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12 極北之地

“圣位,我巳經讓出了,怎么,你想趕盡殺絕嗎?”幽藍無比氣憤道。
  氣憤?何止是氣憤,幽藍甚至羞憤異常,自己屈辱的讓出了圣位,眼前之人居然還要殺自己?這結果,還不如不讓圣位,同他拼了。
  但,幽藍圣人也明白,不是眼前人出爾反爾,而是達到他這個高度,已經完全能夠絕情絕性了,一切潛在威脅,自然能處理的盡早處理。
  所占角度不同,考慮問題也不同。
  “我可不是墨翟那樣假仁慈,幽藍圣人既然沒了,那就徹底沒有吧!況且,辭天之授,天怒了,我這是替天行道!”元始淡渙的說道。
  上天賜予幽藍圣位,幽藍居然辭去了,天自然怒了,元始現在滅殺幽藍,的確就是在替天行道。
  天地大義之下,元始做的沒錯,可就這沒錯的替天行道,將幽藍當場憋出了內傷。
  “替天行道,好一個替天行道!”幽藍憋屈道。
  幽藍想要罵元始卑鄙無恥都沒有了借口,因為元始說的就是事實。
  “天威!”元始淡淡道。
  沒有用元始幡,也沒有用浮在空中的紫霄宮,僅僅調動圣人該有的力量,向著幽藍壓迫而下。
  “轟!”
  幽藍上空,虛空驟然塌陷,一個龐大的塌陷虛空向著幽藍壓下,四方封鎖,好似逃之不出一般。
  “靜心,全力!”幽藍悲憤道。
  探手,幽藍取出自己的圣人法寶,一面鏡子,迎天而上。幽靜心自然也不敢怠慢,最強法寶迎天而上。
  師徒兩竭力發出最強威力,對抗那本該屬于自己的圣人力量。
  二人悲吼而起,看起來多么的無助和孤獨。
  “轟!”
  二人淹沒在了黑洞之中。
  元始至始至終都冷漠的看著,好似滅殺二人根本引不起自身絲毫情緒一般。
  黑洞緩緩消失。
  一面大鏡子保護了二人。
  “咔咔咔!”
  鏡子轟然破碎。
  “噗!”
  幽藍一口逆血噴出,跌倒而下,軟了下來。
  “師尊,噗!”
  幽靜心也是一口逆血的噴出,但大部分威力還是被幽藍擋住了。因此傷勢輕些,快速的扶起幽藍。
  “你,怎么可能?我當圣人十萬年都沒能參透天威,你怎么可能剛成圣人,就參透了這種天威,不可能,為什么會這樣?”幽藍瞪著眼睛虛弱道。
  幽藍知道這天威之力,但是,直到不久前幽藍也沒參悟,幽藍可是這世界第一圣人,可依舊沒有參悟。而眼前元始剛剛成圣,就用的爐火純青,這讓幽藍戰敗之際,更多了一股茫然,為什么會這樣?
  “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元始不屑道。
  圣人該掌握的力量,幽藍拍馬也趕不上元始。差遠了,而且還是一個偽圣。
  “我死不足惜,我只懇求你,希望你能夠放他離去。”幽藍馬上指著幽靜心說道。
  “我不喜歡麻煩,一起死吧!”元始冷冷道。
  絕望的看了一眼元始,幽藍好似也知道結局了一樣,苦澀道:“靜心,你能叫我一聲爹嗎?”
  “師尊,你說什么?”幽靜心內心極為料結道,要死了,師尊變糊涂了?
  “靜心,其實你不是孤兒,為父當年不認你,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為父答應她……!”幽藍在這緊要的關頭居然報出了這極為狗血的關系。
  幽靜心一臉悲訝,遠處,鐘山一行的臉色卻極為古怪,這、這什么情況?
  元始臉色一黑,冷聲道:“廢話愣嗦!你們父子一起!”
  眼看元始就要動手了。
  “元始!”
  虛空中一聲炸喝。
  元始瞳孔一縮,停止了攻擊這兩個廢人,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聲音,卻是鐘山傳出的,虛空一聲炸喝后。鐘山帶著一群強者踏步飛天而起。
  一群三百多人,浩浩蕩蕩的飛向子元始之處。
  元始臉色微變,繼而看看半空中紫霄宮,想要收下了,但又有些不舍一般,好似還有著什么儀式還沒完成。
  遠處,幽藍和幽靜心終于父子相認了,繼而向鐘山方向。
  鐘山,上一次,鐘山雖然沒有出手,但給幽藍的影響也極為深刻,兩大帝王之一?
  這,大千世界怎么這么多強人?這人叫元始?元始已經成圣了,他還敢出來?
  “鐘山!”元始雙眼一瞇。
  上次一戰,元始已然不在小覷鐘山。鐘山的實力有目共睹,還有,這其中還有葬家之人,葬家的詭異,可不僅僅是九大將臣。
  而且,鐘山這次的下屬,一眾祖仙修為好似全部恢復了一般,還有三百古仙。
  鐘山這次飛來的陣容,貌似非常龐大。
  強大到元始雖然不懼,但又不得不小心。
  “元始,這二人與我大峭有緣,還望元始能手下留情!”鐘山淡淡道。
  與大峭有緣?這不就是想要這二人?
