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99 鎖定柳無雙

一股凌厲的殺氣從天數之眼射向下方!
  “轟~~~~~~~~~~~~~~~~~~~!”
  雷音疆域再度一陣顫抖,再度一陣大地震,天數之眼怒了。
  各大道場的佛祖踩著天地祭壇,無不露出驚駭之色。
  太陽和月亮差點大碰撞,大千世界差點因為兩個絕世強者而陷入混亂,作為天地最高權威者,主掌天地運勢的天數之眼,豈能不怒?
  一怒之下,即便擁有天地祭壇的強者們,此刻也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心顫一般。
  “寄!”
  陸壓的天地祭壇猛的一亮,除了帝玄鎩和太一二人外,陸壓也被盯上了,因為他是圣人,而且還是靠近的圣人,圣人代天牧蒼生,出了如此大砒漏,圣人自然也遭天怒。
  陸壓臉色一僵,不敢承受此滔天大過,馬上對著天數之眼恭敬一禮道:“超出陸壓控制,陸壓無能為力。”
  陸壓無能為力,表示他根本阻止不了這場戰斗,是啊,強行挪動太陽、月亮,貌似普通圣人也辦不到。
  帝玄鎩和太一太兇悍了,這一戰必定傳遍天下。
  天數之眼死死的盯著陸壓,陸壓卻只能靜而待宣。
  “嗡!”
  兩道黑白相顫的光芒,忽然從天而降,其中一道射向了南方遠處,另一道卻直射陸壓而來。
  “轟~~~~~~~~~~~~~~~~~~~!”
  強大的沖擊射入陸壓體冇內,陸壓并未反抗。一聲巨響之后,黑白相纏的光芒消失了,陸壓全身卻是猛的一顫,雙眼陡然布滿血絲,極為的郁悶。
  懲罰,天數之眼的懲罰!
  誰也不知道懲罰的是什么內容,但都知道陸壓承受的懲罰必定不輕。
  “謝天數!”陸壓語氣有些僵硬道,好似疼痛的難以回應一樣。
  而與此同時,雷音疆域另一處。一個山谷之中。
  天咒子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會身猛的一顫,一臉的糾結。無妄之災啊,自己只是留在雷音疆域也遭罰?
  “謝天數!”天咒子郁悶至極的對天恭敬一禮。
  圣人責罰過后,就輪到帝玄鎩和太一這兩個罪魁禍首了。
  這次不像北洲那次,那次造成天災,完全在可以在程侯控制之內,所以程侯代天牧蒼生不力,被天數責罰,而鐘山并沒有被責罰。
  而這次不同,這次是就算圣人也攔不住,天數除了責罰圣人外,會再度責罰罪魁禍首。
  黑白色的眼中,閃過一股冷漠。
  一股強大的威壓壓向帝玄鎩和太一方向。
  “嘭~~~~~~~~~~~~~~~~~~~!”
  二人腳下大地轟然下沉百丈之多。天數之眼看著二人。
  而遠處鐘山卻是眉頭微鎖,當年接引、太上、準提,因為曾經逆過天數,重生后,被天數發現,徹底抹殺了。
  東皇太一,貌似傳聞也是因為逆天數導致妖族天庭覆滅的吧?
  那天數之眼,會不會抹殺他?
  同樣,鐘山對帝玄鎩也擔心了起來。
  兩個梟雄都站在大地之上,一起抬頭望天。與天數之眼對視。
  “轟~~~~~。~~~~~~~~~~~~~!”
  天地四方一聲巨響,好似被天數之眼抽來滂湃的力量一般,盯著下方二人,天數之眼將其一凝。
  “嗡!”
  凝出一道藍光。
  “咻!”
  藍光從天而降,所過之處,虛空盡皆被染成了藍色。
  看到那藍光,東皇太一臉色一變。
  “為什么!”東皇太一對天吼道。
  “轟~。~~~~~。~~~~~~~~~~~!”
  藍光轟然射入太一方向,太快了,快到根本來不及反抗,瞬間將太一籠罩。一聲巨響之下,一股龐大的爆炸從太一之處爆出。
  強大的藍光,扎的四方強者瞬間一陣眼盲。
  而鐘山更是眉頭一挑,因為這藍光中,居然還夾雜著‘兇光”也就是鐘山瞳術能使出的那種厄運之光,里面還夾雜著這東西?
  “父親!”陸壓一臉擔心道。但天數之眼下,卻不敢上前。
  “嘭~~~~~~~~~~~~~~~~~~~!”
  滂湃煙塵散去之際,東皇太一衣服出現了大量破損,單膝跪地,不是跪天,而是受到了重創,難以站直了一般。
  “沒死?”遠處鐘山雙眼一瞇道。
  東皇太一居然沒有被天數抹殺?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抹殺接引、太上、準提,反而不抹殺太一?
  太一到現在還是一臉兇狠的模樣。
  太一看著對面帝玄鎩,帝玄鎩毫發無損,天數根本不懲罰帝玄鎩。
  “為什么?為什么他沒事?”太一受到重創,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天數之眼。
  指著帝玄鎩,太一極度不信,自己不被天數抹殺,自然有著大優勢,可這帝玄鎩為什么也沒事?
