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2)      第二章龍門谷(12-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2)     

長生不死154 正面對敵戰圣人

陰間,輪回圣庭!
  君莫離府上。一個府內宴會。只有君莫離和金二人。
  “金**得好,好一個天崩計劃,二十年,僅僅二十年,你就拿下一個疆域了!”君莫離贊嘆道。
  “多謝二師伯祖,不過這個功勞弟子可不敢全占了,這是鐘山創造的,弟子也只是借用,恰巧那個疆域的圣王根本不知道天崩計劃,所以我們才成功了!”金舉杯敬道。
  “不管如何,證明我沒看錯人!”君莫離端起酒杯點點頭道。
  一次對飲后,金略微苦笑道:“弟子知道,大師伯祖對弟子依舊懷疑,金?鐘政?我的名字恰巧藏在鐘政的名字里。”
  君莫離臉色微微一變,但還是馬上說道:“金,你多慮了,怎么會有這種事?”
  “二師伯祖,弟子的身份,當初祖師已經用天道輪回查過了,天道輪回,那是祖師的領域,豈會出錯?同樣,大師伯祖的懷疑,弟子也能理解!”金搖搖頭道。
  “哦?你能理解?”君莫離微微意外道。
  “帝王者,大多心多疑,多疑方能發現很多外表下的假象,這也是大師伯祖對臣子極為敏感的原因,因為大師伯祖擔心出了奸細,弟子畢竟剛剛進入謀臣圈,被懷疑也很正常,只是再怎么懷疑,也不該是鐘政啊!”金搖搖頭道。
  “哦?”
  “我若是鐘政,豈會用這么明顯的名字?鐘政,大崝商業天才,我若是鐘政,豈會將商業能力表露出來?我會將商業能力有多深藏多深!”金搖搖頭道。
  “不錯!”君莫離點點頭。
  金說的沒錯,若是大崝太子,豈會表現的這么明顯?而且師尊的天道輪回肯定不會錯,金絕對不是鐘政。
  “放心吧,我相信你不是鐘政,大師兄早晚也會相信的,只是你名字的巧合、商業的巧合,太讓人容易想到鐘政了!”君莫離笑道。
  “謝王爺!”金點點頭。
  “來,不要說了,今日是我單獨為你慶功,不要說那掃興的事情了!”君莫離笑道。
  “不,二師伯祖,其實有件事,弟子不得不說。關乎大師伯祖的安危!”金馬上說道。
  “哦?”君莫離眉頭一挑。
  “弟子發現那古先生有問題,又在大師伯祖身邊,弟子擔心他對大師伯祖不利!”金皺眉道。
  “哦?”君莫離酒杯頓時停了下來。
  古先生有些看不起君莫離,而君莫離自然也不喜古先生,現在聽到古先生可能有問題,君莫離自然第一時間提起了興趣。
  “古先生的智謀,二師伯祖應該見識過吧,智近乎妖,輪回圣庭第一謀士!”金沉聲道。
  君莫離雖然不想承認,但還是點點頭道:“不錯!”
  “可是,如此智近乎妖的人,在明知有天崩計劃下,他為何沒有去做?反而是弟子提出來,并去做的?”金問道。
  “嘶?這個!”君莫離眉頭深鎖。
  “天崩計劃,是您和弟子一同布置的,應該看出,雖然復雜了一些,但照本宣科,不難吧?為何古先生那么聰明的人,他沒第一選擇天崩計劃?”金面部一沉道。
  “這?”
  “他在回避天崩計劃。”金沉聲道。
  回避天崩計劃?一瞬間,君莫離接受了這個信號。
  “不錯,是在回避,可他為什么要回避天崩計劃呢?”君莫離皺眉道。
  “弟子說句不敬的話,這個古先生,來輪回圣庭,未必安了好心,不求名,不求利?他要求什么?我擔心大師伯祖受他蒙蔽。”金皺眉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古先生?大師兄也沒有完全相信,也是防著他的!”君莫離搖搖頭道。
  防著古先生?金眼精光一閃。
  “我聽二師伯祖您說過,荒古家族是第一家族?荒古家族姓古,莫不是認為古先生就是荒古家族的人?”金好奇道。
  “不錯,師尊說他是天佑之人,應該是荒古家族之人!”君莫離意外的看看金道。
  輕輕搖搖頭,金笑道:“天佑之人,或許二師伯祖忘了,鐘山以前所在的小千世界,也有人姓古,從陽間傳來消息,貌似鐘山的一個皇后,也是來自荒古家族!”
  “呼!”君莫離忽然站起身來:“你說什么?”
  “二師伯祖,弟子說錯話了?”金馬上擔心道。
  “沒,你繼續說!”君莫離壓著心的震驚道。
  “是,弟子想說,那鐘山其實就是一個造假高手,弟子翻閱鐘山資料時發現,鐘山在小千世界,曾經去大離天朝時,造假出一顆長生不死藥蠱惑天下,其實只是一粒冥元丹而已,他善于以假亂真,而且讓人找不到痕跡,那小千世界,古氏弟子眾多,弟子不知道鐘山的能力,但弟子猜測,古先生的天佑之人的體質,有可能故意為之,錯誤引導我們思緒,其實,他根本就不是荒古家族的子弟!”金冷聲道。
  “古先生不是荒古家族的子弟?”君莫離雙眼一瞇,同時心掀起了滔天巨浪。
  “是啊,若是荒古家族的子弟,他不會隱藏天佑之人的能力?”
