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106 群雄出手

”臣的家事沖撞了皇后計劃,圣王恕罪!”尸先生語氣帶著一股憂傷道。“無妨,中冇央教主雖強,但還在我們計劃內,既然她已經入套,就沒有關系了!”鐘山沉聲道。
  對面,玄老和黃老臉色略微陰沉的看向尸先生方向。
  古神明讓二人捉拿尸先生,二人同樣也想知道尸先生的身份。
  “尸先生,你到底是誰?”玄老冷喝道。
  尸先生抬頭看看趾高氣揚的玄、黃二老。露出一股悲傷的笑容。
  微微踏步走出,深深的吸了幾口氣。
  而眾人都好似等候尸先生一般。
  “玄葬、黃葬?我葬家,可待你們不薄,你們居然會背叛葬家?”尸先生咬了咬牙齒道。
  我葬家?
  對面的玄老、黃老雙眼一瞇,果然,尸先生是葬家之人?
  得出這個信息后,二人不自覺的心中一跳。
  “你是葬家的誰?我們怎么從來沒見過?”玄老沉聲道。
  “我想知道,你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背叛葬家的,什么時候!”尸先生忽然怒喝道。
  被尸先生一喝,二人不知為何,心中忽然一虛,繼而黃老眼睛一瞪道:“我問你是誰!”
  “你是少主?不可能,少主已經被我親手釘死了!”玄老猜測道。
  釘死?尸先生眼中戾氣一閃,一股極度的仇恨直盯玄老。同時,手中忽然多出一枚黑色令牌。
  “少主令牌?他死后就找不到了,你不是少主,你是少主的那個侍童?沒可能的,一年時間,你不可能學到葬家秘的!”玄老不信道。
  看著令牌,尸先生眼中滴出一滴誰也看不懂的淚水。
  “責葬…………”尸先生悲傷的語氣有些發抖。
  “你還知道他是你少主?”尸先生語氣森寒道。
  “你果然是那個侍童,魂魄轉移?是少主?你們最后魂魄轉移了?”玄老驚叫道。
  “魂魄轉移?玄老,你確定他是那小畜生?”黃老帶著一股疑惑道。
  “小畜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尸先生忽然癲狂的笑了起來。
  這一笑,頓時讓眾人一陣茫然,玄老、黃老都死死的盯著尸先生,難道他不是少主?
  “孽障,孽障!”尸先生撕心裂肺的叫了起來,同時眼中的淚水再也止不住的不停流下。
  看到尸先生的淚水,鐘山神色一緊,這可是第一次看到尸先生這樣,那么堅強的一個人,居然也有流淚的一天?微微一嘆,鐘山看向對面二人眼中也越發森冷。
  玄老和黃老眉頭一挑,尸先生到底什么意思?
  輕輕撫著手中的黑色令牌,尸先生語氣悲涼道:“憐兒,是為父不好,當年領回來兩個孽障,供他們吃住,供他們修行,傾注心血教授他們知識,更將玄葬、黃葬兩脈交給他們,讓他們輔助于你,想不到卻害了我葬家,害了憐兒!為父沒能保護你!”
  “哐榔!”玄老身形一晃,驚懼的退了兩步,手中抓著的一個寶也嚇的掉落而下。
  “呼!”黃老同樣也是驚懼的倒退了數步,猛的一陣抽氣。
  憐兒?
  尸先生是誰?那口氣!
  玄老、黃老猛的一激靈,這,這是老家主的語氣,葬家老家主?
  “不可能,不可能,老家……”他已經被古家滅殺了,他早已死了!”黃老驚懼的叫了起來。()
  “你,你到底是誰?”玄老也一陣顫抖的盯著尸先生。
  不止玄老和黃老,一旁的金鵬等人也是眼中一瞪,什么情況?尸先生他是葬家老家主?不是葬家的某個傳人?
  葬家老家主?
  搖搖頭,尸先生帶著一股心傷道:“古家的‘大毀滅大陣,?古家的大毀滅大陣是強,盤古當年自創的大陣,可我葬家也不是那么好殺的,葬家‘一線生機,,縱使不能全身而退,也能衍生另體,當年我的出行,只有你們兩個孽障和寥寥幾人知道,所以我才化身侍童,回葬家準備找出真兇!”
