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56 兩圣一祖

玄武圣地之外,大風凜冽!鐘山帶著龜蛇站于前方,后面跟著十名黑袍人,盡皆裹在黑袍之中。九男一女,看不清容貌,分不清是不是前些時候的鐘山一群十二人。
  大風吹動眾人衣服,衣服在烈風中發出“啪啪,的搖動聲。鐘山四周,大量玄武族強者戒備而起,更有甚者取出了武器、法寶。但誰也不敢妄動,等候至尊的到來。鐘山、龜蛇的到來,頓時如一場旋風一樣,消息快速傳入玄武族各處。
  “井么?龜蛇?鐘山?他們怎么來了?”長老龜神武聽到消息后頓時露出驚詫之色。
  “弟子也不清楚,現在正在西面臨門口等候至尊的消息!”,一名玄武恭敬道。
  “知道了!”龜神武撂下一句話,踏步前往臨門口。
  臨門口,鐘山坦然面對一眾玄武族,沒有絲毫緊張,反而看起了不遠處的四根巨大天柱。
  壯闊,太壯闊了!
  每一根都有十萬里之粗,呈方形排列,相鄰兩根相距百萬里,上入九霄之上,浩瀚的威懾,讓人有種追溯上古的感覺。
  初代玄武,大千世界的第一代玄武?就這個身份,就表明了這個玄武經歷史久,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沉淀,雖然實力未必至強,但年歲絕對比鴻鈞、比盤古還要大。
  犧牲了自己,讓女媧補天。這第一代玄武的心氣也極為偉大。
  甚至鐘山感覺,每一根天柱都不弱于一件圣人法寶。四根天柱,相當于四個同源的圣人法寶。難怪能撐起這片天。
  四今天柱中心的參上,無盡天魔亂舞,可就是飛不出龜掌平面的薄膜,撕咬著往下沖,卻如何也下不來。
  天柱下方中心一個藍色火焰的池子,池中散發出陰冷的火焰讓人望之心怯。
  “這就是獻祭池?”,鐘山雙眼一瞇的看著那個冒著藍色火焰的池子。
  悲青絲說過,這是一個大陣形成的池子,里面更是有著九陰魅火,焚盡肉軀,滋潤神魂并且將神魂推入天魔界獻祭!
  一旁龜蛇神情微動。
  “莫要緊張,按照我說的去做,大丈夫受的屈辱只為來日翱翔九天!”,鐘山輕輕傳音道。
  “是!”龜蛇深吸口氣,心中的一絲擔心也安定了下來。
  正在這時,遠處玄武族一陣騷動。
  大量玄武族強者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
  為首正是魁梧的玄天宗,玄天宗身后,跟著一眾玄武長老,其中龜神武就在其列。
  “拜見至尊!”,鼻有玄武恭敬道。
  玄天宗探手一揮臨門口的所有玄武都退到了玄天宗的身后。
  轉眼就變成鐘山十二人與龐大的玄武群對峙的場面。
  “鐘山?你不在冰神宮陪著你的皇后,來我玄武圣地做什么?”,玄天宗露出一絲冷笑道。
  玄天宗先前不擔心鐘山不來,因為悲青絲吞了脫神丹,自己又抓著她的神魂引,為了悲青絲,鐘山必來,唯一擔心的就是龜蛇不來而已。
  現在龜蛇來了,玄天宗雖然和鐘山說話但眼神卻盯著龜蛇。
  “獻祭大典,天下大事,鐘山也想一觀大禮,玄天宗莫不是認為我沒有資格?”,鐘山淡笑道。
  觀禮?鐘山觀禮?觀獻祭悲青絲的大禮?
  玄天宗頓時腦袋轉不過彎來,難道帝王就絕情到這種程度,眼睜睜看著自己妻子身死?不對,應該不對但鐘山到底為了什么?
  一旁玄之陰躲在后方,陰翳的看著眼前十二人。作為玄天宗的智囊,有時候必須想的更多。裹在黑袍之中?
  玄之陰好似發現了什么,馬上傳音給玄天宗:“至尊,屬下猜測鐘山身后十人裹在黑袍中,可能以次充優,并不是那日的一群祖仙只是從其它地方找來的尋常人,以壯聲勢而已而且根據資料,鐘山并不是那種寡情絕性之人,他肯定有陰謀。”,陰謀?和玄天宗想的一樣。
  同時,玄之陰又提供了另一個猜測,鐘山身后眾人并不是祖仙?當日十二人,此次這里只有鐘山和龜蛇?
  玄之陰先前的計策是命眾長老對付鐘山,自己擒拿龜蛇即可。
  眼前若真是如猜測的那樣,那或許不用等到程侯歸來,就可以得到龜蛇了?
  不過,玄天宗并沒有莽撞,而是淡淡的看了鐘山一眼道:“獻祭大典,天下大事,你為北洲一疆域之主,自然有資格觀禮,但是,事關重大,玄武族不得不謹慎,身份不明者,不得觀禮,更不得入玄武圣地,以防破壞大典。你身后這十人,藏頭露尾,我很懷疑他們另有目的,龜神武,給我摘下他們帽子!”
