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46 殺氣側漏

陰間,昌京!
  在泥菩薩的配合下,封閉那小世界的宮殿終于被徹底傳入了陽間!
  “呼!”,影軀鐘山收起帝王圖。www.booksrc.net首發
  泥菩薩長長的呼了口氣,擦了擦額頭汗水,泥菩薩欣慰道:“圣王,臣幸不辱命!”
  “嗯,這次辛苦了,先去休息吧”這兒有聯!”鐘山點點頭道。
  “謝圣王!”泥菩薩恭敬的退下了,此刻,泥菩薩也累的不輕。
  “鐘山,那宮殿傳到陽間怎么樣了?”昊美麗馬上問道。
  “又給小八吃了啊?”天靈兒好奇道。
  “嗯!”鐘山點點頭。
  “我就知道!”天靈兒笑道。
  “老爺,那汐陽天怎么辦?”葵兒問道。
  “現在就剩他一人,他舉棋不定,這一仗是打不起來的!放心!”鐘山笑道。
  “嗯!”
  星空之上。
  兩個星辰之上。
  汐陽天站在一個星辰之上,另一個星辰上,鐘山的影分堊身帶著十三骷髏祖仙,冷冷的對視著圣人汐陽天。
  “你說什么?”鐘山眉頭深鎖,露出一絲古怪道。
  “圣王,汐陽天圣人說,他并不是想滅大崝,只有不得已原因在昌京附近停留而已!”一旁王骷恭敬道。
  對面的汐陽天點點頭道:“不錯,是你敏感了!”
  “那你怎么不早說?”鐘山問道。
  汐陽天一臉的無語,我是想早說的,是你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此刻,汐陽天更不想打了,因為就在剛才忽然感受到自己“世界,的一塊命牌碎了,這是和天道子約好的,他離開之時,會殺了命牌另一頭的老鼠。這也是和大崝學的。
  天道子投影都爆炸了”那小老鼠自然沒命了!
  天道子都走了,自己還打什么?可也不能調頭就走吧?畢竟自己是應戰而來,若是這么調頭走了。那叫不戰而逃。自己可是圣人,天下表率!哪怕戰敗而逃也不能不戰而逃吧?而鐘山更是做好了全力一戰的準備,對方也不會那么容易撤手吧?
  鐘山和汐陽天冷冷的對視了一會。場面一度壓抑。
  “走吧,聯就當沒見過你!”鐘山最終淡淡道。
  這句話貌似鐘山服軟了,可仔細一品味,汐陽天心里很不是滋味,這什么語氣?就當沒見過自己?自己這今天下表率,難道在你眼里就可以這么無視了?或者說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一個人人喊打的逃犯?可憐我?
  汐陽天發現”自從來到轉輪疆域,自己心情就沒有一次是好的,上次是玩石父,這次是鐘山,上次好歹是還一份人情,這次卻絕對是無妄之災,束手束腳不說,臨走了還被對方無視了。
  看著鐘山帶著骷髏族祖仙離去的身影,汐陽天一度糾結的要死。
  可此刻汐陽天又不能再出爾反爾和鐘山打!帶著一個打結的心理,汐陽天郁悶的化為一道長虹消失了。發誓回去一定要將鐘山的所有消息調查清楚。
  陰間危機,徹底化解!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陽間,凌霄天庭!
  八極天尾一口吞掉灌滿無窮氣運、氣數的小世界!
  微微一晃之間,八極天尾消失在了所有人前,而鐘山也探手收起了帝王圖。
  有很多臣子哪怕到現在都不明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那個斷臂人是誰?怎么敢自稱聯?還有星空天咒子,和斷臂人又是什么關系?
  隱約間,眾臣猜到這模糊的外表下發生了驚天大事,可是,誰又能猜到,這驚天大事大到差一點就將大崝顛覆了。
  天下第神獸?
  鐘山心越發凝重。第神獸都這么恐怖”那前面五個又會如何?
  “轟~~~~~~~~~~~~~~~~~~~!”
  天空忽然一聲驚雷,白日天雷,聲傳天下,無論是東州、南洲、西洲”甚至陰間,都是一聲巨響。
  無端的巨響,天下群雄盡皆停下手頭一切。
  “神獸晉級?”無數強者凝重的望天。
  八極天尾晉級天下第神獸。
  鐘山踏步”帶著群臣走出長生殿。
  “轟隆隆!”星空之,戰斗無比激烈,即便隔著遙遠的星空,都能看到星空的一場場星爆。
  天地一聲驚雷。天咒子身形一退。退開與鐘天戰斗。
  鐘天沒有乘勝追擊,而是站在另一邊,死死的看著天咒子。
  天咒子感受著天地驚變,臉色變的極為復雜了起來。
  神獸晉級,預示著始祖覆滅了!始祖覆滅了?那自己的行動也達到了目的。可是,目的達到的天咒子,此刻沒有一絲欣喜”不知為何,隱約間,天咒子認為自己好似犯了一個大錯一般。
  “天咒子,你好不知恥,我大崝盛情款待,你卻暗偷襲?你不配為圣!”鐘天冷聲道。
  鐘天這是和鐘山學的,不管什么時候,能夠給自己的敵人內心添堵,都是一種勝利,可惜,鐘天還做不到鐘山的火候。
  天咒子此刻心情很復雜,卻沒有在意鐘天所說,看看下方戰斗的天家眾人,微微一嘆。
  嘆氣?鐘天奇怪的看向天咒子,不知他所嘆為何。
  “呼!”天咒子陡然化為一道流光,射向下方凌霄天庭。
  “站住!”鐘天急忙追了過去。
  兩個圣人,兩道流光,一金一白,瞬間射到了凌霄天庭上空。
  “嗡!”
