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48 三佛祖

在鐘山的不斷解說下,拷在悲青經身卜的精神枷鎖越來越少。
  也許對有些人來說,那是蒼生大義,但到了鐘山口中,這根本就是杞人憂天,就算天魔界降臨大千世界又怎么了?
  戰天魔!大情有戰天魔的雄心,天下群雄就沒有?也許生靈涂炭有一段時期,但,天下大亂之際,哪里不是生靈涂炭?大千世界勢力拼殺死堊亡的數量,未必就會比天魔造成的少。
  滅族?滅種?更是無稽之談,天下圣人都是擺設?天數也是擺設?要你一個小女子操什么心?
  雖然鐘山話語很委婉,但悲青絲只是專了牛角尖,并不是笨蛋,馬上就明白了一切。
  一番解說下來,悲青絲冰冷雪白的臉上被說的面紅耳赤,到了這一刻,悲青絲才發現之前傻得可以。
  見鐘山還在不停的說,悲青絲有種找地縫鉆進去的感覺。
  “當然,也不能全怪你,三人成虎,何況冰神宮這成千上萬人呢,而且一說就是幾百年,縱是圣人在此,也被熏的白眼直翻了,你還小,什么都不懂…………!”
  鐘山看出悲青絲解脫了,但還是好一番取笑。
  “啊!”
  見鐘山沒完沒了的說,悲青絲羞憤之下,又一口咬在了鐘山身上。
  “哈哈哈哈!”鐘山笑了起來。
  咬完悲青絲才發現是鐘山故意取笑,原本有些甜蜜的心理,忽然猛的一驚。
  “糟了,糟了!”悲青絲猛的坐了起來。一臉著急,好似要哭了一樣。
  “怎么了?”鐘山問道。
  “我,我……,嗚!”悲青絲焦急了一下說不出來,頓時又哭了起來。
  “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有我在,沒有過不了的坎!”鐘山小聲道。
  “我,我真笨!”悲青絲一臉哭喪道。
  “你剛才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聽到鐘山的取笑,悲青絲又羞丶又急、又笑、又哭!一時哭笑不得,一時無法表達自己情緒一般。
  “說吧,怎么回事!”鐘山這才再度拍拍悲青絲后背,安撫了她一下心神。
  “我做了兩件錯事。這下怎么辦?”悲青絲說道。
  “哦?什么錯事?”
  “我吃了一粒脫神丹,更將神魂引交給了玄武族。現在想全身而退都難了!”悲青絲焦急道。
  “一個個來,脫神丹?那是怎么回事?”
  “脫神丹,半年之后,神魂離體,固化肉軀,雖然能玩好的保存遺體,但是神魂將無法再居肉身了。你看那八十具尸體,她們以前就是。,悲青絲說道。
  鐘山望去,大殿中的確有八十具尸體,看著這些尸體,鐘山眉頭微鎖。
  “這脫神丹哪來的,可有什么解藥什么的?”鐘山凝重的問道。
  “我不知道有沒有解,這是晶族的秘藥,他們可能有解藥,但晶族是不可能同意我現在退出的。這下怎么辦?”悲青絲無比焦怒道。好似天塌下來了一般。
  “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鐘山想了想道。
  “呃?”悲青絲微微一鄂。
  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有可能嗎?自己焦急死了的事情,鐘山說沒什么大不了的?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神魂離體,只要你還在就沒事,最不濟鬼修,或者轉世重生,況且我還沒去晶族,到時說不定能找來解決辦法!”鐘山想了想道。
  悲青絲:“…………!
  聽鐘山這么一說,好像真沒什么大不了一樣,自己想多了?悲青絲一時不知說什么,同時對鐘山更加依賴了起來,有男人在身邊就是好,再大的難題其實也不算什么。
  “還有,那個神魂引是怎么回事?”鐘山再度問道。
  “那個?那個可能麻煩了!”悲青絲再度說道。
  “哦?”
  “那是當年女媧娘娘煉制的一種玉牌,從修者身上抽取一絲神魂力量,若修者在外身死,只要神魂還在,就能在捏碎玉牌的情況下,將神魂牽引回來,但,這些年那玉牌早已變成了獻祭人的催死符,就好比我來說,半年之后,神魂離體,只要捏碎玉牌,我的神魂就會被一股巨力牽引到玉牌碎處。而那個玉牌,就在玄武族至尊,玄天宗手中”悲青絲一臉苦澀道。
  “玄天宗那里?”鐘山眉頭一挑。
  “嗯,獻祭大殿,就在四根天柱處,也是玄武族的圣地,因此,這也成為了傳統,我,我…………!”悲青絲一時難以表達當年的那股糊涂。
  站在客觀的角度來看,當年自己真的被那所謂蒼生大義弄傻了。悲青絲一陣臉紅的慚愧!
  同時,悲青絲也期盼的看向鐘山,希望鐘山再有辦法。
  鐘山皺眉沉思了一會,期間,眼神時而遲疑,時而凌厲,好似在算謀著什么大事一般。
  悲青絲耐心的等著。
  想了一會,鐘山微微呼了口氣道:“放心,此事交給我!”