  “這個貌似不好隱藏吧?”
  “圣人也是天佑之人,他們可以藏于凡人之,為何古先生不可以?他既是荒古家族子弟,為何要到我朝來?就算是荒古家族的人,那為何沒有做絲毫對荒古家族有利的事情?這些太矛盾了!”金說道。
  “的確,有些奇怪!”君莫離語氣變的復雜了起來。
  “可是,若他不是荒古家族的人,這一切就可以解釋了!”金沉聲道。
  “你,你是說古先生才是鐘政?”君莫離震驚道。
  “大崝的大榮商會會長,為大崝籌備無量資源,二師伯祖認為鐘政是弱者嗎?他的智力會弱嗎?”金沉聲道。
  “其次,上次二師伯祖為何會身陷大崝圣庭?弟子可不信鐘山天天讓一群祖仙看門。”金繼續道。
  “你是說,上次我去大崝,鐘山提前埋伏好的?”君莫離驚訝道。
  “難道不是嗎?二師伯祖沒有感覺嗎?”
  “不錯,我當時就覺得蹊蹺了,大崝怎么忽然有那么多祖仙?肯定事先埋伏好的,而當時古先生也知道我去大崝,肯定是他通風報信的!”君莫離沉聲道。
  “其次,弟子說句不敬的話,當初鐘山用您要挾大師伯祖的時候,群臣都顧著輪回圣庭的利益,不顧您的安危,當然,這是不對的,可也不至于鐘山說什么就給什么啊,可以談判,少用點東西就能換回您,弟子說的不敬…………!”
  “沒事,你繼續說,我不介意這點名聲!”
  “是,當時,古先生沒有選擇談判,而是鐘山要什么,就勸大師伯祖給什么,為什么?這不是資敵嗎?”
  “不錯,古先生是值得懷疑!”
  “再有,當初古先生前往大崝談判,鐘山不知道他是我朝第一謀士嗎?如此重要的人,帶幾個仆役前去,不怕出問題?”
  “我知道了,他不是怕出問題,而是根本不會出問題,因為他是鐘政,與鐘山一路的!”君莫離臉色陰冷道。
  “若是如此,一切皆可迎刃而解。”金語氣冰冷道。
  “不錯,古先生才是鐘政!”君莫離說道。
  “二師伯祖,這都是您的猜測,請不要說是弟子說的!”金馬上誠惶誠恐道。
  “哈哈哈,金,你不用擔心,以我和大師兄的關系,我還不至于抹了你的功績!”
  “不,二師伯祖,我自然相信您的人品,可我擔心古先生啊。”
  “哦?”
  “大師伯祖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兩個人絕對相信,一個是祖師,還有就是您。說句不好聽的話,您是大師伯祖看著長大的,”金說道。
  “哈哈哈,你說的不錯!”君莫離那里會覺得不好聽?
  “您可以懷疑古先生,弟子不行,因為大師伯祖更相信古先生,您給我功勞,很可能被古先生反咬一口,或者被大師伯祖不喜,那弟子就是百口莫辯了!”金搖搖頭道。
  “好,那我就不說是你說的,這個古先生?我想起來了,他也是在鐘山開天后才加入我輪回圣庭的,哼!果然是鐘政!”君莫離點點頭,眼閃過一絲冷笑。
  “不,您知道古先生是鐘山開天后加入我朝的,可若之前他就與大師伯祖接觸了呢?”金打著預防針道。
  “這不可能!”
  “其實,就算有這個可能也改變不了事實,您忘記大崝王靖了嗎?大崝的龜壽,他們不都是鐘山開天前就設好的棋子嗎?這鐘政也可能是!”
  “不錯,不管他何時加入我朝,他都肯定是鐘政!”
  “我想大師伯祖或許還有些不信,我們以后多多注意,盡量找出古先生經商的才能!盡量找出他的破綻。”金說道。
  “嗯!”
  -
  陰間,昌京,鐘山書房。
  書房只有兩人,鐘山和鐘玄。
  “真亦假來假亦真,這世上沒有絕對的真假,只要有人認為是真,它就是真,認為是假,它就是假!”鐘山笑道。
  “父親,金這個名字?呵呵,孩兒第一次聽到,還真的嚇一跳!”鐘玄笑道。
  “君天下,此人生性多疑,這是好事,也是壞事,所以當初就利用了這一點,越假的東西,他可能認為越真,接下來就容易了,你配合政兒,創造古先生的經商能力!”鐘山笑道。
  “這個容易,孩兒是篡命師,以篡命之術制造一些假象,太容易了,況且還有父親在旁指導!”鐘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