  幽藍眼中頓時一亮,好似絕境之中忽然出現一絲曙光一樣,本來已經絕望了,而這個人卻帶來了一絲希望?幽藍自己甚至已經做了必死的決心,可是,幽藍不想幽靜心死,最少能給自己留下血脈啊。
  眼前鐘山就能救吾兒?
  元始雙眼一瞇的看著鐘山。這一刻,元始情不自禁想到封神期間的準提道人,無恥的趁火打劫口氣,一句與你有緣,匡了封神一役多少東西。可又發作不得。
  眼前就是這個情況,雖然元始不懼鐘山,但,經過萬壽山一役后,元始不愿與全盛時期的鐘山為敵。最少在自己恢復當年實力前,不怎么想。
  “你一直躲在暗處?”元始沉聲道。
  “不是‘躲’,而是一直‘在’我買的莊園。”鐘山點點頭道。
  大峭群臣雖然知道眼前是元始天尊,但還是個個戒備而起。如臨大敵的樣子。
  “我只要這二人,別的我還不想爭!”鐘山笑道。
  元始天尊盯著鐘山看了看,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好!”
  元始答應了?下方幽藍和幽靜心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答應了?真的答應了?這一群人這么強大?強大到威脅到元始了?
  “多謝!”鐘山點點頭。
  申公豹馬上飛了下去。
  “二位,可愿入我大情?”
  申公豹是個明白人,該威脅的時候,還是要威脅的。這是原則問題加入大情,我們就帶你們走,不加入,就留下吧!
  幽靜心羞憤的看著申公豹,再怎么說父親都是圣人,去一個運朝為臣?怎么可以?
  而幽藍卻是苦澀一笑,最終點點頭道:“好,我愿入大情為臣。不過我兒……!”
  “他做你家屬就足夠了!”申公豹適時的點點頭。
  家屬?那幽靜心就不需要加入大峭了?幽藍暗呼口氣。而申公豹自然不以為然,以自己的手段,還有大峭的手段收服你們還不跟玩一樣?至于這口頭協議有多大約束,申公豹也無所謂,申公豹要的只是一種態度足矣。
  “告辭!”鐘山對著元始天尊道。
  “嗯!”元始天尊應了一聲。
  鐘山一行,尋了一個方向,浩浩蕩蕩的向著遠處飛去。
  元始目送鐘山一行離去,臉色卻極為陰沉。雖然只是簡單的討要兩個將死之人,但在無形中卻是鐘山與元始的一次交鋒。
  交鋒的結果鐘山凱旋而回!元始心情豈能會好?
  鐘山離去,元始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怒意,抬頭看向那巨大的紫霄宮,還有遙遠上空的蒼天之眼。
  元始看著紫霄宮,深深的吸了口氣道:“紫霄宮世界?鴻鈞的封禁?看我破你封禁!”
  說話間,元始一揮手,上空蒼天之眼的光芒大亮四周天道也發出斑讕之色。
  元始是要借此機會,調用祖龍密境的天地大勢之力,以天地大勢之力配合蒼天之眼之力,共同破開鴻鈞封印。
  虛空搖晃,元始即將出手。
  遠處,鐘山一行飛離了原地。
  “鐘山,為何就這么走了?”劍傲不明白道。
  這時候,不是應該搶奪元始幡嗎?
  鐘山眉頭微皺,想了想剛才,就在剛才,元始重新成圣的一霎那,蒼天之眼給予的龐大的氣數灌入元始的體堊內。
  可是,鐘山卻看得明白,元始好似成為一個無底洞了一樣,不管蒼天之眼灌輸給他多少,氣數轉眼就消失了。
  看起來,氣數是穩定上漲,但蒼天之眼給一百份,要流失九十九份,流失的速度太快了,元始的氣數雖然看起來在漲,可是,一旦等到蒼天之眼停止供應之時,那將是一股恐怖的流失。
  元始殞落在即?
  死于自己手?不!這時要全力出手,必定兩敗俱傷。
  天下群雄匯聚進來,自己的決定可不能有絲毫出錯,那肯定還有別人要對付元始?
  “我只是不想別人撿現成的便宜而已!更可以做那最后的漁翁。”鐘山肯定的說道。
  “嗡嗡嗡……!”
  劍傲正要詢問之際,劍傲的青錦長劍忽然間一陣輕顫。劍傲快速按住劍柄,露出一股驚訝之色。
  “怎么了?”鐘山馬上問道。
  “劍意,一股不弱于我的劍意,甚至,比我的劍意還強?怎么會?”劍傲臉色一變。
  鐘山一揮手,眾人馬上停下。
  劍意比劍傲還強?可能嗎?
  鐘山猛的一轉頭向著元始方向望去。
  雖然已經隔了很遠很遠,但,還是能看到一絲影子,刻?包裹天地般的劍氣,形成連天天地的劍之風暴,向著中心包裹而去,劍意沖擊,撕空裂地。
  一片浩瀚的青色劍氣天地。戰斗又開始了?
  遠處,元始正在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忽然,一道道劍意憑空而來,有些甚至居然生生的切斷了自己調動天地大勢之力的引線。
  “鴻鈞?”元始眼中一駭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