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132 祖仙七重天

長生殿的朝堂。針落可聞。
  鐘山設計準備揪出交板獸,當然,這些日鐘山也弄明白了交板獸的能力,強,絕對的強,無論是智慧、手段,還是心性,在大崝一眾謀臣中也是最頂級的存在。
  因此,想要用心理壓迫逼亂對方陣腳,顯然行不通,因為對方的心性也極為強韌。可即偵如此,鐘山依舊使用了心理壓迫。
  大殿陷入沉寂,百官心中一陣擔憂。
  ‘“呼!”,
  殿外,再度出現一個身影。身影走入大殿,給靜謐的大殿帶來了一陣難得的腳步聲。
  眾臣望去,卻是大崝三太鐘玄。
  鐘玄一步一步走上煎來。
  易衍、水鏡、柳無雙、南宮勝等見過鐘玄死而復活的人都是眉頭一挑。好似意識到了什么。
  而不知道鐘玄死的百官,自然看不出絲毫異常來。
  鐘玄一步一步走到最前面。
  ‘“孩兒來遲,父王見諒!。”鐘玄無比恭敬的說道。
  不過,若仔細聽的話,會發現今日鐘玄的話有些呆板。
  ‘“嚙!”,
  鐘山指頭一停,雙目睜開,盯著鐘玄看了一會道:“就位吧!。”
  ‘“是!”,鐘玄恭敬的一禮。
  繼而,鐘玄扭頭對著群臣巡視一圈,巡視過后,鐘玄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這最后一絲巡視,好似看在所才人心中一樣。
  不知鐘玄死而復活的人不以為然,而知道鐘玄死而復活的人,卻是都是眉頭微挑。一個個都才種古怪的感覺”甚至感到自己都被盯上了一樣。
  鐘玄就位,群臣恭拜鐘山。朝禮結束之后。大殿之外再度傳來一聲高喝。
  ‘“鐘天太求見!”外面人高呼。
  ‘“傳!”,鐘山淡淡道。
  外界,鐘天踏步走入大殿。
  ‘“父王!。。鐘天恭敬道。
  ‘“嗯!”,鐘山點點頭。
  ‘“天咒與天神乎交談結束。天咒乎請求在大崝周旋些時有些事情還沒和天神談妥!。”鐘天說道。
  “天咒不肯走?”鐘山沉聲道。
  “‘是!。”鐘天點點頭。
  “那你就給他們安排住處吧!”,鐘山淡淡道。
  “‘是!。”鐘天點點頭。
  在鐘山看來,天咒是鐵了心不愿現在回天洲,與其讓他們躲在暗處。不如讓他們在大崝的監視之下。
  ‘“你現在就去安排!”,鐘山說道。
  ‘“是!”,鐘天點點頭,退出了大殿。
  至始至終,大殿中的群臣都沒才提出一句建議,因為今天的一切都顯得太詭異了,眾臣總有種不好的感覺,因此誰也沒有插口。包括易衍、水鏡等人。
  接下來,繼續朝會,朝會如往常一樣”沒有多大的變化,可早朝開始的那一募給眾臣的印象太深刻了。直到下了朝會,很多人的恃緒都陷在其中。
  而明白鐘山目的的重臣們,下了朝會時,無不露出疑惑之色”不明白圣王的用意,原以為朝堂上將會有一場暴風驟雨的,最終卻平平淡淡的回去了。
  當天晚上。
  易衍府上。易衍正在教導著幾個后輩知識。
  “‘有刺客!。”一個管家叫了起來。
  易衍等人扭頭望去,一個黑影瞬間從易衍府上射出。轉瞬就要逃離。
  ‘“我來!”
  ‘“抓刺客!”,
  ‘“大膽賊徒!。。
  易衍所在院落頓時嘈雜一團。易衍府上一個強者更是探手抓去,虛空出現一個青色手掌,眼看就耍抓住那黑影了。
  ‘“住手!”易衍沉聲道。
  眾人微微一鄂。什么意思?
