。”泥菩薩忽然說道。
  “人皇之氣?”天星子忽然驚訝的看向鐘山。
  聽到泥菩薩一說,鐘山就知道瞞不住了,而且師尊也看向自己,鐘山馬上對著天星子說道:“啟稟師尊,弟子在世俗界的確設一愧儡運朝,以我名立朝“大情
  “哦?”天星子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繼而對著鐘山又看了幾眼,原先的凝重忽然換為一種滿意。
  “難怪,難怪你如此根骨,修煉也這么順暢。集國運于一身,所以先天第八重了。”天星子感嘆道。
  “而且,還的到了帝玄鎩的認可,真是人不可貌相。”泥菩薩緊盯鐘山。眼中閃過一股驚異。
  “帝玄郴狼族至尊?”這下天星子真的震驚了,設愧儡王朝,這還能在天星子接受范圍,但得到狼族至尊認可,這,這不可能。
  緊盯鐘山。天星子好似在等待鐘山回復一般。
  深吸口氣。鐘山這時終于知道泥菩薩的可怕了,這泥菩薩太詭異了,怎么連這個,也能知道?
  “是,就在前不久進入狼域,弟子僥幸得到帝玄鎩認可,立國獸為狼,并且這次圍殺雷霆,也有我召喚之狼的功勞。”鐘山誠懇道。同時,不時看看一旁泥菩薩,眼中閃過一絲謹慎。
  “好,好。這樣,靈兒交給你,我就更加放心了。”天星子開心道,好似只要靈兒過得好,一切都足夠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