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143 封入地心

一直登不上起點,急死了,剛剛才出門找到新電腦上傳!
  -------------
  長生殿廣常
  隨著天道子的落座,就還剩下最后一個主客之席了,所有賓客都猜測著最后一位是誰。
  同時,太一、嬴、姬宮涅的坐下,三人的寶座都緩緩的變換了形態。
  寶座緩緩變成了九龍天椅,嬴的寶座變成了黑『色』龍椅,姬宮涅變成了暗藍『色』龍椅,太一的寶座變成了金『色』龍椅,足顯帝王氣派。
  天道子淡淡一笑,不以為意,劍傲和玄元也沒有變幻寶座的形態。
  不是他們對寶座形態滿意,而是不需要這種門面功夫,當然,這對帝王來說,并不是門面功夫那么簡單,這是帝王者的姿態!
  等了沒一會,忽然兩道光柱從天而降,直入長生殿廣場。
  大量侍衛一驚,抓起武器正要御敵,鐘天一揮手,止住了大崝侍衛的動作。
  光柱落于廣場之上,繼而忽然消失,留下兩道身影,一紫一白,盡皆面部模糊。
  “熒『惑』、程侯,恭候多時!”鐘天開口道。
  紫袍之人,正是天下第一圣人,程侯!
  白衣之人,卻是地洲的熒『惑』圣人!
  二人聯袂而至,頓時讓所有人看到了一絲特殊的意味。
  程侯雖然面部模糊,但無形中卻散發出一股凌厲至極的氣勢,天下第一圣人,并非只是虛名而已。
  “鐘山呢?”程侯淡淡道。
  “今次盛會,父王正在煉制一物,準備借此助興!”鐘天回道。
  “哦?”程侯微微意外。
  大壽當天,煉制什么東西?
  “二位,請就坐!”鐘天對著二人說道。
  程侯目光一掃四周,頓時看到了嬴、太一、姬宮涅等人,同時主次賓客席也一眼洞穿。
  不待鐘天介紹,程侯直接走向最后一個主客席位。
  就在這時,一股狂風從遠處吹來。
  “嘭!”
  狂風吹過,長生殿廣場,再添一雄,一頭白發,雙目充滿了兇煞之氣,冷目一掃,無數侍從一陣心悸。
  “帝玄鎩?”太一眼中一凝道。
  來人正是狼族至尊,帝玄鎩。
  帝玄鎩的忽然到來,微微止住了程侯的腳步。
  程侯看向帝玄鎩,帝玄鎩也看看程侯。
  帝玄鎩離最后一個主客蓮臺比較近,根本不待鐘天來介紹,踏步走了上去。
  “帝玄鎩,你干什么?”程侯臉『色』一沉道。
  帝玄鎩扭頭,而其他人頓時來了興趣。
  天道子指頭繞著黑『色』的翎子,嘴角『露』出一絲邪笑,嬴、太一、姬宮涅、劍傲、玄元都一起盯向二人。
  “干什么?我還要問你叫我干什么?”帝玄鎩淡淡道。
  “最后一個主客位,何時輪到你來坐?”程侯冷聲道。
  “就憑我是帝玄鎩!”帝玄鎩無比自信道。
  “帝玄鎩?”程侯雙眼一瞇,眼中迸『射』出一股寒光。
  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看向鐘天。畢竟今日坐席,鐘山都有安排!
  鐘天這時才開口道:“父王有諭,帝玄鎩坐主賓客蓮臺,帝釋天坐次賓客蓮臺!”
  帝玄鎩對著程侯冷冷一笑,踏步走上最后一個主客位。
  一旁程侯臉『色』一陣難看!
  而其他人卻是饒有興趣的看看帝玄鎩。帝玄鎩坐主客席,帝釋天是次客?同一個人?兩個不同的座位?
  帝玄鎩落座,看向遠處眾人道:“嬴?劍傲?玄元?姬宮涅?你們居然都來了!”
  四人對帝玄鎩點點頭。而一旁的太一和陸壓卻更加奇怪劍傲和玄元二人了。他們到底是誰?嬴重視他們、姬宮涅重視他們,連帝玄鎩都重視他們?陸壓再也不敢小覷二人。
  “程侯,熒『惑』,這里是你們的位置!”鐘天再度指道。
  鐘天、鐘政、鐘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喜意,帝玄鎩既然坐了主位,那今次的一役,就更加有把握了。
  雖然僅僅只是一個座位之爭,但卻表明了一個態度,一個帝玄鎩的態度。如此一來,場面變的極為玄妙了起來。
  程侯模糊的面容下,臉『色』很難看!熒『惑』并沒有說什么,而是率先落座下來,最終程侯只能壓著怒火坐在了次客席位!
  程侯落座,一眾主客位的人都是一陣凝重。為鐘山的準備而凝重。
  程侯,天下第一圣人,居然被安排到了次客席位?要知道,長生殿廣場多加一個主客位置并不難,可鐘山的安排沒有,鐘山就安排了這七個,可見鐘山布置已經開始了。
  “嘭!”“嘭!”
