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38 消失的程侯

第八章道境
  曉夢疆域,莊子道場。
  主峰大殿之后,此刻正站著一名白衣男子,白衣之上繡著大量的梅花,看上去極為的干凈。
  男子獨自一人對著大殿微微一拜。
  “多謝莊子!”白衣男子無比誠懇道,同時,臉上閃過一股舒暢之意。
  大殿之中緩緩傳來一個聲音。
  “雪梅老祖,這些年你的所作所為有目共睹,積善天下,造福蒼生,讓數疆域在亂世天下保留了一份凈土,不過,你體內的那股厄運之光,實在太頑固了,即便是我,也僅僅只能幫你封住而已。”大殿之中傳來徐徐莊子之聲。
  “能封住足矣,在下也是吃盡了苦頭,修為更是跌入古仙,好在有你幫忙,才再度踏入祖仙之境,從此以后,無論何事,雪梅但憑吩咐!”雪梅老祖無比肯定道。
  “嗯,雖然你體內的厄運之光已經被封,但你還是要繼續行善天下,慢慢消磨體內厄運,切忌再生貪、嗔、妄念!”莊子最終說道。
  “雪梅銘記于心!”雪梅老祖鄭重道。
  “好了,你先去吧,講道要開始了!”莊子的聲音再度傳來。
  “是!”雪梅老祖點點頭。
  踏步,雪梅老祖從后方退下主峰。
  在莊子的幫助下,雪梅老祖終于找到了隱藏在神魂深處的那一縷藍光,就是這一縷藍光纏繞,讓自己這些年吃盡了苦頭,做盡了孫子。現在,那縷厄運藍光被打上了封印,暫時不用擔心他了。
  厄運被封,雪梅老祖心中大暢。再也不用做孫子了,只是欠了莊子一個天大人情。
  “師尊!”一名白衣男子眉頭深鎖的走了過來。
  看著這僅剩下的一個弟子,雪梅老祖原本的舒暢頓時煙消云散,最后一個弟子啊。想當年自己也是北洲有名的祖仙,居然淪落到今天的局面,這一切,都是鐘山帶來的。
  雖然這些年疲于奔命,但對鐘山的仇恨卻從來沒減少過。
  “什么事?”雪梅老祖問道。
  “鐘山來了,就在鯤鵬峰,弟子親眼所見!”那弟子說道。
  “鐘山?”雪梅老祖瞳孔猛的一縮。
  轉頭,雪梅老祖看向遠處一座高峰,同時快速隱藏身形。
  對于鐘山,雪梅老祖是恨,同樣也有怕。雖說這些年疲于奔命,沒有太多關注鐘山,但鐘山當年凌霄天庭對三圣的一役太有名了,整個北洲無人不知。雪梅老祖也有聽聞,雖然覺得有些夸大,但是,雪梅老祖可不敢小覷鐘山。
  當年大仙境時,就讓自己吃了這么大虧,現在肯定更加厲害。
  “師尊,怎么辦?要為師兄師弟們報仇嗎?師尊的道場,就是因為鐘山毀的,這些年顛沛流離,也全是因為鐘山,此仇不報,難泄心頭之恨!”那弟子咬牙切齒道。
  雪梅老祖拳頭也捏了起來,恨,誰能比雪梅老祖更恨?雪梅老祖恨不得現在就喝鐘山的血。
  忽然,雪梅老祖想起了先前莊子的話。
  “雖然你體內的厄運之光已經被封,但你還是要繼續行善天下,慢慢消磨體內厄運,切忌再生貪、嗔、妄念!”
  切忌再生貪、嗔、妄念?
  雪梅老祖面部抽了抽,抬頭看向遠處的鯤鵬峰,看著那座山峰,雪梅老祖又是一股怨氣涌上來,克制不住啊。
  “師尊,當初鐘山給的師尊厄運,若是鐘山死了,厄運會不會消…………!”
  那弟子話沒說完,雪梅老祖頓時猛的一轉頭看向那弟子。
  對啊,鐘山死了,厄運會不會消失?雪梅老祖頓時給自己的怨氣找到了一個突破口。哪怕殺死鐘山后,厄運沒有消失,雪梅老祖都不管不顧了。
  “就一次,再做一次惡事!也不是惡事,報仇而已,算不得惡事。”雪梅老祖心中不斷說服自己。
  “師尊,鐘山一行十二人,肯定有高手,我們怎么做?”那弟子也明白了雪梅老祖的意思。
  “莊子講道,到時所有人必入莊子曉夢之中,鐘山他們也不例外,準備‘五行奪命陣’,以無影無形的‘命陣’困死他們,他們就算是祖仙,進入曉夢之際,也只能成為我陣下亡魂!”雪梅老祖冷聲道。
  “是!”
  鯤鵬峰中,鐘山一行耐心等候。大殿之中,只有鐘山一人安然落座,其它人,盡皆站于周徹,或因君臣禮,或為護君王。
  大殿門開,眾人能直視對面主峰的曉夢殿。
  忽然間,天地四方飛出無窮無盡的蝴蝶,沖天而上,漫天飛舞。無盡美妙的蝴蝶飛舞,頓時將莊子道場渲染的如夢如幻。
  所有人都集中精神了起來,因為所有人都明白,講道開始了。
  “轟~~~~~~~~~~~~~~~~~~~~!”
