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149 鐘山出手

凌霄天庭,天緣閣中!
  鐘山出關歸來。
  “恭喜父親,再做突破!”鐘天笑道。
  “呵呵,你小子!。”鐘山笑了起來。
  “鐘玄呢?。”鐘山問道。
  “他?他說去還恩了,當年被交板成斷臂人,被一個小童所救。現在去完成當年承諾,去還那小童一份大造化了!”,鐘天說道。
  “嗯!這個恩,的確耍還!。”鐘山點點頭。
  若不是那小童,這一次大崝可能就耍栽大跟頭了。
  “鐘山,你叫我啊?”殿外忽然傳來昊美麗的聲音。
  也許有著交代,誰也沒有攔著,很快。昊美麗扛著小金龍入了大殿。
  看到鐘山,昊美再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很歡喜的樣子。
  “嗯,有些事要你幫忙!”鐘山說道。
  “幫仕?你說,要咒誰?”昊美麗很豪氣道。
  一旁鐘天額頭一黑。昊美麗果然大氣。
  “狐族的詛咒!。”鐘山說道。
  “狐族?那個一族的詛咒?我研究過,但和我的詛咒系別不同,我一時解不開啊!”,昊美麗皺眉道。
  “這個給你,這應該就是解開狐族詛咒的關鍵,原本準備在狐族找人修習咒言術的,想來想,外人未必可靠,你研究一下,看與你的生死簿有沒才沖突!”,鐘山遞出一本小冊乎。
  而昊美麗卻是臉色微紅。因為鐘山那句。外人未必可靠?那自己就不是外人了?
  “這,這是什么?”,昊美麗問道。
  “滅絕簿!。”鐘山說道。
  “滅絕簿?。”昊美麗聲音陡然高了幾個音階,原先的一絲臉紅頓時蕩然無存,一把搶過滅絕簿。
  “怎么樣?”,鐘山問道。
  昊美麗卻是仔細檢查”整個人都沉浸在了大喜悅之中。
  “怎么樣?。”
  直到鐘山第二次問出,昊美麗才回過神來一般。
  “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昊美麗再度豪氣道。”。”………”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陽間,天下九州。分別為”東、南、西、北、中、天、拖、玄、黃!九洲!
  九洲之黃洲!
  黃洲三十六疆域,其中一個稱為皇之疆域。
  皇之疆域,一處云霧彌謾的山脈。一個山口廣冇場之處。
  廣冇場之上,此刻來了三個人,三人面前還有一個胺待人員。
  接待人員一身白袍。頭發梳起,一股儒雅氣質不由散發而出。在衣服上,繡著一顆小小的相樹。
  而來訪三人同樣是氣質不凡,持別是為首一個,若鐘山在此,一定一眼認出,此人正是當年被自己打了兩個巴掌的圣人,熒惑!
  熒惑面部模糊,另兩人極為恭敬的站于其身后。
  “勞煩通知拍皇!”,熒惑態度比較誠懇道。
  “圣人請稍后,我這就去稟報!。,胺待人員非常有禮道。
  “多謝!”,熒惑點點頭。
  那接待之人恭敬一禮,繼而踏入云霧彌謾的山口之中。
  直到接待之人離去,熒惑身后兩人才皺起了眉頭。
  “師尊。我們要如此鄭重嗎?這個拍皇是什么人?”身后一名弟子問道。
  “拍皇?就是拍芝,這里是拍氏家族坐落的拖方!。”熒惑說道。
  “拍氏家族?這個家族很強嗎?為何弟子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弟子好奇道。
  熒惑看著眼煎的白霧大崝。()深深的吸了。氣,搖搗頭道:“拍氏家族?他們不好說!。”
  “為何?。,那弟子不明白道。
  “以煎天下曾傳聞,得拍氏者得天下!”熒惑淡談道。
  “啊?”
  “得相氏者得天下?”另一個弟子也驚訝道。
  “怎么會呢?拍氏家族有那么強大?”,先煎那弟子不可思議道。
  搖了搗頭。熒惑道:“拍氏家族,他整體實力并不是很強,而且極為低調,但是,這個家族的人文底蘊太深厚了,歷來出世的驚天大帝,身旁都有拍氏家族的影子……
  “弟乎怎么從來沒聽說過,師尊可否洋說?。”那弟子好奇道。
  “那些上古之人雖然早已殞落”但哪個都是開辟了一方輝煌。拍皇曾助“伏羲,參悟先天八卦圖。拍招是“神農,的老師,也是“譽,的老師,拍亮文是“領顧,的老師,拍翳輔助過“舜,和“大禹”。相常輔助過“黃帝”拍成子輔助過“堯,。這些人都是上古大帝,都才拍氏家族的身影!。”熒惑沉聲道。
  (關于拍氏,以前解釋過,這些是事實,諸位可以接索拍姓可知。)
  這些上古大帝,也許相隔太久,天下少有人知,但作為圣人弟子,還是知道一些的,特別是那些輝煌過的強者,伏羲、神農、毒帝、大禹、堯、舜、顆顧這些人誰不知?居然與柏家都有關聯?
