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50 紅云鎮

小山在天靈兒體內灌注了”股青煮能量,繼而調頭就消下瓦,原地。
  而這一股青色能量,好似瞬間讓天靈兒清醒很多一般,鐘山不斷的輸入真元,一刻不停,現在鐘山心中只剩下救活天靈兒,只要救活天靈兒,就是賠上自己的一切都值得的。
  “鐘、鐘山,噗”天靈兒艱難吐了一口淤血。臉上露出一絲凄美的笑容。
  “我在,我在。”鐘山抱著天靈兒眼中淚水不斷,一手不斷灌輸真元,一手擦了擦天靈兒嘴角。
  “我今天漂亮嗎?”天靈兒笑著艱難的說道,語氣無比微弱,好似隨時都能撒手而去一般。
  “漂亮,非常漂亮,靈兒你不要說話,師尊馬上就來了,你馬上就有救了。”鐘山心中疼痛的說道。
  “靈兒做事迷糊,沒有蔡兒姐姐和寶兒姐姐好,但靈兒能為你死,靈兒很開心。”天靈兒數顫抖抖的說道。
  “不要說了,你會好的,一定會好的。”抱著天靈兒,鐘山感覺整個人都碎了。
  “靈兒能做你的第三個妻子嗎?”天靈兒無比艱難道,說著這話之時,天靈兒臉色笑容散去,有的只是一股期盼,一股渴望。哪怕馬上要死了,都要得到一個答復一般。
  “能、能,蒼天為證,今日起,鐘山與天靈兒結為夫妻,從此生死,相依,不離不棄。”鐘山右手抓起天靈兒耷拉著的左手,十指相扣,輕輕舉起。
  看著那和鐘山扣起的左手,天靈兒慘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非常凄美的笑容。
  “我是鐘山妻子了。”天靈兒虛弱的小聲說道。說完,天靈兒的眼睛微微閉了起來,好似完成了最后的愿望。一切都夠了一般。
  而就在這一瞬間,鐘山身邊忽然又多出幾人。
  天星子、涅青青、孤孀子、玄心子、守山、守宗。
  “師尊,師尊,快救靈兒,快救救靈兒。”鐘山馬上喊了起來。
  因為鐘山灌輸真元的時候發現,天靈兒身體越來越虛弱,越來越弱,好似隨時要撒手而去一般。
  天星子馬上跑到面前,但是,卻是被涅青青搶先了一步,涅青青一把抓起天靈兒手掌,手頭不斷灌輸青色能量,雙目之中盡是擔心。
  天星子起初也是要沖上前來的,但是,看到涅青青出手,馬上微微退后,雖然無比擔心,但是知道只要涅青青出手,那肯定比自己好。
  涅青青灌輸了一會能量,又取出一粒丹藥塞入天靈兒口中。
  天靈兒臉色漸漸變得紅潤了起來,鐘山也跟著笑了起來,只是眼中淚水卻沒有就此消失,因為靈兒還沒好,還沒全好。
  鐘山一邊哭一邊笑,好似一個小孩一般,但這一玄卻沒人笑他,大家都擔心天靈兒,還有之前天靈兒和鐘山的對話,眾人都聽在了心中。
  “靈兒怎么樣?”天星子馬上擔心的叫道。
  “經脈盡碎,穴竅盡毀,若是普通金丹期,現在已經死透了。”涅青青深吸口氣道。
  “前輩,前輩。你一定要救救靈兒,一定要救救靈兒。”鐘山已經失去了方寸,不斷的渴求著涅青青。
  “那還有救嗎?”天星子馬上擔心的叫道。
  鐘山也是期盼的看著,所有人都看向涅青青。等待涅青青說“可以。
  “前輩,求你救救靈兒,一切要求我都答應。”鐘山馬上說道,這一刻,鐘山已經不考慮其它了,懷中是自己妻子,只要她活,什么要求都能答應。
  行有人都期行的看向涅青青。
  “靈兒是離鼎之軀,要救靈兒,必須送到“鳳凰宮”涅火池中,涅火重生,不過,你不許見她。”涅青青看著鐘山說道。
  “靈兒是我妻子。”鐘山馬上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涅青青眉頭一皺道:“我要將靈兒帶走,你”我也不為難你,若是能達到元嬰期,就來找我,那時我可以給你見靈兒,否則,永遠不要見靈兒。”
  “是,只要能救靈兒,只要靈兒能活。”鐘山馬上說道。
  若是在鐘山冷靜的時候,肯定知道,就算自己不答應,涅青青也會救靈兒,但是,這一刻鐘山顧不了了,只要靈兒能活,能救活,那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能救活靈兒,救活自己的妻子。
  滿意的看了一眼鐘山,涅青青翻手取出一個紅色大球,大球有一丈直徑,但又好似透明的一般能看見內部,內部充滿了火焰,火焰不斷跳著,顯得紅色大球無比的奇異。
  “松手。”涅青青對著鐘山說道。
