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128 吃貨它又吃了

凌霄天庭以東。
  一座城池之地。
  斷臂人鐘玄、林嘯二人,各自穿著一身寬大的黑袍,遮住身形。
  二人此刻來到城池中心之處。
  “千丈劍樓?”,鐘玄和林嘯皺眉的看著眼前的建筑。
  很多長劍沖天的建造風格”將這座劍樓建造的鋒芒畢露。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鐘玄和林嘯也只是一眼帶過,此刻,林嘯和鐘玄正仔細看著一塊玉碑。
  大情懸賞令。太子鐘玄的懸賞令!懸賞的份額越來越高,此刻居然達到一件大仙器。
  大仙器?對于現在的大情來說不算什么”畢竟祖仙都有了不少,可對于天下普遍的情況卻yòuhuò極大。
  須知道,當初鐘山舁天的時候,一群大仙奮勇而入,只為搶得一件大仙器。
  此懸賞令價碼不斷增加,來盯著這份懸賞令的強者也越發眼中冒著精光。這一份懸賞令,可謂是牽動大情無數散修。
  “你們兩個,鬼鬼祟祟”什么人?難道是懸賞的人?”,忽然身旁一個想法寶想瘋了的人頓時叫了起來。
  “嗡!”,一群人目光聚向林嘯和鐘玄。
  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沖而來。
  “哼!”
  強者們用大風逼來,頓時吹飛了鐘玄的帽子。
  眾人一看這個黃毛、灰膚、刀疤臉,頓時一陣掃興,將目光聚向另一個黑袍人林嘯。
  “哼!”,林嘯一聲冷哼。
  一股強大的氣勢向著剛才挑釁的人們逼了過去。
  “轟”,“轟!”…………
  “噗!”,“噗!”,“噗!”…………
  一陣悶響之后,很多人口吐鮮血。一個個驚駭的看著林嘯。
  “走!”,林嘯帶著戴好帽子的鐘玄離去了。()
  “不要追了,不是他們,那個懸賞的人沒有這么高修為!”,其中有個受傷的人搖搖頭道。
  “晦氣!不是嫌犯,遮的這么嚴實干什么!”,“是啊,擋著老子發財!”
  在一群人的數落聲中,林嘯和易容后的鐘玄離開了那個城池。
  “林叔”侄兒實在沒想到”我,的懸賞”會那么的瘋狂。”鐘玄苦笑道。
  太子鐘玄的懸賞,多少強者四處為此奔bō。
  “果然,越往凌霄天庭,越危險!快走吧,先回凌霄天庭!”林嘯也一陣驚嘆道。
  “嗯!”,二人繼續西進”由林嘯帶著鐘玄快速的向著西方喜妻。
  飛著飛著”林嘯忽然說道:“我們繼續改變路線,走這邊!”,“嗯!”鐘玄點點頭。
  二人快速向著西南方飛去。
  飛著飛著,忽然,鐘玄臉色一變道:“停、停、停!”,鐘玄聲音充滿了急促。
  “呼!”,林嘯微微一停,同時眉頭深鎖道:,“怎么了?”
  “不對勁,林叔!”,鐘玄一臉焦急道。
  “哪里不對勁了?”,林嘯皺眉道。
  “林叔,你剛才為何要改變路線?”,鐘玄皺眉道。
  “為什么?沒有為什么啊”就是忽然想了!”林嘯疑huò道。
  “不對,不對,一定有原因,你想想為何會在那里忽然選擇改變路線?為什么不是其它地方?為什么偏偏是那里?”,鐘玄擔心道。
  鐘玄一說,林嘯凝重了起來,繼而皺眉的回憶了起來,當時為何要忽然改變路線?
  “是山?”,林嘯不確定道。
  “對,就是山”是不是那如利劍一般的山群?那里的山都和寶劍一樣,一株一株插在那里?然后你就有了一絲惡感?故意避開了?”鐘玄心提了起來。
  “好像是。你怎么……!”林嘯驚訝道。()
  “那就沒錯,我們中圈套了!”,鐘玄臉色難看道。
  “什么意思?”,林嘯沉聲道。
  “林叔,你還記得懸賞令嗎?我的懸賞令,我們每出現在一個城池,懸賞令發布在不同的地方,這次是在那千丈劍樓。千丈劍樓?不就是道道利劍?在那里我們不愉快的離開了,心里埋下了一個不愉快的種子,然后見到那道道劍形山峰,不自覺的會產生一股惡感,然后情不自禁的改變路線!”,鐘玄臉色極為難看道。
  林嘯的臉上也難看了起來。
  “這個能力,我也不會,當年,父親還是凡人的時候,教過我們一群兄弟各種能力”這項能力,是教給當時的,鐘地,的”我也只是聽說了一點皮毛。父親說這是控制人的心理,設好了局,引心設局,讓人按照布局人的設計的路線去走。這真的是父親說的!”,鐘玄焦急無比道。
  深深的吸了。冷氣,林嘯臉色變的難看了起來,頭皮微微發麻道:“我知道,我想起來了,當年凡人期間,我和圣王打仗的時候,有一次,他僅僅設計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在路上,敵軍首領就非常邪門的帶著打軍闖進了我們的埋伏圈。好似中了魔咒一樣。”
  “用細微的心理變化,控制我們的路線?我們被盯上了?”鐘玄臉色極為難看道。
  “是,快走!”林嘯頓時一陣驚悚道。
  二人正要離去。
  “你們走不掉了,都留下吧!”四面八方,陡然傳來一聲飄渺的聲音。
  “是天老?”鐘玄臉色一變。
  “走!”林嘯大袖一招,帶著鐘玄快速向著外圍逃去。
  耳是,四周陡然出現無邊的大霧,大霧一出,二人忽然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繼而,原先的環境,陡然變成了星空之中,周圍出現大量星辰。
  “天老的風水大陣?”林嘯臉色一變。
  林嘯剛剛踏入古仙境,天老卻是在很久前就被天神子灌頂達到了,在實力上,林嘯不占優勢,就算林嘯有鐘山給的大量法寶可有心算無心,天老可是早早在此布置了一個大陣啊。
  “呼!”
