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28 郁悶的玄天宗

鴻鈞補天脈!
  天地變化頓時從碧游宮處傳遍天下四方。除了北俱蘆州的強者,天下諸多梟雄盡皆感受到了這一絲變化。
  最先感覺到天地一絲變化的梟雄自然是靠近北俱蘆州的贏。
  贏從書房走出,游步走到高臺之上,看向北俱蘆洲方向。
  身后,鬼谷子忽然出現。
  “天帝,是鴻鈞!”鬼谷子帶著一友驚訝道。
  “先生,你的傷勢怎么樣了?”贏開口問道。
  “多謝天帝關心,已經差不多了,太一下手雖重,但并未傷到臣的根本!”鬼谷子搖搖頭道。
  “那就好!”贏點點頭。
  “只是祖龍他,對天帝你并不是…………!”,鬼谷子沉聲道。
  “大秦與龍族結盟,他是有與聯對等的資格,不過要不了多久,聯會讓他臣服的!”,贏自信道。
  “是!”鬼谷子點點頭。
  “鐘山這次,收獲可真不小啊!”贏語氣微微一沉道。
  “是啊,我們得到了祖龍,他卻得到了那個世界,更得到了我大秦的一干承諾和人情,鐘山的冒口也越來越大了,而且臣先前的算計,也被他看穿,與鴻鈞居然沒能結成大怨。除了我們,他這次收獲的最大!”鬼谷子點點頭道。
  “收獲大,隱患也不小,現在,可能已經有很多人都盯上他了。”贏淡淡道。
  “天帝說的是天脈?”鬼谷子頓時也想到了。
  “呵!”,贏淡淡一笑。
  “祖龍密境有一千天道,同時也有三大天脈“臨、兵、行,。天道,天下諸雄并不看重,因為大千世界到處都是,可這天脈,大千世界的天脈可是被天數克扣了一些,祖龍密境中的復制體卻相對完整些,“臨,被鴻鈞所得,還剩下“兵,和“行鐘山的確會被很多人惦記!”鬼谷子點點頭。
  “派人前往北俱蘆洲查探鴻鈞最近動向!”贏想了想沉聲道。
  “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陽間,東洲。
  鐘山帶著群臣向著大晴快飛去。劍傲早已離開,但臨走之際,依舊承諾,會盡快再尋得八件圣人法寶送往大晴圣庭。
  一路之上,與來時一樣,繼續由紫陽驚鴻遮掩天機,這時候,鐘山不需要排場。安全回到自己地盤最重要。
  大惜收獲巨大。最少鐘山自身收獲巨大。
  當然,飛行一段時間總需要休息一下。
  這日正在!座山峰下休息,忽然,鐘山眉頭一挑,抬頭望天。
  “老爺,好像天變了一點!”蔡兒在一旁疑惑的說道。
  “皇后說的沒錯,應該是變了一些。”尸先生一旁點點頭。
  “可看不出哪里不同啊!”莽兒搖搖頭道。
  “應該是鴻鈞用得到的臨之天脈,對大千世界臨之天脈做了添補!”尸先生非常敏感道。
  鐘山低頭看向尸先生,尸先生適時不再說話。
  鐘山心中其實極為疑惑,尸先生現在僅僅只是一個古仙,為何會對天道這么了解?特別是臨之天脈。
  就在剛才,鐘山自身也只是有個猜測而已尸先生居然肯定的說出來了?
  葬家?
  早在很久前,鐘山就派遣影衛暗查所謂葬家了,可是,依舊沒有葬家的消息。葬家到底什么來歷?
  當然,鐘山也強忍著這股好奇,沒有再問。
  “鐘圣王我們好像被跟蹤了!”,不遠處的紫陽驚鴻忽然臉色一變道。
  “跟蹤?”鐘山眼睛一瞪。
  “是,先前居然沒有現,直到剛才天地忽變,對方才露出一絲破綻。被我意外捕捉到了!”紫陽驚鴻臉色難看道。
  群臣一陣沉默。
  自己一群這么多祖仙,還有一個某命師居然都被跟蹤了,而且還不知道跟蹤了多久。
  鐘山臉色微沉,鐘山心里明白,能這么無聲無息跟著自己一群人的,只有一種人,圣人!
  被圣人跟蹤了?
  深吸口氣鐘山站起身來。群臣也紛紛嚴肅了起來。
  申公豹對著一眾古仙一揮手,一眾古仙頓時戒備了起來。
  踏步,鐘山帶著群臣飛天而起,踏步上了近處的高峰。
  “既然來了,就不要躲躲藏藏了,彌天圣人!”鐘山沉聲喝道。
  一聲喝下聲震方圓萬里,群鳥飛騰,萬獸奔逃,一股憤怒的氣勢從鐘山口氣中傳出。
  彌天圣人?大情群臣略微意外的看看鐘山,特別是紫陽驚鴻,紫陽驚鴻只感到有人跟蹤,可紫陽驚鴻也不知道是誰啊。圣王又怎么知道?