  主峰大殿之門轟然打開。
  無數蝴蝶飛舞,讓眾人視線有了一些障礙,看遠處模模糊糊,但這樣更有著朦朧之感一般。
  莊子弟子快速取出一個蒲團放于大殿之前廣場之上。
  大殿之中,走出一個月白袍的老者,老者黑發白須,寬大的白袍襯托出骨感的消瘦,面容非常慈和。讓人望之有種親近之感。
  “這就是莊子?”金鵬皺眉道。
  “好瀟灑、好飄逸,道骨天成,望之心敬,好一個莊子!”刀人屠說道。
  莊子面容不悲不喜,走到蒲團之處,安然坐下,開始了講道。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莊子開口,道出境生。鐘山眼中,眼前的無盡蝴蝶忽然消失周一切也忽然消失,鐘山好似墜入云端,俯瞰天地輪回。
  鐘山進入了一個幻境,鐘山也明白是幻境,甚至以如今的鐘山,只需要微微掙扎,就可以破境而出。
  但是鐘山沒有。鐘山更是無比配合的享受這個幻境。
  因為鐘山明白,這幻境不是‘世界’,而是那玄之又玄的‘道境’,莊子的道境。莊子居然以一語莊周曉夢迷蝴蝶,就將鐘山引入了他的道境之中,其境界可想而知。
  傳聞當年鴻鈞講道,也是將聽道人引入‘道境’之中,繼而所講之道如洪鐘大呂憾人心神,聽道者無不受益匪淺。
  鐘山進入了道境,想來莊子道場四周強者大多進入道境之中。
  道境之中,世界變幻之快,讓人望之心闊,日出日落一瞬之間,滄海桑田不斷變幻,好似將世界的發展快速展現出來一般。
  這時,天地間又響起了莊子那洪鐘般的聲響。
  “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井蛙不可以語于海者,何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無道,圣人生也。方今之時,僅免刑焉。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
  莊子說的很慢,但卻異常清晰,鐘山聽著聽著,恍然若悟,莊子的確有其獨到見解,而且,莊子所說的這些道,讓鐘山也受益匪淺。
  鐘山現在處于創大道期間,但還差一些沒有完成,鐘山知道,僅憑自己獨想,有可能會產生偏誤,不若海納百川,多多吸收別人想法,或許有更加完美的創想。甚至,鐘山隱隱有種感覺,好似自己一直想不通的一些道理,馬上就要通了一樣。
  因此鐘山聽的分外用心,摒棄外界一切。聽莊子的那道之所悟。
  “不樂壽,不哀夭,不榮通,不丑窮,不拘一世之利以為己私分,不以王天下為已處顯。顯則明。萬物一府,死生同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于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
  聽著聽著,鐘山腦海中好似忽然點亮一枚明火,明火一開,光華萬千,鐘山的那股不明,忽然通了。
  “而心自得?而心自得?是啊,而心自得,一切有為法,何須固大道!”鐘山忽然吶吶道。
  鐘山是個極度智慧,極度慧根的人,一瞬間,鐘山明悟了自己道,同時升華中超出了莊子所說。
  莊子再講的道,鐘山已經聽不進去了,鐘山進入了自己的道之創想中。
  原本不夠完善的自我大道,忽然間在明悟間快速升華,鐘山整個人都沉浸去了,精神升華的和自己創造的大道融合在一起。
  換句通俗的話說,鐘山的大道,以前已經創造出了百分之五十,可越往上越難,每多完善一點,鐘山都會覺得不夠完美,放棄,重新來創,因此,時至今日,也只完成了百分之五十。
  可是,在莊子的講道明悟下,鐘山忽然摒棄以往的渴求,讓這百分之五十的大道根據自身原有,再在鐘山的潛意識輔佐下,自行完善。
  鐘山的大道越來越完善,也越來越完美。
  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離最終大道越來越近。
  鯤鵬峰大殿之中,鐘山進入莊子道境,而其他臣子也有一些進入了,但一些古仙沒有,龜蛇、南宮勝沒有,幻姬也沒用。
  三人負責警戒,同時,三人也關注其它人,忽然,眾人看得,在鐘山的腦袋后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輪,光輪散發出一股無上君臨之威一般。
  龜蛇和南宮勝臉色一變,繼而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圣王又有突破了?
  三人不敢打擾,更加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百分之九十,百分之九十一、百分之九十二………………。
  大道越來越完美,而這時的鐘山也漸漸感受到了自己大道的強悍,馬上就可以完成了,馬上就可以完美了,鐘山心中有著一股長嘯的激動。我的君臨天下道!
  而在鯤鵬峰下,雪梅老祖和自己的弟子對視一眼。
  “現在,鐘山應該進入莊子的曉夢道境之中,開始,五行奪命陣!”雪梅老祖臉色一寒道。
  “是!”
  :感謝‘九曇’‘長頭發的貓’‘俺就是神棍’‘大神看破紅塵’‘應方’‘益豐123’‘凡人無名888’的最近打賞,多謝!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