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37 大勝

曉夢疆域。
  莊子的道場所在,整個疆域,最大的特色就是有著無窮無盡的蝴蝶,或者說蝴蝶族的圣地也不為過。
  這段時間,無數強者從天下四方匯聚而來,來到曉夢疆域準備聽莊子講道。
  莊子,被天下人稱為最接近圣人的人,并不是一種抬捧,而是卻有其事,傳聞,當年天地已經將圣位落在了莊子面前。只待莊子受天所賜。
  可惜,令天下人不解的是,莊子當時居然謝絕了天地所賜。
  對著天地拜了三拜,至此讓天地收回了賞賜。
  沒人明白為什么?哪怕天下群圣,也是大多不懂為什么,但是,群圣對莊子從來沒有小看。因為誰都知道,莊子有資格成圣。
  或許某位圣人的圣位,原本就應該是莊子的。
  莊子實力有多強,無人知曉,但可以肯定是在祖仙九重天之上。
  莊子好似在效仿當初鴻鈞,開壇講道,講的不是天道,而是心中道,因此,很多人都受蓋匪淺。
  一次開壇講道,只要受邀之人,幾手盡數來此,而未受邀的人,也因為莊子不排斥,紛紛前往曉夢疆域。
  曉夢疆域中心,就是莊子道場,四周是huā海、蝶海。
  一座主峰之上,霞光萬千。但令人驚奇的是,上空居然沒有德云海,也沒有氣運云海,僅僅霞光沖天而已,霞光所出,就是主峰的曉夢殿。也是莊子道場所在。
  主峰之下,已經聚集了無數強者,無數強者各自找尋了一個地方,盤膝而坐,靜候莊子說道。
  四周的次峰之上,卻是莊子邀請來的貴客。
  其中,東南方位一座鯤鵬峰上,一個大殿之中,鐘山一行已經來到。
  大殿之中,鐘山面前還站著一名青衣瀟灑男子,男子手執一柄折扇,看著鐘山微微喜悅。
  他身后站著兩名下人一般,神情不動。()
  “祖師還說鐘圣王不會來了,此刻定然懊悔當時之話,在下也與一眾師兄打賭,鐘圣王能來,讓在下賭局能贏,藍闕多謝!”青衣瀟灑男子笑道。
  此人正是當初小千世界認識的憶藍颯
  鐘山看著憶藍闕,說起來,鐘山心中也充滿了疑惑,從憶藍闕口氣來看,憶藍闕對于莊子好似并不是非常敬畏一般。
  “憶道友客氣了,鐘山前來聽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到讓憶道友費心了!”鐘山馬上說道。
  “費心談不上,你能來,最好不過。當年凌霄天庭一役,可著實精彩,可惜,在下無緣得見啊。”憶藍闕遺憾道。
  “憶道友當年對大情的援助,我鐘山依舊記得,只要不超過我的原則,憶道友不管有何難處,我鐘山自然會全力以赴!”鐘山說道。
  “哦,那在下若是想要加入大情,鐘圣王可否?”憶藍闕盯著鐘山笑道。
  加入大崝?鐘山神色微動,憶藍闕什么意思?是他個人意思,還是莊子意思?
  “哈哈哈,憶道友若能加入大崝,大情必定再添一臂,鐘山求之不得。”鐘山說道。
  這是鐘山的真心話,同樣也是鐘山試探的話,憶藍闕之能,鐘山早有領教,手段早已達到了潤物細無聲的程度,若能真心加入大情,鐘山自然求之不得,但是,中間夾個莊子,一切就變的玄妙了。而鐘山自然一口答應,成不成,對鐘山都沒損失。況且也可以間接試探一番。
  “咳!”“咳咳!”
  憶藍闕身后兩個下人忽然一陣咳嗽。好似在阻止憶藍闕說話一般。
  但是,憶藍闕卻并未在意。看看鐘山道:“有鐘圣王一句話,藍闕心愿已了,師祖講道要開始了,藍闕就暫不打擾了,待師祖講道結束,再來叨擾鐘圣王!”
  憶藍闕適可而止,不再多提。
  “好,鐘山隨時恭候”、鐘山點點頭。
  “告辭!”
  憶藍闕帶著兩個下人踏步而去。()
  鐘山看著憶藍闕的背影,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憶藍闕處事的確圓滑,自己一口答應下來,而他既沒有推諉,也沒有繼續攀談,而是得到一個答復就馬上遠遠遁開。心機不淺啊!