  這一刻,二人終于明白什么叫得拍氏者的天下了。拍氏家族或許實力不夠強,但人文底蘊絕對雄厚無比。深吸口氣,二人擺正了態度。
  而在云霧大陣內部,拍氏家族。
  拍氏家族一個小湖邊。坐著一個枯瘦如柴的男乎。男乎面煎一口大鍋,鍋里好似煮著一只拔了毛的鶴,而下方燒著幾方極為雅致的古琴,可惜,此刻古琴吱吱燃燒,一點也沒有雅致。
  枯瘦如柴的男子看看鍋,又看看小湖。神情有些呆滯。
  這時,不遠處走過來一個極為有肉感的胖子。胖子手中抓著一個雞腿,很灑脫的一邊啃著一邊走了過來,走到近煎,雞腿吃完,骨頭一扔,掉湖里去了。
  “噗咚!”,
  湖水蕩漾枯瘦如柴的男子木然一醒。
  “竹竿,在想什么呢?”,胖子一抹油嘴問道。
  “想你妹!。”竹竿說道。
  竹竿一說,胖子微微一鄂。繼而臉色難看了起來。
  “肥哥你說那抬家人是不是騙咱們?我們想回去,只要找到那小球就行了,他們又說知道在哪,又說可以送我們回去,可咋就不辦實事呢?我好像你妹!。”竹竿難過道。
  “我也想你姐了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娃有沒有生出來,我還沒娶她,她就挺著大肚子了,在村上一定被那些刁婆子們數落了吧!”肥哥先前吃雞腿的滿足感頓時蕩然無存。
  “肥哥,你說這樣啥時候才是頭啊!拍家人天天給我們吃那什么狗屁丹藥,又要我們悟啥境界。還沒有以煎老頭子身邊自在。”,竹竿數落道。
  “是啊,他們不找,我們去找!”,肥哥臉上的肉一橫道。
  “可是,他們不讓我們走啊!”
  “不讓?那我們不會偷走啊!”肥哥說道。
  “嗯,肥哥我聽你的!”竹竿點點頭。
  這時,一道身影從天上飛過。
  “站住!。,肥哥叫道。
  空中飛行的白衣人陡然一停,低頭望去,剛好看到下面焚琴煮鶴的大俗之事,還才那兩個人?怎么又是他們?
  “二位師叔祖!”,白衣人面色難看道。
  “嗯!”,肥哥、竹竿滿意的點點頭。
  “你這是去哪?”,肥哥問道。
  “稟師叔祖,外面來了客人,我耍去通報拍皇!”,白衣人說道。
  “拍皇?居然通知他?外面人什么來頭?。”肥哥問道。
  “回師叔祖,是一名圣人!”,白衣人恭敬道。
  “圣人?就是天下最厲害的那種?”,肥哥來了興趣問道。
  “可以這么說?。”白衣人想耍快點走。也沒有反駁。
  “這個圣人叫什么名字?……肥哥問道。
  “熒惑!”白衣人說道。
  “啥~~~~~~~~~~~~~~~~~~~!”,
  竹竿陡然叫了起來眼睛瞪成了渾圓,而肥哥也同樣如此。
  白衣人面部一陣抽搐,每次兩個師叔祖這個表情的時候總是會出現一些無預知的事。然后讓很多人羞于去理解。
  “你說那個圣人叫啥?”肥哥再度問道。
  “熒惑啊?。”白衣人不解道。
  “淫貨?”,竹竿和肥哥的表情都瞬間石化了。
  “這圣人太牛了吧,這么驚天動地的名字也敢用?”,肥哥面部橫肉一陣抖動道。
  “怎、怎么?哪里出了問題?”白衣人雖然不想問但見二人表恃,實在太好奇了。
  肥哥和竹竿對視一眼,竹竿道:“脆哥。這人比我們還實在!”
  “是啊,我們也只是將外表用在名字上,他居然將本性用在名字上,淫貨?嘖嘖,這耍怎么樣的一個圣人才能有膽量用這么風騷的名字?。”肥哥點點頭。
  “風騷?什么意…………”!。”
  白衣人一開始好奇,可是話說到一半。回過味來了,瞬間整個人石化了,同時臉色通紅的指著二人,一副憋得喘不過氣來的神情。
  圣人,那可是圣人啊,天下表率,師叔祖怎么可以這么褻瀆?淫貨?
  “你怎么了?”,肥哥好奇道。
  白衣人面部一陣,一副不愿和二人再說的樣子。
  “我去稟報相皇了!”,
  白衣人連待都不想在這待了。沖擊太大了,好似萬鈞大錘轟在自己腦袋上一樣,“轟,的一聲,神魂俱顫!差點道心不穩。冤孽啊!
  看著白衣人離去,竹竿說道:“肥哥。我們去看看吧,到底什么樣的人物。居然敢自稱“淫貨,!”,
  “嗯,我也想看!。”肥哥兩眼放光的點點頭。PS:快過年了,觀棋也事情繁多,800票的爆發,暫時押后,觀棋不會忘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