  ‘“不用追了!”易衍搖搖頭道。
  ‘“啊?爺爺,為什么啊?。”
  ‘“是啊,父親”為什么不追?”
  ‘“老爺,他耍逃了!”,
  易府頓時傳來一陣焦急聲。
  ‘“我說不用追了,聽不懂嗎?。”易衍眼睛一瞪。
  ‘“額?”,眾人頓時不再說話。
  ‘“今日沒才刺客,也沒有黑衣人,你們什么也沒看見,看見的也爛在肚里,聽到了嗎?。”易衍沉聲道。
  “是!。”
  易衍貴為一家之主,在易府中自然一言九鼎。
  不止易衍府上。這一日晚上,注定不止易衍府上遭賊。各大重臣府上都出現了一個個黑影。
  水鏡府上。
  ‘“不用追了!”水鏡搖搖頭道。
  ‘“老爺,那賊不知道偷了什么東西”我們先將他追到吧?”管家焦急道。
  “‘我說不用追了,沒聽到嗎?”,水鏡沿聲道。
  “是!。”水鏡府上誰也不敢多嘴。
  ‘“今日之事,誰耍傳出去,家法伺候!。”水鏡喝道。
  ‘“是!”,
  南宮勝府上。
  黑影乍現,可惜,南宮勝是誰?陣法奇才,不用南宮勝動手”大陣已經將黑影擒拿住了。
  很快,一個黑衣人探手被南宮勝從大陣中摘出。來人裹在黑袍之中,但南宮勝根本沒去掀開他的臉罩。
  ‘“老爺,此等賊,交給小人,小人必問出他的一切!”一個管家馬上說道。
  “不必了,關押起來!”南宮勝搖搖頭道。
  “‘老爺!”,
  “沒聽到嗎?”,南宮勝冷聲道。
  “‘是!。”
  柳無雙府上。
  黑影乍現。在錦衣衛總指揮使的府上盜竊?跟拖死一樣。
  探手間,柳無雙將黑衣人制住,丟入大院之中。,…貓
  “老爺,好手段!”,一個管家興冇奮道。
  “大人,此等賊乎,小人必讓他說出一切!”另一人獰笑道。
  柳無雙盯著眼前的黑衣人,神恃凝重。繼而想了想搖搗頭道:‘“不必了,關押起來!。”
  ‘“額?老爺,起”,…!”,
  ‘“沒聽到嗎?。”柳無雙寒光一閃道。
  ‘“是!。”
  這一晚,是個不眠之夜。很多大臣府上都遭賊了。才的人放了,才的人卻是抓了起來。
  第二日,各大臣的奏揮快速傳了到鐘山的書房。月時還有抓到的一眾黑衣人。
  鐘山書房之中。
  鐘山坐于書桌之后。鐘天站在一旁。
  面前跪著一個黑衣人。
  “圣王,當時就這這樣!。,黑衣人述說著昨晚被抓之事。
  “下去吧!”鐘山說道。
  “是!”黑衣人瞬間退去了。
  “五十個人,有人放走黑衣人”有人抓住黑衣人交還了回來。這情況變復雜了!。。鐘天皺眉道。
  ‘“并不復雜,那交板獸想要胺近我,自然會找這五十個與我親近的大臣。。”鐘山沉聲道。
  “可是,這很難看出東西啊?。”鐘天不明白道。
  “昨日早朝。我故意給眾臣心里壓力,其實就是給他們提個醒。晚上又遇到黑衣人,所以眾人會很快明白是我授意的,因此易衍、水鏡等人才沒有理會,僅僅寫了份奏章而已,南宮勝等人對待黑衣人。也是如此,抓到了,但誰也沒才審訊,直胺給我送回來了!。”鐘山沉聲道。
  ‘“那現在什么恃況?父親,你看出誰是交板獸了嗎?。”鐘天詢問道。
  “我設的圈套,我自然看出來了!。”鐘山沉聲道。
  “哦?誰?”
