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26 南華天經VS紅鸞天經

“說吧,你是誰!”林嘯沉聲道。
  “林叔,我是鐘玄,林叔,凌霄天庭要出大亂子了!”斷臂人頓時焦急無比道。
  鐘玄?林嘯瞳孔猛的一縮,同時心里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不可能。
  鐘玄?開什么玩笑?這個頭發發黃,皮膚泛灰,刀疤臉,斷臂,還有這弱到極致的修為,會是鐘玄?
  “鐘玄?”林嘯聲音泛冷道。林嘯不信!
  “侄兒突遭大難,九死一生,易容改面,才能趕來的!”斷臂人焦急道。
  “凌霄天庭,可沒有太子遇難消息傳來!”林嘯搖搖頭不信道。
  林嘯雖然不信,但跟在鐘山時間久了,自然喜歡將一些事情弄透徹。
  “有人冒充了我,我被人調換了!”斷臂人悲苦道。
  “荒謬,凌霄天庭的百官都是瞎子?若太子真的被調換,大崝眾臣看不出來?大崝氣運云海之上的太子神相會不變?圣王的封神榜會沒有反應?”林嘯斷喝道。
  “圣王沒傳來太子遇難的消息,百官沒有發現太子被調換,就憑你一面之詞?你是何居心,你是誰派來了的?說!”林嘯炸喝道。
  這一聲炸喝,林嘯用出了撼神術,希望眼前斷臂人被自己氣勢所迫,露出畏怯,那時就更好詢問了。
  “不敢欺瞞林叔,我真是鐘玄,我被人交換了身體,而且連命格都交換了,一切都交換了那賊人頂著我的命格在凌霄天庭要興風作浪,這原本是一個地仙修為的侍衛,那一日,交換了我身體,我自爆了雙臂,才用這地仙侍衛的秘法逃出來,仙命的命格爆退,變成現在的樣子了!”斷臂人焦急道。
  “矣換?連命格也交換了?荒謬,這世上豈有交換身體、命格的功法?”林嘯不屑道。
  同時林嘯心中也暗自驚悚交換身體和命格?這若是假的也就罷了,若是真的,那就恐怖了,若是交換了圣王的身體和命格怎么辦?
  “侄兒知道林叔謹慎,侄兒愿用以前的事情證明,在父親還是凡人期間,曾經和林叔為大昆國打過仗,那時侄兒見過林叔,每一件事,侄兒都記得林叔給侄兒的第一件禮物,是一個紙鳶,侄兒第一次給林叔敬酒的時候,當時侄兒頑皮,將酒換成了父親釀制的高濃度烈酒,林叔一碗就醉到了,后來,我和大哥犯錯被父親命人打板子的時候,是林叔偷偷給我們在衣服里墊上墊子的。還有………………………………!”
  斷臂人不斷的說著說的都是一些零星瑣事,可就這種零星瑣事才不起眼,才不會被外人查到。
  越聽,林嘯臉色越難看。同時背后汗毛直豎,不寒而栗。難道是真的?
  “林叔,侄兒沒事,但父親最近可能就要回來了,我擔心凌霄天庭會出大亂子啊!”斷臂人一臉焦急道。
  深深的盯著斷臂人,林嘯暗暗搖搖頭道“不是我頑固,只是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你說的這些都對,但是,你的外表給我看起來很詭異,我無法確定你說的就是對的,但,我也不反對你說的!”
  作為一個統帥,必須要實事求是,斷臂人所說的這些,林嘯雖然信了,但還是很排斥,交換身體和命格?從來沒聽說過。
  “謝林叔!”斷臂人感激道。
  “此事我會交給圣王判斷,現在你將當時的情況,說給我聽聽!”林嘯沉聲道。
  “是,原本,父親給我交代,仔細關注天下峰,天下峰可能有不安定的東西,于是,我就暫時住在了天下峰附近,直到兩年多前的一天,我不知為何忽然心神不寧,于是我就堆砌了一個九龜殼塔,準備卜算一番,可就在這時,外界有人稟報!”
  兩年多前。
  鐘玄獨自在一間書房卜算,忽然,門外傳來聲音。
  “啟稟太子!”殿外傳來一個侍衛的聲音。
  “嗯?”鐘玄眉頭一皺道。
  剛剛堆砌的九龜殼塔轟然倒掉,鐘玄臉上很不善。
  “進來!”鐘玄沉聲道。
  很快,一個侍衛走了進來。
  “什么事?”鐘玄沉聲道。
  “稟太子,屬下的一個子孫給屬下傳信,說看到天老偷偷離開凌霄天庭,去他那里……,!”那侍衛說到一半,馬上對四周看了看。
  “說吧,這里沒人!”鐘玄興趣提了上來。
  “太子,事關重大,屬下希望密報殿下,請太子閉上四周大陣!”那侍衛露出一絲擔心道。
  鐘玄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人,心中有著一種不好的感覺,但他只是地仙?僅僅地仙而已!鐘玄不怕他翻出什么風浪來。
  “呼!”四周大陣忽然關上。
  “說吧!”鐘玄沉聲道。
  這時,那侍衛也站直了身體,嘴角忽然露出一絲不該有的微笑。
  鐘玄臉色一變,頓時感到一股不妙。
  可那侍衛更快,雙臂張開成‘大字’。雙目黃光一閃。
  “交換~~~~~~~~~~~~~~~~~~!”
