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70 居心叵測的中央教主

第四十章天下第五神通
  “圣人代天牧蒼生,污蔑圣人,其心可誅!本尊可代天滅你!”
  一甩衣袖,程侯脫離了四根天柱包圍圈,站在遠處冷冷的看著鐘山。()
  程侯起了殺心?而且還是一上來就動了殺心?
  鐘山頓時發現了不妥。
  按理說,自己和程侯根本沒有什么深仇大怨,至于程侯之子程白衣,此刻還扣在陰間大獄之中,只要還沒死,程侯應該不知道才對。
  那日來時還對自己客客氣氣,現在就轉眼要誅殺了?
  至于先前試探程侯的話,也不可能讓他有這么大殺心啊?況且,自己還有他想要的行之天脈完整復制體。
  不對勁!
  “圣人了不起嗎?前些年還不是被屠了兩個?”一旁金鵬頓時叫了起了。
  “嗯!”
  程侯眼睛一瞪,頓時一股強大的氣勢向著金鵬沖擊而來,金鵬也是一個傲骨天生的祖仙,面對程侯氣勢自然鼓足了精氣神對上了。
  “呲!”
  金鵬被程侯的氣勢生生的推后了三丈之遠,地上一條金鵬拖出來的地溝。
  金鵬無比凝重的看向程侯,僅僅憑借氣勢就將自己沖開了?
  大崝祖仙頓時一陣戒備,紛紛取出法寶。
  “退后吧,程侯找的是朕!”鐘山淡淡道,踏步走出。
  “是!”大崝群臣馬上應命,但誰也沒有退后,好似只要局勢對鐘山一有不利就馬上出手一般。
  “鐘山!”一旁悲青絲擔心道。
  “放心!”鐘山拍拍悲青絲手背道。
  鐘山踏步走上前來,看向遠處的程侯。
  程侯看向鐘山,但鐘山在剛才一瞬間看到了程侯一個詭異的神色。
  他看了悲青絲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好似怕悲青絲發現什么一樣。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鐘山卻實實在在看在了眼中。
  “鐘山,本尊也不以大欺小,有什么手段,本尊讓你施展!”程侯沉聲道。
  讓你施展?鐘山越發意外,程侯會那么客氣?
  踏步間,鐘山準備招出龍形大道,畢竟程侯不比別人,天下第一圣人可不僅是虛名,沒有絕對的實力豈能讓諸圣承認?
  不對!
  鐘山在最后強壓下了招出龍形大道的念頭。踏步間,鐘山周徹銀光大放。
  “嘭~~~~~~~~~~~~~~~~~~~~!”
  銀色的天道驟然出現,兵之天脈。
  程侯的實力一直是一個謎,知道他能耐的或許只有那幾個圣人吧,鐘山想要全力出手,但還是被心中的那股警覺止住了。
  “兵之天脈?好!”程侯眼中一冷道。
  以鐘山現在的實力召喚出來的兵之天脈自然比之古仙時強出了多倍,銀色天脈之上,道道詭異符文環繞,白霧彌漫探不清虛實。
  程侯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雙目一凝,忽然間在程侯眉心出現了一道細縫。一道青色的妖異細縫陡然一開。程侯眉心忽然豎起了第三只青色的眼睛。
  一只妖異到了極致的青色眼睛。
  鐘山以前見過二郎神楊戩,但二郎神那第三眼和程侯的根本沒法比,楊戩那第三眼普普通通,和尋常眼睛差不多,可程侯這只卻充滿了妖光。
  一股妖邪之意從那第三眼中射出,看著那眼睛,幾乎所有人都忽然全身一陣冰冷。
  可這只青色眼睛遠遠比眾人想象的還詭異,這第三眼忽然間脫離了程侯的額頭。
  青色的眼睛忽然飛了出來,并且越飛越高,越飛越大,轉眼間變的三十萬里之大,立在天空之上,好似蒼天之眼一般。
  “這是一個小千世界的蒼天之眼,被程侯煉化成這樣的?”一旁晶云天沉聲道。
  蒼天之眼?
  妖異的青色眼睛立于程侯頭頂之上,望向下方鐘山之處。
  大崝群臣都看向了鐘山,圣王也有一只紫色的天罰之眼,或許未必輸于它。眾臣都期待的看向鐘山,希望鐘山能夠取出天罰之眼,以天罰之眼對戰青色妖眼。
  若是尋常,鐘山或許真的使出天罰之眼了,但此刻的鐘山終究有種不祥的感覺,因為到現在鐘山還不知道這青色妖眼到底有何能力?
  “開天三式,天道合兵!”鐘山一聲斷喝。
  四面八方陡然出現千條天道,千條天道乍現頓時讓一眾祖仙心中一駭,千條天道快速沖向兵之天脈。
  “嗡~~~~~~~~~~~~~~~~~~~~!”
  四周空間都顫抖了起來,千條天道合為一條,這股威勢極為恐怖了。
  天道合兵一出,兵之天脈之上忽然出現一個浩大的斧子,一個龐大至極的斧刃從兵之天道冒出,百萬里之大,帶著一股破滅一切的氣勢沖向程侯,虛空撕碎,一斧斷天。
  “轟!”
