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47 天音寺

“天下蒼生?關你什么事?生靈涂炭?你又著什么急?鐘山生氣中帶著一股憐惜道。
  “我!”悲青絲被鐘山一句噎的不知道說什么好。可這次,被鐘山噎住的話并沒有讓悲青絲不舒服,反而好似一股暖氣涌入冰冷的心中。
  巨大的精神負擔,被鐘山一句話說的輕松了很多。
  天下蒼生關你什么事?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頓時讓一旁冰神宮宮主憤怒起來。
  “鐘山,你說什么?天下蒼生在你眼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嗎?你眼睜睜看著天魔界降臨大千世界,你………………!”,冰神宮主怒了。
  “聒噪!”鐘山冷聲道。
  冰神宮主:“@#¥%…………E!”
  一旁悲青絲微微撅起嘴巴,搖搖頭道:“我知道我可以當做沒看見,可是,天下生靈,億萬生靈,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悲青絲倔強的樣,鐘山微微一嘆道:“你這是庸人自擾,天魔界怎么了?天下圣人都不急,你悲天憫人個什么!”
  “我,我,我!”悲青絲連說了三個我,被鐘山又噎的不知說什么了。
  “鐘山,你在盅惑青絲嗎?她這樣做是對的,誰說圣人不知道的?她這是在拯救蒼生,以蒼生為己念。比你這種自私自利的小人高貴一萬倍。”冰神宮主在一旁很不爽的叫道。
  可鐘山理都不理,走到近前,輕輕抓起悲青絲的手。
  悲青絲手被鐘山捉住,還有些反抗縮了縮,但被鐘山緊緊的抓在手心,豈能讓她跑了?
  “走吧,我們找個清靜的地方”這里太聒噪了!”鐘山柔聲的說道。
  “嗯!”,悲青絲點點頭。
  而一旁的冰神宮主卻氣的一陣氣血翻騰,什么叫太聒噪了?什么叫太聒噪了?
  小梅和小菱此刻卻露出了喜意”同時看鐘山之際,一陣崇拜,這樣的人太強勢了,太霸道了。也只有這種人才配得上少宮主。
  “少宮主,你的宮殿那邊剛才被打碎了”不過蒼生殿完好無損,你們去那里吧!”小梅歡喜道。
  蒼生殿?鐘山順著小梅指來的方向望去,馬上看到了悲青絲先前出來的那個宮殿。
  拉著悲青絲,鐘山緩緩飛了過去。這一刻,悲青絲已經不再反抗鐘山了,鐘山知道一切后,好似有了主心骨一樣,原本的天也更加藍了一分。
  小梅、小菱馬上跟著飛去了”二女知道得罪了宮主,因此不敢停留,而大情群臣也跟著飛去。
  “悲青絲,你要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不要玷污了蒼生殿!”冰神宮主望著遠去的悲青絲怒叫道。
  而這一聲,讓被鐘山拉著的悲青絲又是微微一顫,負罪感再度涌向全果鐘山憐惜的撫了撫悲青絲的后背。
  “哐!”
  鐘山帶著悲青絲進入大殿,大殿之門轟然關上。
  大情群臣在大殿外守候”一群祖仙看守,誰敢闖?
  大情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委曲求全的時代了,此刻的大情就是強勢的代名詞,冰神宮?極北之地三大勢力之一?那又如何,大情強者還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冰神宮主此刻氣的渾身顫抖,可又沒辦法”剛才被鐘山打傷也就算了,他的那一群臣,居然給自己那么大的壓迫?全是祖仙?
  蒼生殿外,幻姬皺眉的看著蒼生殿,因為幻姬忽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好熟悉!”,幻姬自言自語道。
  幻姬恨不能沖入大殿之中,但也知道鐘山此刻要安慰悲青絲,強忍著那股念頭在外界等候了起來。
  大殿之中。
  大門,哐,的關上之際,悲青絲忽然,哇,的一聲”撲在鐘山懷中哭了起來。
  哭的極為傷心,無盡的委屈”讓悲青絲無法訴說,無數的思念讓悲青絲充滿了心痛,現在什么也不想說,就想在鐘山懷中好好哭一場,僅僅哭一場。
  鐘山緊緊抱著悲青絲,撫了撫悲青絲的秀發,聽著這哭聲,鐘山心中也隱隱作痛,同時發誓,一定不讓悲青絲再受任何委屈。
  這些年沒有來冰神宮,不是鐘山忘記了,相反,一眾妻的生活,鐘山一刻也沒有忘記,這些年,鐘山雖然去了西洲、又去了東洲,但鐘山并不是隨便去游玩,是在拼搏。
  開天之后,鐘山從一個質到重掌大情之權,用盡了算計,為了讓大情更強、早日接回眾女,鐘山不斷網羅天下強看來增強自己,不斷在生死逆境中成長、突破。
  有過一段時間閑在大情,但那時,鐘山實力并不是如此強大,手下祖仙也沒有多少,那時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就是天地之別,那時自己過來要看著冰神宮主臉色,她若是不喜,可以隨時抹殺自己,而現在呢,自己隨時抹殺她還差不多,盡管鐘山一直在努力,但看到悲青絲的委屈,鐘山依舊一陣慚愧,慚愧自己發展太慢,讓自己的女人受到如此大的委屈。差一點就只剩下一具尸體了。
  “嗚嗚嗚!”