  “那怎么辦?,悲青絲說道.
  “既然神魂引沒有辦法避免,那就直接面對。同時,我需要好好計劃一番”鐘山鄭重道。
  “計劃?,悲青絲眉頭微皺。
  “你對這極北之地還熟吧?”鐘山問道。
  “嗯,幾百年里,我基本逛遍了極北之地。”悲青絲點點頭。
  “既是如此,那我們夫妻二人就兵分兩路,將極北之地鬧今天翻地覆!”鐘山想了想笑道。
  “嗯!”
  悲青絲雖然不知道鐘山的計劃,但還是甜蜜的點點頭。
  接下來,鐘山和悲青絲又談了整整兩天時間。
  這兩天時間,悲青絲將極北之地大體情況跟鐘山說了一遍而鐘山也將心中那大膽的計劃告知了悲青絲。
  悲青絲雖然驚訝,但更多的卻是興堊奮,馬上點頭應下了。
  蒼生殿外。
  冰神宮主收拾了一下冰神宮,就帶著一批高手直奔蒼生殿而來。
  悲青絲現在可以執掌蒼生殿,地位和自己相等可自己畢竟是宮主。權威不可犯。況且悲青絲只有愿意獻祭,才有資格和自己地位對等。若不愿獻祭,那…………。
  大惜群臣戒備的看著對面一群人小梅、小菱更是畏縮的躲在眾人身后。
  “哐!”
  大殿之門轟然打開。
  大門一開,所有人心神都被吸引了過去。
  “悲青絲,你干什么,你有沒有玷污蒼生殿”冰神宮主怒叫道。
  鐘山帶著悲青絲緩緩走了出來。
  此刻,悲青絲已經不再是先前的悲天憫人神態了,而是變的沉穩了很多。
  “宮主,現在我是蒼生殿主蒼生殿一切,還輪不到你來說吧!”悲青絲淡淡道。
  “嗯?”冰神宮主眉頭一挑,因為她發現悲青絲好似換了一個人一樣。
  “蒼生殿主?那是以蒼生為己念,將來要為蒼生奔赴獻祭大典的”冰神宮主冷聲道。
  “獻祭大典?我說過不去了嗎?”悲青絲淡淡道。
  冰神宮主:“………………!”
  忽然間,冰神宮主發現悲青絲犀利了很多。
  “宮主請回吧,我現在是蒼生殿主,你再帶著其它師姐們亂闖蒼天殿,那是壞了冰神宮規矩!”悲青絲毫不客氣道。
  “你!”冰神宮主一時語塞。壞了規矩?自己婁堂宮主壞了規矩?
  “我的神魂引在玄天宗那,更吃了脫神丹,你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呢?”悲青絲淡淡道。
  冰神宮主面部抽了抽,因為她發現,悲青絲好似已經脫離自己控制了,難以捉摸了,恨恨的看了看一旁鐘工,冰神宮主一甩袖子,扭頭離去了。
  冰神宮主走了,其它冰神宮弟芋也只能相互看看,最終紛紛離去。
  “臣等拜見皇后!”大情群臣鄭重行禮道。
  “嗯”悲青絲笑著點點頭。
  “少宮主,你笑了,好久沒看到你笑了!”小梅忽然驚喜了起來。
  “是啊,少宮尖你笑起來最好看了!”小菱也說道。
  “你們這兩丫頭!”悲青絲歡喜道。心結解開,心情大好。
  “小梅?小菱?,鐘山看向二人。
  “啊少宮主夫君”兩女馬上恭敬的行禮。
  “不用多禮,這次多謝你們了!”鐘山鄭重道。
  “沒什么的,少宮主以前對我們好,我們自然不能看少宮主送死,的”小梅馬上說道。
  鐘山點點頭。
  “保護好她們的安全。幻姬、南宮勝、龜蛇、鼻鴻先生隨我們進來,其它人看守好蒼生殿四周!”鐘山說道。
  “是”群臣應命。
  “哐!”大殿之門轟然關上。
  幻姬一入大殿,就直奔萬惡之池而去,而其它人也驚訝的看著這個大殿。
  雖然驚訝于一眾尸體還有那個妖異的池子,但眾臣誰也沒有多說什么,因為眾人都知道圣王叫自己進來,必定有要事要說。
  “萬惡之源?這里有十八個?還有這,起………………,”幻姬驚喜的叫了起來。
  鐘山帶著群臣走到幻姬身旁。
  悲青絲好奇的看著幻姬,因為只有她一直裹在黑袍中,為什么到了這里還裹在黑袍之中?
  不是幻姬不愿掀了黑袍,只是黑袍一掀,就沒了,除了鐘山,誰也看不到自己。
  “弄到這萬惡之池,你最想干什么?”鐘山笑問道。
  其它人也奇怪的看向幻姬,圣王問這話什么意思?幻姬想要干什么?
  “把它吃了!”幻姬很直接道。
  悲青絲:“…………!”
  南宮勝:“…………”丶
  紫陽驚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