  “想不到,想不到…………”!”尸先生眼睛瞪了起來。
  “你們兩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居然攜古家滅絕我葬家一族,當年我和憐兒是信任你們,才將大玄黃宗的事宜交給你們,原來很久以前,你們就勾結了古家,到那日古家諸強臨門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原來大玄黃宗的宗主居然姓古!古神明!”尸先生帶著一股極度的仇恨道。
  這一刻,好似有著一股滔天怨氣堵在尸先生胸口一般,尸先生要將其罵出來,發泄冇出來。
  “我好恨,好恨,兩個孽障,你們兩個孽障,我的叔伯長老們,他們大限將盡,你們居然也不放過他們,甚至居然帶著古家的人,滅了葬家所有旁系子弟,我好恨,當年為何會養了你們兩個孽障!“尸先生吼道。
  對面,玄老、黃老臉色極為難看,眼中通紅,雖然不反駁,但卻是一股不服的樣子。
  “我衍生此體,當時實力孱弱,無阻止你們,你們兩個惡魔,憐兒是你們看著長大的,你們居然也下的了手,不記得他們追著你們喊黃哥哥、玄哥哥了嗎?每次我賜予我憐兒靈寶。我兒哪次不是給你們各留了一份?我兒待你們以誠,你們居然將他用釘尸釘釘死?釘死啊,那最殘忍的酷刑,你們,你們,孽障!”尸先生聲淚俱下的吼道。
  對面玄老、黃老一陣哆嗦,但還是強撐著,過了一會,玄老終于忍受不住了,吼道:“玄哥哥?黃哥哥?玄葬、黃葬,不過是你葬家兩條狗而已。”
  這一吼,二人好似找到了支柱,頓時不再退縮。
  “葬家?天棄的家族,還能堅持多久?還能堅持多長時間?天數的遺棄,天下第一家族荒古家族的圍殺,還能堅持多久?葬家注定滅亡的,注定滅亡的!”玄老吼叫道。
  “葬家和荒古家族開戰,我玄葬、黃葬,定然會沖鋒陷陣,做你葬家的第一個炮灰,你根本擋不住古家的圍殺,根本擋不了。”黃老也吼了起來。
  對著尸先生一陣狂吼,二人膽氣更壯了。
  “少……,那小畜生?那小畜生叫我們玄哥哥?黃哥哥?呵,說的好聽,那是要我們為他賣命,我們若不與古家結盟,早晚給你們陪葬!“黃老吼道。
  “小畜生,是我釘死的,那又怎么樣,釘死了小畜生,古家完全接受了我們,釘死了小畜生,我再也不用聽他那惡心的話了!”玄老眼睛通紅道。
  “惡心?你是說他叫你‘玄哥哥,惡心?”尸先生雙眼通紅道。
  “不錯,明面上叫的好聽,背地里還不是拿我們當一條狗?一些靈丹、寶就能打發我們了?惡心?”玄老吼道。
  “哈哈哈哈,惡心?你居然說憐兒惡心,為了督促憐兒修行,激勵他奮進,我給他靈丹非常有限,可這時,他還想著你們,外出歷練,幾次因為沒有足夠靈丹,沒有足夠寶差點喪命,他身上的八條傷疤,都是因為將我給他的東西送給你們才造成的!”
  “那是才七八歲,七八歲的孩童,能有使喚你們的城府?”尸先生恨聲道。
  “七八歲?但他會長大的,他會越來越大的!”玄老倔強道。
  “是啊,他會長大的,他漸漸長到了二十五歲,二十五歲了,他很少叫你們玄哥哥、黃哥哥了,但是,他還是那么相信你們,這是他當年寫的《葬家未來生存計劃》,你們看看,這是他寫的!”尸先生探手取出一張大紙,大聲吼道。
  大紙對天一拋,眾人都看到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歪歪曲曲,字寫的并不好看。
  “這是憐兒的字,你們一定認得,這是他的字,你們看看第十八項,看看他的計劃!”尸先生吼道。
  眾人都望去。
  “他了解葬家的處境,制定了這個計劃,計劃中,你們不在是我葬家的仆人,而是被分了出去,以后與葬家再無瓜葛,甚至,將大玄黃宗交給你們,完完全舍交給你們,讓你們可以自行立宗,立本!”尸先生悲泣道。
  “憐兒跟我說,將你們分出葬家,與葬家就再無瓜葛了,荒古家族是沖著葬家來的,并不是沖你們來的,根據荒古家族的祖,“他們不會過于為難你們,就算會,也只是少部分人,你們有大玄黃宗做后盾,你們可以子孫萬代,你們可以悠遠傳承。葬家近乎一半的力量,被他送給了你們!”尸先生吼道。
  眼淚洗面,尸先生全身都在顫抖。
  “為此,他懇求了我一年,整整一年,天天懇求,甚至封閉全身修為,跪在我的書房前,絕食、絕修行,身子一天天的憔悴,你們不記得了嗎?哪怕下雨的時候,他都跪在雨中,下雪的時候,他跪在雪中,為了你們求情,整整一年,跪了一年,你們不記得了嗎?整整求了一年,我才答應,我才答應憐兒!”尸先生聲音顫抖道。
  “憐兒將你們當著最親的人,為了你們不惜傷身,傷命,因為那一年的跪,他更是傷了修行根本,終身無達到古仙,可他得到我答應后,不為自己的身體創傷而難過,而是整整笑了一個月,笑了一個月?畜生,孽障!”尸先生泣不成聲道。
  “就因為我答應了他,所以對大玄黃宗就再也沒有過問,你們居然借此勾結了古家,你們才是畜生!”
  “憐兒當你們是最親的人,有什么好處都從來無私的分給你們一份,葬家走向衰亡,卻給你們最大的保障,叫你們玄哥哥、黃哥哥,可你們,你們卻用釘尸釘將他釘死,那最殘忍的酷刑,形神俱滅,形神俱滅!記得憐兒臨死的眼神嗎?你們記得嗎?死后,還被你們咒成小畜生,你們才是畜生,你們兩個畜生!”尸先生指著二人,整個人都癲狂了起來。
  PS:觀棋明天下午就回家了,月票沖啊,沖過細,回家就可以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