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91 斷臂人


  “你要是敢插手,我滅你全族!”,這是帝玄鎩的原話,兇狠的話是沖著墨子說去的,赤裸裸的威脅圣人,而墨子,也在一句“愛莫能助,后放棄了幫助如來。
  圍觀強者,無不一陣嘩然,同時內心一陣顫抖,因為帝玄鎩的強勢而顫抖,因為圣人的妥協而顫抖。
  幽藍看著遠處的帝玄鎩,激動的同時,也是面部一陣抽搐。
  從大崝出來時,幽藍還頗為看不慣帝仙仙,帝仙仙祖仙實力,但也太跳脫了吧,一點祖仙的城府都沒有,到處惹敵人,唯恐天下不亂。
  這樣性格的祖仙,很容易招來是非的,更會引禍上身,就算祖仙又如何?祖仙又不是無敵,早晚要吃大虧的。
  果不其然,圣王讓她保護皇后,她卻不聽命令,跳出來對付如來,這下教訓來了吧,重傷在身,生死一線。
  惹事生非,也要有惹事生非的能耐啊,你有嗎?要不是有圣王寵著你,你怎么辦?幽藍很看不慣帝仙仙。
  可這一刻,幽藍感覺自己多么的無知,惹事生非,帝仙仙有著這么個夸張的爺爺,怎么還不能惹事生非?就算得罪了天下最強的圣人,那又如何?看看這個爺爺有多兇悍?一句話嚇的圣人不敢出手。
  原來帝仙仙有這么大的后臺啊!
  帝玄鎩?引月華之力,兇性盡顯,喝退圣人,帝玄鎩看向如來佛祖。
  “剛才的斷臂,是第一刀還有七十一刀!”,帝玄鎩寒聲的看向了如來佛祖。
  “墨子。你為什么要這樣!”如來驚吼道。
  “我救不了你,萬佛攀宗大會,我也不想再參加了,好自為之!”墨子搖搖頭道。
  說完,墨子踏步離車“墨芋!”如來驚叫道。
  可墨子根本不會停留。
  “二輪剮世!”
  “轟~~~~~~~~~~~~~~~~~~~!”
  帝玄鎩泄恨四周圍觀者眾多,可是,誰也不敢插手,連墨子都不敢插手,誰還想找死?
  “三輪剮世!”
  “轟~~~~~~~~~~~~~~~~~~~!”
  “四輪剮世!”
  “七十輪剮世!”
  這一天,注定無數強者心神紊亂,心魔沖體,帝玄鎩帶來的震撼,太過于猛烈了。
  虐殺,七十二輪虐殺。盡顯帝玄鎩兇根本色。
  當最終在第七十二輪剮世斬下如來頭顱之際,帝玄鎩好似變成了絕世兇魔一般,一個眼神就讓四周圍觀強者一陣驚懼。
  幽藍連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接觸帝玄鎩的。
  當幽藍帶著帝玄鎩飛向鐘山住所之際,幽藍眼中盡是兇煞幻象,幻象連連幽藍心中驚濤駭浪。
  “這邊!”幽藍機械的說著。
  帝玄鎩手中抓著如來的人頭,飛在身后,臉色冰冷,什么話也沒說。
  數個時辰之后二人來到了一個山谷之處。
  鐘山站在一旁山峰之巔等候帝玄鎩。
  看著帝玄鎩掌心的如來的佛頭,鐘山眉頭一挑。
  “圣王,人臣帶來了!”幽藍恭敬道。
  “嗯”下去吧!”鐘山點點頭。
  幽藍點點頭退平了。
  隔著不遠的距離,鐘山、帝玄鎩遙遙相對,二人冷冷的目視著對方。沉默了一會,鐘山先開口了。
  “如來的人頭?”,鐘山沉聲道。
  “他傷了仙仙我剮了他!”帝玄鎩淡淡道。
  鐘山眉頭一挑搖搖頭道:“你想給仙仙送一顆人頭?帝玄鎩,你以前可不會給孫女送人頭做禮物啊!”
  帝玄鎩瞳孔一縮,臉色微變。深深的吸了口氣,看看手中的人頭臉色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呼!”,帝玄鎩將如來人頭拋出。
  “轟!”
  帝玄鎩一掌打去,那人頭轟然爆散而開消散不見。
  深深的又吸了口氣,帝玄鎩臉上露出一股復雜之色。
  “帝釋天果然深深的影響了你,不過還好,你還知道為仙仙好,只要你記得這個孫女,一切都不重要,走吧,隨我去看望仙仙!”鐘山點點頭道。
  “嗯!”,帝玄鎩點點頭。
  鐘山走在前面,帝玄鎩緊隨其后,帝玄鎩眉頭深鎖,內心極為矛盾。
  對于殺扣來,帝玄鎩意志想要做,帝釋天意志同樣想要,畢竟帝釋天可不希望帝仙仙被別人殺死。
  所以先去屠戮大雷音寺,帝玄鎩自身也明白,先去并不純粹是帝玄鎩意志,帶著如來的人頭來此,就是最好的體現,世上哪有爺爺給疼愛的孫女送人頭的?
  以前,帝仙仙在帝玄鎩心里,那是含在口中都怕化了的寶貝,怎么可以送血淋淋的人頭呢?
