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113 那個地方

第八十二章冤、冤、冤、冤、冤、冤、冤、冤、冤!
  度化界外,鑲嵌在大地上的眼睛處!
  一眾大玄黃宗高手恭敬的飛在四周,莊嚴肅穆的看著心瞳孔島上的大玄黃宗宗主,古神明。
  瞳孔島,呈金黃之色,道道金色流光繞著心緩緩旋轉,速度有快有慢,好似一個巨大的羅盤,羅盤的每一個圈帶都在轉一般。
  最心處,是一個黑洞,黑洞內部,好似灌著巖漿般的液態能量,在很深很深的下方發著幽幽亮光,黑洞口有著一個浮臺,非常詭異的就浮在心之處。
  古神明就站在浮臺之上,看了看四方道:“可以了,你們退開吧!”
  “是!”一眾大玄黃宗高手快速飛遠。
  古神明站在浮臺之上,抬頭望望天,今天天氣并不是很好,有著大量的陰云,不過,這些對古神明來說都無所謂。成圣的時刻要到了!
  探手,古神明取出一具尸體來,一個被釘尸釘釘死的少年模樣的尸體。
  拔起這具尸體眉心的那根釘尸釘,古神明露出一絲冷笑:“葬家?呵!”
  掌心對著這具尸體一吸。
  “呼!”
  強大的吸力猛的一抽取,少年尸體轉瞬化為了干尸,大量的血液被抽了出來,還有一些淡淡的神魂力量。
  “嘭!”
  干尸被隨手拋開!
  古神明用一些鮮血點在自己眉心,其它鮮血直接涂在腳下玉臺和浮臺之上。
  玉臺,是得到度化界承認后擁有一個類似天地祭壇般的東西,只不過上面沒有絲毫符。鮮血灑在下方浮臺之上,并且順著浮臺上的一個溝槽滴入黑洞之。
  那一滴葬家子弟的血液,滴入下方,一直滴到類似巖漿的液態能量之處。
  “轟!”
  好似一個火星掉入油桶之一般,下方的金色能量,轟然爆發而開。
  “嘭~~~~~~~~~~~~~~~~~~!”
  龐大的金色能量沖天而上,轟然間,沖出了洞口,逼開心浮臺,向著天上轟然爆射而去。一道金色光柱沖天而上。
  金色瞳孔島更是冒出耀眼的光芒,億萬耀眼光輝。
  光柱穿云而上,所過之處勢如破竹,無所可擋,云,無盡的陰云被刺透,并且繞著光柱旋轉了起來,越轉越快,繼而化為金色光芒轟然間盡數散去。
  金色光芒散去,將整個玄黃疆域都染成了金色。
  “轟~~~~~~~~~~~~~~~~~~!”
  天地一聲巨響,滂湃的黃云聚集而來,越來越多的黃云好似被這金光柱招來的一般。
  “天數之眼?要被招來了!”
  “宗主要成圣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天數之眼?這鑲嵌在大地上的眼睛,到底什么來歷?居然能招來天數之眼?”
  …………………………
  ……………………
  ……
  一眾大玄黃宗弟子充滿了好奇,也充滿了羨慕。因為他們忽然發現,原來成圣,居然如此簡單?
  心浮臺之上。
  古神明眉心的那滴鮮血,發著猩紅之色,古神明自身更是金光大放,張開雙臂,等候天數之眼的睜開,等候圣位降臨,等候成為天下圣人!
  -----------------------------------------
  度化界內,尸先生正在和鐘天講述兩日后萬佛朝宗的關鍵。
  可就在這時,心瞳孔天柱放出耀眼金光,瞬間將整個度化界都刺亮了起來。
  “他提前獲得了資格,他利用了所有人!古神明!”
  看著天上,尸先生臉色變的一陣扭曲,怨怒,怨氣沖天。
  “嗡!”
  也就在這時,度化界的天空陡然大變了,隱約間,透著這些金光,人們看到了外界的景象。
  現在根本出不去,因為沒有路可以出去,度化界先前只能進、不能出,還有兩天才能出去,此刻想出去也不行。不過能看到外界,對眾人來說也是一種安慰。
  當然,也有很多人露出了滔天怨怒。
  萬佛朝宗?有人提前萬佛朝宗了?
  隱約間看到外界,天空之上,黃云籠罩,心一道裂縫出現,陡然間,裂縫一開。
  一只無邊無際的巨大眼睛睜開,浩瀚的氣勢直射下來。
  浩大的眼睛,帶著一股無上至尊的氣息,即便隔了一界,很多強者依舊不敢抬頭相望,那氣勢太兇厲了。
  不過,天數之眼并未太關注其它人。鑲嵌在大地上的瞳孔,冒著金光,直射天數之眼,慢慢的兩只眼睛被金光連了起來。
  又好似大地之眼在送出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一般。
  “天數之眼?那是天數之眼?”金鵬在一旁叫道。
  “要開始了嗎?授圣位?”大崝群臣盡皆眉頭深鎖。
  瞳孔浮臺緩緩升高,慢慢的暴露出了古神明,古神明全身金光大放,他腳下的玉臺,好似在緩緩的被刻錄著特殊符號一般,在慢慢向圣人的天地祭壇進化。
  “那是古神明!”有佛道高人認出來了。
  “他在利用我們?他在利用我們!”很多人頓時明白了,怒喝道。
  可是,古神明豈會理會眾人?腳下的玉臺不斷轉化,在天數之眼的見證下,他在緩緩向圣人進化之。
  “古神明?”尸先生眼冒出滔天仇怨。
  就是這個主兇,滅了葬家,現在更在剝奪屬于葬家的東西?
