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27 南華境中紅鸞境

“他是,天下第六神**換**換獸?”林嘯眉頭微皺道。
  “一旦交換,連命格、功法、世界和所掌握的天道全部交換了。我以前會的墓命術,他現在全會。,鐘玄面色難看道。
  “全部能交換?”林嘯臉色越發難看。
  “除了神通除外,它得不到新的神通,但別人只要被交換后,神通也跟著消失了!”鐘玄說道。
  林嘯指頭輕輕敲起了帥案,同時凝重的看著鐘玄。
  “而且,更糟糕的是,這個交換獸的能力,它不但擁有這個神通,而且它的心性也絕對強悍,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轉眼掌控了屬于我的一切。,鐘玄擔心道。
  “心性?,林嘯眉頭皺的更深了。
  “是,極為的沉穩,能瞞住大情群臣,豈能是庸碌之輩,一路上,我多次想要找人聯系父親,可惜,全部被他識破了,若不是我反應快,早就被他準備的人逮住了。所以,侄兒才想到了林叔,林叔你雖然是大惜之再,但在集兒心里,你一直是猛兒的叔,現在夾晴危難,林叔,請回凌霄天庭勤王吧,到時就算與假的鐘玄對峙,圣王也肯定更相信你!”鐘玄焦急道。
  林嘯想了想,搖搖頭道:“我先傳信給圣王!”
  “不,不行,林叔,交換獸藏于大瞞,父親在明,它在暗,而且還會那詭異的神通,我擔心消息傳不到父親那里去!”鐘玄焦急道。
  林嘯臉色越發難看,“呼,的站起身來,在大殿內來來回堊回的走了起來。
  “好,我隨你回凌霄天庭!”林嘯沉聲道。
  “謝林叔!”鐘玄眼中流出熱淚道。
  “你先暫歇兩日,我將此地事宜安排好,以防我們行蹤暴露,兩日后,我們回凌霄天庭!”林嘯說道。
  “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凌霄天庭。
  鐘山歸來后朝會了幾次,一切事宜按部就班的運行著。陰間也有個影軀,所以這些年大情天下繁雜的事務也沒有積壓下來。
  天緣閣中。
  鐘山坐在書桌之后,面前一個黑影。
  “影衛,編號舊口拜見圣王!”黑影恭敬道。
  “可有收獲了?”鐘山沉聲問道。
  “還沒有那個在逃侍衛沒有找到,已死的侍衛也找不到尸體,不過屬下發現,懸賞那在逃侍衛的懸賞令,正在向著四面八方擴張。錦衣衛也在查!”黑影恭敬道。
  “這個聯知道,是玄兒請柳無雙幫忙的!”鐘山點點頭道。
  “是!”黑影恭敬道。
  “下去吧!”鐘山淡淡道。
  “是!”黑影身形一晃消失了。
  而鐘山卻是再度陷入了沉思,有一件事鐘山沒有說,就是鐘玄的懸賞很奇怪,要人頭不要活。?不要活。?為什么?
  鐘山輕輕敲擊著桌子。
  過了一會,書房外也緩緩走來一群人。
  大情的一眾重要臣子,還有兩個太子。
  “父親,這里有紫恥驚鴻盯著天下峰,孩兒好久沒有見到秀麗了,孩兒想去見見秀麗!”鐘玄笑著說道。
  “嗯?”鐘山神色微動。
  “有幾年了吧!孩兒很快回來!”鐘玄笑道。
  微微一笑,鐘山搖搖頭道:“真是不巧紫陽秀麗貌似剛剛閉關,她沒跟你傳消息?”
  “呃,呵呵!”鐘玄尷尬的一笑。這一笑恰到好處,好似在對沒有贏取紫陽秀麗芳心而尷尬。
  紫陽秀麗閉關,鐘玄沒能入陰間,也不再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
  接下來,易衍等人又開始述說四方戰局。很快說道了林嘯之處。
  “打仗,還是林元帥速度最猛,而且還深明兵勢,大勝而不驕穩打穩扎的繼續緩緩推進!”易衍極為贊許道。
  “這是一種勢的壓制吧,拖得越久,敵軍軍心越恐慌不戰而屈之兵,才是王之軍!林元帥攻變打法了。”水鏡也贊賞道。
  雖然僅僅一筆帶過可一旁的鐘玄卻是眉頭微皺了起來。
  眾人談了一會,就紛紛離開了。
  而鐘山卻是坐在書桌前,輕輕敲擊著桌面。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軍隊的事情,鐘山沒有太多過問,而是仔細研究起了大情內部威脅到底來自何方。這種突來的威脅,最為復雜,沒有絲毫線索,憑空去捏造個線索?
  另一邊,鐘玄回到了府中。
  鐘玄的住處離天下峰不遠。
  鐘玄回到書房,佝僂身形的天老已經恭敬而立了。
  “始祖!”天老無比恭敬道。
  哪怕到現在,天老都有著一種極度不可思議的感覺。太子鐘玄,變成始祖了?
