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27 誰拜誰

鴻鈞帶著鎮元子離去了。
  鐘山對著二鈞離去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會。
  深吸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鐘山猛的一抬頭。
  “嗡!”
  天罰之眼也好似驟然放出耀眼的紫光一般。
  “幽藍,繼續!”鐘山喝道。
  “是!”幽藍馬上應道。
  七百天道圍著四百天道。天罰之眼牽制蒼天之眼,尸體圣人掐斷蒼天之眼的掌控。一切變的無比順利了起來。
  幽藍圣人只需要將天道之力抽出來即可。天地則不斷被抽,蒼天之眼越來越虛弱。
  又是兩百條天道被抽,蒼天之眼已經徹底絕望了。眼看著自己就要被徹底錄奪了。
  帶著一股仇恨,蒼天之眼看向幽藍。
  幽藍硬著頭皮沒有理會,繼續抽取。
  “轟~~~~~~!”
  蒼天之眼轟然間,自爆而開,不止自己,更牽動天道崩潰。好似就算自己要滅,也不能給鐘山好處一般。
  “轟~~~~~~~~~~~~~~~~~~~~~~~~~~~nn!”
  東勝神州上空,一聲巨響,無邊無際的范圍,陡然間發出一場浩大的爆炸。
  虛空炸碎,一時間,東勝神州上空形成一個無比浩大的黑洞,黑洞之大,好似要將整今天地吸入其中一般。
  東勝神州,大地沖天而上,植被、河流、山川,盡數被吸入其中,無數強者更是連逃都來不及了一般。
  大爆炸,大混亂覆蓋范圍之廣,讓整個東海之水都消失一般,整個東勝神州被夷為平地,浩瀚的震蕩,更是輻射向四面八方,南瞻部洲,北俱蘆洲、西牛賀州,盡數進到侵襲。
  一時間大部洲一片狼藉。
  一直躲在暗處的彌天圣人,此刻面部不自覺的抽了抽,心中一陣慶幸,還好自己沒進去,果然兇險無比。
  黑洞范圍太廣太廣,整整用了三天三夜才慢慢被填補完全,填補之后,東勝神州環境也越發惡劣,罡風不止,障氣不斷,沒有千百年的變遷,是不可能恢復的。
  三個月后,西牛賀州的一個山谷之中。
  群臣守護,鐘山在中堊央大殿閉關之中。
  鐘山盤膝調息了一會,睜開眼睛,踏步間消失不見。
  鐘山進入了神界。
  神界之中,天地更加遼闊了起來。更是因為天道的增多,多了無數星辰,日月爭輝。
  抬頭間,天罰之眼立于無盡烏云中堊央,瞳孔依舊為紫色,紫色的瞳孔之處,環繞著大量雷電,更加的深窘,更加的威嚴了。
  探手間,一千天道乍現。
  那日,蒼天之眼自爆之際,鐘山強行抽取祖龍密境天道。終于,在最后達到了千條之多,也有一些在自爆中消亡,那些,鐘山只能無能為力了。
  一千條天道,整個神界越發完善了起來。同時,鐘山也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的神界也將如祖龍密境那般強悍。
  至于二鈞帶走的那條臨之天脈,鐘山也明白了因由,對比自己得到的兵之天脈復制體。鐘山對比了一下大千世界的兵之天脈。
  復制體中,居然有些大千世界兵之天脈所沒有的東西。難道祖龍密境的兵之天脈更完善?當然不可能。
  那只有一個可能,陽間,九大天脈,被天數之眼故意克扣了一部分,就是為了防止再有人利用天脈逆它。
  二鈞雖然掌握大千世界臨之天脈,但也有少部分未能得到,而在祖龍密境得到了。或許,當年創造祖龍密境的時候,天數之眼還沒有克扣天脈,只是現在克扣了。
  不管如何,鐘山收獲都是巨大的。滿意的又看了一眼,鐘山踏步而出。
  出了神界,出了中堊央大殿。
  莽兒守護在殿前。
  “老爺,怎么樣?”莽兒馬上問道。
  “比想象的好,蒼天之眼爆炸時,還是多虧了葵兒你用混沌之氣鎖住了大部分天道則啊!”鐘山愛憐道。
  “那就好!”荼兒笑的很開心。顯然對于能幫到鐘山非常滿意。
  群臣在遠處守護。沒人上前。
  直到鐘山和莽兒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群臣才恭拜了起來。
  “靜見圣王!”眾人恭拜道。
  “嗯,申公豹!”鐘山點名道。
  “臣在!”申公的恭敬道。
  申公豹是個重情諾的人,否則當初大商在群圣環繞時,也不會毅然留在大商幫助紂王。此刻體堊內封印消失,申公豹對大惰更加的忠心。
  “外界可有大事發生?”鐘山問道。
  “臣最近打探,的確發生了一些大多主要還是那個大春!”申公豹說道。