  “最大嫌疑,錦衣衛總指揮使。柳無雙!”鐘山冷聲道。
  “他?他是假的?不會啊,父親,柳無雙做的和別人一樣啊?孩兒怎么看不出破綻來?。。鐘天不明白道。
  搗搖頭,鐘山說道:“他們遇到的每一個黑衣人,我都是精挑細選的。都才持別的特色,而我給柳無雙挑選的那個黑衣人,是個狼族!而且還故意暴露了一絲狼息。。,
  ‘“狼?。”鐘天不明白。
  ‘“昨日早朝時,我給眾人示意,讓群臣謹慎,也是變相告訴他們,我要出手了,晚上他們就遇到了黑衣人,不說立刻,但也很快就能想起來怎么回事,謹慎,這個柳無雙太謹慎了,一般來說,一個人再謹慎,也擋不住本能的慣性,柳無雙做到了最完美,他做的天衣無縫。但卻失去了慣性!。”鐘山搖搖頭。
  ‘“額,什么意默。”鐘天不明白。
  ‘“柳無雙看到了黑衣人是狼族,他該怎么反應?。”鐘山問道。
  “雖有父親早朝時的“壓力”但不可能提煎知道有黑衣人造訪他們府上。只有智力超凡脫俗的人才能瞬間明白是父親派去的黑衣人,因此才會不理不顧,如易衍、水鏡等人一般。父親說交板獸智力不輸于水鏡,可柳無雙輸于啊,若是不理會黑衣人。才能看出他是假的,可柳無雙理會了啊,還抓了起來,這還耍懷疑嗎?”鐘天奇怪道。
  “你分析的不錯,他就是智力高到明白柳無雙一定會抓,才去抓的,不過我說的是狼族,那黑衣人是狼族。他該有何反應?。,鐘山再問道。
  “狼族?狼族是大崝國獸。柳無雙抓到黑衣人時,應該更加能夠判斷是父親你派去的人啊,他做的很對啊!”鐘天搖搖頭道。
  ‘“這就是他太謹慎,太完美而露出的馬腳!。”鐘山搖搖頭道。
  ‘“哦?。”
  ‘“他并不知道,柳無雙此人,卻是有著一個極為隱晦的性格缺陷,狼族?你看他和狼族關系很好,但它潛意識中,卻最能對狼族下死手!”鐘山搖搖頭道。
  ‘“啊?。。鐘天不明白道。
  ‘“板句話講,真正的柳無雙其實有一定的精神分裂!兩重人格!可就在昨晚,這個柳無雙的另一重人格并沒有表現出來。”鐘山沉聲道。
  ‘“兩重人格?不會吧?”,鐘天不可思議道。這自己怎么不知道?
  ‘“柳無雙執掌錦衣衛,你應該知道,在對待犯人時極為狠辣,酷刑更是極度的變態,以犯人慘叫為樂,記得嗎?。”鐘山沉聲道。
  “這個知道,柳無雙在獄中又叫最強魔鬼,天牢犯人看到他就怕!可是,這是他性格原因,和精神分裂有什么關系?。”鐘天不解道。
  ‘“這就是柳無雙的秘辛了,當年我第一次見到柳無雙的時候。柳無雙被父親、宗門拋棄,獻給狼族折磨三年。雖然三年后,他意志堅定了,并且牧服了當時一個小狼群少主,但三年的折磨,才造就了這“最強魔鬼”病態的心理。對狼族時,他會顯露第二重人格,雖然最多出現一瞬間,可一瞬間足夠了。。”鐘山搖搖頭道。
  ‘“柳無雙在擒拿那狼族黑衣人的時候。第二人格沒有出現,沒有出現潛意識先下重手,再思量得失?。”鐘天深吸口氣道。
  鐘山點點頭。
  而鐘天此刻,卻不知道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兩重人格?如此細微的心理,居然被父親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