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67 崩壞大千世界

最危急的關頭,莊子躲過了方天玉璽。
  雖然在肉體上,莊子未受傷害,但在精神上、在勢上,卻是略輸一籌。
  莊子若沒反擊就躲開,不存在“勢”上的敗北,但是,他用龍頭拐杖反擊了,在龍頭拐杖破碎之后,并沒有一往無前的再用手段破開障礙,那是心理上承認了方天玉壘不可敵。
  在“勢,上被鐘山徹底壓制了。
  或許對于凡人來說,莊子根本沒受傷,重新打過就好,但是對于這種巔峰高手來說,“勢”的敗,將很大程度影響后續戰斗,最少在短時間內,心理上產生了一絲破綻。
  鐘山又是一個心理戰的高手,一絲破綻出現,定然能撕出一個大。子,繼而層層擊破,因此二人都明白,剛才已經分出了勝負。
  來日將破綻修圓滿,莊子未必不能贏鐘山,但今日,鐘山勝了!
  探手一招,方天玉鑒落入鐘山掌心之中。
  托著方天玉璽,鐘山眼神凌厲,盯著莊子不說話!
  再戰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玄天宗已死,莊子和玄天宗根本沒有交情,只是令荒古家族失望而已,就算現在大敗鐘山,對莊子與荒古家族的關系也沒影響。因此,再戰斗純粹是吃力不過好的事情!
  二人都心知肚明,鐘山收起方天玉璽也是這個意思,但是鐘山并沒有率先開口,因為鐘山現在要保持一種勢的鋒銳。現在占據優勢,鐘山若先開口,先前的心理優勢就蕩然無存,若莊子不愿就此離去,那戰斗就有的打了。
  防人之心不可無,鐘山可不想白白放棄這應有的心理優勢。
  莊子自然也懂得這個道理,二人再著一段距離,冷冷相視了一會,最終,莊子露出一股道不清的笑容率先開口道:“好,鐘圣王,今曰莊周受教了!”
  “莊子客氣了!”鐘山淡淡道。
  “今日就此別過,來日再找鐘圣王討教!”莊子深吸口氣面色變冷道。
  “不勝榮幸!”鐘山臉色凝重道。
  “告辭!”
  莊子丟下一句別語,踏步消失在了原地,而他的大道也潰散成無數蝴蝶。
  鐘山看著莊子離去的方向,一陣沉默。
  “呼!”
  龍形大道轟然消失,鐘山也緩緩收起方天玉璽。轉頭,鐘山看向悲青絲方向。
  玄武圣地外圍。
  “莊子敗走了?”一個強者驚叫道。
  “不可能的,莊子可是最接近圣人的人。鐘山怎么可能敗走莊子?他是自己走的!”
  “放屁,假如有個比你弱的人毀了你祭煉數十萬年的法寶,你會不疼不癢的離開?”
  “呃?不會!”
  “鐘山太強橫了!”
  外圍強者的驚嘆,鐘山根本沒有在意,而是看向一臉傷心的悲青絲處。
  悲青絲此刻還跪在九陰魅火池外圍,臉上掛著淚痕,神情有些發呆,好似有什么事情想不通。
  身后一眾冰神宮女恭敬的跪拜悲青絲,但悲青絲根本沒去理會。
  “丫頭,怎么了?”鐘山到了近前小聲道。
  聽到鐘山的聲音,悲青絲好似回過神來了,淚痕已干,但臉色卻極為不好看。
  “我們難道錯了嗎?”悲青絲難過道。
  “什么錯了?”
  “我一直以為先祖鼓動我去送死是她怕死,可現在我發現不對,她自己赴死了,為什么會這樣?她是對的嗎?”悲青絲難過道。
  看著悲青絲的樣子,鐘山微微一嘆,一眾皇后中,悲青絲雖然最沉默寡言,但也最心善。先祖為她赴死,轉眼也帶動了悲青絲深深的自責。
  “冰神宮主,她沒錯!”鐘山想了想道。
  “嗯?”悲青絲意外的看向鐘山。
  沒錯?鐘山不是一直說她思想偏激嗎?
  “這世上,根本沒有對錯,一件事有些人認為是對的,而有些人卻認為錯的,只是所占角度不同而已,站在她的角度,她是對的,她沒錯,她悲天憫人,為了蒼生犧牲自我,沒人會說她錯,但同樣的事情,在我們眼里卻是錯的。世上沒有絕對的“對”也沒有絕對的“錯“我們修行者在漫長的歲月中能夠堅守本心就夠了。”鐘山勸慰道。
  悲青絲瞪著大大的眼睛,原本的傷心也散去了很多一般。
  “她有她的追求,你不用為她太難過,她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了自己的追求,我想她走時,應該也是心滿意足的。”鐘山勸道。
  悲青絲眼睛瞪的大大的。傷心盡去,一臉驚訝的看向鐘山。
  “怎么了?”鐘山疑惑道。
  “先祖走的時候,神魂真的是非常安詳,你怎么知道?”悲青絲驚訝道。
  微微六笑,鐘山道:“我說過,她是奉獻給自己的追求,填充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所以她會安詳,她會滿足,哪怕被第一天魔吃了,她也心懷寬慰的。”
  “不懂”悲青絲搖搖頭道。
  “以后你會懂的,擦擦淚痕,很多人看著呢!”鐘山扶起悲青絲說道。
  “嗯!”悲青絲臉色一紅,馬上將臉色淚痕擦干凈。
  安撫了悲青絲,鐘山也抬頭看起了星空之上。
  星空之上,南宮勝的絕世大陣。
  二十五名祖仙入內,大崝八大祖仙協助。只為龜蛇勸服眾玄武長老!