  陡然間,那侍衛身體上冒出一道巨大的黃光柱,直沖鐘玄身體。
  鐘玄快速取出法寶,但,根本擋之不住,好似那黃光能夠穿透法寶一般,并且太快了,快到鐘玄根本來不及躲。
  轟然間,黃光柱連接了兩個人,鐘玄頓時露出痛苦之色,好似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將他的神魂拉扯出去一般。
  “啊~~~~~~~。~~!”鐘玄痛苦的一聲大叫。
  “嘭!”
  不到三息的時間,黃光徹底沒入了鐘玄體冇內。
  一個激靈鐘玄獲得自冇由了可是,睜開眼睛一看,卻驚悚的發現自己站在對面,正冷笑的看著自己。
  自己冷笑的看著自己?這不是在照鏡子,這是多么驚悚的一件事?
  鐘玄頓時感到一陣頭皮發麻,看看手掌,看看自己衣服。
  一個恐怖的念頭在鐘玄腦海閃出。自己所站的位置,變成了先前那侍衛的了,怎么可能?甚至在那一瞬間,鐘玄發現,自己的‘世界,也沒有了,有的僅僅是‘世界,的雛形,一片‘天,而已,那個侍衛修煉的‘天”修為變成了地仙?命格也是地仙?默默的運用推算一道,不行,自己全變了,只有地仙的修為,地仙的力量?地仙的法術?
  “怎么會這樣?”鐘玄不可置信的叫道甚至以為這是在做夢一樣。
  “死吧!”對面‘鐘玄,忽然探手一掌打來”,
  鐘玄臉色大變,不管多么的震驚,但危機來臨時,還是做出來最快的防御。
  “轟~~~~~~~。~~~~~~~~~~~!”
  一聲巨響,鐘玄破開先前‘自己,布置的大陣,遁逃而去。
  “哪里逃!”太子‘鐘玄”大喝一聲,探手揮出一道紫幕。
  “你能用我自創的招式?紫幕天地?”遁逃中的真鐘玄驚悚的看著那罩過來的光芒。
  “大命格自爆!”真鐘玄巨吼一聲。
  “轟~~~~~~~~~~~~~~~~~~~!”
  四方山”轟然被炸碎。
  真鐘玄被埋入土中。
  “太子?”很快,一大群侍衛飛了過來。
  “給我找出刺客!”假鐘玄臉色一沉道。
  “是!”
  掘地三尺可真鐘玄已經消失不見。
  大命格自爆,幾乎是絕境的自爆,真鐘玄,爆開仙命的命格,利用對凌霄天庭的足夠熟悉消失了。
  并且在當晚逃到了一山谷之下,跌落在草叢之中。昏死過去,雙臂已經炸沒了,臉在落地時,劃在一塊鋒利巨石上,劃出了一道血肉模糊的疤痕。
  但在醒來的時候一個八九歲的小童正在照顧自己。
  手臂斷了,全身爆殘了,鐘玄帶著一股不信的沖出了小茅屋,沖到茅屋外的小湖邊,對著湖面照去,變了,真的變了,那個侍衛,是那個侍衛?自己變成了那個侍衛?
  鐘玄整個人都呆掉了。
  “斷手大叔,我叫紫嬰嬰,是我救了你呢!”身后傳來小童興冇奮的聲音。
  林嘯中軍大殿之中。
  聽著眼前斷臂人的述說,林嘯頭皮一陣發麻。這是真的?
  “林叔,侄兒也是沒有辦法,他模仿了我,甚至,其能力出其的強悍!”鐘玄深深的吸了。氣道。
  “哦?”
  “很強?他的手段很強,他騙過了凌霄天庭所有人,他甚至在短短時間里,掌握了原本屬于我的一切,我的‘世界,里的一切被他所掌,我的侍衛軍全部被他所用,甚至,他還說動柳無雙,讓大量錦衣衛搜尋我,見到就殺,若不是父親以前教我的一些易容手段,我甚至來不了這里,一路行來,我更是心驚膽戰,我想要不了多久,追殺我的命令就會傳到這里了!”鐘玄一臉驚懼道。
  “他有這么大能力?”林嘯沉聲道。
  “雖然易衍、水鏡等人忙著布軍大局,無法分心,但他能在他們面前毫無破綻,他的能力豈能不強?”鐘玄沉聲道。
  “那他怎么到凌霄天庭的?”林嘯皺眉道。
  “不,我認為他是從天下峰里出來的,他肯定先交換了一個人,然后讓那人接觸我的侍衛,再交換,交換完了再來找我,一環一環,心思極為縝密!而且,侄兒有個猜嗨,是我隔代師尊紫陽奎留下的一些異物記載。”鐘玄臉色極為難看道。
  “哦?”林嘯盯著鐘玄道。
  “他是,天下第六神**換獸!”
  PS:爆發第六天了,還有保底月票嗎?今天又是爆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