  四周星空斗轉星移,大量星辰轉動。
  “呼!”
  一顆星辰陡然移動過來,天老站在這顆星辰之上,不過看起來天老身軀超級的大,那星辰僅僅是一個凳子般的小球一般。
  “天老!”林嘯冷聲道。
  對面天老盯著林嘯臉烏極為復雜。畢竟,在幾年前,天老從來沒想過與林嘯為敵。
  “你身后的人是誰?就憑你,是不可能將我們引來這里的!”林嘯沉聲道。
  搖了搖頭,天老微微一嘆道:“他是誰我不能說!不過設置這個局,的確出自他的手。”
  “那你是如何知道我們要回來的!”林嘯繼續問道。
  微微一嘆,天老說道:“每過一段時間,軍隊的情況都會傳回凌霄天庭你的那路軍,雖然依舊攻城略地,但打法變了,他察覺了,所以猜到你可能回來!”
  “天老,你真的要背叛大情圣庭?你可想好了,你現在是大情圣庭欽天監的監副!”林嘯大喝道。
  天老臉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
  最終,天老搖搖頭苦笑道:“抱歉,真的,我真的不想出手,只要你們配合,我囚禁你們一段時間,到時我放你們!”
  “哼!你這是在謀反,你不配為大峭之臣風水大陣?我就看看你的風水大陣有多大能耐!”林嘯探手一招,手中忽然多出一柄長劍。
  長劍一出,一股迫人心hún的氣息涌現而出。
  而鐘玄卻是小心的保護著自己躲在一邊。
  “祖仙器?”天老沉聲道。
  “呲!”
  林嘯長劍一揮,林嘯率先出手了起來。
  “轟!”
  風水陣中,大戰起!
  外界卻是遮天蔽日的mí霧林,隱約間能聽到內部的一些戰斗聲。
  古仙境的戰斗!即便不是祖仙那般驚天動地,也響聲不小。四處鳥獸征相奔楚而也就大霧出現沒多久遠處天邊陡然出現一群人來。
  “呼!”
  一群人瞬間到了近前。
  是鐘山,鐘山身后跟著泥菩薩還有十七八個大情陰間之臣。
  到了近處,鐘山臉色一沉。
  “風水陣,霧連星空!”泥菩薩恭敬道。
  “破開!”鐘山沉聲道。
  “是!”
  泥菩薩飛上前去,探手凌虛一劃,對天一指,頓時四方匯聚無窮金色能量。
  “點蒼xué,開!”泥菩薩探手一指。
  遙遠星空中,好似一顆星辰陡然一亮,繼而一道藍光柱從天而降,匯聚這股金色能量,轟然沖擊向大霧之中。
  “轟~!”
  一聲震天巨響,mí霧林轟然爆炸而開。
  強大的震dàng,炸的四方頓時夷為平地。
  “噗!”“噗!”………………“…………“…………
  陣內傳來一陣陣吐血之聲。
  大陣破開了,暴露出內部一切。
  林嘯衣服上有大量破碎,但手中還是抓著那柄長劍,一個斷臂人躲在其身后,前方是天老站在一座山峰之巔,下方地上,七八十個修者,一個個捂著腦袋,痛苦的打滾中。
  “圣王!”林嘯頓時露出欣喜之色。
  “圣王?你,你怎么在這?”天老臉色難看了起來。
  “引心設局?呵,這些都是朕當年玩剩下來的東西。豈能瞞得住朕?給朕,全部拿下!”鐘山一聲斷喝。
  “是!”身后一群大情之臣頓時沖了出去。
  天老一見事情敗露,頓時想逃。
  可惜,鐘山從陰間調上來的人,有好幾個是祖仙,轉瞬之間,將天老與滿地打滾的修者們全部制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