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85 好大的嘴啊

“大崝圣庭?你就是鐘兒?“陸壓眼中精光一放道。
  眾人即便看不清陸壓的面容,也能感受到陸壓語氣的不善。
  成圣前,陸壓就兇名在外,憑借斬仙葫蘆不知道殺了多少兇神,斬仙葫蘆也一時成為天下競相模仿的法寶,可惜,真正煉出斬仙葫蘆的人少之又少。但只要煉出斬仙葫蘆,威力都極為強悍。
  就好像小千世界鐘山遇到的神鴉道君,他的斬仙葫蘆也是孔宣當年傳授的,不過神鴉道君的斬仙葫蘆卻遠遠不能和陸壓的比。
  陸壓的斬仙葫蘆才是最正宗的斬仙葫蘆。
  微微一笑,鐘山淡淡道:“不錯,陸壓圣人,還想斬我嗎?”
  沒有委曲求全,鐘山淡淡的語氣中更有著一股爭鋒相對,一股戰氣洶洶之勢。
  面對天下第一圣人程侯,鐘山都怡然不懼,豈會恐懼于陸壓?甚至,若不是鐘山心性沉穩,換成劍傲那種鋒芒畢露的性格,此刻更愿意與陸壓一戰,以磨自身。
  當然,也就是這種傲氣的性格,才會讓同樣傲氣的人承認,你若是軟綿綿的求饒,陸壓也不可能看得起你。
  陸壓雙眼一瞇的盯著鐘山。顯然對于鐘山也不喜。
  “陸壓道人,你走吧,我現在是大崝之臣,況且紂王也讓我加入大崝,只要圣王不驅逐申公豹,申公豹永遠是大崝的人!”申公豹搖搖頭道。
  扭頭,陸壓看向申公豹沉聲道:“你應該知道紂王帝辛,他是天帝的后裔。大商也是往日妖族天庭的延伸!”
  “哈哈哈哈哈,帝俊的后裔?帝俊、太一,還記得大商嗎?封神一役,大商遭四面圍堵,太一可曾有過出手?你陸壓更是幫著群圣對付大商,你還跟我說是帝俊后裔?哼,紂王已經斷絕這血脈關系,你們太讓我們失望了。妖族天庭?我申公豹是不可能加入的!”申公豹臉色一冷道。
  陸壓深深的看向申公豹。臉色陰沉。
  轉而陸壓再度看向鐘山,眼中也是充滿了冰冷。
  “享!”陸壓一甩衣袖,不理眾人,踏步再度射回雷音疆域深處。
  “呼!好強的陸壓!”金鵬長呼口氣道。
  鐘山看著陸壓離去,眉頭隱動。
  “陸壓被你嚇跑了,圣人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帝仙仙癟癟嘴道。
  “嚇跑?他是不可能被嚇跑的。我只是再想如何應對陸壓而已!”鐘山搖搖頭說道。
  “應對?”帝仙仙不明白。
  “陸壓不可能善罷甘休的。此次萬佛攀宗大會,或許還有的麻煩!”申公豹沉聲道。
  “你怎么知道?”帝仙仙不理解道。
  “他的性格,我再熟悉不過!”申公豹解釋道。
  其它人也是一陣沉默,萬佛攀宗大會,看來很是宏大強者也越來越強。
  圣人都出來了。
  “走吧,我們先找個地方落腳!”寶兒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眾人繼續向著內部飛去。
  中冇央道場。
  主殿,中冇央殿內。
  中冇央殿大門緊閉,內部,中冇央教主坐于主座之上。兩邊是兩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女子,顯然都是中冇央教主的衍生體。
  “甘寶兒這個變數,真的去了大玄黃宗?”其中一個衍生體問道。
  中冇央教主點點頭道:“不錯,她和你們不同,我無法探尋她的內心雖然是變數,但以后對我更有用,雖然無法了解她所想,但能大概判斷方位,就在大玄黃宗方向!”
  “既然去了那里,那就好!”另一個衍生體點點頭。
  中冇央教主看看兩個衍生體道:“甘寶兒留在最后,那只能先委屈你們了!”
  “呵,你我本一體,有何委屈而言?”
  “不錯,當年分離衍生不就是為了今天?”
  “好,那就開始吧!”中冇央教主點點頭。
  “嗯!”
  雷音疆域。
  群山之中,一個濃霧籠罩的大陣,大陣之大覆蓋了三個山脈。強大的陣法,一般內部都有著一個不小的宗門。但誰也想不到,這個大陣內部,僅僅只有一個人,僅僅一個人為了寧靜,而奢侈的布置了如此大陣。
  那是一個山谷之中,山谷中有著一個小湖,湖水極為平靜,湖面之上虛坐著一名金袍男子,男子有十米之高。靜坐在湖面之上,好似和四周融為一體一般。
  若是人尊、鬼牟在此,一定會恭拜神皇。
  這位坐在湖面上的,正是妖族天庭的至高者,東皇太一!