  “嘭!”
  高空之,忽然掉落一個干尸,干尸精血盡去,已經看不清面容,眉心之處,一個大洞,看起來死相急慘。
  看到外界那具干尸,尸先生鼻頭猛的一酸。
  “憐兒!”尸先生干吼著。
  “古神明,我就是放棄一半壽元,也不能讓你成圣!”尸先生的聲音好似來自幽地獄,充滿了刺骨之氣。
  說完,不待眾人反應,尸先生馬上咬破手指,在鐘天眉心一點。
  “祭壇!”尸先生瞪著眼睛喝道。
  鐘天毫不猶豫,踏步間,腳下出現一塊玉臺。
  尸先生用鮮血直流的右手指,在玉臺上畫起了詭異的符,整整繞了玉臺一圈。尸先生因失血過多,臉色一陣蒼白,但尸先生好似根本不管不顧。
  忽然,尸先生對著瞳孔天柱跪了下來。
  大崝群臣紛紛讓開。
  尸先生凌空虛畫,瞬間劃出一個詭異的符箓。
  “噗!”
  尸先生一口鮮血噴在符箓之上,符箓發出耀眼的血光。而尸先生的頭發,陡然白了下來。
  “去!”尸先生一指。
  血符箓瞬間射入瞳孔天柱。
  “嗡~~~~~~~~~~~~~~~~~~!”
  瞳孔天柱陡然一顫,這一顫,整個度化界都跟著顫抖了起來。
  “怎么回事?”
  “度化界要崩潰了?”
  ………………
  …………
  ……
  人們猜測之際,尸先生卻對著瞳孔天柱磕起了頭。
  “咚咚咚………………!”
  聲響頭,尸先生腦袋都磕出了鮮血。
  “葬家,第百十代家主,葬家末代家主,葬家最后血脈,冤求列祖列宗!”尸先生聲色撕裂道。
  列祖列宗?大崝群臣無不一陣驚駭!
  鐘山一揮手,群臣頓時明白,快速退開,退到尸先生身后。
  “嗡!”
  瞳孔天柱陡然射出一道金光,射向尸先生,轉眼將尸先生包裹在內。
  “列祖列宗安歇永眠,子孫本不該破壞這永眠過程,可葬家也即將滅絕了,血脈即將耗盡,葬家氣數更被截斷了,最后傳人,被抽成干尸,用來喚醒列祖列宗。我葬家要絕后了!”
  “葬家無愧天地,與天地有恩,與天地有大恩,可葬家血脈卻要因此斷去傳承,列祖列宗,我葬家冤!冤、冤、冤、冤、冤、冤、冤、冤、冤!”
  尸先生最終一連個‘冤’字,道盡了滄桑冤屈!
  “嗡~~~~~~~~~~~~~~~~~~!”
  度化界猛的一陣巨顫。
  “斷我葬家傳承者,荒古家族!滅我葬家氣數者,荒古家族!釘死吾兒、抽血魂喚醒列祖列宗者,荒古家族!”尸先生眼含淚的悲泣道。
  “嗡~~~~~~~~~~~~~~~~~~!”
  不止度化界內,度化界外也是如此,鑲嵌在大地上的眼睛,陡然掀起了一陣陣狂瀾,大量的咸水從眼冒出,咸水沖向四方,沖毀了四方大量山川。
  “怎么回事?這眼睛在流淚?”大玄黃宗人跪在地上,驚愕無比的看著地上的眼睛。
  流淚?瞎眼在流淚?
  而浮臺上的古神明,忽然感到四周金光柱也顫抖了起來,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列祖列宗,天地于葬家不公,天地于葬家大冤,葬家滅絕,葬家絕后,子孫吾茍延天地間,甚至不敢姓葬!”尸先生悲痛欲絕道。
  “嗚~~~~~~~~~~~~~~~~~~!”
  度化界內,忽然傳來天地悲鳴之聲,一種冤屈至極之聲。一聲子孫不敢姓‘葬’,徹底激怒了列祖列宗。
  “子孫吾心不甘,耗半數壽元、半數氣數,以求列祖列宗,撤仇寇成圣,推吾血點染者成圣!子孫終求!”尸先生磕拜而下。
  子孫終求,也就是最后請求!
  尸先生跪地不起,對向瞳孔天柱。
  “嗡~~~~~~~~~~~~~~~~~~!”
  鐘天腳下玉臺陡然大亮,上面尸先生用血所畫符發出耀眼的金光。
  “呼!”
  鐘天和玉臺陡然被一股巨力拖扯,化作一道流光,直射瞳孔天柱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