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71 古神明

剝奪,天下第五神通,剝奪對方擁有天道丶神通,斬去別人擁有,奪納自身。
  得到這個消息的瞬間,鐘山就知道不妙。甚至鐘山還做了大膽猜測,剝奪應該不僅僅是剝奪天道、神通,甚至法寶也定能剝奪。
  鐘山敢與程侯一戰自然有立于不敗之地的手段。
  程白衣就是手段,利用好了,隨時可以退敵,但是,不到萬不得已,鐘山可不想使用那枚棋子,因為一旦使出,大情與程侯的仇就不死不休了。
  “大!”
  鐘山一聲大喝,兵之天脈陡然放大,越來越大,直徑轉眼擴大了十倍。
  但是,依舊于事無補,因為行之天脈也隨之變大,不甘示弱,而那青色妖眼伸出的手臂也詭異的變長。
  鐘山現在處于一個尷尬的局面,兵之天脈無法撤去,一旦撤去,行之天脈的強大攻擊就全部加注在自己舟身上,可兵之天脈不撤,那另一只青色妖手抓著青色大刀也斬了過來。
  “沒有用的,本尊的神通下,還沒有人能夠幸免過!”程侯冷冷的說道。
  鐘山死死的盯著程侯。努力控制兵之天脈。
  “圣王怎么了?”遠處刀人屠不理解道。
  “是啊,圣王為何一直只使用兵之天脈?圣王的法寶還有大道為何不用?,金鵬也不理解道。
  這時,簫忘也馬上走了出來。
  “這是天下第五神通,剝奪神通!”簫忘馬上給眾人解釋。
  “剝奪?剝奪?”金鵬頓時驚叫了起來,顯然金鵬對此有過耳聞。
  “金鵬你知道?剝奪神通強悍嗎?”落星塵問道。
  “廢話你的時間神通排第九,剝奪神通排第五,你說厲不厲害?不行,圣王有難,我們必須馬上出手!”金鵬馬上叫嚷道。
  眾人一聽頓時準備出手。
  “住手,圣王有令,暫時不得插手!”簫忘馬上說道。
  “為什么?”金鵬頓時瞪起了眼睛。
  “這是圣王的命令!”簫忘搖搖頭說道。
  “唉!”金鵬一聲氣嘆。
  其它人自然也相信簫忘只能一陣無奈。一旁晶云天卻是瞪大了眼睛,什么情況?簫忘沒有離開啊,鐘山什么時候給他的命令?
  眾人耐心的等著,幻姬和悲青絲抓在一起,二女眼中都露出了極度的擔心之色。
  一眾玄武族長老此刻看責戰斗,臉色盡皆復雜了起來。
  按理說,眾人仇視鐘山應該希望鐘山死才對,但眾長老同樣也不想程侯能勝,因為眾長老與程侯有仇,程侯他失約了,當初說好了回來助玄天宗誅殺鐘山的,但是他沒來,就因為他失約了,所以鐘山沒死玄天宗死了,玄武族也更新換代了。
  眾長老看著遠處的戰斗,心里極為復雜。
  “神武長老”龜蛇說道。
  “嗯?”龜神武皺再的看向龜蛇,難道龜蛇讓自己去幫忙?
  龜神武可不想幫鐘山,而其他長老也臉色難看的看著龜蛇。甚至龜神武都準備忤逆龜蛇的命令了。
  “著你負責圣地族人撤離過程,要快,快速撤離這里他們是我族的未來,保護好他們,快”龜蛇下令道。
  “呃?”龜神武微微一鄂。其它長老也是微微一鄂。
  “還不快去”龜蛇眉頭一挑道。
  “是!”龜神武第一次如此鄭重的聽令。
  眾長老看龜蛇之時,原先心中的隔閡也一瞬間少出了很多。至尊以族人為先,這才是我們想要的至尊。
  撤離,大量玄武被快速撤離此地,鐘山與程侯大戰波及太廣了。
  遠處程侯冷笑之中,抓著青色大刀的右臂伸出了很長忽然間,從天而降斜著斬入兵之天脈之中。
  “咔咔咔咔咔!”
  艱難的推進聲音,青色大刀變的越來越大,狠狠的斬了進來,也許天脈比天道更純粹,斬的速度慢出很多,但即便如此,給鐘山的震撼也太大了。
  斬進來了?兵之天脈無敵的防御被破開了?要知道,對面行之天脈也沒有打開兵之天脈的防御,可青色大刀斬進來了?
  而且所進來的時候,鐘山發現自己對兵之天脈的控制在漸漸減少。甚至好似鋼刀切在自己的神魂之上,一股極大的痛苦通過兵之天脈讓鐘山深刻體會。
  “吼~~~~~~~~~~~~~~~!”