  鐘山略微不舍,看著懷中的天靈兒,輕輕的在她額頭吻了一下,才任由江月,將夭靈兒抱起。輕輕的放在了紅我大球!外,而那犬……北詭異的讓靈兒穿透進去了。
  靈兒平躺在大球之中,閉目好似睡著了一般,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身體四周大量火焰,但,卻好似燒不到靈兒一般。
  看著紅色大球中的靈兒,鐘山伸伸手臂,一副不舍之意。
  “青青。”天星子看向涅青青道。
  涅青青看看天星子說道:“天星子,靈兒我帶走了,跟著你,靈兒只會受傷。”
  “唉”
  天星子深嘆一口氣,只能一陣無奈,靈兒只能送到鳳凰宮才有救,而涅青青是眾人之中唯一可以出入鳳凰宮之人,只要能救活靈兒。一切都夠了。
  “青兒”涅青青對天高呼。
  “吟”
  天空再度傳來一聲長鳴,轉眼之間,那只巨大的青鸞從天空飛下,撲打著翅膀,進入山谷。落在眾人面前。
  涅青青托著罩住靈兒的大球,跳上青鸞。
  “走,回鳳凰宮。”涅青青說道。
  嶺”
  青鸞一聲長鳴,沖天而上,帶著涅青青快速飛向西北方遠處高空,轉瞬之間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鐘山看著天靈兒被帶走,手臂伸了伸,好似要抓住飛遠的靈兒,一副不舍之勢。
  “師尊,靈兒會沒事的吧。”鐘山看向天星子問道。
  看看鐘山,天星子微微一嘆道:“在那鳳卵之中,靈兒絕對沒事,只要經過涅火重生,靈兒肯定能恢復如初,甚至更好,你不要太擔心了。
  “是,師尊”得到天星子確定答復,鐘山深吸口氣,抹了抹眼角淚水。
  “到底是什么人?”天星子眼神閃過一絲戾氣,看向鐘山詢問道。
  鐘山跪在天星子面前,拳頭捏緊,頭上也是青筋直冒。
  “靈兒已經是我鐘山的妻子,這次替我受過,那仇人就是上次雷花谷相遇的雷霆,罪大惡極,我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誅連九族,師尊,這個仇我來報。”鐘山惡狠狠的說道,雙眼通紅,語氣之中充滿了逆天的怒火。
  誅連九族?
  眾人看向鐘山都是深吸口氣,修者之間的拼殺,將對方殺死也就算了,但鐘山這語氣太瘋狂了,誅連九族?
  深吸一口氣,天星子點點頭道:“好,你去為靈兒報仇。”
  天星子一句話,算是應允了鐘山的請求,好似根本沒去考慮鐘山的修為。
  眾人看看天星子,同樣也能從天星子語氣之中聽出那深寒之意,不過誰也沒勸,既然天星子對鐘山那么自信,那就由他去吧。
  “謝師尊。”鐘山馬上對鐘山磕了個頭道。
  “還叫師尊嗎?”天星子說道。
  抬頭看了一眼天星子,鐘山馬上對著天星子道:“謝岳父。”
  “嗯,等你此次殺那罪首歸來,我帶你去祭奠岳母。”天星子說道。
  “是”鐘山馬上應道。
  翻手間,天星子取出四根一尺長的釘子。看看鐘山道:“禁神透骨釘,你應該知道干什么用的,擒住雷霆,不要讓他太容易死。”
  天星子語氣之中透露出一股寒意,好似一陣陰風吹向四周一般,顯然天星子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輩,特別是對自己親人的仇,沒有絲毫憐惜。
  但這股陰風并未讓眾人心寒,反而如一陣涼風吹過燥熱的內心,無比舒暢。
  “是,師尊。”鐘山再度叫道,稱呼岳父只是一種形式,一般而言,鐘山還是稱呼天星子師尊。
  小心的接過禁神透骨釘,鐘山眼中閃過一股酒天的殺氣。
  “起來吧。”尖星子道。
  “是”鐘山輕輕起身。
  “悲青絲已經離開了?”天星子再度問道。
  “已經去了神州,弟子已經找到泥菩薩,不知他是否來過?”鐘工。馬上說道。
  “泥菩薩正在開陽宗,你去吧,別的事暫且不要管。”天星子說道。
  “是,弟子告退。”鐘山對著眾人說道。
  眾人點點頭。鐘山對著眾人又看了一眼,就頭也不回的向看來的地方返回。
  而之前的一群人中,守山和守宗也再度消失了,只剩下天星子、孤孀子和玄心子看著遠去的鐘山。
  “師兄,我們先回去吧。”孤孀子開口說道。
  “恩”天星子點點頭,帶著二人向開陽宗飛去。
  四更一萬二搞定,還有遺忘的月票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