  大惜的古仙,經歷了祖龍密境一役后,一個個的膽子也壯了起來,以往對于圣人的敬畏,此刻也好似不存在了一般。
  以前圣人在眾古仙心中的地位是高不可攀,可是,祖龍密境之中,圣王連鴻鈞都斗過了,還有什么好緊張的呢?
  至于祖仙,更是毫無畏懼,跟在鐘山身邊,早已見識了大量圣人,而且自己組合的力量又強勢無比,沒必要再畏畏縮縮。
  幽藍父芋略微好奇的看著。
  果然,隨著鐘山的一聲沉喝之后,東方不遠處,真的是一個身影緩緩落了下來,從星辰之中落了下來,想來,這個跟蹤鐘山一行的圣人,先前一直藏于星辰之中,鐘山一行到了哪里,他就一直跟到哪里。
  紫陽驚鴻驚訝的是,那落下的圣人,果然就是彌天。圣王真的神了。
  透過彌天那模糊的面龐,鐘山看到了彌天的驚訝。
  “鐘山!”彌天沉聲道。
  鐘山露出一絲冷笑。
  “你是如何知道是我的?”彌天圣人沉聲問道。
  彌天圣人也是充滿了好奇。猜到是圣人跟蹤,那不算什么,可能猜到是自己,就奇怪了,因為自己一直藏身天道之中,就算是墓命師也未必能推算到自己啊。可鐘山居然一語就道了出來。怎叫彌天不好奇?
  紫陽驚鴻也好奇的看向鐘山。
  微微一笑,鐘山淡淡道:“當今天下圣人之中這種沒臉沒皮的事情也只有你彌天圣人才做的出來!”
  紫陽驚鴻先是微微一鄂,繼而臉色一陣古怪。
  而大情群臣卻是個個帶著一陣微笑。特別是葵兒,捂著嘴巴強壓著“咯咯,笑聲。同時翻了鐘山一眼。
  “你!”彌天頓時氣極。
  彌天原本只是好奇,可怎么也沒想到,鐘山會如此羞辱自己,自己可是圣人,鐘山也太狂了吧。
  不是鐘山狂,而是鐘山做事分明,友就是友,敵就是敵,一旦成為鐘山之友,哪怕凡人,鐘山也會對他非常客氣,可一旦確定了敵對關系,哪怕再尊貴的身份,鐘山也不會給他好臉色。
  “以圣人之身,做這偷雞摸狗之事,你還有什么好自豪的。”鐘山淡淡道。
  “好、好、好,鐘山,修藥漲到祖仙,你卻更加狂妄自大了,你這是自尋死路!”彌天冷聲道。
  “自尋死路?就憑你?”鐘山不屑道。
  “你不要忘了,這可不是你大晴!”彌天沉聲道。
  “不是大情又如何?你是圣人,可調動天地大勢之力,聯暫時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聯想走,你卻攔不住。因為,你沒那本事!”鐘山也毫不客氣的說道。語氣中沒有給彌天絲毫面子。
  彌天是圣人,可是鐘山卻有些看不起他。
  修為弱的話,躲在暗處伺機而動,那是懂得局勢。
  可他有著強大的力量,卻次次藏于暗處,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南瞻部洲就可以看出,你要是有什么預謀或者計劃吧,還情有可原,像那死去的江雨,江雨一開始有所謀劃,藏于暗處還說得過去,雖然死了,但終究還算個人物。
  可他彌天,至始至終沒有表現出一絲謀略,還裝深沉的躲于暗處,做那偷雞摸狗之事,事后讓鐘山對他評價直降了一大截,祖龍密境一役,彌天堂堂圣人居然沒有膽量進入。
  這樣的人,沒有大謀略,也沒有一點進取之心,只會做這些猥瑣不齒之事。鐘山真的很懷疑,他是怎么成為圣人的。
  或許圣人中也是一個另類,難怪上一代圣人不怎么看得起他,鴻鈞更是給了他“天數走狗心無丘整,不堪大用,的評價。
  聽著鐘山的數落,彌天拳頭微微捏起,心中充滿了惱怒,可看到鐘山身后一大票的祖仙,彌天圣人心中的那股惱怒只能憋在那里。
  用彌天自己的想法,天大地大,沒有命大。眼前鐘山有“兩成威脅到自己的機率,那就絕對不能冒險。群圣殞落,只有自己還活著,這是最好的寫照。
  “我攔不住你?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彌天沉聲喝道。
  “可要試試?”鐘山冷笑道。
  彌天盯著鐘山,最終說道:“既是如此,我就擺下四鬼天道陣,你若是能破陣,我馬上離開,如何?”
  看著彌天圣人,大情群臣一陣古怪。摸不清彌天圣人什么意思。
  可鐘山卻是看明白了,彌天圣人應該是在拖時間。
  一路跟著自己卻一直沒有現身,明顯不是想要與自己一行單獨戰斗,或許他還在等著誰。
  等著誰,鐘山不清楚,但鐘山很有興趣知道,還有誰在謀算著自己,況且,鐘山無比自信能帶著一群人安全離去。
  “也好!”鐘山應了下來。(未完待續未完待續,節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