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46 興奮的仙仙

鐘山?聽到這兩個字的一霎那,悲青死好似中了晴天霹靂一樣,腳下生根了一樣定在原處。
  鐘山?鐘山?
  一時間,已經干枯的淚腺再度濕潤了起來。
  “少宮主,你怎么不走啦,那個是不是你說的那個鐘山啊!”,小梅拽著悲青絲說道。
  悲青絲咬著嘴唇,情緒極為復雜,一時間,居然有種不敢去見鐘山的感覺。
  “少宮主,外面已經打起來了,那鐘山說要血洗冰神宮,少宮主!”小菱也馬上叫道。
  血洗冰神宮?悲青絲頓時露出一絲驚慌。
  可此刻的悲青絲又不敢去面對鐘山,心情復雜到了極點,望著大殿之門,怎么也邁不出步子。
  小梅看著悲青絲的神情,臉上也露出一絲難過道:“少宮主,你是冰神宮心地最善良的人,為什么會選上你呢,為什么不是宮主自己!”,“小梅!”小菱馬上打斷道。
  兩個侍女顯然對悲青絲極為親近,自從知道悲青絲是獻祭對象后,二女很長時間在哭泣中渡過,在以前的歲月中,若不是悲青絲,她們二女早被送給玄武族的幾個烏龜了。雖然冰神宮主積威甚重,可若在宮主與悲青絲中選擇,她們肯定選擇悲青絲。
  “昂~~!”
  “轟~~~!”
  隨著外界一聲震天龍吟之聲,一聲巨響之下,整個蒼生殿都搖晃了起來,而外界天地更是從白天一瞬間變成黑夜,強烈的搖晃,使得一股股狂風吹入大殿,將八十具遺體吹的東倒西歪。
  “呀少宮主,那個鐘山真的要血洗冰神宮了!怎么辦啊?”,小菱馬上說道。
  咬了咬嘴唇鼓足了勇氣,悲青絲這才快速走出蒼天殿。
  走出蒼天殿的一瞬間,悲青絲的臉上再度變的冰冷了下來。
  隨著先前一聲超級巨響,虛空炸碎,但很快又平靜了。
  無數宮殿被沖擊的崩塌一地大量冰神宮弟子倒飛而出,冰神宮主更是與鐘山全力一擊之后,退后百丈之多。
  戰斗微微停止,冰神宮主一臉冰冷的看著對面鐘山。
  鐘山也是一臉怒容的看著冰神宮主,至于大情臣子,這一次,鐘山并沒有讓他們出手。
  因為眼前的局勢有些復雜,悲青絲還沒現身鐘山僅僅與冰神宮主對戰一番,而冰神宮弟子雖然受傷頗多,但死的卻沒有。
  鐘山必須要先知道悲青絲的情況。
  “好,好一個大情圣王!”,冰神宮主驚駭道。
  這才幾百年,幾百年前的大情開天辟地,冰神宮主依舊記憶猶新。
  那時的大情,弱到沒邊了,大仙都沒有一個而今日的鐘山,卻比自己還強。
  “小千世界萬年前天下第一人?也不過如此,冰神宮的權利讓你太安逸了吧。”鐘山沉聲道。
  “你!”冰神宮主眼中一怒。
  可此刻的鐘山卻沒有理會冰神宮主,而是看向遠處忽然飛來的三個身影。
  看到那三個身影周冰神宮弟子紛紛行禮。
  來人正是悲青絲與兩個侍女。
  看到悲青絲,鐘山懸著的心略微放了下來最少悲青絲人還完好無損。
  帶著一股略微激動歡笑,鐘山向著悲青絲飛去。
  “青絲!”,鐘山輕輕叫道。
  可是,隔著一段距離,悲青絲卻是忽然一停。
  鐘山好似沒有注意這一點,繼續飛了一點而悲青絲卻詭異的微微后退。
  “怎么了,青絲!”鐘山問道。
  悲青絲面部極冷,拳頭縮于袖中卻顫抖了起來看到鐘山的一瞬間,悲青絲也是激動的顫抖甚至心中有著無數委屈要向鐘山傾述一樣,淚腺不爭氣的再度潮濕了,可是,這時候,悲青絲卻強忍著這份期待,強忍著這份委屈,躲開了鐘山。
  嘴唇微微哆嗦了一會,悲青絲才語氣冰冷道:“你來干什么?”,一旁冰神宮主死死的盯著悲青絲,而大情群臣卻是微微一鄂,這是皇后?她怎么問這話?,你來干什么?”當然,眾臣雖然有萬千疑惑,卻誰也不敢插嘴。
  “青絲,我來晚了!”,鐘山馬上柔聲說道。
  青絲的那點演技,鐘山豈會看不出來?看著原來的青絲變成這樣,鐘山心中越發心疼了起來。
  “你,你走吧,我不想跟你回去!”,悲青絲咬著嘴唇絕情道。
  悲青絲雖然沉默寡言,但演技怎么能和念悠悠相比?念悠悠那百變演技都難不住鐘山,何況悲青絲這拙劣不堪的演技?
