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122 莊子那恐怖的秘密

“始祖?什么始祖?”天咒子茫然道。
  不是天咒子沒想到,而是天咒子根本不知道,天家始祖?什么意思?
  “嗡!”
  寶座之上,緩緩浮現出一個身影,頭戴翎子冠,一黑一白的兩個翎子,劃落著四周,好似代表著天地陰陽一般。這就是現如今天洲之主,天道子!
  天道子一臉傲相,這不僅是外在氣質,更是一種能渲染神hún的內在。看到他時,不自覺的產生一股無法爭鋒之勢。
  天咒子越發恭敬了起來。
  天道子!天道子有多強?天咒子不清楚,但是天咒子明白,眼前這個僅僅是天道子的一個投影而已,而且僅僅投影,就有著不輸于自己的氣勢。
  很久很久沒見過天道子真身了,隱約間天咒子猜到他的本體在做突破。
  在天咒子心平,天道子的實力,只能用一個,強,字形容。
  東洲的鴻鈞,天咒子沒有過多接觸過,但天咒子心里認為,家主天道子本體,未必輸于鴻鈞。
  而且天道子的才能,更是令人驚艷的強。
  原天家,就操控著整今天洲,當時天道子還只是一個旁系子弟,但這個旁系子弟才能驚艷無比,居然生生的撼動了天家這個龐然大物,原先強勢的嫡系以及三十六疆域的強者,盡皆被天道子一人壓服。
  強勢洛天的人物!
  甚至,天咒子明白,自己這個圣位,也是上代圣人殞落后,群雄逐鹿天下時,天道子幫忙搶奪而來。
  所以,即便天咒子是圣人對天道子也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天道子坐在寶座之上,指頭輕輕繞著白色的翎子微微思索了一下。
  “有些事,原本不準備告訴你的,不過,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去面對吧!”天道子淡淡道。
  “家主?你說的始祖是誰?”天咒子心中忽然產生一股極為震撼的猜測。
  始祖?不會是那個始祖吧?
  “天家以往的嫡系、旁系之分,你可還記得?”天道子淡淡道。
  “這個自然不會忘記,數百年前,我還為此奔赴四方,尋找天令,那嫡系的傳人在北洲大情!”天咒子馬上肯定道。
  “你知道為何如此分?又有何區別?”天道子問道。
  “不知!”天咒子搖搖頭道。
  “嫡系血脈和旁系血脈不同,旁系血脈,每傳一代就會融入新的血脈,海納百川,久而久之,天家始祖的血脈就會越來越稀薄!”天道子淡淡道。
  “這很正常啊,每一個家族傳承,不都是這樣?”天咒子古怪道。
  一個人的出生,自然有父親和母親的血脈,相當于兩種血脈結合再到下一代,就是四種,每多一代,就成幾何倍數增加啊。每個人不都是嗎?
  天道子搖搖頭道:“不同,嫡系,在當年被下了詛咒,他們血管里的血液永遠只會是最原始的血液,不過,這種詛咒只要再出現下一代,就破解了!慢慢變到稀尊了!”
  “詛咒?詛咒?家主,你是說現如今鐘山的皇后,那今天靈子,她的血脈和始祖一脈相承?不根本和始祖的血脈一模一樣?”天咒子驚訝道。
  “不錯!”天道子露出一絲贊賞之色。
  “那,那家主你剛才的意思是,天家的嫡系存在,卻是守護那傳說中早死的始祖,等待始祖醒來?”天咒子深吸口氣,眼中充滿了震撼。
  “不錯!”天道子點點頭。
  “那始祖以什么形態蘇醒?”天咒子露出一絲驚訝道。
  “始祖當年就準備了容器!”天道子雙眼一瞇。
  容器?天咒子雙眼一瞇。
  “奪舍天靈子?”天咒子眼睛一瞪道。()
  天道子點點頭。
  “嘶!”天咒子猛的吸了。涼氣道:“如此說來,原先天家的嫡系家主,其真正的作用,只是作為一個**容器,等待始祖醒來奪舍寄居,重領天家?”
  “差不多可以這么說!”天道子眉頭微皺的點點頭。
  “難怪以前嫡系家主不夠強也能被推上家主之位,原來如此,嫡系家主不需要太強,因為他們只是**容器,只是為始祖穩固好已有勢力,只待始祖蘇醒,奪舍,那就再度輝煌了!”天咒子感覺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太殘酷了!天咒子第一次發現,原來以前歷代嫡系家主的命運,居然如此悲哀。
  “不理世間事,只待始祖回歸!天家大業,這就是天家大業!”天道子沉聲道。
  聽著天道子的話,天咒子沒有絲毫激動,有的僅僅是一種悲壯之意。
  “那,家主,始祖?到底是哪位始祖?”天咒子再度問道。
  “天令的所有者,就是那位!”天道子說道。
  “是、是、是那位始祖?”天咒子再度臉色一變。
  畢竟,上古時期,天家潮起潮落多次,每次大事件。都出過一個象征性的始祖,而天咒子實在沒想到會是那個姑祖。
  想到那個始祖,天咒子面部一陣抽搐,剛才的悲壯之意dàng然無存,有的僅僅是一股說不清的震撼。
  “天令不出,誰與爭鋒,號令天下,莫敢不從!是那位始祖?”天咒子拳頭捏了捏。
  “就是那位,上古時期的天帝家主,當時有四名圣人都是天家的旁系傳人,另外五名圣人中有兩個是他曾經的弟子!當時天家,占據大千世界三州之地,一時所向無敵!天帝家主,一聲令下,即為天威降臨,普天之下莫敢不從!”天道子語氣平淡的說道。
  可就這平淡的語氣聽在天咒子耳中,卻猶如炸雷一般。
  普天之下,莫敢不從!這是一種何等的氣勢?他蘇醒了?