  鐘山一聲大吼,疼痛的額頭冒出些許冷汗。
  看著那慢慢推進的青色大刀,鐘山明白,一旦大刀斬到自己之處時,將自己斬出兵之天脈,那兵之天脈就不屬于自己了。
  “爾敢!斬”鐘山喝道。
  在兵之天脈之內,鐘山豎手一斬,一道巨大斧芒狠狠的撞向了青色大刀。
  “呼!”
  穿刀而過,什么也沒有斬到,好似根本不存在那青色大刀一樣。青色大刀繼續推進,一點也沒受影響。
  外界,程侯看到鐘山的動作,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道:“沒有用的,兵之天脈,你不配擁有!”
  鐘山冷冷的看著程侯。
  “還有什么神通丶功法,使出來吧?不然你的兵之天脈很快就沒有了!”程侯淡笑道。
  神通?功法?鐘山明白,只要施展出來,同樣逃不過被剝奪的結局。此役就此敗了嗎?任由程侯強奪兵之天脈?
  “哼,程侯,你得意的也太早了!”鐘山冷聲道。
  “哦?”程侯也不著急,現在看來,自己已然立于不敗之地。
  “所有人聽著,退后,退后千萬里!”鐘山一聲大喝。
  大喝之下,隨著兵之天脈一瞬間響徹整個玄武圣地。
  退出千萬里?這么遠?大情群臣頓時露出詫異之色,圣王又要干什么?但還是快速退了出去。
  鐘山喊完,就是死死的看向程侯,額頭冒出些許顫動的汗水。
  “鐘山?好強的毅力,換個祖仙,此刻早已神魂疼痛的不停嘶吼了起來,你卻還忍得住?我看你能忍耐到幾時!”程侯眼睛一瞪,那青色大刀斬的越來越快了。
  “程侯,雖然你被群圣稱為第一圣人,但你顯然不是最聰明的一個!”鐘山露出一絲冷笑道。
  “嗯?”程侯雙眼一瞇。
  “同時,你也小看了天下人!”鐘山語氣越發冰寒。
  “什么?”
  程侯眉頭一挑,知道鐘山要出手了。不過程侯不在意,出手?再出手更好,再有神通,自己更可以剝奪。
  鐘山臉色一寒,眼中帶著一股煞氣,雙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交叉成“、,形,鐘山雙手陡然變成了銀色,如金屬一般透著幽亮。
  交叉的手指向著兩邊一拉,發出難聽的金屬摩擦之聲。
  “開天四式,大崩潰”丶
  遠處程侯神色一凝,鐘山的各種手段,程侯都有收集,開天一式、二式、三式,一式比一式厲害,到開天三式的時候,當年居然以古仙的實力擋住了熒惑圣人一擊,原本認為已經到頭了,現在居然又整出了開天四式!開天四式?四式又如何?照樣剝奪!
  “不對,不對!”程侯臉色陡然一變。
  因為隨著鐘山話的喊出,兵之天脈陡然放出耀眼的光芒,刺亮無比,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居然將行之天脈壓制住了。而青色大刀插在內部也陡然感到一股巨大的阻力產生。
  “糟了”程侯頓時氣極道。
  探手向后一抓,虛空星辰陡然暗淡,無窮天地大勢之力被程侯抽取而來,向著兵之天脈方向前行壓制過去。
  可惜,程侯反應的有些晚子,開天四式正式的展露了其霸道的一面。
  “轟~~~~~~~~~~~~~~~~~~~~~~~~~nn!”
  龐大的兵之天脈,以一股浩大的聲勢大爆炸了。兵之天脈爆炸之下,強大的沖擊頓時絞碎虛空四方,巨大的爆炸炸的程侯一個措手不及。
  爆炸?天脈爆炸?程侯完全沒有想到天脈還可以爆炸。天脈若是爆炸,必然對自己掌控天脈有影響,完全是傷人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誰會這么做?
  鐘山會,鐘山就這么做了。鐘山從八極天尾的無敵自爆得到啟發,若天脈也能爆炸那該有多么震撼?特別是敵人在近處的時候,天脈一自爆,那可是毀天滅地的招式啊。
  至于自損八百,也是因為啟發于八極天尾的重生,還有那還原神通,鐘山將自損壓制到了最少,壓制到了傷人一千自損三百的程度,自損三層,總比被人剝奪的好。
  開天皿式,大崩潰!兵之天脈大自爆,無邊耀眼的光芒將四方刺的分不清事物,巨大的黑洞形成轉眼被銀光填滿,這股爆炸太猛烈了,即便程侯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也晚了一步。
  “鐘山,你這個瘋子!”程侯驚吼了起來。
  這威力雖然變態,但還在程侯的承受范圍,可是,自爆絕對不能在這里啊,因為旁邊可是四根天柱,鐘山要是毀了天柱,那這份罪孽就大了。天數必降下責罰,而自己因為與鐘山戰斗,更將是被懲罰的典型。
  一時間,程侯驚吼的擋住天脈自爆,另一方面卻快速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保護四根天柱,在這里和鐘山這個瘋子戰斗,何苦來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