  強大的氣勢一出,轟然逼開了凌霄天庭四周的戰斗。
  “咒圣!”名各自受傷的祖仙看向天咒子。
  “走吧!”天咒子微微一嘆道。
  “是!”名祖仙自然以天咒子馬首是瞻。
  “呼!”鐘天從天而降,瞬間攔住了天咒子一群人。
  “想走?”鐘天冷聲道。
  “天兒!”遠處”忽然傳來鐘山的喜音。
  鐘山帶著群臣走出了長生殿。
  “父親?”鐘天疑惑道。
  “讓他們走!”鐘山淡淡道。
  “是!”鐘天點點頭。
  此刻”天咒子才再度轉頭看向鐘山,看著鐘山”天咒子雙眼一瞇,第神獸晉級,那就是始祖死了,而眼前還是鐘山。
  看著鐘山,天咒子神情極為復雜。最終,化為一嘆,正要帶著一眾祖仙離去。
  “天咒子!”鐘山忽然喝道。
  天咒子轉頭看向鐘山,此刻,天咒子的心態不知為何忽然大變了,最少看待鐘山之時,再也不是以往的螻蟻了,而是平等看待了。
  “回去給天道子帶句話!”鐘山淡淡道。
  “嗯?”,天咒子疑惑的看向鐘山。
  “此役得勝,多謝了!”鐘山淡淡道。
  大惜一些明白經過的群臣,露出了笑容。
  而對面天咒子,此刻無悲無喜,僅僅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
  “走!”,天咒子道。
  “是!”,一眾祖仙跟隨而去。
  站在長生殿口,鐘山目送天咒子離去。
  “呼!”,鐘天落到鐘山身旁。
  “鐘玄,你恢復了?”鐘天問道。
  “是的!”鐘玄略微激動道。
  “恭喜!”鐘天笑道。
  “多謝大哥!”鐘玄點點頭。
  鐘山看著天咒子離去,雙目極為深沉,好似在思集著什么一般。
  過了好一會,鐘山才回過神來,轉頭,看向天下峰方向!
  “呼!”鐘山踏步向著天下峰而去。
  大惜群臣自然緊隨其后”一行人,浩瀚蕩蕩的來到了天下峰。
  天下峰已經被從劈開了。而劈開的那間大殿,正好是鐘山第一次進入的大殿。也是一眾活死人閉關的地方。
  柳無雙帶著錦衣衛的精銳已經將虛弱的一眾活死人控制了。以天神子為首,眾人盤膝坐在一起,極度虛弱。
  “圣王!”一眾錦衣衛紛紛恭拜。
  鐘山踏步走到了眾活死人面前。
  天神子抬頭看向鐘山,鐘山也盯著天神子。
  從天神子眼,鐘山看到了一股悲涼,一股大悲涼,天家嫡系傳承多少代下來,多少代子弟為了天家大業付出了性命。
  可此刻”天家大業付諸東流,一切化為了泡影。始祖覆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神子大笑了起來。大笑之,干涸的眼睛也濕潤了。
  笑聲很難聽,分不出是笑是哭!
  天神子身后的十二名活死人,此刻也紛紛露出慘淡的神情,幾名女性更是眼淚直流小聲抽泣。
  鐘天、鐘玄、易衍、水鏡等人都復雜的看著這一群人。
  這一群人也是可憐人,他們為了心的夢想、心的執著,不惜放棄尊嚴,放棄生命,放棄一切,可是今日卻徹底粉碎了,從客觀的角度來說,他們沒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沒錯。可有的時候,很多事是不能從客觀角度去說的。
  就好像現在,這一群人可憐,同樣對大崝來說也可恨。
  今日謀劃凌霄天庭,可謂是顛覆大崝朝綱的行為,大崝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再容的了他們。招安?不可能!戴罪立功也不可能!今日若是放縱了,來日別的臣子也顛覆大崝怎么辦?這條先河不能開,哪怕他們實力再強也沒用。
  場面陷入了寂靜,只有天神子的悲笑之聲,還有一些女性的活死人哭泣之聲。
  大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鐘山,等待鐘山的決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