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第五章北上冰神宮

荒古家族,大千世界第一家族!
  隨著尸先生簡短的一句話出,大殿之內驟然一靜第一家族?
  “第一家族?不是天家嗎?”金鵬頓時驚訝道。
  在金鵬眼里,天家上次的表現已經足夠顯示天家的強勢了,天道子僅僅一個投影,就能有圣人般威勢,更有家臣圣人天咒子,天家祖仙也是恐怖的多,上次一來就是幾十個。
  變態的天家,這還不算,還有大情的那一群所謂嫡系天家,不管兩方有多大仇恨,但終究都是天家力量啊。
  陽間九洲,天家獨占天洲,聲勢浩大!雖然一直低調,但誰也抹不了這個家族的強勢啊。
  孔宣的家族,孔家在東洲名聲甚大,可也不能和天家比啊。
  在金鵬等人眼里,天家早已成為最強家族的代名詞了。
  可是,尸先生卻說荒古家族才是大豐世界第一家族,為什么?
  金鵬不明白,刀人屠也不明白,一眾祖仙很多人都不明白。
  尸先生微微一陣苦笑,搖搖頭最終沒有繼續說。
  鐘山知道,尸先生不想再提。既然尸先生不想再提,鐘山也不想逼他說,既是如此,鐘山也算是揭過此事。
  但是,鐘山心中清楚,尸先生絕對不會在這種事上開玩笑。
  荒古家族?想不到尸先生對他推崇的有這么高!但為何大千世界名聲不顯呢?
  忽然,鐘山想到了紫熏為何最終離開。
  若真是尸先生所說的那樣,自己強拉紫熏離開雷霆道場,那必定會觸動荒古家族的利益,紫熏留在雷霆道場,卻是為了不讓荒古家族為難自己?
  想到這,鐘山心中忽然一悶,拳頭微微捏緊。眼中一絲煞氣閃過。
  “圣王?,申公豹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繼續商議祖龍密境之事!”鐘山搖搖頭道
  “是!”
  鐘山所在的駐地。
  一群古仙壓著程白衣一行走著。
  “少主,不用擔心,鐘山不敢拿我們怎么樣的!”一個黑衣男子對著程白衣說道。
  “是啊,少主,主上是天下第一圣人,少主若真的有事,主上必定能夠推算到鐘山,以主上對少主的寵愛程度,絕對會滅了鐘山。,又一個人說道。
  而押解程白衣一行古仙卻沒有說話,默默的引路,顯然也知曉這一群人的身份。但既然選擇加入大情,此刻也并未對他們有絲毫方便。
  “我知道,我明白,鐘山不可能殺我的”程白衣依舊自我感覺良好道。
  程白衣眼中透著一股陰沉,一眾下屬也面色陰沉,顯然在想著自堊由后如何對付鐘山。只有綠衣祖仙臉色很不好。
  眾人走到一個大牢前。
  “滾進去!”押解程白衣的那個古仙冷聲道。
  “你說什么?你想死不成?”程白衣冷聲道。
  “咚!”那古仙一腳將程白衣踢入大牢之中。
  程白衣的一眾下屬頓時憤怒了起來,可押解的古仙根本不買他們的帳,一腳一個,全部踢入大牢,只有綠衣祖仙沒有頑抗,自己跨了進去。
  程白衣等人被封了修為,被古仙一踢,頓時疼痛的卷縮在墻角之處。
  “你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程白衣疼的滿臉汗水怒罵道。
  “好了”綠衣祖仙一聲冷喝。
  “綠師兄!”程白衣扭頭望去。
  “看那邊!”綠師兄淡淡道。
  眾人忍養疼痛扭頭望去。
  被萬古紫金木隔開的大牢另一邊,此刻正靜靜堊坐著一個披頭散、衣服破爛、全身重創的男子男子盤膝閉目,好似沒有現又有人進來了一樣。
  “鎮元子!”綠師兄臉色微沉道。
  鎮元子睜開眼睛,對著眼前人淡淡的看了一眼。
  “程侯的弟子?”鎮元子淡淡道。
  “家父程侯”程白衣也開口道。
  “你就是程侯那個不成器的兒子?”鎮元子微微意外道。
  “你說什么?,程白衣頓時就怒了。
  鎮元子冷冷一笑,不再理會。
  轉面看看大牢之外,深深的吸了口氣:“鐘山,好大的魄力,明知得罪鴻鈞,還敢做,得罪鴻鈞,又得罪了程侯?呵!”
  鎮元子微微一嘆,這一嘆,沒有太多的悲傷,有的只是對鐘山強大的一種承認。
  說完,鎮元子用看死人的目光看了一眼眾人。
  “鎮元子,你說誰不成器?”程白衣叫道。
  到了這里,程白衣依舊有著他的驕傲。
  不屑的一笑,鎮元子道:“我說你不成器!”