  越是如此,鐘山越是能夠聽出悲青絲心中的煎熬。
  “鐘山,你聽到了?青絲根本不想跟你走,你還賴在這里干什么?”,冰神宮主頓時叫了起來。
  聽到冰神宮主的話,悲青絲微微顫抖,但鐘山卻沒有理會。
  “青絲,是我不好,到個天才來接你,我知道,你一是受了很大的委屈,現在,我來了,我和你一起分擔你的委屈,好嗎?以后,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看到你這樣,我心里真的好難過,跟我回去吧,有我在,沒有過不去的坎,有我在,沒人可以欺負你,有我在,我們可以面對任何事,因為有我在!”,鐘山柔聲的說道。并且緩緩向著悲青絲飛去。
  聽著鐘山的話,不說悲青絲,就是小梅和小菱也流出了感動的淚水,悲青絲更是有種要融化了感覺,想要撲到鐘山懷里哭個稀里嘩啦,可,那份………………。
  “鐘山,青絲不愿跟你走,你想干什么?”,冰神宮主冷聲道。
  冰神宮主正要出手,金鵬等一群人卻是忽然飛了過來,擋在了冰神宮主面前。
  雖然冰神宮主一時無法干擾悲青絲,但,悲青絲卻聽到了冰神宮主的話,臉色一冷的看著鐘山,搖搖頭道:“你走吧”我現在不想回去!”
  “華你想什么時候回去?”鐘山到了近前。
  “我!”,悲青絲說不下去了,臉上的冰冷表情也越來越難固定了。
  “少宮主,你以前不是天天念著鐘山嗎?他來了,你為什么不逃走!”小梅馬上說道。
  小梅擦了擦淚水,此刻倔強的叫了出來。
  “小梅!”,悲青絲臉上一急。
  “逃?什么意思?”鐘山神情一動道。
  “小梅”你不懂,稱不要亂說。”悲青絲馬上說道。
  不懂?的確,在冰神宮,很多人雖然知道有獻祭大典一事,但,真正的為了什么,卻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最少小梅小菱還沒資格知道天魔界之事。
  小梅護主心切。在冰神宮主”悲青絲就是她恩人,也是最親近的人,看著悲青絲赴死,小梅心中非常難過,也哭了好久,現在那個鐘山來了,能逃了,為何不逃?
  “我就要說”我不能看著你死!”,小梅馬上說道。
  對面冰神宮主眼睛一瞪,可惜,一群祖仙攔著他,冰神宮主卻又無可奈何。
  “小梅!”,悲青絲焦急道。
  “什么?死?”,鐘山臉色一沉道。
  “你真的是少宮主的夫君?”小梅再確定道。
  “不錯,你說,誰想要青絲死?”,鐘山臉色一沉道。
  “小梅不要說。不許說!”,悲青絲焦急道。
  “少宮主,這是你安排的,我們只是按照你說的做!”,一旁小菱也忽然說道。
  “我安排什么?”,悲青絲焦急中疑惑道。
  “你說將你的遺體還有這幾封信交給鐘山的,我現在就交給他,里面有你赴死的經過。都是你寫的!”小菱說道。
  說完,小菱忽然拿出一個信封。是紙質的,悲青絲當初一筆一劃的寫出來到。
  “不要!”,悲青絲焦呼道。
  可信封已徑到了鐘山手中。
  “少宮主”我們不想你死,你責罰小菱吧,只要你能活下來,不管什么責罰我們都認了。”小菱哭嚷著。
  “少宮主!”小梅也哭泣了起來。
  鐘山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了信封,里面的信件更是揮手間一字排開。鐘山眼睛一掃”就將上面信息看了一遍。
  頓時,鐘山拳頭捏了起來,再看第二遍,鐘山的怒氣極度攀升。
  強大的怒氣,以一種無形的氣勢沖天而上。攪得高空云霧陡然盤成一條怒龍。
  “昂!”
  高空傳來一聲龍吟。
  信中,悲青絲道出了一切,更寫出了對鐘山的無限情絲,而且很多地方,紙張還略微凝固,鐘山知道,這是淚水干涸造成的,這一封信,最少有悲青絲兩百滴淚水。
  “鐘山,你知道了?你想天下蒼生因你而滅?”冰神宮主叫道。
  鐘山頭一扭,甩過去一股凌厲的眼神,眼神之凌厲,好似有著萬千大刀將冰神宮主千刀萬剮一樣,冰冷到極致的目光,讓終年與寒冰打交道的冰神宮主都是心中一寒。比死亡更可怕的眼神。
  一眼就止住了冰神宮主接著的話。
  沒有過多理會冰神宮主,鐘山看向悲青絲,看到悲青絲那嬌柔的身軀,沖天的怒氣也煙消云散,凌厲的目光變得憐惜了起來。
  “青絲!”,鐘山有種生氣的道。
  聽著鐘山的語氣,悲青絲心中一怯。有種抬不起頭的感覺,咬了咬嘴唇,小聲道:“我這是為了天下蒼生,若是我不犧牲,大千世界必將生靈涂炭,我…………!”
  “天下蒼生?關你什么事?生靈涂炭?你又著什么急?”,鐘山生氣中帶著一股憐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