  悲青絲的哭聲越來越小,而鐘山就這么安安靜靜的抱著。哭了一炷香后,悲青絲居然就這么睡著了。
  居然睡著了?
  鐘山沒有叫醒她,而是取出一個椅,抱著悲青絲慢慢等她醒來。看著熟睡的悲青絲,鐘山知道她這些日承擔的太多了。太累太累了。
  睡著的悲青絲臉色不再冰冷,而是抓著鐘山衣服,嘴角露出一絲甜甜的微笑,過了一會,又露出恐慌的神情,鐘山馬上不停的安撫悲青絲的后背,這才讓她睡夢中變的舒服一些。
  悲青絲睡著,鐘山看了看大殿之內,鐘山雖然疑惑,但并沒有留太多神在上面,主要還是安撫悲青絲的思緒,將冰神宮主洗腦的東西全部清除。
  信中,悲青絲說明了一切,獻祭大典,是為了天下蒼生,天魔界一旦進入大千世界,必將生靈涂炭,種族滅絕。
  可這些東西在鐘山看來,就是狗屁!
  鐘山一生征戰天下,什么時集怕過事了?天魔界降臨就降臨吧,大不了到時對戰天魔界就走了。
  況且,天下群圣沒去管這事,讓你一個小小古仙女人去為天下蒼生獻命?開什么玩笑?
  難道大千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嗎?讓一個弱女犧牲生命換取芶延存活的時間?在鐘山心平,寧愿戰死,也不愿做這丟人的事情。
  況且,天塌下還有高個頂著。
  天下圣人,他們是擺設?還有鴻鈞、祖龍、鳳凰老母他們,他們都會不理不顧?鐘山肯定不信。
  女媧當年是圣人,用第一代玄武的四足支天,女媧都有這么大能耐,鴻鈞沒有?
  最重要的一點,鐘山也是忽然想到,當年,共工撞毀不周山,真的只是偶然?共工可是南洲的祖巫,他腦袋被驢踢了?一怒之下專程從南洲不遠萬里來北洲的極北之地,然后用腦袋撞山?他難道會認為不周山是驢掌做的?
  若真的有那么可怕的效果,他不怕被天下群雄一起滅了?
  “嚶嚀!”
  整整睡了一天,悲青絲才緩緩醒來。見自己在鐘山懷中,悲青絲也沒急著起來,而是躺在鐘山懷中,聽著鐘山心跳了一會。
  鐘山知道悲青絲醒了,愛憐的又撫摸了一會她的后背,讓她心中更加舒服。
  就這樣抱了一會,悲青絲才微微一嘆:“唉!”,“嘆什么氣。”鐘山柔聲道。
  “我!”悲青絲一絲不知道如何解釋。
  “將經過仔細給我說一遍!”,鐘山輕聲道。
  “嗯!”悲青絲躲在鐘山懷中輕輕應道。
  繼而,悲青絲輕輕的將整個經過說了一遍,一點點的情節也沒漏掉。將委屈從頭到尾說一遍后,悲青絲忽然感覺心中的郁氣少了很多。
  “你這個傻妞!”,鐘山最終嘆息道。
  傻妞?悲青絲臉色一紅,有些不滿的小聲道:“我哪里傻了!”,悲青絲從來都是天之驕,自然不喜歡被人說傻,哪怕鐘山說傻妞的時候自己心里暖暖的,悲青絲依舊小聲辯白了一下。
  看著悲青絲撅著小嘴的樣,鐘山微微一嘆道:“算了,不是你傻,是我當初錯了,不該讓你來這個笨地方,這里的人都缺根筋,居然能將你也感染的變傻妞了!”
  悲青絲馬上在鐘山手臂上咬了一下表示自己不滿,自己不是傻妞,這里也不是笨地方。
  當然,那咬下去的力氣還不夠咬蘋果的力氣大,根本沒有造成鐘山一絲傷害,縱是如此,在咬過后,悲青絲還是心疼的用小舌添了一下“傷口,。
  “首先,這天魔界進入大千世界會生靈涂炭,誰說的?”,鐘山問道。
  “是,是先祖!”悲青絲小聲道。
  “她說你就信?她要說抹了脖就能變圣人,你信不信?”鐘山勸導道。
  悲青絲:“………………”,……!”,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些年被冰神宮主的天下蒼生大義荼毒,悲青絲居然要犧牲自己完成那什么邪惡獻祭大典,鐘山自然要從根源上慢慢剖析這件事,讓悲青絲擺脫心理負擔,并且豎立起正確的人生觀才行。要讓悲青絲明白,那個什么獻祭大殿,什么為了蒼生,根本就是傻妞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