  一聲斷喝,龜神武只能應命,探手就要向著鐘山身后十人抓去。
  “哼!”鐘山身后頓時傳來金鵬的一聲冷喝。
  “嗡!”金鵬的金色天道沖天而上。
  “嗡!”“嗡!”“嗡!”,……………………
  一連又八條天道沖天而上,九條天道在鐘山身后豎起,一股強大的壓迫向著對面壓去。
  磅礴的氣勢,壓的無數玄武頓時抬不起頭來。
  “嗡!”“嗡!”…………………………
  玄天宗身后,一眾宴武族長老也紛紛豎起天道,一個個充滿戒備的看著對面。
  兩方爭鋒相對,仿若大戰一觸即發一樣。
  “玄天宗,你這是什么意思?你難道不知道他們是我的臣子嗎?”鐘山沉聲道。
  看到那群黑袍人各自豎起的天道,玄天宗神色一變。頓時否定了玄之陰的猜測。什么沒全來?鐘山就帶了這么多祖仙,全在這里。怎么沒來了?
  “好了,遠來是客,既然是鐘山帶來的,龜神武,你就不要勉強了!”,玄天宗沉聲道。
  伸手停住的龜神武面部一陣抽搐,我勉強?是我要揭開他們真面目的嗎?
  帶著一股極大的郁悶,龜神武收手走了回來。
  鐘山輕輕一揮手,身后眾臣的天道盡數消失。而一眾玄武長老的天道也全部消失。
  兩方再度回到開始的局面。只是,此刻玄天宗動手的想法已經消失了。鐘山身后跟著一群高手,玄武族就算戰,也是慘勝,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玄天宗暫時還不想做,只能按計劃來了。
  不過,鐘山的來意,越發難以琢磨,他真的狠心見悲青絲死?還是準備在最后關頭救悲青絲?救?哼,就怕你不等到那時候。
  “我玄武族長老,血脈進化最高也只走到第四代血脈,看樣子,龜蛇天生血脈高貴,不知道你是第幾代?第三代,還是第二代?”玄天宗忽然看向龜蛇道。
  “玄武族歷古的規矩,難道變了嗎?”,龜蛇沉聲道。
  “你說什么?”,玄天宗臉色微沉道。
  “玄武之祖的規矩,低代血脈見了高代血脈,必須要見禮,而你區區第六代血脈,知道我血脈比你高貴,見到我,為何不拜?”龜蛇忽然張狂道。
  有著鐘山做后盾,龜蛇自然不怕得罪玄天宗,況且這也是鐘山的計劃。
  鐘山不再說話,任由龜蛇面對玄天宗。
  “我拜你?哈哈哈哈哈!”,玄天宗眼中露出一絲陰冷。
  一眾玄武族長老都是眉頭一挑,帶著一股怒氣的看向龜蛇,雖說龜蛇血脈比他們高,但龜蛇終究不是這里的至尊,一個外來者,血脈再高又如何?
  “看來,玄武之祖的規矩在你們眼里,真的已經不重要了!這天下,看來只有我的玄武族,才是傳承遠古的正宗。”,龜蛇不屑道。
  玄天宗冷眼看著龜蛇,最終露出一絲冷笑道:“這么說,你還遵守玄武之祖的規矩?”
  “不錯,玄武之祖的規矩,是我族之本!”龜蛇鄭重道。
  “那你見我為何不拜?”玄天宗喝道。
  “拜你?你有何資格讓我敗?第六代血脈,我看你一輩子也沒資格讓血脈進化到我這個程度!”,龜蛇冷喝道。
  龜蛇與玄天宗爭鋒相對。
  鐘山一行沒有插口,而對面一眾玄武族長老也沒有插口,那其他人自然更沒資格插口了。一旁玄之陰感覺有點不對勁,可又不知道哪里問題,想止住玄天宗,可玄天宗根本不理會他。
  “你既然那么遵守玄武之祖的規矩,那我血脈要比你高,你是拜還是不拜?”,玄天宗冷喝道。
  “比我高?你就做夢吧,你若比我高,何時何地,我都會拜你,可惜你辦不到!”,龜蛇搖搖頭不屑道。
  “我血脈若比你高,我要你雙膝跪拜!”,玄天宗冷喝道。
  一旁鐘山雙眼一瞇,好似等來了想要的東西。
  “好!”,龜蛇不屑道。
  玄天宗露出一副勝利的笑容,繼而,身影微微顫動,忽然間,玄天宗身后出現一個巨大的影子,百丈之高,一個巨大的玄武影子。
  玄武影子一出,一股遠古的氣息向著龜蛇壓迫而至,恐怖的氣息直迫神魂,更是使得遠處四根天柱都微微顫動一般。
  影子?強悍的影子?看著那影子,鐘山瞳孔猛的一縮,因為那個玄武影子之中,玄武縮起了四腿,只留頭在外面。縮起了四腿?
  “初代血脈氣息?怎么可能!”,龜蛇指著玄武影子驚叫道。
  “呼!”玄武影子陡然一消。
  “哈哈哈哈,跪下吧!”玄天宗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