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26 玄武圣地

呼。“鴻鈞老祖!”鐘山淡淡開口道。
  對于鴻鈞,鐘山與之并無死仇,因此,語氣之中依然算是客氣。而剛才的一戰,也只是小小試探,并不存在多大的仇恨。
  鐘山確立了地位,接下來,自然是二人相互交談了。武力是解決不了一切的,況且面對鴻鈞,若是想以武力敗他,鐘山暫時還不會那么自大。
  當年天下第一人的名號,不是吹捧出來的,畢竟,天下梟雄無數,誰會容忍別人踩在自己頭上?鴻鈞做到了,重生之后,不管實力增減,這個名號就奠定了他的絕強實力。
  “大靖圣王,鐘山!”鴻鈞淡淡的開口道。
  能讓鴻鈞清晰的道出名字,明顯鴻鈞開始對鐘山重視了。
  大惰很多臣子忽然暗呼口氣,特別是那群古仙,雖然先前沒有離去,但是,對于戰鴻鈞依舊心有余悸。能談話,那自然再好不過。
  鐘山身后,神界入口大開。幽藍圣人雖然震撼于先前的戰斗,但卻一直沒有停歇過。
  就在這一會功夫,神界抽取的天道已經達到六百條之多。
  也就是說,祖龍密境一千條天道,現在只剩下四百條而已,天空之上,蒼天之眼越來越虛弱,蒼天之眼的眼皮之處微微顫動,顯示出一股巨大的恐懼和焦躁一般。
  幽藍圣人腳下,那天地祭壇越來越弱,漸漸的就要看不清了一般。
  世界崩潰的越來越快了。
  這時,幽藍圣人忽然探手抓向一個白色的天道。
  那個天道比之其他天道略有不同一般,無比的安靜,無不的威嚴,它的四周更是空間穩固,沒有絲毫動蕩。
  出藍圣人先前一直沒敢碰那個天道,現在,這個世界即將崩潰。幽藍圣人膽子越來越大了。
  探手抓去。
  可就在幽藍圣人調動天地大勢之力準備抽取那白色天道之際。
  “嗯!”對面鴻鈞忽然發出一聲不喜之音。
  “呼~~~~~~~~~~~~~~~。~~~~!”
  四面八方,陡然出現一股巨大的青色流光,青色流光之下,幽藍圣人陡然無法動彈了一樣,天地好似忽然逆轉,不,應該是時間逆轉。
  這才是真正的時間逆轉。逆轉之下面八方盡數微微一退,最驚駭的莫過于一眾古仙。
  剛才那一刻,有的古仙是呼氣的,但在時間逆轉之下,眾人有種不受控制的感覺一般,氣流沖入口中,呼氣逆轉,變成了吸氣?
  天空之上,焦躁的蒼天之眼,好似待到一個空隙一般,陡然間逃出了尸體圣人的監控一樣,快速遠離尸體圣人,并且形體快速暗淡。
  這一暗淡不要緊,剩下的四百天道也好似收到指令一樣,快速暗淡了起來。
  蒼天之眼干什么?自然帶著天道脫離此處,此處將被蒼天之眼舍棄,也就是放棄了此處空間的掌控,交還大千世界。
  逃,那蒼天之眼想要逃?
  “想逃!哼!”
  鐘山一聲斷喝。
  “轟~~~~~~~~~~~~~~~~~~~~!”
  天地紫光大放,忽然間,在蒼天之眼的上方,無盡黑云覆蓋,黑云中心一道裂縫,裂縫一開,一個巨大的紫色瞳孔乍現而出。
  天罰之眼!
  天罰之眼出,一眼望去,出現遼闊億里大地,原先的破碎虛空好似一瞬間消失了一樣。
  不是消失了,而是鐘山的神界出來了。
  神界出,與祖龍密境西方疊加而起。
  天罰之眼瞪出,一道紫光射下,轉眼將蒼天之眼籠罩,讓原本想要遁逃的蒼天之眼頓時失去了離開的能力。被天罰之眼拉扯著無法離去。
  蒼天之眼極為憤恨的瞪著天上的天罰之眼,可是,天罰之眼怡然不懼一樣,眼對眼的瞪著。
  七百條天道忽然圍成一圈,將中心四百條天道圍了起來。阻止蒼天之眼的遁逃。
  神界原本就有兩百條天道,因為有一百茶與祖龍密境的重合了,因此,即便抽取了六百條天道,現在依舊只有七百條。
  七百對四百,不管如何,天罰之眼占據了大優勢。
  而此刻,應該屬于三個世界的重疊。大千世界、祖龍密境、神界。
  三界重疊,使得四周頓時一陣穩定。
  幽藍圣人此刻無法動彈,但是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原來自己在這些絕世強者面前,真的什么都不是,眼前鴻鈞僅僅一出手,自己就無法動彈了?而且圣王更恐怖,那是什么?圣王也有蒼天之眼?紫色的蒼天之眼?我看到了什么?
  大惜的一眾古仙,從起初鴻鈞出手的驚駭中恢復了,并且崇拜的看著鐘山,圣王也有蒼天之眼?
