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20 誰是鐘政

轟隆隆
  鐘山所在大殿發出陣陣轟鳴之聲,但周圍,誰也不敢進去打擾。
  鐘山在突破,那只瞎眼給鐘山帶來的震撼太大了!原本祖仙三重天巔峰。可是,在吸收了瞎眼以后,一陣轟鳴聲中。
  祖仙四重天!
  一切還沒有結束,祖仙四重天貌似只是一個開始,初期、中期、后期、巔峰。
  “轟隆隆~~~~~~~~~~~~~~~~~~!”
  鐘山的根骨發出大海詣清的聲音,強大的力量沖擊,在最后時刻讓祖仙四重天的鐘山再度突破。
  祖仙五重天!
  閉目,鐘山久久沒有睜開,連升兩重天?這可是祖仙境啊!自己可是那最難升的根骨,居然一次升了兩重天?而且就在剛才。
  相比兒子成圣,鐘山發現,收獲最大的卻是自己。
  在大千世界這么久了,鐘山深深的明白,一個勢力,勢力之主的力量不夠強,哪怕他有巔峰的下屬,也不是真的強。
  祖仙五重天,從這一刻開始,鐘山可以與更高層次的強者爭鋒了。
  鐘山正要感受一下祖仙五重天和祖仙三重天的區別時,忽然,鐘山眉頭一皺。
  “嗯?”鐘山發出一聲怒哼。
  外界,鐘天站在天地祭壇之上,雙手合十,周身霞光萬千的體會天心,大崝群臣耐心守候。
  “申先生我等愿入大崝圣庭”遠處,一個佛道高手鄭重道。
  那人一說,很多人都投來希冀的目光。而先前加入大崝的人,無不露出自得之色。
  “請諸位退開,太子體悟天心,不得打擾,愿入大崝者,大崝竭誠歡迎現在,請退到萬里之外!”申公的并沒有拒絕,也沒有馬上同意。
  先屏退眾人,雖然大玄黃宗的人已經被滅,看似沒有威脅了,但作為一個老堊江湖,申公豹深深的明白,看得見的威脅,根本不是威脅一切都必須小心。
  遠處,尸先生虐殺的古神明,虐殺之后,尸先生深深的看著這片土地,這里,原本是生他養他的地方,可一切全部毀了,對大玄黃宗的復雜情緒,也只能化為深深一嘆。
  寶兒、仙仙和幻姬飛回來了。
  想要飛到鐘山所在浮空大殿方向可是,還沒到近前,就忽然聽到大殿中鐘山的怒哼。
  “哼~~~~~~~~~~~~~~~~~~!”
  一聲怒哼,顯現出鐘山的極度憤怒忽然間,一股龐大的氣勢從鐘山大殿散發而出,氣息一出四方強者頓時感到一股寒風瑟瑟之意。
  “轟n~~~~~~~~~~~~~~~~~”
  鐘山的那座宮殿轟然炸開,炸開的一瞬間,一只金色的手掌虛影陡然轟擊而出。
  金色手掌打出,帶著一股毀滅的氣息,向著一個加入大崝的菩薩打去。
  那菩薩,眾人看不出修為。樣貌也并不起眼。
  一掌打來,好似封鎖了四周空間一般,讓那個菩薩逃無可逃。
  “鐘山干什么?”遠處一人驚叫道。
  “那個菩薩?古仙我認得他,鐘山要殺他?”
  “鐘山為什么要殺他?”
  遠處眾人一陣驚訝,顯然在心里都宣布了那菩薩的死刑,鐘山有多強?眾人都心里有個概念,滅個古仙,還不跟玩一樣?
  可是,那古仙明明加入大崝了啊?鐘山為何出手?
  剛剛放松的強者們,神經再度繃了起來。
  眼看,那菩薩就要殞命了。
  可,詭異的事情就是發生了,那菩薩不但沒有露出畏懼之色,更在瞪眼間,翻手一掌打了過去。
  古仙?反擊鐘山?開什么玩笑?
  一掌打出,虛空出現一只紫色掌印,對向鐘山的金色掌印。
  “沒用的,他不可能是鐘山對手!”
  “他這是找死”
  人們搖頭中,兩個掌印對上了。
  “轟~~~~~~~~~~~~~~~~~~”
  虛空炸碎,強大的沖擊,轟然將那一方虛空炸碎了。
  兩只手掌在黑洞中碰撞了一會,轟然潰散而開。
  “擋住了?怎么可能?”
  “那可是鐘山的一掌啊!”
  “古仙也能破碎虛空?開什么玩笑?”
  強大的沖擊,不但破碎虛空,還讓外圍大面積虛空強烈震蕩,剛剛退遠的強者們,再度一陣退后。同時無不屏住呼吸的盯著遠方。
  那是誰?
