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73 度化界內

程侯走了,堂堂第一圣人,從來沒有這么憋屆過。www.booksrc.net可這事牽扯到了天數,又無可奈何,誰讓自己先前在天柱附近戰斗的?最慘的就是青色妖眼,無妄之災啊!
  “不對?”飛行中的程侯瞳孔猛的一縮。
  “引來天數之眼?難道是鐘山故意的?”
  程侯自語的思索著。
  “不可能,鐘山算計不可能這么重的,連天數也算進去了?若真這樣,鐘山就太可怕了,不可能是這樣!”程侯搖搖頭,否決了這個驚悚的猜測。
  程侯走了,玄武圣地再度平靜下來。
  不過大崤以外的人再看鐘山又不一樣了,特別是玄武族的一眾長老,此刻看鐘山充滿了茫然之色,這鐘山到底還有多少手段?程侯都被他逼走了?難道我玄武族永遠逃不出他的魔爪了?
  晶云天抓了幾個天魔,但還是有一些逃掉了。
  晶云天飛回來時看鐘山也極為復雜,原本已經將鐘山實力想的很高了,但好似還是小看了他,同時對簫忘的觀感也復雜了起來。萬象鏡塔,晶云天在兒子的勸說之下的確曾經有過別樣的心思,可現在那股別樣心思被徹底摒棄了。
  千年,那就等千年吧!
  又在極北之地待了一個月,鐘山交代了一切,這才帶著冰神宮的一些強者,浩浩蕩蕩南下回朝。
  冰=}申宮,悲青絲威了新宮主,自然能調動冰神宮所有人,悲青絲沒有取締冰神宮,同時,留下一些冰神宮的低代弟子在極北之地,有簫忘、龜蛇照看,應該不會有危險。
  來的時候略微的趕,回去的時候卻并不匆忙,在此期間,也和悲青絲單獨相處了很長時間。
  飛了兩年半,浩浩蕩蕩的人群才凱旋歸來。
  大崤,凌霄天庭!長生殿廣場之上。
  “拜見圣王!”群臣恭候鐘山歸來。
  冰神宮的一群強者此刻瞪大眼睛看著四方。鐘山的強大早有耳聞,第一次到這里,自然新奇不已。
  “免禮吧!”鐘山點點頭。
  “謝圣王!”
  “青絲,冰神宮人的住所,我已經讓人安排了,你帶她們去適應一下吧!”鐘山勸說道。
  “嗯!”
  “金鵬,你們且去休息吧!”鐘山道。
  “是!”一眾北上的群臣馬上應道。
  “鐘山,我去陪青絲姐!”幻姬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略微安頓了眾人,鐘山才看向迎候的群臣。
  “朕剛歸來,諸卿有要事,先寫奏章上來,三日后早朝再說,先退下吧!”鐘山開口道。
  “是!”眾臣馬上應道。
  群臣退去,鐘山略微休息了一天就到了書房之中。
  因為有影軀在陰間,所以外出的五年多并沒有積壓太多的政務。書房之中只有寥寥幾份奏童。
  鐘山坐下,很快大崤在陽間的一眾軍團長就被招了進來。
  林嘯、易衍、水鏡、申公豹、水無痕、趙所向,六人站立兩邊。
  “圣王!”眾人道。
  “嗯!”
  因為陰間有影軀存在,所以眾臣看鐘山也并沒有太大的驚喜。
  “那群大仙,安排的怎么樣了?”鐘山問道。
  水鏡出列道:“圣王,當年東洲的那一千多大仙,半年前抵達,臣已經全部進行’了安撫,并且將他們安排在備大軍營,暫時沒有多大官職,一切以軍功為算,他們了解大崤情況之后,無不應允。”
  “大仙奪軍功,自然再容易不過,他們自然不會有何異議!”鐘山點點頭笑道。
  “是,有一千多大仙加入,我大崤中堅力量已經充足,足以面對天下四方了!”水鏡點點頭道。
  “好!”鐘山點點頭。
  水鏡滿意的退回列中。
  “圣王!”申公豹出列。
  “申公豹,你也是三日前剛回來?收獲如何?”鐘山問道。
  “臣拜訪諸朝,已經成功在他們之間埋下禍根,更勸服兩個疆域的道場之主,他們愿意加入大崤,待大戰一起,周圍八大疆域,必定摧枯拉朽!不堪一擊!”申公豹臉色帶著一絲得意道。
  “好!申公豹,這次辛苦了!”鐘山非常滿意道。
  早就知道申公豹能力卓著,但想不到,五年多下來,申公豹給自己這么大驚喜。
  八大疆域?北洲一共只有三十六疆域。一旦拿下八大疆域,那大崤必將以空前的強勢橫掃八荒**。
  好個八大疆域啊!
  “臣不覺辛苦,臣也沒多做什么,只是借大崤的‘勢’壓眾疆域而已。”申公豹馬上謙虛道。
  申公豹此刻也微微激動,不是激動于自己的功績,而是鐘山的稱謂,從‘申卿’再度變為了’申公豹’。雖然以前也稱呼過’申公豹’,但與現在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因為現在再稱呼‘申公豹’,那是鐘山徹底接納了自己。徹底接納,那比敬重好出很多。
  “申大人就不要謙虛的,再謙虛就是驕傲了!”易衍在一旁笑道。
  申公豹微微一笑,搖搖頭不再多說。
  “圣王,說起來最近我大崤可謂是喜事連連,捷報連連!”易衍開口道。”哦?”鐘山看向易衍。
  大戰還沒開始,捷報哪來的?
