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37 陰陽圣人群赴大崝

第一百零四章恐嚇圣人
  “這是年夜崝圣庭,朕的主場,若是無理取鬧,朕今日就可以屠了立天庭!”鐘山眼睛一瞪喝道。中文網
  若是無理取鬧,朕今日就可以屠了立天庭!
  鐘山一語,天下皆靜,年夜崝蒼生、百官,無不吞了口氣吐不出來,一個個屏住了呼吸,無比ji動的看向不死殿標的目的。
  那就是我們的圣王?圣王已經有這么強了?
  若是沒有鐘山之前的話,蒼生或許還有些擔憂,或許還有些不信,可這一刻,原本就崇拜鐘山的蒼生們,馬上全部相信了。
  屠圣立天庭?這是何等令人熱血沸騰的字眼?
  一個個心涌澎湃,感覺hun魄都在顫抖一般。
  同樣,這句話聽在汐陽天的耳中很不是滋味,想要呲笑鐘山,可這一刻怎么也笑不出來,鐘山剛才的幾句話給汐陽天的震撼太年夜了。
  汐陽天現在滿腦子混亂,很想知道閉關的這些年,外界到底產生了什么?這個鐘山,昔時螻蟻一樣的人物,怎么變的這么恐怖了?
  程侯?天下第一圣人,敗逃了兩次?熒惑被打了兩巴掌?有沒有搞錯?最關鍵的是,這個鐘山做了這么經天緯地的年夜事后,居然沒事?一點事也沒有?怎么會這樣?
  這個鐘山真的有那么恐怖嗎?還是他是哪個上古猛人轉世?
  “不消擔憂,鐘山初入祖仙不久,熒惑是輕敵了,程侯更是輕敵了。他們想殺鐘山,易如反掌!”天道子淡淡道。
  殺鐘山易如反掌?輕敵?汐陽天滿是糾結,這話明顯有矛盾,既然殺鐘山易如反掌,那熒惑怎么被鐘山甩了巴掌?還在一巴掌后,又是一巴掌?還有那程侯,兩次敗走?易如反掌會兩次敗走?
  陰間什么時候出了這么個妖孽?
  固然,汐陽天被天道子請來,不成能就這么調頭就走的,況且圣人有圣人的驕傲,被鐘山兩句話就嚇跑了,那還是圣人嗎?那還有威信嗎?況且,這次還是自己本體前來。
  不過,此刻汐陽天不再看鐘山了,探手一抓,掌心忽然多出一個缽盂,缽盂內部,好似一輪浩日升升沉沉一般。
  這是汐陽天的寶貝,寶貝一出,馬上散發出一股強年夜的威勢。
  “圣人寶貝?”鐘山再度淡笑道。
  “怎么?”汐陽天沉聲道。
  “當著熒惑圣人的面,我毀了他的圣人寶貝‘天孔’,當著陸壓圣人的面,我斷了他的圣人寶貝‘斬仙飛刀’,不知,這圣人寶貝又有何名?比起他們來,的寶貝又有多強?”鐘山冷喝道。
  一語落,年夜崝百官、蒼生無比捏緊了拳頭,原先對圣人的畏懼,馬上dàng然無存,圣王連圣人都干翻了三個,自己還畏懼什么呢?
  誰也想不到,圣王會有如此之強。誰又能想到圣王會有如此輝煌戰果呢?
  “圣王萬萬歲!”不知誰第一個喊了起來。
  “圣王萬萬歲!”“圣王萬萬歲!”……………………
  一聲聲的高呼,好似在打汐陽天的臉一樣,敬圣之心?蒼生完全無視他圣人了。
  不過鐘山剛才的話簡直讓汐陽天一陣頭皮發麻,手中不自覺的一緊,那展現圣人寶貝強年夜的手不自覺的縮了縮。扭頭,汐陽天看向天道子。
  “他們年夜意了!”天道子古怪道。
  天道子站于汐陽天身后,其實還有其它目的,正在全力搜索著這昌京,可鐘山此刻卻一次又一次的挑戰汐陽天的神經,以至于堂堂圣人都變的畏首畏尾了。
  天道子無語的同時,深深的看了一眼下方鐘山。因為這一刻,天道子也越發重視鐘山了。
  他們年夜意了?汐陽天只獲得這樣一句話。可這樣一句話能讓汐陽天當沒事產生嗎?
  年夜意了?圣人會年夜意了?那可是他們性命相煉的寶貝!天孔,斬仙飛刀,汐陽天都知道,這兩個寶貝都是有著赫赫威名的,雖然沒和自己寶貝碰撞過,但汐陽天也不敢包管自己的寶貝一定比他們的強,居然都被鐘山毀了?
  汐陽天看鐘山越發心。自己閉關的這些年,這天下到底產生了什么?
  “這趟渾水,不該來!”鐘山淡淡道。
  汐陽天另一只手捏成了拳頭,從剛才短短幾句話,汐陽天就知道此行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了,這個鐘山斗過三個圣人,卻連結不敗?
  汐陽天不知道,那三個圣人簡直如天道子的一樣,是他們年夜意了。固然,這‘年夜意’也是鐘山結構故意制造出來的。可汐陽天不信,他完全被鐘山的‘勢’所攝了。
  深深的吸了口氣,汐陽天死死的盯著鐘山,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依照來時的想法,擒拿個圣王,也就翻翻手的事情,可現在,不明鐘山秘聞,汐陽天如何敢隨便出手?