  空間緩緩平復,破碎的虛空也被填補。
  鐘山原先所在的大殿破了一個口子,鐘山踏著半截大殿,站在高空之中,身后是鐘天以及大崝群臣。
  此刻,所有人都順著鐘山的目光,一起戰意沖天的看著對面。
  而在鐘山正對面,卻是先前那個菩薩。菩薩一臉凝重的看著鐘山。
  “程侯,稱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又來給我找不自在?”鐘山冷喝道。
  鐘山話剛落,大崝群臣頓時露出驚詫之色,誰?圣王說他是誰?
  遠處,一群佛道強者也紛紛張大了嘴巴。
  “師尊,你耳朵好,弟子沒聽清,鐘山剛才說那人是誰?”
  “程侯?天下第一圣人程侯?”
  “不對,剛才鐘山那什么口氣?“好了傷疤忘了痛,?那是在對圣人說話嗎?難道以前他們爭鋒過?”
  頓時,所有人看鐘山的目光再度不一樣了。這是真的嗎?
  “你果然又變強了!”對面的菩薩沒有反對,而是冷冷的說道。
  “冒充我大崝臣子,莫不是,你也想加入我大崝?”鐘山冷笑道。
  “笑話,就憑你?”程侯不屑道。
  “若不是想加入我大崝,投影到我大崝臣子體堊內,那你就是居心叵測,天下第一圣人?呵,你比鴻鈞差得遠!”鐘山搖搖頭道。
  比鴻鈞差的遠?程侯臉色一沉。
  同樣是第一圣人,因此天下很多人會拿他們二人比較,程侯以前還自信滿滿的認為自己不比鴻鈞差,可上次在北俱蘆洲看到鴻鈞后,程侯的那股爭鋒之心就小出了很多。
  因為當時程侯看到了一幕到現在都不可置信的事情,鴻鈞在和天數賭斗!
  鴻鈞重生了,鴻鈞有多強?沒人知道,但是程侯明白,鴻鈞的實力,得到了天數的承認,這才有資格和天數賭斗。
  捫心自問,程侯現在還沒有和天數賭斗的資格。
  因此,以前別人若說他不如鴻鈞,程侯頂多不屑的一笑,可現在,程侯明確的明白自己不如鴻鈞,再被人說,就好似有著一股憋悶憋在心里一樣,又無處發泄。
  “修為突破了?可惜,你還不是我對手!”程侯沉聲道。
  微微一笑,鐘山搖搖頭道:“你現在的狀態,有意思嗎?一個投影而已,無法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各種手段也施展不出來。藏在人群中,無非不是想給我兒制造一些成圣破綻?無端丟了你的身份!”
  “身份?哈,當年誰不要身份的在天數之眼面前栽贓于我?”程侯眼睛一瞪道。
  看著程侯,鐘山原先的防備消失了,微微一笑道:“成王敗寇,我成功了,你沒成功!”
  聽到鐘山這無賴的話,程侯心中頓時一悶。
  的確,雖然同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鐘山當年成功了,那不光彩就變光彩了,而今天,自己若是僅以投影屠了一個圣人,誰會說自己丟了身份?
  成王敗寇這話一點不假,可為什么從鐘山口中說出來就那么討厭呢?
  “鐘山,我看你增了一點修為,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程侯冷聲道。
  搖搖頭,鐘山淡淡道:“僅以投影趕來,你今日注定無功而返!分不分的清東南西北,無需你程大圣人操心,不過,你今日再度將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我很難就此揭過!你的這僂神念,就不要走!”
  你的這縷神念,就不要走了?
  剛剛加入大崝的群臣心中一陣亢奮,那可是天下第一圣人啊,對第一圣人居然也能如此不給臉面,圣王真是太強勢了。
  遠處,很多準備加入大崝的強者,此刻也好似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這樣強勢的人,才能在亂世中定鼎天下。
  那邊,鐘山說完,就不再猶豫,探手一招,虛空四周,陡然出現大量黑色漩禍平面,繼而慢慢的連了起來,漸漸的將程侯井在包圍了起來。
  神通,潰!
  看到一個個的黑色漩渦,程侯臉色微沉,探手一揮,行之天脈陡然出現,通天徹地的行之天脈放射出一股震顫虛空的氣息。
  “就憑你,還不夠格!”
  程侯探手一堆,行之天脈陡然放出眾多流光,直沖四周的漩渦平面。
  “嘭!”
  眾多流光在遇到漩渦平面的時候,陡然潰散。
  “嗯?”程侯眉頭一挑。
  繼而,數道流光以不同的力量、形態射向一個個漩渦,好似在研究鐘山的神通一般。
  “我之神通,潰!莊周也會,你若有瑕,找他去研究吧!”鐘山意味深長道。
  說完,不待程侯反應,鐘山探手取出方天玉壘。
  方天玉壘對天一拋,變的百萬倍巨大,壓著虛空,帶著一股不可抵擋的力量狠狠的壓向程侯的行之天脈。PS:第二更,晚上還有一更,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