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3 玄天宗

幽藍、幽靜心父子被鐘山一行救出來后,吊然吃了些丹藥恢復了很多,但二人依舊很沉默。
  二人原本高高在上,天下無人敢欺的存在,現如今猶如貨物一般任憑人決斷。
  大千世界?幽藍低著頭咬咬牙!
  在此之前,幽藍一度有過獨孤求敗之感,天下第一圣人,無人可敵,沒有對手的日子是極為不舒服的,每天沒有目標只能自己修煉。要是有個對手給我多好啊!
  現在,對手來了!不是來了一個,而是來了一大批。他們都是來自大千世界。
  這群強者之強,驚世駭俗,自己天下第一圣人,轉眼就被對方強逼退了圣位,更是隨時待宰。
  夾千世界的人真的都這么厲害嗎?自己到了大千世界,連成圣的資格都沒有嗎?
  幽藍心中一陣苦澀,同時也死死的記住了一個名字,元始。
  元始,應該是大千世界絕強者了吧?眼前鐘山雖強,但應該也比不過他。
  元始?
  就在幽藍要將元始天尊烙入心中之際。眾人忽然一停。
  幽藍臉色一變,驟然轉頭望去。
  “嘶!”幽藍徒然抽了。冷氣。
  元始天尊之強,幽藍已經深刻的意識到了,而且元始天尊更是成了此界圣人,擁有天地支撐,這無敵的狀態,還有人找他麻煩?
  誰?
  遠處,無盡的劍氣如萬河匯聚大碰撞,向著元始天尊所在狠狠的沖刷而去。
  兆劍奔騰,斬破虛空,茫茫無邊盡是劍的世界。
  “好強!”,劍傲驚訝道。
  劍傲所說,自然就是劍意。一個強過劍傲的劍意。
  “轟~~~!”,萬劍大爆炸,破碎的空間再度擴大十倍。
  但,這一次沖擊之后,一切都停止了一般。
  外圍,鐘山一行遠遠的看著。破碎的虛空緩緩恢復。
  劍氣漸漸消失,暴露出中心的景象。
  巨大的紫霄宮虛影已經消失,化為一個小球浮在空中周一千天道好似不斷向著小球涌著能量一般。
  天空,那龐大的蒼天之眼居然在這一刻緩緩閉合而起”慢慢消失。
  小球旁,元始天尊手執元始幡,吞吐著淡淡混沌之氣,袖口之處,居然有著一絲破損。正一臉陰沉和復雜的看著對面。
  此刻,在元始天尊對面,是一個青袍男子,青袍極為華麗”甚至鑲有華美的金邊。男子手中一柄青色長劍,面目模糊,額頭處隱隱約約有著一個淡淡井字印,卅,。
  “那是卅?”,尸先生一眼就認了出來。
  “當年小千世界的時候,我們還能看到他的臉,只是看過后無法記得而已,現在卻根本看不清他面孔了!”,鐘山沉聲道。
  “那是因為他尸變成功了。”,尸先生解釋道。
  “這就是通天教主那具尸體?”,王骷問道。
  “通天?”劍傲臉色一沉。
  劍之圣人?擁有誅仙四劍和青萍劍,想必,他現在手中的就是青萍劍吧!
  “通天?未必!”鐘山搖搖頭道。
  遠處”元始一展元始幡,死死的盯著對面的卅。
  “通天的尸身?你居然占據了通天的尸身?老師,弟子最后一次叫你老師,想最后請教老師一次。你說過一道傳三友,一始三開,天數之初,我們師徒四人乃是逆天之根本”但為什么會這樣?太上殞落了,我還可以認為是他運道不好,可是,想不到通天的尸身居然被您占據,為什么會這樣?”,元始深吸口氣道。
  卅沒有說話”而是看著那半空中的紫霄宮,極為古怪。
  忽然,元始瞳孔猛的一縮,雙目死死的盯著卅頭頂的那個,卅,字。
  “我明白了,一道傳三友,一始三開,天數之初,沒錯,卅,一始三開?你的原則沒變,只是要重新來過,重傳三友?重奪天地?而我等三人皆被你拋棄了?”元始臉色一沉道。
  卅轉頭看向元始,看不清面容,但能從卅的態度中知道,元始猜的沒錯。
  卅,就是鴻鈞,鴻鈞就是卅。
  遠處,除了幽藍、幽靜心不明所以外。鐘山一行卻是無比沉默的看著。
  “果然!”,鐘山微微呼了口氣。
  從上次碧游宮,鐘山一行看到造化玉碟之時,鐘山已經有了猜測,只是一直不肯定而已,造化玉碟,那可是鴻鈞的寶物,除了鴻鈞,誰還能擁有?繼而在尸先生得到的那口棺材中,也更加證實了,除了通天的印記,還有鴻鈞的印記。
  卅的身份呼之欲出,現在,得到元始親口道出,不會錯了。
  鐘山身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這一刻,眾人看卅的目光又不同了,卅?只是圣人尸變而已,但是,鴻鈞則不同,數十萬年前,天下第一本人!不是這小小祖龍密境,而是整個大千世界。
  元始天尊想明白一切后,頓時探手抓向那個小球。
  可就在元始動手之際,鴻鈞動了,手中青萍劍一揮,一條劍河沖刷而去,狂躁的劍河之力絞碎虛空,頓時撞在了元始幡之上。阻止了元始動作。
  一股恨意從元始眼中噴出。
  “天地之威!”,元始探手一招。
  一千天道頓時迸射出耀眼光芒,鴻鈞上空,好似空間塌陷一般,形成一個五彩斑斕的巨大漩渦向著鴻鈞壓來。
  “時空塌陷,天地滅?”一旁重傷的幽藍驚駭道。
  “父親?”