  “混賬,你算什么東西?,程白衣頓時怒道。
  “鐘山既然得罪了程侯,就不會討好程侯,所以說,你們必死!,,鎮元子淡淡道。
  綠衣祖仙臉色一變,而程白衣卻是大笑道:“說我死?你還不是一樣?”
  鎮元子深吸口氣,眼中微微一凝,想了想道:“我?未必!我的生死終究還在他的一念間,而你們,鐘山可不在乎程侯的態度。,“他?誰?鐘山?,程白衣叫道。
  鎮元子輕輕閉目,沒有再理會眾人。
  三個月后。東勝神州中心之地。
  天下群雄匯聚于此。
  這一日,東勝神州最中心處,百米高空,忽然間出現一個巨大光罩。好似一面巨大的鏡子一般,反射遙遠東海之景。
  鏡子呈圓形,萬丈直徑。
  大量強者沖向這一面巨大的鏡子,可是,到了近前后才詭異的現,這鏡子好似根本不存在,好似藏于另外空間一樣,在這里的只有一個虛影而已。
  無數強者飛到近前,根本觸摸不到。一陣焦躁。
  東面,廣座山峰,山峰四周,站著大量身穿鎧甲的軍隊,大秦將士這一刻整裝待,看著遠處天空那面巨大的鏡子。
  山峰之巔,贏與鐘山并排站著。二人都是穿著龍袍,頭戴平天冠口氣勢不凡。
  身后都是各自下屬。
  兩大帝王往那里一站,僅僅看之一眼,都能感受到無邊霸氣撲面而來一樣。
  四方,無數強者早就看到了這里,但是,誰也不敢上前,不說大秦軍團,就二人的氣勢就能給無數人壓迫。
  “海市蜃樓?”鐘山意外的看著天空那一面鏡子。
  “這就是百萬年出現一次的龍族密境入口,但,需要龍族印璽方能入內。”贏淡淡道。
  “龍族印璽?在你這里?”鐘山問道。
  “不錯,九萬年前,小千世界,我還未沉睡前就已經得到,然后用龍族血魂重鑄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就是被你所得的那枚”贏點點頭。
  鐘山其實也能猜到,當年贏為何明知傳世印璽被自己所得,而一點也沒有奪回來的念頭,因為當年自己得到的,原本就是假的。
  “走吧!”贏淡淡道。
  “嗯”鐘山點點頭。
  兩大帝王踏步而出,申公豹指揮著大情之人,王剪指揮著大秦將士。
  一群強者,跟在鐘山與贏的身后,誥浩蕩蕩向著那個海市蜃樓之處飛去。
  四方,天下群雄也是一直盯著大秦方向,一直關注著鐘山和贏,兩個梟踏步而出,幾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先前的強者試探海市蜃樓,那也只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大秦大情,這才是兩大主力。
  由鐘山與贏帶出的大軍浩浩蕩蕩飛向海市蜃樓,一路所過,在空中飛舞的強者們快躲避。
  大秦和大惰就好似一個龐然大物壓來,跳梁小丑們根本不敢擋住去路。
  當然,其它梟雄卻是站在四方,沒有上前,僅僅看著這一股結盟的強大組合。
  鐘山,自不必說,只要在東洲傳出的消息,哪件都是驚天動地,而嬴,更不必說,東洲的天帝。
  兩強飛向那海市蜃樓之處,還在海市蜃樓處周旋的強者們紛紛躲開,當然,也有幾個不怕死的站在那里。
  贏和鐘山并沒有開口。
  白起與刀人屠,各自出手,兩道強大的殺氣沖刷而去。
  “轟!”
  幾個找死之人連逃都沒來得及,就化為齏粉了。
  大秦之人守護四方。鐘山與贏來到了海市蜃樓之下。
  四方,無數強者屏住了呼吸。
  一個山峰之巔,東皇太一帶著群臣踏步凝望。
  一座山腳之下,元始天尊手執元始幡,冷冷的看著。
  一個涼亭之中,墨子停下了。邊的酒杯。
  一個山谷深處,彌天抬頭望天。
  一眾梟雄都凝重的看著這一幕,祖龍密境。能不能開?
  贏和鐘山站在海市蜃樓的那面大鏡子之下。
  探手一抓,一個巨大的印璽出現在了贏的掌心。印璽沒有多大能量,畢竟它只是一把鑰匙而已。
  印璽取出的一霎那,上方的巨大鏡面就好似感受到印璽的出現一般,忽然出現了一絲不尋常的漣漪。
  【……第一百二十九章祖龍密境口,群雄匯聚……】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