  帝玄鎩想要看望仙仙,卻又畏懼自身。
  怕控制不了自己。
  大惜眾臣在殿外等候。其中幽藍看帝玄鎩充滿了敬畏。金鵬等人也聽幽藍大概描述了一下經過。此刻金鵬等人茫然的看著帝玄鎩。大變態了吧!活剮了如來?一語叩在了墨子?這還是人嗎?
  鐘山帶著帝玄鎩踏步走入大殿之中。
  夾殿之中,寶兒催動著中心的一個大鼎。
  大鼎之內,紅光籠罩帝仙仙,帝仙仙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生死一線,呼吸近乎沒有了。
  帝玄鎩見到仙仙的病態樣子時,內心猛的一顫。這一顫,比以前所有時刻都震撼。
  孫女要死了?自己無法保護孫女?差點就死了?
  帝玄鎩的意志一陣猛烈顫動,無盡的悲意、怒意催動帝玄鎩意志的猛烈顫動。
  “還記得上次仙仙見到你時的樣子嗎?歡喜,歡喜過后是強烈的悲傷,帝玄鎩,看看你的孫女,因為你無法保護她,她成了這樣!”鐘山盯著帝玄鎩說道。
  鐘山故意將罪責推在帝玄鎩身上,當然,真正目的是推在帝釋天身上。
  “爺爺!”
  腦海中,帝玄鎩想起帝仙仙當年撒嬌的聲音,帝玄鎩感覺全身都顫抖子起來。七情六欲成了帝玄鎩意志的催化劑,帝玄鎩越發的顫動。
  帝玄鎩的眼睛布滿的血絲,大殿之中陡然變冷。
  而這時,鐘山也終于等到了想要的東西,帝玄鎩的眼睛濕潤了,雖然剛剛濕潤就干了”但鐘山知道,帝玄鎩的意志壓制住了帝釋天的意志。
  鐘山心中暗呼口氣“萬代血魂蓮呢?”鐘山問道。
  帝玄鎩一翻手間,萬代血魂蓮出現在掌心。
  “傷了神魂,我給仙仙補上!”帝玄鎩馬上就要上前去。
  “不行!”鐘山忽然一聲斷喝。
  “你說什么?”帝玄鎩眼中一瞪,顯然在憤怒鐘山阻撓自己救仙仙。
  一旁寶兒沒有插嘴。
  “你能保證,絲毫不傷仙仙?能保證不會有一絲“大意,?”鐘山一點不讓的喝道。
  “我”我可…………!”
  帝玄鎩臉上變得極為痛苦”“我可以,三個字卻怎么也說不出來,因為帝玄鎩知道,自己有時也難以克制自己,就好像在地洲的時候,三十二滴仙仙的淚水,帝釋天卻生生的將其銷毀了。
  當時會大意”若親手救的話,難免不會再“大意,。
  自己孫女被打成這樣,自己無法阻止,現在連救治自己的孫女也沒有資格嗎?
  帝玄鎩內心好似在火油中煎熬一樣,無比痛苦,同時,帝玄鎩的意志也忽然痛恨起了帝釋天的意志。
  以前,兩份意志融為一體,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根本不存在痛恨這一說,可現在有了,帝玄鎩的意志好似生生的錄離出一部分,無比痛恨帝釋天的意志。
  鐘山輕輕取過帝釋天手中的萬代血魂蓮。
  帝玄鎩這次沒再堅持,只是捏著拳頭,極度痛苦之色。
  而就在這時,也許仙仙感受到了帝玄鎩的到來”昏死的臉縫之處,徜出兩滴晶瑩的淚水。
  看著那憔悴的面龐,那兩滴昏死了都流出的淚水,帝玄鎩“呼,的竄出了大殿。
  沒多久,外界遠處傳來帝玄鎩痛苦的巨吼!
  “吼~~~~~~~~~~~~~~!”
  鐘山沒有阻攔,而是將萬代血魂蓮交到寶兒手中。
  “救仙仙吧!”鐘山道。
  “嗯!”
  寶兒著手開始救仙仙,而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仙仙,臉色柔和道:“放心吧,總有一天,我會將你爺爺找回來的!”,說完,鐘山緩緩走了出去。
  大殿之外,大崝群臣看著遠處搖蕩的空間,一陣驚異。
  都聽過帝玄鎩,但見過帝玄鎩出手的也只有幽藍,現在見到遠處帝玄鎩僅僅以聲波巨吼,就震得虛空搖晃,豈能不驚?
  “你們不用跟來了,守護好這里!”,鐘山對著眾人說道。
  “是!”
  鐘山點點頭,繼而踏步飛向遠處帝玄鎩發泄心中痛苦的地方。
  帝玄鎩那是站在一片內海上咆哮的,一聲怒嘯,海平面下沉一半,另一半海水震成了散霧。
  鐘山一時也沒有上前喝止,而是取出一個涼亭,放于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之巔。
  涼亭中有石桌石凳,鐘山坐于一個石凳之上,取出一個酒壺,兩個酒樽。輕輕將兩個酒樽斟滿,鐘山耐心等起了帝玄鎩。
  帝玄鎩咆哮了一陣,就站在霧氣籠罩的海面上,一動不動。
  “好受些了嗎?好受些了就過來吧!”鐘山輕輕的叫道。
  湖面上,帝玄鎩面無表情,轉頭看向山峰上的鐘山,深吸口氣,踏步轉瞬到了亭中。
  “大崝特產“老狼小狼釀”,仙仙親手釀制的,嘗嘗看!”鐘山推出另一個酒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