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54 陸壓

第二十五章‘誠意十足’的鐘山
  條件一,晶酶果一顆。()條件二,千年內不得踏入大千世界任何紛爭?
  乍一聽上去,晶云天有種不可置信,這鐘山也太舍己為人了吧,兩個根本不算條件的條件,換取萬象鏡塔?這不等于白送嗎?晶酶果在大千世界雖然很少,但在晶族卻有很多,而千年內不踏入大千世界任何紛爭,這更是晶族傳統啊。
  想到鐘山先前的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鐘山也不是那種爛好人’,晶云天深深的思索了起來,可思索了好一會,也沒發現任何問題。
  鐘山也不急,一邊喝著清茶,一邊等候。
  遠處,晶族長老非常糾結,鐘山到底談了什么條件讓族長那么為難?
  過了好一會,鐘山才放下茶杯道:“老族長,你覺得呢?”
  晶云天實在找不到任何破陣,最終點點頭道:“行,我答應你。”
  “老族長果然爽快!”鐘山笑道。
  “現在可以將萬象鏡塔給我了嗎?”老族長問道。
  鐘山露出一副你很奇怪的神情道:“老族長,你這是什么意思?”
  “呃?”晶云天微微一鄂道:“鐘圣王,你是什么意思?”
  “我?老族長,我可是抱著誠意來的,你剛才那話可不地道!”鐘山搖搖頭一副很失望的樣子。
  “呃!”晶云天也是一陣茫然。
  “鐘圣王還請明示!”晶云天沉聲道。
  “嗯,或許老族長還沒明白我的意思,條件一,晶酶果一顆,條件二,千年內不得踏入大千世界任何紛爭,現在這千年時間才下來一炷香的時間,你如何保證接下來不到一千年的時間里,晶族保持一貫原則?”鐘山問道。
  晶云天:“!@#¥%……m;”
  原來,鐘山不打算現在奉上萬象鏡塔啊。()
  “鐘圣王,這就是你的誠意嗎?”晶云天面色很沉道。
  鐘山搖搖頭道:“老族長,我們談判,我想雙方都要有誠意吧,我現在將你想要的東西給你,而我要的東西你卻遲遲不給,這算誰沒有誠意?”
  晶云天眉頭微挑。
  “千年時間一晃而過,千年里,我損害了你晶族的利益不成?千年后,我奉上晶族至寶。難道你們連短短千年都等不了?”鐘山再度說道。
  晶云天一時不知說什么。這交易從簡單轉眼變成復雜了。
  “我晶族自然會守約,那你又如何向我保證呢?我怎么知道你千年后會不會爽約呢?”晶云天沉聲道。
  事關晶族,晶云天必須攤開來講。
  “我說過,我是帶著誠意而來,自然不會讓你吃虧,過段時間,我就要回風冢疆域了,我會將萬象鏡塔留在極北之地,你晶族可每年派人去檢查一次。同時,我發布‘告天下書’,將我們的交易告知天下,到時就算我爽約,你們也可以借大義,或求圣人從我手中奪回萬象鏡塔,如何?”鐘山說道。
  呃?
  看著鐘山,晶云天一時琢磨不透鐘山,交易極為公正,但怎么總感覺滲的慌呢?
  “老族長,萬象鏡塔我也是九死一生才得到的,它是你族重寶,我甚至可以用其要挾晶族獲得更大利益,但是我沒有,我知道晶族使命,你們看守天魔界,你們的使命極為神圣,所以我毫不猶豫的拿出了萬象鏡塔,若有與天魔界的戰事,萬象鏡塔留在極北之地自然會全力助你們,但是,天下大亂,我不希望你們參與進去,內亂,由內部自行處理,你們的任務是外患,你應該也知道,天下大亂開始了,我是擔心這次天下內亂將你晶族也卷進去,從而疏忽了外患,外患天魔界。”
  “為了天下蒼生,鐘山不得不做一次小人,不是我信不過你晶族,只是此刻內亂外患并起,變數太多太多,我不想看著天下群雄在內亂戰斗后,被天魔界乘虛而入,生靈涂炭,種族滅族,你晶族若是一直保持原則,不被外界利誘吸引,又有何懼呢?我的原則是,蒼生為重!”鐘山無比肅穆的說道。
  我的原則是,蒼生為重!
  亭外的金鵬、刀人屠、落星塵三人臉色頓時古怪了起來。
  因為就在不久前,圣王還對皇后說過‘天下蒼生?關你什么事?生靈涂炭?你又著什么急?’
  三個臣子對鐘山充滿了嘆服,剛剛接觸到蒼生大義,轉眼蒼生大義就被圣王利用起來,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壓的晶云天一時無話可說。
  一時間,晶云天居然產生了一絲慚愧,慚愧先前不該有的想法。鐘圣王以蒼生為念,種種限制,卻也是為了晶族,自己卻尤不滿足?
