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29 莊子大悟

.i引心設局?呵.過此都是聯當年玩剩下來的東西。()豈能瞞得住聯?給聯,全部拿下!”鐘山一聲斷喝。
  “是”身后一群大情之臣頓時沖了出去。
  天老一見事情敗露,頓時想逃。
  可惜,鐘山從陰間調上來的人,有好幾個是祖仙,轉瞬之間,將天老與滿地打滾的修者們全部制服了。
  天老帶來布陣的幾十人,陡然被制住,天老也瞬間被制服押解而來。
  可鐘山卻沒有看天老,而是看向林嘯和那斷臂人。
  “圣王!”林嘯恭敬道。
  “父親!”斷臂人激動道。
  就在州才,斷臂人以為自己要死在大陣中了一般,一度心灰若死,而當時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將消息傳給父親。想不到父親忽然神兵天將。
  是了,父親那么英明神武,豈會被那畜生所趁?
  父親?鐘山瞳孔一縮。
  鐘山能來,是查探了鐘玄的資料,發現天老忽然出去了,再調出鐘玄懸賞令變更位置和四方地圖,才發現不妥。
  為了印證心中不妥,鐘山甚至沒有帶出來姿霄天庭的任何人.僅僅獨自出來,用帝王圖打開陰陽兩界通道,這才帶著絕對可信的陰間諸臣辦事。
  果然,終于找到線索了。
  天老布局,截殺林嘯!
  鐘山頓時怒了,林嘯布軍的反常,鐘山也發現了,但鐘山相信林嘯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現在天老居然截殺林嘯?
  不管天老多大的官鐘山都瞬間產生了一股殺意。
  林嘯是誰?大情第一軍團長,同時也是自己生死至交,雖然在大情為臣,對自己執君臣之禮,但鐘山心中清楚,就是一百個天老,也比不過一個林嘯口
  林嘯歸來,必有大事發生,可令鐘山想不到的是一旁一個斷臂人,居然稱自己為父親?父親?自己何曾有過這樣的兒子?
  “父親,我是鐘玄,我是鐘玄啊凌霄天庭那個是假的,父親!”斷臂人急切道。
  鐘玄?鐘山瞳孔猛的一縮。()除了那眼神有點像,眼前斷臂人和鐘玄沒有一點想嘉
  但是林嘯帶回來的,鐘山并沒有反駁,同時也知道,這次的麻煩可能小不了。
  “你們看守好這些人泥菩薩,林嘯,還有你,跟我進來!”鐘山探手取出一個宮殿道。
  “是!”眾人應道。
  大殿之門轟然關上。
  被制服的天老看著大門方向,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同時也好似得以解脫了一般,被制住了沒有了行動能力,那就再也不用為始祖與大惜之間掙扎了。
  閉眼,天老跪在了大殿面前!
  大殿之中。
  “父親,我是鐘玄,凌霄天庭那是假的,那是交換獸,它交換了我的身體!”斷臂人焦急道。
  泥菩薩并沒有說話。
  林嘯也沒有幫斷臂人說話,只是在一旁看著。
  鐘山眼睛極為銳利,死死的盯著斷臂人。
  繼而,只見鐘山探手一指,點在了斷臂人的眉心。
  斷臂人沒有反抗,而是任由鐘山指尖泛著銀色光芒,點入眉心之處。
  而一旁泥菩薩和林嘯都露出好奇之色,這是什么手段?
  鐘山指頭一觸即收!繼而,越發凝重的看向斷臂人。
  “林嘯你先說!”鐘山看向林嘯。
  林嘯馬上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一切不偏不綺的述說了一遍。而一旁泥菩薩卻是一陣眼皮狂跳,若真是如此,那太匪夷所思了口
  一旁斷臂人眼巴巴的看著鐘山。
  聽了一陣解說,鐘山眉頭深深的鎖起,死死的盯著斷臂人。
  過了好一會,鐘山才正式接受了這個事實,眼前的確是自己的兒子,鐘玄。
  “玄兒,受苦了!”鐘山臉色一緩道。
  “父親!”鐘玄多年的苦悶臉終于笑了起來。
  “這么說,凌霄天庭那個,的確是假的?”林嘯露出一絲擔心之色。()
  “交換獸?”鐘山臉色冊沉了下來。
  天下第六神獸,鐘山忽然發現,以前圣人都知道不全的神獸,好似雨后春筍一樣,相繼冒了出來。
  不過鐘玄卻是長呼了口氣,既然父親知道了,那就不用擔心了。
  大殿之中,鐘山和鐘玄、林嘯、泥菩薩相談了兩個多時辰。誰也不知道里面談了些什么口
  “哐!”
  大殿之門轟然打開。
  “圣王!”眾人恭敬道!