  “圣王,憶藍闕這是什么意思?”金鵬不明白道。
  “靜觀其變,不過此人若是能為大崝所用,再好不過!”鐘山肯定道。
  “嗯!”眾人應聲,但誰也沒有多說,因為眾人都看出圣王看上這個人才了。
  眾人坐于大殿之中,等候即將的莊子開壇講道。
  而憶藍闕帶著兩個下人卻是離開了。
  很快,眾人來到了一個陣隔絕的院落。
  “闕兒,你這是什么意思?你在試探鐘山?”其中一個,下人,皺眉道。
  “是啊,闕兒,你剛才怎么那么說?,另一個,下人,也皺眉道。
  “老祖宗,父親,今天我帶你們看這鐘山如何?”憶藍闕不答反問道。
  “如何?能如何?還是當初的那個鐘山,我認識他,他卻不認識我!”憶藍闕的父親不爽道。
  “老祖宗?呵呵,我早就不是老祖宗了,大千世界,我憶家還有很多前輩,他們才是老祖宗”另一個人說道n
  “老祖宗,不管如何,你是小千世界時候的老祖宗,我還認你,因為在小千世界,憶家因為你才能一切聽我安排!”憶藍闕說道。
  “那是你有那個能力。”老祖宗搖搖頭道。
  “不,因為你是一個識人之人,識人能力,比我還厲害,換做我,若是在你這地位,根本不可能聽一個小輩的話的。”憶藍闕搖搖頭道。
  “我就這點能力吧!”老祖宗搖搖頭笑道。
  “有這點就足夠了,家族因你而傳承發揚光大!”憶藍闕肯定道。
  “好吧,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繼續承認這個稱呼了!”老祖宗搖搖頭笑道。
  “嗯,至于父親你網才所說的鐘山不認識你,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們在進入大殿的一霎那,鐘山就一眼認出你和老祖宗了,只是當時我們所表現的外在形式特異,所以鐘山沒有拆穿。”憶藍闕說道。
  “不會吧!”書藍闕父親不信道。
  “我敢肯定!”憶藍闕道。
  “我相信闕兒的話!”老祖宗開口道。
  “好吧!”憶藍闕父親只好選擇相信。
  憶藍闕笑看老祖宗,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可是,你先前所說,加入大情什么意思?你是在試探鐘山,還是代祖師試探鐘山?”憶藍闕父親問道。
  老祖宗也是看向憶藍闕。
  憶藍闕卻是臉色一肅,深吸口氣,鄭重道:“不是試探,闕兒的確有這個想。”
  “哦?”二人一驚。
  “老祖宗,父親,我給你們看一些東西!”憶藍闕說道。
  說完,憶藍闕取出一疊厚紙。
  “這是我這些年,親自寫下來的,你們都知道,我有一個習慣,就是研究人,每一個能讓我關注的人,我都會無比詳細的記錄他的所有履歷,優勢、劣勢,以便用來分析對方。這是鐘山的履歷。”憶藍闕說道。
  老祖宗和憶藍闕父親馬上看了起來,一張張看過之后,二人眼中充滿了震驚。
  “你這是?”二人皺眉道。
  “這個鐘山,太完美了,不,應該說他原本不完美,可他懂得如何讓自己變得完美,懂得如何讓大情變得憲美,紫陽驚鴻,剛才紫陽驚鴻的態度你們看到了嗎?君臣之禮,鐘山又得到篡命師了。我敢肯定,鐘山下一步,就是吞并北洲三十六疆域!”憶藍闕無比肯定道。
  “吞并?怎么可能?三十六疆域,他吃不下的!”憶藍闕父親根本不信。
  “我敢肯定!”憶藍闕再度肯定道。語氣充滿了堅決。
  “可……!”憶藍闕的父親還要說。
  “好了,讓闕兒繼續說!”老祖宗再度發話了,憶藍闕的父親只能不再多說,但眼中依舊充滿不信。
  “多謝老祖宗!”憶藍闕看向老祖宗道,的確,有他壓著,自己的話才能更加有權威。
  老祖宗苦澀一笑,搖搖頭道:“說起來,我也不相信鐘山能一次吞下北洲,太大疆域了,根據這份履歷,你若說他占領六個疆域,成為北洲一霸,我或許相信,可這樣太匪夷所思了,不過,我還是相信你!”
  “我知道,我所說的匪夷所思,但是,這是我經過精心推算得出來的,你們也知道,我憶藍闕從來不打妄語,祖師清靜無為,明哲保身,但接下來天下局勢動蕩,這樣下去,根本不可能支撐多久的。”憶藍闕搖搖頭道。
  “不許亂說祖師!”憶藍闕的父親道。
  “不,父親,這必須要面對的,我們是小千世界上來的人,你應該知道,我更在乎的是我們家族,更上面的那些老祖宗,他們思想已經徹底僵化了,無限相信祖師,但是我們不可以,我還肩負著我憶家未來!”憶藍闕堅定道。
  “但我依舊有些不信,鐘山有你說的那么好?”憶藍闕的父親說道。
  “東州祖龍密境的消息,還沒傳來,我已經讓人前去打探了,或許過幾年就有消息傳來,我記得,鐘山應該去了東洲,他為何會那么短時間歸來?比所有人都快?雖然不知東洲之事,但,我敢肯定,鐘山必定收獲頗豐,而且,你們看看鐘山這一路走來的履歷,高明自然有,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沒有一絲錯誤,全是最正確的選擇,布局、整軍,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亂世不需要一些虛強的勢力,越強越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弱了也容易飛回湮滅,而大情卻恰恰好,完美無瑕,只有一直正確下去,才能成為最后的贏家!”憶藍闕無比堅定道。
  “可是,祖師肯定不會同意的,而上面的那些憶家老祖宗更不可能同意的!”憶藍闕父親搖搖頭道。
  “所以,我希望老祖宗和父親,你們要幫我。事關我憶家一族,絕對不能有一絲錯亂。”憶藍闕無比堅定道。
  PS:打賞的朋友明天再感謝,剛剛寫好,先發了再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