  雙眼微瞇,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大陣能困住祖仙們一天的時間,所以鐘山也并未著急。低頭看向了四方。
  遠處,圍觀強看見識了鐘山的強勢之后,此刻誰也不敢上前,僅僅在遠處觀望著。
  而玄武族的強者們,此刻也快速從龜殼中伸出頭來,再度變成了人形。
  一眾玄武恢復,頓時被眼前景象驚到了。
  玄武族中心廣堊場還有大量宮殿居然被夷為平地,至尊呢?一眾長老呢?
  怎么只有鐘山和冰神宮的一群人?
  “呼!”一眾玄武族古仙頓時飛向鐘山方向。
  轉眼將鐘山包圍了起來。
  “鐘圣王,至尊還有眾長老呢?”一個古仙沉聲問道。
  “耐心等待,一天后,你們的長老會回來的!”鐘山淡淡道。
  一眾古仙不明所以,一個個眉頭深鎖,古怪的看著眼前一群人。
  等!眾人只能耐心等候。一眾玄武也不好過多為難鐘山,只能在遠處暗暗的盯著。
  “鐘山,為什么程侯沒來?”悲青絲疑惑道。
  鐘山看看四根天柱的頂端,微微一笑道:“因為我已經派人去攔截他了。”
  “攔截?”悲青絲也看向那天魔界的入口。
  “你是說幻姬?幻姬去攔截程侯?她攔得住嗎?”悲青絲擔心道。
  “她只要負責拖一段時間而已,應該不難,畢竟天魔界的法則和大千世界不同,在那里,程侯并不是圣人!”鐘山沉聲道,但眼中卻閃過一絲為幻姬擔心的神情。
  就在鐘山和悲青絲談論幻姬之際,鐘山面前虛空一開。七八今天魔忽然冒了出來。
  遠處一眾玄武頓時抓起武器,至尊、長老消失,一個個草木皆兵。
  七八今天魔一攏消失不見了,而在鐘山面前卻多出一個黑袍身影。
  “幻姬,你回來了!”悲青絲馬上上前抓著幻姬的手道。
  鐘山前往晶族的期間,幻姬有心接近悲青絲,二女也算相讀甚歡,此刻見幻姬歸來,悲青絲頓時笑了起來。
  “幻姬,這次真的辛苦你了!”鐘山馬上說道。
  “不是,不是我的功勞!”幻姬眉頭深鎖道。
  “怎么不是你的功勞?因為你,程侯才沒來,此役才能化險為夷啊,對了,程侯怎么還不出來?”鐘山問道。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幻姬馬上搖搖頭道。
  “哦?”鐘山疑惑道。
  “我,我在天魔界根本就沒看到程侯!”幻姬臉色古怪道。
  “沒看到程侯?”鐘山意外道。
  “嗯,天魔界非常大,我沒敢離開太遠,我這些日子其實都在天魔界口的附近,擔心程侯隨時歸來,所以一直在附近守著。但,根本沒有程侯身影,或者說程侯根本沒有準備來幫助玄天宗!”幻姬疑惑道。
  “那程侯去了哪里?”鐘山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幻姬搖搖頭。
  “你不是說可以詢問天魔嗎?其它天魔沒看到他嗎?”鐘山意外道。
  “我問了,但是,那些天魔都不知道,程侯進去的第一天,是有天魔看到的,可是,沒多久,程侯轉眼就沒了,誰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這幾個月,這個出口處聚集了好多高級天魔,應該不可能讓程侯離開他們視線的啊,可程侯就是忽然就沒了,一直到今天都沒有出現!”幻姬不理解道。
  “沒了?”鐘山意外無比。
  “嗯。你那么聰明,你能猜到怎么回事嗎?”幻姬期盼道。
  鐘山一陣無語,聰明有什么用,這一點信息怎么可能猜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程侯被譽為如今第一圣人,肯定有些不凡的手段的,以后或許就會知道,不用擔心!”鐘山安慰道。
  “嗯!”幻姬點點頭。
  鐘山雖然安慰幻姬,但心中卻一直沒有放松。
  程侯去天魔界到底為了什么?憑空消失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