  “圣王,十日前,北洲三個疆域的祖仙道場主來大崤,臣接待的,臣與三個道場主談了兩天,終于肯定了他們來大崤的目的。他們想要加入大崤!”易衍說道。
  “三個祖仙,主動要求加入大崤-”鐘山微微一鄂。
  “不錯,起初臣也不信,可這三人最終說是在極北之地看到過圣王您,當時圣王對戰莊子折服了他們……………。‘。”
  易衍將想加入大崤的祖仙情況娓娓道來。
  “圣王,這三人如何應對?”易衍看向鐘山。
  雖然易衍心中千肯萬肯,但在大崤擁有決定權的只有鐘山,易衍知禮的等待鐘山決斷。
  “加入大崤?好事,明日朕親自去會見他們。”鐘山一口答應了下來。
  “是!”易衍笑了起來。
  由申公豹的拜訪,導致八大疆域不堪一擊,而這八大疆域對眾人來說,早已成為囊中之物,現在又來了三個疆域?還沒開戰,已經有十一個疆域內定了?鐘山此刻豈能不喜?
  “對了,你說捷報連連,還有何捷報?”
  鐘山問道。
  “這個臣無法判斷,還請圣王決斷。”易衍遞出一份貼子。
  “一個月前,有人送到臣的府上的,’因帝王圖兩個月開啟一次,且臣不想讓第三個人知曉,所以并沒有送信到陰間。”易衍再度說道。
  鐘山點點頭打開貼子。
  …憶藍闕?”鐘山帶著一股意外道。
  居然是莊子道場的憶藍闕?投誠的拜帖?
  鐘山閉目微微思索了起來,當日莊子道場,憶藍闕的確說過投誠的話,后來自己和莊子鬧翻了,應該斷了憶藍闕的念想才對,想不到憶藍闕更是毅然的選擇投誠?
  鐘山在分析憶藍闞的話。輕輕敲擊了一會桌子。而眾軍團長耐心等候。
  過了一會,鐘山雙目一開,一道精光從眼中射出。
  “圣王,如何?憶藍闕投誠,準不準?”
  易衍略微期盼的看向鐘山。
  “朕準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易衍看看鐘山,敬佩的點點頭,這就是氣魄,金鵬一回來,易衍就從金鵬處打探到了極北之地一行的一切。
  與莊子鬧翻,圣王居然不怕憶藍闕是莊子故意使出的棋子,居然坦然答應了憶藍闕的投誠,這就是氣魄,這就是胸懷。最少易衍暫時還沒有這么大胸懷接受一個莊子道場的人。而且憶藍闕還鄭重強調不會對付莊子。
  莊子道場。
  一間大殿,殿內站著憶藍闕父子還有他的老祖宗。
  “闕兒,祖師與鐘山已經算是徹底鬧翻了,我們的信使傳給大崤,會不會…………!”憶藍闕父親擔心道。
  “父親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憶藍闕搖搖頭道。
  “可是,萬一鐘山不接受怎么辦?到時若是將那份投誠信公布出來,我憶家就徹底完了。”憶藍闕父親道。
  “我想,鐘山應該會接受的!”憶藍闕搖搖頭道。
  “闕兒,你有多大把握?”老祖宗開口道。
  “不是把握的問題,而是我們必須要這么做,天下大亂了,憶家弱不禁風,隨時可以滅亡,想要在亂世之中存活和崛起,祖師的道場必不是我們的良選,因為祖師的目標太飄渺了!而我憶家根本經不起這樣的折騰。”憶藍闕搖搖頭道。
  “闕兒,我問你有幾成把握!”老祖宗有些焦急,事關全族,老祖宗不得不細問。
  “把握?若鐘山是憶家可托之人,九成把握,若鐘山沒有那魄力,我憶家也沒必’要加入,我擔心的并不是這個,我擔心的是以后如何與大崤聯系。”憶藍闕搖搖頭道。
  “聯系?”老祖宗疑惑道。
  “不錯,祖師在此,想要時常聯系大崤不容易啊!”憶藍闕皺眉道。
  “額,有人來了!”老祖宗眉頭一挑看向大殿之外。
  “家主,吳虛師兄求見?”一個憶家子弟恭敬道。
  “吳虛?他又來干什么?那是祖師另脈的傳人,那一脈向來敵視我憶家啊!”憶藍闕父親皺眉道。
  “讓他進來!”老祖宗說道。
  “是!”
  很快,一個一身黃袍的男子被請了進來。
  “你來干什么?”憶藍闕父親露出一絲敵視道。
  “諸位,在下有要事與憶藍闞家主談,可否…………!”吳虛說道。說完看看憶藍闕父親和老祖宗。
  “說吧,不用避諱!”憶藍闕搖搖頭道。
  “那可否啟動大陣隔絕大殿,因為在下接下來的話太重要,不能傳出去!”吳虛搖搖頭道。
  三人對視一眼,繼而老祖宗馬上啟動大陣。
  大陣一啟動,一切隔絕。
  吳虛卻忽然對著憶藍闕恭敬一禮。
  “呃?”三人不明所以。
  “大崤圣庭,錦衣衛千戶,吳虛,拜見第十三軍團長。!”吳虛鄭重道。
  “呃?…憶藍闕三人微微一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