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57 鐘山VS天咒子

“哈哈哈哈,跪下吧!”
  玄天宗略微興冇奮的大笑著,身后玄武族長老一陣沉默,誰也沒有說話,僅僅有個別眉頭微皺而已。
  而玄武族其它人早已跪拜而下。
  龜蛇臉色大變,哪怕到現在,龜蛇都不相信見到的一般。
  初代血脈?怎么可能?來時,龜蛇已經想到玄天宗肯定有秘密,血脈也肯定不止第六代,可龜蛇想的再多,也只是和自己一樣,第二代血脈啊!
  眼前玄天宗居然有第一代血脈?怎么可能?
  龜蛇頓時焦急的看向鐘山。
  “怎么了?剛才的話是誰答應的?玄武正宗?呵,可笑!”玄天宗嘲諷道。
  玄天宗此刻站在大義之上,自然要恨恨羞辱一番龜蛇,龜蛇若跪,再好不過,龜蛇不跪,在玄武族人眼中,更是留下食言而肥的小人形象,以后煉化龜蛇,玄武族長老更不會說什么。
  “圣王!”龜蛇為難的看向鐘山。顯然不想跪下,從小到大,龜蛇除了鐘山還沒做過臣服任何人的姿態。
  所有人都看向鐘山,因為龜蛇是鐘山臣子,若真跪下,不僅僅是丟龜蛇的臉,更是丟鐘山的臉,鐘山會讓他跪嗎?
  鐘山搖搖頭道:“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對自己的話負責,說過的話,就要兌現!”
  語氣很堅定,一眾長老聽到鐘山的話,無不露出訝然之色,就是玄天宗也奇怪的看向鐘山。
  “是!”龜蛇艱難的點點頭。
  忽然,龜蛇想到鐘山在一開始時的話‘大丈夫受得屈辱只為來日翱翔九天!”難道圣王一開始就猜到了這個結果?圣王為什么這么做?這可是丟大崝的臉啊!
  大崝的過往頓時回蕩在龜蛇的腦海。龜蛇臉色忽然一肅,是啊,相比于圣王當年,這點屈辱又算什么?圣王當年為了大崝,甚至以圣王之軀,屈辱的做質子,被囚于太初圣庭。
  但圣王做到了,屈辱過后,沖天而上,橫掃八荒六合,一統風冢疆域,昔日的仇寇盡數被圣王踏在腳下。到了這時,誰還覺得圣王當年丟臉?只會覺得圣王當年英明。
  看著玄天宗,龜蛇神色一凝,屈辱?今日我跪拜你,來日,我必將你踏在腳下。
  踏步間,龜蛇在玄天宗滿意的目光下,就要下跪了。
  “龜蛇,你干什么?”一旁鐘山眉頭一挑。
  “呃?”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
  鐘山什么意思?剛才讓龜蛇兌現諾言,現在又反悔了不成?
  “圣王?”龜蛇疑惑道。
  “你拜的是第一代血脈,又不是第六代血脈!”鐘山淡淡道。
  鐘山語氣雖淡,但聽在龜蛇耳中猶如九天神雷貫耳,整個人忽然僵了,丟人啊,龜蛇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
  拜第六代血脈,那是羞辱,但拜第一代血脈,那是玄武族規矩,沒有絲毫丟人的,雖然第一代、第六代血脈是同一個人,但也不能混為一談啊。
  “多謝圣王!”龜蛇馬上恭敬道。
  對面一眾玄武族長老微微一鄂,繼而如龜蛇一樣,一時間有著好幾個長老頓時臉色一紅。因為他們血脈是第四代、第五代,卻一直以來拜著第六代的玄天宗,這不是自貶身份嗎?
  雖然僅僅是一句話,但鐘山依舊成功挑起了玄天宗與眾長老之間的間隙。
  玄天宗沒有發現這個間隙,但也看到自己準備用來羞辱龜蛇的計劃失敗了一樣,眉頭微微一挑,看向鐘山越發厭惡了起來。
  “玄天宗,我只拜第一代的身軀。”龜蛇鄭重道。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玄天宗堅持了一下。
  搖搖頭,龜蛇道:“只有第一代的血脈,才有資格被我拜!”
  幾乎所有玄武都微微一稟,只有第一代才有資格?眾人都聽出了話中的意思,龜蛇的血脈是第二代?
  很多玄武都倒吸了。氣,誰也沒想到龜蛇的血脈會這么高。同時,血脈至上的玄武族,很多玄武都投過去恭敬的目光。
  玄天宗臉色一沉,但現在騎虎難下,也不會不讓龜蛇拜。
  身形微顫之際,那百丈高的玄武影子再度出現,同樣是那股浩大的氣息,無數玄武再度恭拜而下。
  鐘山眼中一凝,再度細細的查探玄天宗被逼出來的底牌。一切都是鐘山計劃好的,玄天宗何德何能讓玄武族所有長老承認,原來一切都來自這具身體。第一代,也就是玄武族祖之血脈。
  一個巨大的玄武,是四足縮起,還是沒有四足?