  眾人各懷心思之際,天空又是兩道光柱從天而降,光柱消失,出現兩道身影,正是彌天與墨子。彌天、墨子聯袂而至。
  二人落在長生殿廣場,對廣場一陣打量。
  “彌天、墨子,這邊請!”鐘天說道。
  “看來,我們還不是最后?”彌天淡淡道。畢竟還有三個次賓席。
  “賓客已經齊了!”鐘天說道。
  “呃?”彌天微微一鄂。
  當彌天和墨子分別被引上各自蓮臺時,鐘天也最后踏上了一個蓮臺。
  “哦?”眾人意外的看向鐘天。
  鐘山大壽,鐘天身為太子,應該是這里的主人之一才對,他怎么上了次客蓮臺?
  “這本是為程侯圣人準備,現在程侯已然落座,我就代天做客,安于最后一席!”鐘天說道。
  這句話,也許很多人聽不懂,但在座的梟雄,哪個也不蠢笨,頓時明白了起來,無不眉頭一皺。
  程侯坐在那里,何來為程侯準備?只能說,程侯坐在了帝釋天的位置,這才空出來的一個席位,也就是說,從一開始,鐘山就沒打算讓程侯坐主客席。
  程侯臉『色』再度一陣難看。
  至于第二句‘代天做客’。意思是眾圣人代表自己,鐘天代表天數,也就是說,在禮節上,鐘山連天數也請了?
  眾雄一陣沉默,這鐘山還沒出現,已經經過一輪無形的爭端了?這頓壽宴,看來并不好吃啊!
  --------------------------------------
  同時,長生殿廣場的一幕幕,卻是在一瞬間公布在了北洲所有大型城池。
  北洲大型城池之中,百姓無不瞪著眼睛看著天上的景象,那凌霄天庭的投影,雖然聽不到聲音,但卻看得見圖像啊!
  居然是這樣?大崝百姓無不激動不已。
  而此刻,來自陽間天下四方的強者也瞠目結舌的看著天上的景象。
  “師兄,這,這有沒有搞錯?天下九大圣人?九大圣人只配坐在次賓席上?”
  “師尊,你不是說,圣人是天地最強的存在嗎?怎么都坐在次席上?他們連主客席都沒資格坐嗎?”
  “師祖,那九個人,是圣人嗎?”
  “鐘山還沒出現,他們怎么坐出那樣的位置來了?”
  “嘶~~~~,鐘山大壽?這還是鐘山大壽嗎?”
  …………………………………………
  …………………………
  …………
  北洲四方都是驚呼之聲,不可思議,圣人居然都成了陪襯,而且都心甘情愿,這都是什么事啊?
  無雙城,熒『惑』的弟子,熒重抬頭望著天上的景象。也是如所有人一樣,充滿了驚悚之意。
  “連程侯都沒資格坐在主客席?師尊,您這次的決定到底有沒有錯?”熒重臉『色』難看道。
  也許熒重看的太投入了,完全沒感覺到身后忽然多出了兩個人。
  兩個極度猥瑣之人,肥哥和竹竿,猥瑣的走到他身后,竹竿手中抓著一柄大鍬,死死的盯著熒重的后腦勺。
  肥哥一推竹竿。
  竹竿頓時沖了上去。
  “是你們?”熒重頓時一聲怒喝。
  熒重感應到了身后之人,扭頭瞪來。
  “嘭!”
  大鍬蓋在了熒重臉上。
  “轟!”
  熒重被一鍬拍昏死過去。
  “狗日的小『淫』蟲,敢關我們,哈呸!”竹竿又上去踹了兩腳。
  “暈了?”肥哥問道。
  “被我拍了一鍬,這狗日的不暈才怪!”
  “那快,扒光他身上的東西,我們馬上離開這里!”
  “好賴!”
  ------------------------------------------------
  長生殿廣場。
  待群雄落座之際,所有人也并沒有相互言談,而是一起看向了長生殿。
  “轟隆隆!”
  長生殿大門發出一串轟鳴之聲,長生殿大門要開了!鐘山要出來了!
  頓時,人們的目光更添了一份好奇,大壽之日,鐘山獨自在長生殿中,到底煉制了何種東西?
  “咚、咚、咚………………………………!”
  大殿中傳來一個腳步聲。繼而,一只身穿龍袍的腳踏出幽黑大殿。
  “昂~~~~~~~~~~~~~~~~~~~!”
  氣運云海之上,一條十九爪氣運金龍一聲震天長嘯。氣運云海頓時咆哮而起。
  而這一刻,一身金『色』龍袍,頭戴金『色』平天冠的鐘山,龍行虎步的走了出來。鐘山一出,一股無形的氣場推出一陣大風。
  “圣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圣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圣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先是長生殿廣場,繼而是凌霄天庭,最后是整個大崝天下,整個北洲所有城池,山呼鐘山萬萬歲!共拜大崝圣王鐘山!
  在拜呼聲中,鐘山目光極為凌厲,看向廣場之上已經安坐的**貴賓!大壽之宴,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