  若當年天道子不反叛,那天帝家主多醒,對天家來說,的確是大大的福事,可是可是現在天道子主掌家族。另一邊又出現一個雄厚的天家始祖。
  天咒子一時不知該如何表達對天家的感情。因為天咒子明白,家主天道子絕對不甘為臣而那今天帝始祖自然同樣如此。
  兩人都是絕世雄才,出現一個是天家大幸,出了兩個?這兩個…………?
  天咒子臉色難看了起來。
  “怎么?怕子?”天道子淡淡道。
  語氣很平淡,但天咒子聽起來確實n股驚悚之意,家主在讓自己表態?
  念頭萬轉后天道子神情一斂。無比恭敬的對天道子一禮。
  “天咒子,只認家主您!”天咒子恭恭敬敬道。
  天道子微微一笑道:“不用緊張,我是相信你的!”
  “謝家主!”天咒子恭敬道。
  雖然確定了位置,天咒子心中依舊有些煩躁之意,畢竟,這不同于兩個勢力的角逐,站在一邊就要全力對付另一邊了。
  因為另一邊的身份對自己來說也極為尷尬。
  另一邊也是天家之人,還是始祖換句話說,還是自己的老祖宗,天咒子這是要與自己的老祖宗作對,換做誰,此刻都無比糾結的。
  “他蘇醒了?不過,這么多年下來,他已經錯過了很多,即便重掌家主之位他也不可能恢復到當年的輝煌,他已經到巔峰了,況且還出了那件事,所以我才不能讓他統帥天家!”天道子搖搖頭道。
  “家主,因為我以前也屬于旁系,而且比較偏的那種,對于那位始祖知道的并不多,家主可否告知在下!”天咒子皺眉道。
  “無妨,雖然在嫡系之中也是秘密,但我也在機緣巧合下知道了,告訴你也無妨你想知道什么?”天道子淡淡道。
  “那今天帝始祖,當年已經統帥一個時代了,為何忽然暴斃了?難道當年他也是逆天數失敗?”天咒子好奇道。
  搖搖頭天道子露出一絲古怪之色道:“他不是逆尖數的,他是被自己的失誤弄死的一招錯,錯錯錯!可惜啊,可惜他雄視天下的威名!”
  “哦?”天咒子好奇道。
  被自己弄死的?這是個什么死法?
  “他當年將天下第六神獸,煉化成了根神識!”天道子沉聲道。
  “根神識?和鐘山那八極天尾一樣,煉活物神獸為根神識?”天咒子意外道。
  八極天尾的強大,天咒子已經深深的明白了,也明白了那是根神識。
  天下第九神獸?上次更是生生的吞了自己的爆炸獸,直接晉級到了第八神獸。
  有八極天尾,鐘山相當于有著兩臂之力,讓原本就兇悍的鐘山,越發的如虎添翼。
  鐘山那頂多也就第八神獸,而始祖卻是煉化了第六神獸?
  “不,鐘山比他更徹底,他也是死于這次失誤中!”天道子搖搖頭嘆息道。
  “哦?”天咒子不明白。
  “鐘山的八極天尾,只會發出本能的,咿呀,之聲,那是因為鐘山連同吞天尾獸的所有靈性全部抹去,再度生成的屬于鐘山控制的弱靈性,換句話說,鐘山其實才是那真正的八極天尾,鐘山才是第八神獸,可是,當年,他卻沒有,他沒有抹去第六神獸的靈性!”天道子搖搖頭道。
  “沒有抹去?那始祖和第六神獸還是兩個整體,家主,你的意思是,最終,那第六神獸反水了?”天咒子頓時明白了過來。
  “不錯,那第六神獸想要取代他,可惜,最終釀成了同歸于盡,他暴斃了,不過在臨死前,他也徹底抹去了第六神獸的所有靈性,功虧一簣!”天道子搖搖頭道。
  PS:第六神獸要出來了,和以前一樣,名字表示了它的屬性,猜猜看第六神獸是什么?能牛逼到超過已出現的那些!這是第一更,今天爆發,求未投的保底月票和推薦票!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