  鐘玄此刻,臉上極為嚴肅,雖然沒放出絲毫氣息,但整個人看上去就是無比的高大,一種來自神魂深處的高大。
  “這個鐘山,果然厲害!看似隨意,卻舉重若輕,無懈可擊,沒有絲毫破綻,哪怕接近他的破綻,居然一時也找不到!”太子“鐘玄,沉聲道。
  “是,鐘山此人,極為小心,任何時候都小心翼翼,這可能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天老點點頭。
  “嗯,你比較遲鈍,對周圍事宜反應太慢,馬上就不要待在凌霄天庭了,防止被看出破綻!”太子鐘玄道。
  天老一陣無語,但還是慚愧的低下了頭。
  “剛好,我這里有件極為重要的事情讓你去做!”太子“鐘玄,沉聲道。
  “是!”天老恭敬道。
  鐘山后宮。
  “老爺,我準備好了,讓我們去陰間吧!”寶兒依偎在鐘山懷中柔聲道。
  鐘山搖搖頭道:“你、仙仙和幻姬,暫時不要去!”
  “為什么?”寶兒不理解道。
  “我總感覺到一絲不妥,現在,我隔絕了陰陽兩界,誰也無法出入,等我找出原因,再下去吧!”鐘山柔聲道。
  寶兒看看鐘山最終帶著一股茫然的點點頭。
  “還有,這段時間,你、仙仙和幻姬你們三個不要分開,盡量在各自的視線中。,鐘山凝重道。
  “為什么啊?難道我和老爺那個時,你也要她們陪啊?”寶兒撅起小嘴道。
  搖搖頭鐘山并沒有一笑置之,非常鄭重道:“那我就暫時不過來你這邊了,但你們三個必須要在一起!”
  “這么嚴重?,寶兒頓時驚訝道。
  “一個能瞞過我瞞過大情群臣的危機,你說重不重?”鐘山沉聲道。
  “哦,好吧!”寶兒點點頭。
  “記住,任何時候,現在我跟你設一個暗號!”鐘山凝重道。
  “暗號?”寶兒奇怪道。
  “暗號是“危機解除”在我鄭重和你說出這四個字前,就是我單獨要和你們誰見面你也不可以答應,你們三個要彼此看到彼此,食同桌,睡同床!”鐘山無比鄭重道。
  “嗯!”寶兒鄭重的點點頭。
  除了寶兒,對仙仙和幻姬只是簡單的交代,鐘山對其它人誰也說出自己的擔心。
  鐘山坐守在凌霄天庭,雙眼無比銳利的盯著凌霄天庭四方勢必要揪出危機的源頭,不過,令鐘山凝重的是,那危機的源頭,那無形中的對手也極為有耐心,一次也不露頭。
  到底什么危機?鐘山暫時還不清楚,而是尋著大情發生的一個個詭異的破綻。
  “母后,孩兒想請你點事”鐘玄有些羞澀道。
  “什么?你說吧!”寶兒笑道。
  鐘玄看看仙仙和幻姬,略微羞澀道:“我和母后單獨談談,就一會功大百息時間,你們……!”
  鐘玄這個兒子,也是寶兒看著長大的此刻一見如此,馬上準備讓仙仙和幻姬先退下可,忽然想到鐘山的話。最終搖了搖頭。
  “是不是紫陽秀麗?仙仙和幻姬剛才還和我談的,沒事,你說吧!”寶兒笑道。
  “是啊,這沒什么的!”仙仙在一旁起哄道。
  鐘玄臉色一陣通紅,最終一陣苦笑道:“好吧,其實就是她,我想母后幫我去說說,讓她態度對我好點。”
  “哈哈哈哈!”仙仙在一旁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鐘玄臉色越發紅了,馬上羞澀道:“那個,母后,就是這樣,孩兒先走了。,
  說完,鐘玄就調頭落荒而逃了。
  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天緣閣中。
  鐘山又一次小會議后。
  “你們先下去吧!”鐘山說道。
  “是!”眾人點點頭。
  正在眾人退走之際。
  “玄兒,你有什么事情?”鐘山疑惑道。
  “父親,孩兒有事想單獨和父親談談!”鐘玄說道。
  旁邊眾人一聽,正要退走。
  “家事還是國事?”鐘山馬上問道。
  “國事!”鐘玄想了想道。
  “那你們就不用走了,這里不是外人,既然是國事,能入此閣的都不避諱,你說吧!”鐘山說道。
  易衍、水鏡等人都凝重的看向鐘玄。
  鐘玄想了想道:“父親,孩兒想了想陽間北州征伐已經取得初步成效,陰間的北洲是不是也該提上日程了?,
  “這個,我自然心里有數,你暫時不用擔心,小心天下峰”鐘山搖搖頭道。
  “是!”鐘玄只能將接下來的話壓在了心中。
  眾臣看了看,最終也沒說什么。
  鐘玄和眾臣紛紛退去了。
  鐘山獨自坐在大殿之中,輕輕敲擊著桌子。
  “出來!”鐘山沉聲道。
  “呼!”一道黑影驟然出現。
  “影衛,編號舊口拜見圣王!”黑影恭敬道。
  “將我去中洲以后到現在,玄兒處理的所有事情、見過什么人的資料,都調來給我!”鐘山臉色略微難看道。
  這個時候,鐘山其實不想懷疑到鐘玄。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