  尸體圣人在失去控制蒼天之眼時,頓時在尸先生的鈴鐺下飛了回來。護衛在鐘山周側。
  葵兒周身混沌之氣大放,無盡混沌劍氣環繞周身,幻姬飛了回來,金鵬飛了回來。
  所有臣子,都在以鐘山為中心,冷視面對鴻鈞。一時間,鐘山群體的力量頓時凝聚而起。
  見局面穩定,鐘山再度看向鴻鈞。
  “鴻鈞老祖,你這是什么意思?”鐘山沉聲道。
  鴻鈞抬頭看看天上,看著那天罰之眼,繼而低頭看向鐘山。
  “鐘山?”鴻鈞沉聲道。
  先前只是淡淡的口氣,而這次卻是沉重了很多,顯然鐘山在鴻鈞眼中的分量越來越重了。
  “鴻鈞老祖,我等不欲與你為敵,但此事,可否給我一個因由?”鐘山鄭重道,同時眼中戒備不消。
  “是你將我從東方引來的,還問我因由?”鴻鈞沉聲道。
  鴻鈞終于正常說話了,鐘山心中暗呼口氣。
  同時,鐘山也不會去再接這個話題,因為,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再糾纏這話題了,還是說點實際的比較實在,畢竟雙方都是聰明人。
  “大惰臣子,申公豹,身有你的封印。望與鴻鈞老祖能創去你我因果!”鐘山沉聲道。
  “劃去因果?”鴻鈞淡淡的看向申公豹。
  一旁申公豹感激的看看鐘山,馬上上前一步道:“大靖圣庭第十一軍團長,申公豹,見過鴻鈞老祖!”
  看著申公豹,鴻鈞微微沉默。
  “想必鴻鈞老祖也有很多事情不想在此耽擱,申公豹的封印與你錯過祖龍的遺憾這兩份因果,就由造化玉碟與鎮元子換取如何?”鐘山再度說道。
  一眾古仙敬佩的看著鐘山,圣王在與鴻鈞談條件?
  鴻鈞依舊有些沉默。
  看著鴻鈞,鐘山再度道:“你也知曉我的力量,若死斗,你勝的機率比我大很多,但你的這些衍生體必定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我雖不明所以,但天下大亂起,你的衍生體必有大用,與天斗,多一份力量總比少兩份力量要好出很多!”
  說完,鐘山沉默的看著鴻鈞。
  鴻鈞是個擁有大智慧的人,很多事點到即止就可,無需說的太仔細。
  盯著鐘山,鴻鈞深深的看了一會鐘山。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而是轉頭看向那條天道。
  那條幽藍圣人剛才準備抽取的白色天道。
  “那條,臨”歸我!,、鴻鈞淡淡道。
  “好!”鐘山馬上應道。
  鐘山終于明白剛才準備談話之際,鴻鈞為何出手了,原來是那條臨之天脈。想不到祖龍密境居然有臨之天脈的復制體。
  只是,鴻鈞不是已經掌控大千世界臨之天脈了嗎?為何還要這個復制體?
  鐘山給尸先生一個眼神,尸先生點點頭,鈴鐺一搖,尸體圣人再度沖天而上。
  天罰之眼拖住蒼天之眼,尸體圣人掐斷蒼天之眼對天道的統御。
  幽藍圣人再度出手了起來,探手一揮,將臨之天脈推向了鴻鈞。
  無形的天道,化為有形的天道之力推向鴻鈞后,鴻鈞大袖一甩,虛空頓時出現一道入口,一口吞下了臨之天脈的力量。
  鴻鈞滿意的點點頭。
  探手一指,一道青光直射申公豹。申公豹沒有躲避,任由青光入體,頓時,申公豹周身彩光大方。
  “轟!”申公豹的祖仙氣勢轟然爆發而出。
  “多謝圣王!”申公豹對著鐘山恭敬道。
  雖然是鴻鈞所解開,但申公豹明白,這全是鐘山所做,所以感激的人也只是鐘山而已。
  鴻鈞出手解開申公豹體鬯內的封印,因為他并不懼怕鐘山賴賬,也沒人敢對鴻鈞賴賬。
  鐘山點點頭,探手一揮。
  金鵬快速丟出造化玉碟,一旁依舊震撼的紫陽驚鴻點點頭。
  只見紫陽驚鴻大袖一甩,鎮元子驟然出現。先前,鎮元子就是藏于紫陽驚鴻的,世界,之中的,因為只有藏在篡命師這里,才沒人能推算的到。
  接過造化玉碟,鴻鈞翻手收起。
  “拜見老祖!”鎮元子無比恭敬的拜道。
  顯然鎮元子猜到了前因后果。
  “嗯!”鴻鈞略微點點頭。
  這份交易算是完成了,當然,創去因果,只是鐘山為了說的好聽而已,因果若是那么容易劃去,那就不是因果了,不看封神一役,所謂了卻因果,無不是一方將另一方滅的渣都不剩,那才是了卻因果,現在,這僅僅是一份交易而已。
  一份鐘山與鴻鈞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