  晶云天猛然一驚,慚愧?自己談判的時候居然慚愧?這還是談判嗎?
  馬上收斂心神,晶云天再度道:“鐘圣王的大義,在下佩服,可在下代表晶族,所以,有些東西必須要清楚到位。還請鐘圣王說的更詳細些。”
  鐘山微微一笑,點點頭道:“這是自然,我也不能苛求你們什么,當然,你也看到,我這兩個條件根本不苛刻,過些時日,我會離開極北之地,我會派一個大崝臣子留在極北之地,他負責看守萬象鏡塔,老族長若是有興趣,可以經常與他往來,晶族若是可以,也希望派些強者能保護他的安全!”
  一個臣子?晶云天頓時點點頭,應付一個大崝臣子,總比應付鐘山容易吧。
  “好,這個沒問題。”晶云天點點頭。
  “那好,接下來幾個月,我還要給我的臣子先安排一下,等一切安排妥當,我走時再來通知老族長與我那臣子見個面如何?”鐘山笑道。
  晶云天一陣沉思。
  “老族長是怕我跑了?”鐘山笑道。
  晶云天微微一嘆,眼前這個鐘山果然了得,好似每次都能知道自己所想一樣。
  “我還不至于為了一顆晶酶果而平白的暴露萬象鏡塔,更不會因為一顆晶酶果故意得罪你一族,或許我換個條件就能換取晶酶果,何須如此大費周章?我的確是帶著誠意來的,還望老族長不要像一個月前一樣,太讓鐘山失望!”鐘山沉聲的說道。
  一個月前?晶云天露出一絲苦笑,若沒有一個月前開始的羞辱,談判還可以繼續,不管花多大代價,先將萬象鏡塔要到手中再談其它,可一個月的羞辱,如一盆冷水澆在了對方的誠意之上,鐘山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好吧,鐘圣王,一個月前,是我族有愧于你,我答應你的條件,望鐘圣王也不要讓我失望!”晶云天鄭重道。
  鐘山起身,微微一禮道:“那鐘山就代天下蒼生感謝老族長的大義了!”
  代天下蒼生感謝?一旁金鵬三人一陣糾結。
  “鐘圣王無需如此!”晶云天馬上起身還禮道。
  “嗯,那我馬上就前往玄武族,處理與玄天宗的一些私怨了,不打擾老族長了!”鐘山說道。
  說著很隨意的拿起那枚晶酶果。
  “好!”晶云天點點頭。
  “過幾個月見!”鐘山說道。
  “嗯!”
  在遠處一眾晶族長老眼中,鐘山沒有留下萬象鏡塔,反而從老族長手中拿了一個玉盒走了。
  走了?他們走了?萬象鏡塔怎么辦?
  一群長老蜂擁的飛了過來。
  “族長,鐘山怎么走了?萬象鏡塔呢?”一個長老焦急道。
  老族長深吸口氣,將剛才談判內容說了一遍。
  “父親,他要跑了怎么辦?”晶平頓時叫道。
  “我信他,他不可能跑!”晶云天沉聲道。
  一眾晶族長老也是五味陳雜,有些人相信鐘山,有些人不相信。
  最重要的是少族長晶平,此刻更是焦急不已,這,這算什么事?不得加入大千世界紛爭?這和晶平理念完全對沖的啊。
  “父親,不可啊!”晶平馬上叫道。
  “混賬,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晶平,你給我聽清楚,以后不許與盤古后人往來,我晶族不能毀在你手里!”晶云天馬上喝道。
  “是!”晶平臉色一陣難看,但不敢再做頂嘴。
  “耐心等幾個月吧!”晶云天沉聲道。
  “是!”眾人馬上應道。
  “族長,那玄武族送來的請帖怎么辦?冰神宮獻祭大典,我們派誰去?”一個長老問道。
  “獻祭大典?算了,這次我們就不去了。”晶云天馬上說道。
  “為什么?”眾人意外道。
  “鐘山與玄天宗有私怨,我們去了幫誰?冷眼旁觀?剛剛答應鐘山不加入大千世界任何紛爭,難道馬上就要破壞規矩嗎?況且共工出逃,誰能保證他不馬上回來?所有族人,待在族中,戒備共工復仇吧。”晶云天沉聲道。
  “是!”眾人無奈中只能答應了。
  鐘山一行飛行中。
  “圣王,萬象鏡塔真的就這么便宜給晶族了?我大崝根本得不到什么好處啊!”金鵬皺眉道。
  “誰說的?最少馬上對付玄天宗,他晶族不會參與進來。”鐘山淡淡笑道。
  “額,我怎么沒發現?”金鵬微微一鄂。
  想了想,鐘山沒有隱瞞三人道:“千年內,朕定一統北洲,待北洲一統,晶族是逃不出加入大崝命運的,我相信,簫忘手握萬象鏡塔,天天接觸晶族長老,肯定會慢慢說服他們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