  東皇太一心如止水,湖面極靜。
  “泊!”好似一滴水滴滴入平靜的湖面,湖面忽然蕩起一圈圈極小的漣漪。
  而這湖面漣漪好似在示警一般,因為就在剛才一瞬間,一個黃袍身影從遠處射入大陣內部。
  “呼!”
  黃袍身影轉瞬到了湖邊。黃袍身影背著一個大葫蘆,面部模糊,正是先前與鐘山言談的圣人,陸壓!
  陸壓落于湖邊。而太一因為身形巨大,所以即便坐在那里,也好似比陸壓高出很多。
  “呼!”太一忽然睜開雙目,一道兇厲氣息射出。
  太一、陸壓都是兇人。若是鐘山在此還會發現,二人盡然有著三分相視。
  “父親!”陸壓恭敬道。
  太一居然是陸壓的父親!
  “怎么了?”太一淡淡道。
  “孩兒剛才見到了一些人!”陸壓沉聲道。
  “哦?”
  太一明白陸壓為人,陸壓和自己一樣,不是極為重要的人,絕對不會鄭重其事的說出來”,
  “申公豹、大崝鐘山!”陸壓鄭重道。
  “北洲鐘山?申公豹?”太一眉頭一皺。
  “是!”陸壓點點頭。
  繼而,將先前海上遇到的事情從頭到尾,沒有一絲隱瞞的稟報了東皇太一。
  “父親,這要如何處置?聽墨子說,他在北洲更是滅了玄武族的玄天宗,鐘山從北洲來,要不要除去這個隱患。”陸壓鄭重道。
  鐘山的強大,陸壓自然有過耳聞,但是。陸壓更自信自己的實力,也自信父親的實力。父子聯手,必然可以留下鐘山。
  太一想了想,最終搖搖頭。
  “這個鐘山,不需要我們動手!”太一沉聲道。
  “哦?”陸壓疑惑道。
  “你可不要小瞧了鐘山,鐘山雖然年歲不大,不到兩千歲,但他所牽扯的勢力可不少,東洲的贏、西洲的姬宮涅、天洲的天道子、地洲的帝玄鎩、中洲的中冇央教主,北洲的玄武族,甚至荒古家族,都與鐘山有著詭異的牽連,牽一發而動天下。”太一凝重道。
  聽著太一所說,陸壓眉頭也深鎖了起來,的確,鐘山貌似太能折騰了。天下多少強者與他都有牽連一般。
  牽一發而動天下,這個鐘山的確已經有了影響天下的能力。
  “還有已亡的接引等人,甚至東洲那次,連鴻鈞都與他有著牽連,所以,我們不便出手!”太一搖搖頭道。
  “不便出手?那就不管了?孩兒總感覺,這個鐘山未來對我妖族天庭有大礙。況且一千多歲都能這樣了,以后,更加的難以預料,北洲、南洲雖然相距很遠,但孩兒相信,早晚兩洲會碰撞的,現在不解決這個威脅,難道要將其養大了?養強了?”陸壓皺眉道。
  “我們不出手,不代表不可以讓別人出手!”太一淡笑道。
  陸壓也不是笨人,腦袋一轉,頓時想到了:“父親,你是說如來和墨子?”
  “他們會出手嗎?”太一淡笑道。
  “墨子不確定,但如來,應該會,他是被荒古家族逐出門墻,鐘山在北洲破壞了荒古家族的計劃,如來時刻想重回荒古家族門墻,眼前或許就是他最好的機會,其次,接引不是鐘山好友嗎?或許接引會留下一些佛道至寶也不一定,如來會想要的。只要如來心動,如來會盡力說服墨子的。”陸壓笑道。
  “嗯,不過,你還忘了一個人!”太一鄭重道。
  “父親,你是說天咒子?”陸壓瞳孔一縮道。
  “不錯,天咒子此刻也在雷音疆域,為何不能再鼓動他?天咒子和大崝可并不友好!”太一淡笑道。
  “父親英明,兩個圣人加上如來,鐘山一行如何能躲得掉?”陸壓無比肯定道。
  “不錯,鐘山要死,但不能死在我們手中,就讓他們互咬吧,群圣亂斗,天下大亂,諸洲紛爭,果然美妙!”太一眼中閃過一絲厲光笑道。
  “的確!”陸壓點點頭。
  “萬佛攀宗大會還未開始,為父要備戰萬佛攀宗大會,暫時不宜露面,你去大雷音寺吧。”太一說道。
  “父親放心,孩兒定會做的妥妥當當!”陸壓點點頭。
  雷音疆域,大雷音寺。
  大雷音寺內的一眾佛陀、菩薩都被揮退,大殿之中只有兩人。莊嚴肅穆的如來佛祖,還有一個就是一身麻袍的墨子。
  “墨子,這次萬佛攀宗大會,有勞了!”如來鄭重道。
  “我自會盡力!”墨子點點頭。
  忽然,墨子頭一轉看向殿外,如來也是神色一凝。
  “陸壓?”墨子沉聲道。
  PS:求月票!沖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