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第七章憶藍闕的向鐘之心

鐘山與贏第一個抵達祖龍密境。
  隨著祖龍密境入口的打開。整個祖龍密境之內,一時間風云變色。天地四方,靈氣一陣巨大晃動。
  各處閉關的絕世強者們紛紛出關。
  入口開在祖龍密境的西方。
  西方疆域,無數強者感受到強大氣息傳來方向,紛紛踏步而出。一個宏偉的道場之中,天地充滿浩瀚的藍色力量。
  〖中〗央大殿口。
  一個一身藍袍的男子踏步而出,后面跟著一群弟子一般。
  “尊圣人。這次天地靈氣沖蕩,幽藍圣地有一百弟子受到創傷!”很快一個下人上前稟報。
  “師尊,這股氣息好強,是不是其它圣人闖入西方了?”幽藍圣人身后一名弟子問道。
  “稍安勿躁,待我歸來!”幽藍圣人淡淡道。
  “是!”眾人馬上應道。
  幽藍圣人踏步瞬間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祖龍密境出口處。
  贏和鐘山一進來,就馬上開始感受這個世界的天地法則,各自下屬也快速適應著天地法則。感悟里面與大千世界有何不同。
  至于下方的兩邊戰場,卻無人問津,因為這個紅藍兩方陣營,根本入不了贏和鐘山的眼界。鐘山感受之中。踏步下,鐘山眉頭微鎖。
  天地祭壇沒有了。在這里感受不到天地祭壇了?這里已經不是大千世界了。
  同時,鐘山也感受兵之天脈。
  “嗡!”
  一條白色天脈在鐘山身后出現。
  天道之力,依舊可用,但鐘山感覺到,這兵之天脈好似與外界略有不同一般。鐘山的兵之天脈很快消失,王骷、金鵬等人快速顯現各自天脈。
  “圣王,我無法凝聚天道了!”刀人屠驚訝道。
  看著別人一個個身合天道。刀人屠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不能。為什么?怎么可能?
  眾人驚異的看向刀人屠。
  “天帝,臣也無法凝聚天道之力!”一旁白起也開口道。
  一眾古仙沒有壓力,因為他們本身就不能凝聚天道之力,不過對于白起和刀人屠的處境,卻極為驚奇。
  “嗯!”贏點點頭。
  好似也明白怎么回事。
  “知道了!”鐘山也點點頭。
  刀人屠不再多說”顯然,在進入祖龍密境之前,就從尸先生處得知,這里面的天道只有大千世界的三分之一,而刀人屠和白起的天道剛好就不再其列。
  大惜、大秦的一群人不斷身合天道。
  這一幕,可將下方戰場兩邊的人嚇得不輕。
  “天、天、天道!”紅盔甲首領驚叫道。
  天道?身合天道?紅盔甲首領自然明白這是什么概念,而能身合天道的強者,在這天下也是那種最最頂級的存在。
  可眼前一群人”居然那么多人可以身合天道。這,他們到底什么人?
  兩邊的人大氣不敢喘一下,誰也不敢說話。
  “先生,現在感覺如何?”贏看向鬼谷子。鐘山也看向鬼谷子。畢竟,這里只有他一個是大千世界的圣人。
  鬼谷子面龐忽然顯露出來,那種模糊的感覺消失了,鬼谷子拉起帽檐,遮住面龐。
  輕輕搖搖頭道:“到了這里”大千世界圣位消失。臣不再是圣人了!”
  眾人一陣驚嘆,這地方,連圣人之位都能錄奪?祖龍密境,果然不凡。
  正在眾人相互感受四方之際,忽然,遠處數股強大的氣息沖了過來。
  “嘭!”“嘭!”“嘭!”………………“……
  一股股狂風吹過,八個強者站在空中。驚愕的看著這忽來的一群人。
  八個強者對視一眼,顯然這八人也認識,應該也是附近赫赫有名的強者。
  兩個帝王?還有那個大洞?
  “爾等何人?是哪個圣庭之人?這里發生了什么?”其中一人忽然叫道。
  一股趾高氣揚的語氣從那人口中說出。
  “滾!”金鵬一聲冷哼。
  隨著這一聲冷哼,一股刺骨的寒意充斥那群人的〖體〗內,那八人頓時一個激靈”心中一駭。
  八人驚駭的看著金鵬,也從這一聲中聽出了金鵬的強大,神識探去。更是被金鵬神識震回,當場心神重創。
  八人一陣驚懼。這群到底什么人?那人怎么那么強?而且看樣子還是一個下屬,下屬都這么強,那兩個帝王?
  八人不敢多說,對著鐘山和贏微微一禮,快速降落而下。
  而先前戰斗的兩方首領卻都是露出驚駭之色,真的假的?這八人鐘山一行人不認識,可他們卻明明白白,這八人可是四周的絕世強者,就是各自的圣上看到了他們都會禮讓三分。這,剛來就被罵軟了?
  趕來的人還在繼續,越來越多。可這時,敢挑釁鐘山和贏的越來越少了。因為那八個人甘愿落于下風已經讓很多人明白了一切。鐘山和贏可沒工夫理會眾人,而是各自繼續感受著這天地。天地異常。多一分了解,多一分實力。
  “嗡!”