  “怎么會?時空塌陷,天地滅?天地大勢之力能發揮出蒼天之眼的絕招?這不可能!”,幽藍驚叫著不可思議。
  但是,元始天尊實實在在做到了,調動一千天道之力,做到了此界圣人都不敢想的招式。巨大的時空塌陷而下,周圍萬里之內,頓時化為一個無天無地的空間,混混沌沌,分不清上下左右。
  外圍空間更是快速暴動而起。
  即便隔著很遠距離的鐘山一行,也快速的向后退去。
  而在退走之際方忽然冒出大量身影。
  “墨子?他沒走?”,金鵬驚訝的看著遠處一個身影。
  這一刻,幽藍才發現,自己先前真的太天真了。
  元始的全力出手下,頓時將四周所有強者逼了出來。
  居然這么多?有數百之多?
  “轟~~!”
  遠處一聲轟然爆炸。
  時空塌陷的范圍驟然炸碎,被兆億劍氣充滿。而這些劍氣的出現,不再是破壞,而是修補一般,以恐怖的速度,一轉眼恢復正常。
  鴻鈞站在虛空,長劍揮灑,身上沒有沾染一絲灰塵,反觀對面,那龐大的天地祭壇,元始奪得圣位的天地祭壇,此刻卻是碎裂而開。
  元始滿身劍痕,嘴角益著鮮血,抓著元始幡,猙獰的盯著對面。
  敗了?
  被鴻鈞一招敗了?
  四方圍觀的強者無不一陣稟然,這就是當年天下第一圣人?太強了!元始天尊那么彪悍的存在,居然被鴻鈞一劍就敗了?
  最不可思議的當屬幽藍父子了,剛才元始天尊以天道之力形成時空塌陷,讓幽藍深深的記住了元始,可這轉眼就變了。
  那無敵的元始,居然不是那青袍人的一合之敵?一合之敵啊?元始可是調動了天地大勢之力啊,而他根本都不是圣人,為什么那么強?
  大千世界都是這種變態母這一刻,鴻鈞的出手對幽藍的打擊太大了。大到幽藍此刻都自慚形穢,沒了攀比念頭。
  “為什么會這樣!”,重傷的元始開口道,元始不信,縱是自己不是圣人,也不可能被鴻鈞一招就敗啊,不可能,元始不明白。
  “你的一切都是我教,你也想對我出手?”,鴻鈞終于第一次開。了。
  鴻鈞的語氣極為平淡,可就這極為平淡的語氣讓人感覺一股高高在上的氣勢,一種永遠無法超越的氣勢。
  “為什么!”元始吐著一口鮮血道。
  “你的氣數將盡!回天無術了!”,鴻鈞淡淡的搖搖頭。
  “我不信,我不是你對手,我的都是你教的,但是,有一樣不是,這個我這個盤古幡,他不是你給的。”元始眼中閃過一絲癲狂。
  元始手中金光大放,轟然灌入元始幡中。
  “氣數?元始用氣數催動元始幡?”,遠處的金鵬臉色一變。
  “轟!”
  天地忽然被無盡混沌之氣籠罩,而在那一刻,鴻鈞再度出手。青萍劍一揮,轟然間絞碎混沌世界。繼而快速將四周復原。
  “嘩!”
  天空灑下一捧元始的鮮血,而元始在這一刻,憑借元始幡也順利逃出了。
  鴻鈞看著元始消失的那個位置,怔怔的看了一會,最終微微一嘆,探手抓向那個紫霄宮的小珠子。
  四方強者大氣不敢喘一下。
  鴻鈞收了紫霄宮,沒有理會四方圍觀之人,踏步而去。
  四方強者長長呼了口氣,同時也得到了這驚天消息。鴻鈞出世了!
  “鐘山,鴻鈞會不會對元始趕盡殺絕?”,幻姬問道。
  “不會,因為元始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畢竟曾經師徒一場,鴻鈞應該不會親自再出手了,這里四周,可以無數強者找尋元始的,包括我們。走吧,我知道元始在哪!”,鐘山自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