  太一不解、不忿、不爽,為什么會這樣?這次大混亂又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帝玄鎩,他也有份,而且絕對不比自己少,他為何沒事?
  可,天數之眼注定不會理會太一,而是緩緩的閉起了眼睛,準備退去了。
  “為什么,為什么不懲罰他?”東皇太一吼道。
  “父親!”陸壓瞬間飛了過去。
  天數之眼即將退走,陸壓也可以動了,陸壓雖然受到懲罰,但懲罰的并不重。
  陸壓護在重傷的太一身邊,太一對天求證述冤,可天數之眼根本沒有理會,漸漸的閉目漸漸的消失了,黃云也漸漸消失了。
  太一依舊很不可置信的看向帝玄鎩。
  “為什么你沒事?”太一好似非要弄清楚一般。
  帝玄鎩冷冷一笑道:“對大千世界,我的‘功”遠遠大于‘過”天數豈會懲罰于我?”
  “你!”太一指著帝玄鎩臉色一變。
  “天地乃是萬物之本,無天地,何來你我?不念天地之恩,整天想著‘逆天”天豈會幫你?天不滅你,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了,失去了天地,你什么都不是!”帝玄鎩語氣冰冷道。
  “帝玄鎩!”太一指著帝玄鎩顯然被氣的不輕。
  “奉勸一句,下次再出手,眼睛放亮一點,再招惹到我孫女,我必殺上你天庭!”帝玄鎩呵斥道。
  四方,剛剛從天數之眼震撼中爬起的來的人們,剛好聽到帝玄鎩的這最后一句話。
  孫女?招惹孫女?帝仙仙?和如來一樣,帝玄鎩因為帝仙仙才來找太一麻煩的?難道先前的預謀是太一和陸壓?帝玄鎩為帝仙仙來報仇的?
  一時間,無數強者心中一稟,這一刻,所有人都對帝仙仙打上了不能惹的標簽。這么一尊兇神在這里,誰還敢打帝仙仙的主意?等死不成?
  至此,帝玄鎩的目的也達到了。
  同樣,帝玄鎩也明白,太一能和自己打成平手,自然不是現在所能殺死的,哪怕他重傷,也殺不死,因為帝玄鎩知道,太一還有一個身體,帝俊。
  “走!”太一帶著一股極度的憤恨道。
  “嗯!”陸壓點點頭。
  二人沖天而上,向著南方激冇射而去。
  太一、陸壓,被天數懲罰,再強的實力,此刻也大打折扣,況且這一役,在中洲的名望必定大損,待在這里還有什么意義?
  “便宜鐘山那廝了!”太一飛行中一臉憤恨道。
  “鐘山!”陸壓也憤恨的數落著鐘山。
  斬仙飛刀,那可是斬仙飛刀啊,居然被鐘山弄斷了!好恨啊!
  兩個絕世兇神走了。
  鐘山、帝玄鎩,這一役可謂是大獲全勝。四方強者看著鐘山一行,一個個臉色變了又變,這個大崝,太瘋狂了。很多強者忽然想起了那份《大崝招募詔書》,大崝在招人?一些對亂世未來不確定的強者,忽然有了一種加入大崝的念頭。
  同樣,今天這一役,必然很快傳遍天下,最少快速傳遍中洲,最少萬佛攀宗大會的強者們都會知道。
  大崝的名聲,如日中天了!
  待太一、陸壓遁走之后,帝玄鎩也走到了鐘山之處。
  “我要走了!”帝玄鎩沉聲道。
  “走?你不再看看仙仙了?仙仙的傷勢,應該快好了吧!”鐘山皺眉道。
  “不了,我不想讓她見到一個令她傷心的爺爺。”帝玄鎩微微一嘆。
  “你不見她,她會更傷心!”鐘山搖搖頭道。
  “我若見她,只會讓她更難過!”帝玄鎩拒絕道。
  “唉,好吧,記得那日我跟你說的話,保重!”鐘山點點頭。
  帝玄鎩的性格,鐘山明白,既然說走了,那定然留不住,鐘山也不再勉強。
  帝玄鎩點點頭,轉而看向尸先生。
  “葬家后裔?那可是天棄之人!你可知道?”帝玄鎩淡淡道。
  一旁尸先生眉頭一皺,但最終沒有反駁。
  “天棄之人?”鐘山皺眉道。
  “天數雖然沒有處理葬家,但,葬家最不受天數待見,甚至說,就算他葬家做出再大的功績,天數都不可能獎賞他,甚至,同樣一件事,天數更偏袒別人,而不會偏袒葬家。有葬家在身邊,往往不得天意啊!”帝玄鎩淡淡道。
  鐘山眉頭微鎖,最終點點頭道:“尸先生是大崝軍團長,大崝有今天,尸先生功不可沒,不管什么原因,我也不管他是什么天棄之人,尸先生都是大崝的人,我鐘山定會庇佑于他!”
  “謝圣王!”尸先生無比感動道。
  天棄之人,與天佑之人剛好相反,一個受天庇佑,一個受天遺棄。葬家顯然沒有鐘山知道的那么簡單,但鐘山依舊承諾庇佑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