  又是一股強大的氣息沖來。這次,這股氣息比剛才還大出很多。
  一來,就壓的四方林木折腰,更大的排場出來,天地一陣幽藍。
  來人一身白衣,樣貌極為俊偉。站在那里,一股無形氣息噴涌而出。
  “那是幽藍圣人的大弟子,幽靜心?”下方一人認了出來,驚叫道。
  “幽靜心?祖仙幽靜心?”又一個強者驚叫道。
  祖仙?祖仙好似點燃了眾強者的〖興〗奮一般。一個個露出極度崇拜之色。
  集然,崇拜的只是后來的那群人,而先前戰斗的兩軍首領此刻卻一臉無語。這,這要怎么說呢?祖仙很了不起嗎?
  當然,兩軍首領雖然很不屑那些強者的驚嘆,可這時誰也不敢多嘴。
  因為沒有資格。
  “諸位臣于哪個圣人”為何來我西方?剛才的天地動蕩,你們可知道?”幽靜心沉聲道。
  幽靜心身后”忽然一條天道涌現而出,身合天道,一股強大的氣焰向著鐘山等人直逼而來。
  強大的氣息?祖仙?
  這氣息對鐘山和贏有用嗎?不需要二人動手,王翦等人擋在前面,大秦和大情之人就受不得絲毫影響了。
  王翦踏步上前。幽靜心臉色一變。
  “祖仙?你也是祖仙?”幽靜心凝重道。
  四方強者早已屏住呼吸,這一群人也有祖仙?
  “滾!”王翦沉聲道。
  王翦語落方強者一陣茫然。這什么口氣?
  “哼,要我滾?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幽靜心氣焰囂張道。
  王翦身后。忽然傳來贏不滿的聲音:“聒噪!”
  王翦一聽,頓時明白了贏的意思。
  “你說什么?”幽靜心大喝道。
  不說幽靜心是圣人弟子養尊處優,就他那份實力,當今天下除了圣人。誰敢如此對他說話?聒噪?敢說我聒噪?
  “哼!”王翦可不想再與他廢話。天帝已經不耐煩了,必須馬上趕走他。
  探手,王翦從背后抽出他的那柄血劍。
  血劍一出,一股滔天殺氣充斥四方。感受著那劍上的血光方強者無不臉色一變,因為在劍抽出的一霎那。人們好似感受到了一個無間地獄。無數鬼魂凄慘的呼喚”這,這要殺多少人才能形成煞氣這么重的劍啊。
  而對面幽靜心卻也是臉色一變。但更多的是惱怒。
  西方,西方是幽藍圣地的地域,這群外來看到底什么東西?
  “殺!”
  王翦踏步,身合天道,手中血劍。一劍揮出。
  “毒!”
  大片虛空炸碎”一劍直刺而去,轟然間沖向對方大道。
  幽靜心臉色大變,劍未到,勢先成,一股強勢戰意逼得幽靜心心中一寒。
  “轟!”
  幽靜心快速取出長劍抵擋。一聲巨響”幽靜心的天道瘋狂搖蕩,幽靜心倒飛百里之遠。全身衣服破碎大半,披頭散發。面部蒼白,。吐鮮血。而幽靜心手中的長劍”更是被一斬兩斷。完成了它一生的使命。
  一劍,一劍就重傷了幽靜心?
  遠處,幽靜心滿臉不可思議,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我是祖仙,我是祖仙!他怎么可能一劍傷我?不可能”不可能的。
  不可思議的不止幽靜心,還有下方無數后來的強者,很多強者在見識到這一劍后縮了縮脖子,還好,還好自己先前識趣,沒有當出頭鳥。這一群人太妖孽了。
  王翦一劍敗幽靜心,尤嫌不足,長劍一舞,再度一劍斬向遠處幽靜心,強勢的一劍,充滿了無盡殺戮。
  一劍出,漫天都是萬馬奔騰的虛影,如一個滔天戰場向著幽靜心壓去。
  下方強者早已憋不出話來了,只能張著嘴巴驚愕的看著這一幕。
  遠處,幽靜心也是滿頭大汗,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快速取出武器想要抵擋,但祖龍密境中的祖仙好似終究弱出一些一般,哪里是以殺到走入祖仙的王翦對手。
  王翦雖然入祖仙不久,但。他的道完全就是戰斗出來的,戰斗力比同階強者要高出很多。
  “轟~!”
  虛空一陣搖晃,王翦揮出的戰場般世界轟然崩潰。一股巨力擋下了王翦的一劍。虛空中一個龐大的黑洞乍現。
  王翦收劍,臨陣以待。
  而對面,黑洞被填補之后,慢慢又多出一個藍袍身影。藍袍男子面部清晰,如凡人三十幾歲,面色淡然,眼中閃過一股不怒自威的神光。凝重的看向對面的贏和鐘山一群人。
  “多謝師尊!”幽靜心心有余悸的快速拜向忽來的藍衣男子。
  “幽藍圣人,那是幽藍圣人?”下方,一個強者驚叫了起來。
  圣人?居然是圣人?下方強者一陣激動。天下最強的存在,圣人,圣人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