  “哦”
  “此次祖龍密境,我們得到了祖龍密境的天道,而大秦的贏卻得到了祖龍簽約!”申公豹鄭重道。
  “他得到了?”鐘山雙眼一瞇。根據臣這些日子收集來的信息,當日東方戰斗極為激烈“表現最為突出的是三咋,人,贏、太一和程侯,三人爭雄,可惜,程侯因為先前搶奪了祖龍密境圣位,在我們收取天道之際,他的圣位力量不斷變換,導致程侯一時無適應,最終敗垂成,而贏和太一一戰,卻因為所在東洲,贏用秘調動大秦天下之勢,最終稍勝一籌,贏得祖龍垂青六”申公豹說道六
  ,“贏,還真是好運道!”鐘山沉聲道,
  ,“第二件事,贏帶著祖龍回到大秦后,祖龍了,召喚天下龍族令”以大神通,通過龍族血脈之音,通知了天下龍族,除北洲外,盡力趕往東洲,整合天下龍族!”申公豹皺眉說道川
  ,“整合天下龍族?好強勢的祖龍!”鐘山沉聲的點點頭小
  除去北洲龍族,顯然是當初與贏的約定,贏兌現諾言了。可天下九洲,北洲龍族強者并不是太多,贏的收獲也太大了川
  “臺三件事,大秦八道討代繳文,開始習時征伐八大疆域,大秦東洪征伐開啟了!”申公豹說道川
  ,“開始了,東淵開始大混戰了”鐘山面色微沉川
  ,“圣王,我們要做什么?”申公豹問道心
  ,“不用了,東淵之事,我們暫時插不上手,馬上啟程,回大情!”鐘山下令道六
  “是!”群臣應道川
  鐘山的最高指示下來后,眾人收拾山谷,而鐘山卻是飛天而起,站在高空俯暇腳下大地六
  對于大秦之事,鐘山雖然心中略有沉重,但鐘山此行的目的基本達到了,鐘山也算是滿載而歸,并沒有留下遺憾川
  東洲?或許下次再來這方大地,就是大情的軍隊了川
  莽兒乖巧的沒肖打擾,因為蔡兒明白,這時候的老爺,肯定在想很重要的事情川
  鐘山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平復心中的壯志,沉聲道:“走!”
  “是!”群臣應命,飛天而起,跟著鐘山向著西北方飛去小
  鐘山離去了,一個月后」
  北俱蘆牌小
  碧游宮處,一條巨大的天道沖天而上,天空,風云變色,一股強大的颶風從碧游宮處射向四面八方引
  這一刻開始,整咋,北俱蘆洲好似忽然有了一絲變化一般川說不出來什么變化,但,頂級強者都能感受到一絲不習小
  這股不同,正在向著四面八方輻射,好似要輻射向陽旬所有地方一般門
  而這忽來的變化,頓時引來了一眾強者,這其中就包括圣人墨子六
  到了大千世界,圣位臨身,墨子再度恢復如初,面部模糊了起來六
  站在一座高山之巔,看著遠處的那條白色天道川
  “臨之天脈?,墨子身旁忽然傳來一個身影小
  墨子好似知道來人一般,并沒有太做在意川
  那是一咋,紫袍男子,男子負手而立,周身氣息內斂,但依日有著一股巨大的感染之力,讓人望之有種生畏的感覺,這感覺,比墨子的還要強烈門
  “的確是臨之天脈,程侯,你沒發現這臨之天脈有何不妥嗎?”墨子沉聲道小
  ,“更完善了?二鈞在補天脈?”程侯略微驚訝道川
  ,“補、補天脈?二鈞他補天脈?傳說九大天脈各被天數克扣了一部分,難道二鈞將臨之天脈克扣的那部分補全了?”墨子略微驚訝道,
  “補全了,不清楚!”程侯帶著一股疑惑道小
  而就在這時,遠處,碧游宮大門忽然大開,而臨之天脈也驟然消失六
  二鈞踏告而出們
  二鈞走了出來,墨子和程侯微微沉默,
  二鈞對著墨子方向看了看,繼而無比鄭重的抬頭望天六
  ,“嗡!”
  天空之上,忽然出現一個淡淡的虛影,似有似無川是一個眼睛的形狀,但并沒有絲毫威壓川
  “天數之眼,那是天數之眼?,墨子認出來了川
  天數之眼,一眾圣人再熟悉不過了,縱是那天數之眼僅僅表現個列、形,但墨子還是無比肯定川
  怎么會?天數之眼發現二鈞了?那怎么沒有滅殺二鈞?
  ,“嘶!”程侯微微抽氣,好似想到什么小
  ,“賭約!”程侯略微不信道川
  ,“賭約?”墨子陡然腦海中一閃川
  ,“傳聞,二鈞時代,七圣逆天時,二鈞還牽扯著一個驚天豪賭,雖然不知道賭什么,但我等都猜測,能和二鈞對賭的必定是個驚天人物,或許是周幽王,或許是鳳凰老母,或許是那幾個古老家族之首,可,難道!”墨子帶著一絲不信道川
  “和二鈞對賭的,是天數之眼!是天數!”程侯深吸口氣,帶著一股強烈的嫉妒道川
  ,“和天數對賭”墨子聲音帶著一絲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