  “走吧!”鐘山很直接道。一副很理所固然的樣子,
  聽到如此驅趕的話,汐陽天面部模糊的深處,臉上一陣紅、一陣青。今天邪門了?
  汐陽天身后的天道子有些看不下去了,這鐘山還真會狐假虎威,雖然‘狐’和‘虎’都是他一個人,可就這一會功夫,將堂堂圣人汐陽天都唬住了。
  可,天道子還沒話,鐘山的話又出口了:“墨子、彌天都被我逼走過,也不消覺得落了臉面!”
  墨子?彌天?又是兩個圣人?鐘山又逼退過另兩個圣人?他,他這些年都做了什么?
  “那是在陽間,局勢復雜,他們才退走了,都是機緣巧合,鐘山他運氣不錯罷了!”天道子淡淡的解釋道。
  “運氣?”
  這要汐陽天如何相信運氣?鐘山斗敗了三個圣人,又嚇退了兩個圣人,這都是運氣?開什么玩笑?
  “鐘山,我的對嗎?”天道子沉聲道。
  “呢?天道子!”鐘山淡笑的看向天道子。
  “有兩體,陰陽各一,陽間那軀體簡直弄了很年夜消息,這陰間之體呢?也和陽間一樣?”天道子淡淡道。
  “兩體?”汐陽天微微一鄂。
  馬上,汐陽天的底氣又壯了起來。
  “原來是陽間?我怎么獲咎的圣人都是陽間圣人呢,原來是陽間那具身體?獲咎了這么多圣人,還真不知畏懼?待群圣圍攻時,天地將無容身之地!”汐陽天冷聲道。
  “也許又要令失望了!”鐘山淡淡道。
  “哦?”
  “我年夜崝也同樣有圣人之臣!”鐘山冷聲道。
  年夜崝有圣人之臣?馬上,昌京蒼生驚呼了起來,真的假的?我年夜崝有圣人?還是臣子?我怎么不知道?
  不止蒼生,百官也驚訝的盯著鐘山,圣人之臣?真的?
  汐陽天剛剛恢復的臉色,再度變的難看了起來,扭頭看向天道子。
  “天道子,他的是真的?”汐陽天沉聲道。
  “不錯,剛剛成圣的鐘天圣人,是他兒子!”天道子并沒有隱瞞。
  鐘天?太子鐘天?
  馬上,昌京沸騰了,幾乎所有人都興奮的ji顫了起來,原來太子成圣了?
  而汐陽天整個人的面部都僵化了一樣,兒子?鐘山兒子?
  “那怎么事先不告訴我?”汐陽天郁悶至極道。
  “風聞天下,哪個圣人不知道?”天道子淡淡道。
  汐陽天無語至極,自己不知道!沒事閉什么關?出來后兩眼一抹黑。
  而鐘山就是要的這個效果,不是鐘山故意裝,也不是鐘山驕傲自年夜,故意炫耀,而是鐘山不克不及不汐陽天的心。
  天道子呈現了,天道子有多強鐘山自然清楚,固然,天道子還在鐘山承受規模之內,不管什么情況,以現在的年夜崝都還能自在以對,可又多了個圣人,這就麻煩了。
  多了個汐陽天,汐陽天若是全力出手,很可能讓自己的安插呈現漏洞,所以鐘山要在心理上打亂汐陽天的那股自信,最少讓他們不克不及做到同仇敵愾,因為接下來的年夜消息,鐘山不想汐陽天去插手。
  關系重年夜!鐘山不克不及不嚇一嚇汐陽天。讓他畏手畏腳,最好能夠調頭就走,哪怕以后發現被自己耍了,來找回場子,那時鐘山早已完成一切,自然不會再懼了。
  “不消擔憂,陽間是陽間,陰間是陰間,在陰間,才是主場,況且陽間此刻也不太平!那個鐘天,現在也身不由己了吧!”天道子淡淡道。
  “哦?”汐陽天皺眉道。
  這一刻,汐陽天不再那么全信天道子了。
  “可是圣人!”天道子沉聲道。
  天道子一,汐陽天臉色微變,是,圣人!我是圣人!
  扭頭,汐陽天臉色泛冷的看向鐘山,這是一種圣人的驕傲,天下最年夜的驕傲,什么時候可以被一個圣王嚇倒了?
  同時汐陽天也是心中微微一稟,自己情緒居然被鐘山調動了?再了,自己何須要怕?就算這鐘山強到了威脅圣人,若自己到時要離去,誰還難得住?
  擺正態度,汐陽天一改之前的亂緒。
  但鐘山知道,自己剛才已經成功了,已經在汐陽天堅強的外表下,埋下了一個不成敵的種子。
  “王骷!”鐘山斷喝道。
  “臣在!”王骷出列道。
  “帶著的骷髏,給朕看死汐陽天!”鐘山冷聲道。
  “是!”王骷出列,馬上,身后年夜殿處,走出來十二個骷髏,一個個氣勢放出,迎向汐陽天圣人的圣威。
  “都是祖仙境的骷髏?還收服了骷髏族?”汐陽天臉色再度難看道。
  :還差14票就700了,還有未投出的嗎?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