  “圣王,天老與他這些年收的弟子,叛逆大情,需要?”林嘯眼中閃過一股殺氣道。
  “暫時不用,以免打草驚蛇,他們會被收押在陰間!”鐘山沉聲道。
  “是!”林嘯點點頭。
  “你們兩個,負責送林嘯前往東方,并且接下來的時間,保護好林嘯!”鐘山指了其中兩個祖仙道。
  “是!”二人馬上應道。
  探手一招,帝王圖出,鐘玄和泥菩薩點點頭,
  帶著眾人還有制服的一眾大情叛詳.進入其中.前往了陰間。
  告別了林嘯,鐘山踏步向著凌霄天庭飛去。
  一路之上,鐘山臉色極為陰沉。因為鐘山發現,這次可能遇到對手了,自己從中州回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那個假鐘玄,居然模仿的那么好,以至于自己都沒有發現。是個厲害角色。
  再害角色?交換獸?
  鐘山到了凌霄天庭,抬頭對著氣運云海望去,鐘玄的神相居然沒有絲毫變化,好厲害的東西。
  探手一揮,一道流光消失。很快,一個人影出現在鐘山面前。
  “父親!”來人是大太子鐘天。
  “走.隨為父去鐘玄府!”鐘山眼中閃過一股殺氣道。
  看書就最}快~
  “呃?是!”鐘天眼中露出驚奇之色,但還是點點頭。
  鐘玄?到底出什么事了?
  很快.二人就來到了鐘玄府上口
  可是.二人神識一探,發現鐘玄根本不在府上。
  鐘山雙眼一嘯心中忽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天緣閣中。
  大惜要臣再度聚集而來。
  易衍、水鏡等人個個露出疑惑之色,出了什么事情?鐘天站在一旁,眼神不斷在群臣中巡視。
  鐘山坐于書桌之后,閉目,指頭輕輕敲擊著桌面,臉色極為嚴肅。
  “沙沙沙!”
  天緣閣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跑進來。是柳無雙口
  “圣王,錦衣衛在天下峰外找到了太芋鐘玄的尸體。”柳無雙臉色難看道。
  太子的尸體?大情群臣頓時露出驚悚之色。在凌霄天庭,太子被人害死了?
  鐘天臉色極為難看。就在先前,鐘山已經向鐘天述說了一切。
  原本準備全力輯拿假鐘玄,將那所謂第六神獸早點滅殺,想不到那第六神獸居然扣此警覺.鐘玄死了?不,雖然是假的鐘玄,但足夠說明了一切,那第六神獸太狡猾了。
  “抬進來!”鐘山面色沉穩道。
  “是!”
  很快,兩名錦衣衛抬著鐘玄的尸體走進了書房。放下尸體,兩名錦衣衛快速退去。
  鐘玄的尸體?群臣臉色一陣難看。
  鐘天也探步走了出來.探手去檢查鐘玄的尸體。
  檢查了一會,鐘天看向鐘山道:“死前,被人震碎神魂!”
  被人震碎神魂?
  “圣王,到底出了什么事?”易衍露出擔心道。
  南宮勝等人盡皆露出驚詫之色,這可是在凌霄天庭,這可不是一個小人物.就這么忽然死了?而且無聲無息?
  “天兒,你來說!”鐘讓,說道。
  “是!”鐘天點點頭。
  眾人一起看向鐘天口
  “諸位,我凌霄天庭,現如今混進來一個奸細!”鐘天凝重的說道
  “奸細?”眾人眉頭一挑道。
  “它是天下第六神獸,交換獸,可交換對方身體,前段時間.三弟鐘玄,就是被交換了,你們這兩年看到的鐘玄都是那奸細假冒的!”鐘天搖搖頭道。
  “啊。。。。。。?”
  “嘶。。。。。。!”
  “不會吧?”
  群臣一陣驚駭,假的?這兩年都是假的?怎么可能?
  而易衍、水鏡等人都露出驚悚之意,這奸細居然豐如此心計?居然能瞞得住自己?
  繼而,鐘天將交換獸的一切都說了一遍,沒有一絲隱瞞。全部說了出來。
  說出來后,群臣一陣沉默,當然,內心之中無不掀起了滔天巨浪,世間居然有這種妖孽存在?一個個看向鐘山,見鐘山臉色沉穩,也一個個心中寬松不少。
  “問題來了,既然它奪舍了太子鐘玄,可現在這具太子尸體說明了什么?”水鏡的臉色極為難看道。
  眾人都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不過同時一起看向鐘山。
  “說明,交換獸又與別人交換了,而且,很可能就在你們身邊。甚至已經交換了你們中的一人。現在大情朝堂,誰都有嫌疑!”鐘山淡淡道。
  大惜朝堂,誰都有嫌疑?眾人頭皮一陣發麻。這么恐怖?
  “圣王,交換獸一日不除,一日我等無法心安!”南宮勝擔心道。
  不過鐘山依舊神色鎮定,在眾人身上巡視一圈道:“聯告訴你們交換獸,就是讓你們有個防備,任何時刻,身邊不得少于三個人。因為交換獸進行交換時,必然有異象發生。人多可以防備,并且可以將傳消息出去。
  “是!”眾人自然無不應允。
  “至于這交換獸,聯會專門處理,你們的工作,一切照舊!”鐘山沉聲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