  玄天宗站在龜蛇前,但龜蛇根本沒有看他。
  兌現諾言,龜蛇一提衣擺,對著巨大的玄武影子,無比恭敬的跪拜而下。
  “祖血脈外,玄武族最高血脈者,龜蛇,拜見祖血脈!”龜蛇恭敬道。
  拜完,龜蛇起身,而玄天宗也適時收取另一具身軀。
  恭恭敬敬的一禮,龜蛇并沒有迎來玄天宗想要的羞恥,反而因為龜蛇堂堂正正、遵守諾言、遵循祖規,令一眾玄武充滿了尊敬。
  更重要的是龜蛇那自信的話,祖血脈外。最高血脈者?至此以后,除了玄天宗死忠分子,別的玄武族,再無人會為難龜蛇。
  玄天宗臉色一黑。看向龜蛇越發陰冷了起來。同時一陣怨恨的看看鐘山。
  “玄天宗,不請我們進去嗎?”鐘山迎著玄天宗的怨恨反而笑了起來。
  玄天宗眼皮跳了跳,最終語氣生硬道:“請!”
  “請!”鐘山也很直接道。
  一群人各懷鬼胎,踏步向著玄武族圣地內部而去。
  沒多久,鐘山一行被安排在了一個山谷之處,而玄天宗自然沒有功夫交好鐘山,安排好鐘山,就踏步離去了。
  山谷之中,鐘山重新布置了大陣,宮殿也用了自己帶來的。
  一群人進入大殿之中。
  “圣王英明,臣慚愧,差點就丟了大崝的臉面。”龜蛇馬上請罪道。
  “嗯,平時修煉,不要一味注重武力,心智、手段也要經常練練,此次就算了,以后好好參悟!”鐘山點點頭道。
  “是!”龜蛇馬上說道。
  這時,先前跟在鐘山身后的一群黑袍人,有著一人忽然掀開帽子。
  此人正是鐘山剛來極北之地時,那個為鐘山解說極北之地勢力的竇威。
  “圣王,剛才,臣感到天道了,是真的嗎?”竇威激動的語無倫次道。
  不止竇唯,這群黑袍人中,除了金鵬和紫陽驚鴻,其它人都是露出顫顫激動。
  鐘山微微一笑道:“那是朕揮出的天道,至于你們,以后好生修煉,有擁有天道的時候的。”
  “是!”竇威激動中帶著一股崇拜道。
  天道,天道啊,圣王揮手就是七條天道?
  “辜威!”鐘山再度叫道。
  “臣在!”竇威馬上應道。
  “約束你的人,接下來的期間,不許踏出此谷,不得與外界交流,不得掀開黑袍暴露行跡!”鐘山沉聲道。
  “是!”竇威馬上應道。
  繼而,竇威快速將帽子又戴了起來。
  “有驚鴻先生為你們遮掩行跡,你們接下來就在此山谷好自修行吧!”鐘山下令道。
  “遵旨!”八人同時應道。
  “下去吧!”鐘山道。
  “是!”
  八個臨時湊來的人退出大殿,前往隔壁大殿閉關修行了。
  大殿之中,只剩下鐘山、紫陽驚鴻、金鵬和龜蛇了。
  “圣王,那個祖血脈的玄武有問題!”金鵬眼中閃過一絲驚嘆道。
  “不錯,這次龜蛇表現不錯,我們幾乎已經找到玄天宗的依仗了,接下來就是弄的更明確即可!”鐘山點點頭。
  “圣王,臣去拜訪玄武族長老?向他們打探?”龜蛇馬上請旨道。
  “拜訪玄武族長老,這是必須的,接下來期間,你要一一拜訪,為獻祭大典時做準備,至于打探,那就算了,那些長老,他們是不可能告訴你原因的!況且他們也不一定知道。“鐘山搖搖頭道。
  “是!”龜蛇馬上應道。
  說話間,鐘山用法術凝現出一個人的影像,若是玄天宗在此,一定會驚訝的發現,此人正是自己的智囊,玄之陰。
  “圣王,這人是?”金鵬疑惑道。
  “此人,就是你接下來的目的!”
  “哦?”
  “先前玄武圣地之外,玄天宗每次作出決策,都會不自覺的看他一眼,甚至之前懷疑竇威身份時,朕還發現他傳音給玄天宗,可見此人身份異常,最少,應該是玄天宗的心腹!小心將他抓來,朕要親自審問他!”鐘山下令道。
  “是!”金鵬恭敬道。
  “玄之陰,你不是說那十人不是先前的祖仙嗎?那他們的天道是怎么回事?”玄天宗秋后算賬道。
  “這,這,屬下也不知道,不應該這樣的!”玄之陰一臉苦相道。
  “哼,不應該這樣的?它分明就是這樣。你說,現在怎么辦?鐘山這一群人還真的就堂而皇之住進來了,他們到底什么打算?”玄天宗喝道。
  “屬下暫時不知道,等他們有動作了,或許就知道鐘山用意了!”
  “有動作了?那時我還要你分析?沒用的廢物,滾!”玄天宗呵斥道。
  玄天宗因為剛才交鋒失利在氣頭上,玄之陰也不敢多說,郁悶的退出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