  百萬里直徑的空間陡然碾為粉末向著程侯斬去。
  程侯眼中一冷,探手一指。
  “行~~~~~~~~~~~~~~~~~~~~!”
  程侯一聲炸喝,虛空陡然再度出現一個青色天脈,行之天脈,天脈一出,并沒有發出多大的震蕩,僅僅快速變粗,轉眼間從百丈距離變成了百萬丈,甚至達到百萬里之粗。
  “轟~~~~~~~~~~~~~~~~~~~~!”
  開天三式與行之天脈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程侯畢竟是第一圣人,祭煉行之天脈也有無數歲月了,隨手一擊卻一點不弱于開天三式。
  兩大天脈也第一次在大千世界狠狠的碰撞了起來。
  巨大的碰撞,讓四周虛空炸碎的不成樣子,而大崝群臣也只能一度向后退去。
  戰場只有鐘山和程侯二人。
  開天三式一出,行之天脈碰撞,誰也奈何不了誰。原本鐘山以為這一回合結束了,但是,程侯卻沒有撤去行之天脈。
  就好像兩人對掌,原本應該一擊就分開的,但其中一個沒有分開,而是貼著手掌輸力,另一方若是撤掌,必定被對方重傷。
  由先前的灑脫戰斗,轉眼變成了僵持戰。
  僵持戰?程侯要干什么?
  鐘山看到,遠處程侯卻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好似這個僵持戰是故意釣鐘山的一般。
  “嗡~~~~~~~~~~~~~~~~~~~~!”
  天空之上,青色妖眼陡然放出億萬青光,頓時刺的天地一陣發青。而且,在那瞳孔之中,忽然間冒出一個青色的手掌。
  蒼天之眼瞳孔中冒出手掌?
  鐘山被這一幕驚到了,自己的天罰之眼也沒這么夸張啊!
  雖然那是一只十萬里大小的手掌,而且還是一個似虛似實的能量體,可從瞳孔中冒出來,也太邪門了吧。
  青色手掌伸出,越伸越長,轉眼間伸出一條手臂來了,瞳孔里冒出手臂,這?怎么有這種事?程侯要干什么?
  鐘山控制兵之天脈與行之天脈僵持之中,而那手臂越來越長,漸漸居然繞到兵之天脈之后,箍了一圈繞回來,好似一個人抱起一根柱子一般。
  “轟~~~~~~~~~~~~~~~~~~~~!”
  兵之天脈一陣巨顫,鐘山發現,那手臂能觸碰到兵之天脈,真的在抱兵之天脈?而且越勒越緊。程侯他要干什么?
  在鐘山看不明白之際,那青色妖眼之中,詭異的又冒出一條手臂,就好像一個人的左右臂,剛才冒的是左臂,現在冒出來的卻是右臂,而且這個右手掌中更拿著一柄青色的大刀。
  同樣為能量體,但這青色大刀和手臂感覺完全不一樣,就好似八極天尾的普通尾巴和誅仙四劍不同一樣,這柄青色大刀之上,鐘山感覺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遠處晶云天驚訝道。
  晶云天指著那青色大刀,一臉的不可思議。
  “晶族長,你知道了?那是什么?”一旁簫忘馬上詢問道。
  晶云天看看程侯,最終深吸口氣道:“剝奪!”
  “剝奪?”簫忘不明白。
  “程侯的神通,想不到程侯掌握的是天下第五神通,剝奪!”晶云天說道。
  “天下第五神通?剝奪?什么意思,它有什么能力?”簫忘馬上說道。
  “斬去別人所擁有的東西,剝奪成自我擁有。”晶云天搖搖頭道。
  “剝奪成自我擁有?這是天下第五?比得過復制神通嗎?”簫忘不理解道。
  復制神通也能復制別人的功法、神通啊。
  “不同,完全不同,剝奪神通比復制神通霸道很多,復制神通只能復制對手的功法、神通,而對手雖然被復制了,但自身還有,可剝奪神通卻不然,一旦剝奪了對方神通,對方將永久失去,甚至連這種神通的所有重煉屬性也剝奪了,也就是被剝奪后,永遠煉不回來了,甚至,連別人的天道也能剝奪!”晶云天驚悚道。
  “天道也能剝奪,比如一個火系祖仙擁有的火系天道,若是被剝奪神通剝奪了,那他就再也沒有火系屬性了?以前的火系修煉也前功盡棄了?”簫忘驚訝道。
  “是,天下第五,絕對不是虛的,我族典籍中記載,甚至曾經有人用剝奪神通剝奪了‘時間神通’為己用。鐘山遇到大麻煩了!”晶云天搖搖頭道。
  簫忘臉色一變,馬上看向一旁祖仙。
  “豹威,我入你‘世界’,快!”簫忘馬上說道。
  “是!”祖仙豹威馬上應道。
  簫忘馬上入內,豹威的‘世界’存儲了很多巨大宮殿,內部養活著大量老鼠,用來對凌霄天庭進行傳信。
  簫忘要第一時間將消息傳遞給鐘山。
  眼前大戰之時,很難插上,但陰間還有一個鐘山。
  消息很快傳到了陰間,同樣,與程侯對戰的鐘山本體也馬上知道了這是什么,天下第五神通,剝奪?
  鐘山臉色一變,程侯要剝奪自己的兵之天脈?
  :求!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