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39 青云

二集薩胸膛不斷起伏。怒與凡經升到了頂天。原先淡品的眼神,充滿了滴天的戾氣。
  “天星子,你個混蛋!”泥菩薩忽然開口仰天怒罵道。
  一聲巨吼之后。泥菩薩腳下一踏,沖天而上,根本不管面前的鐘讓。還有悲青絲,好似一個炮彈一般,激射向天際,轉眼消失在了鐘山和悲青絲面前。
  深吸口氣。鐘山看著泥菩薩消失的天際,眼中充滿疑惑,泥菩薩,到底是什么樣的人?鐘山并未為天星子擔心,因為鐘山看的出來,泥菩薩那酒天戾氣。應該不是沖著天星子的,而是沖著殺死師母之人的。
  泥菩薩走了。鐘山再度看向悲青絲,眼中閃過淡淡的不舍,而悲青絲好似不敢看鐘山眼睛一般。
  輕輕嘆口氣。鐘山說道:“你馬上就走嗎?”
  “是的,馬上從北面海上走,不回開陽宗了。”悲青絲點點頭道。
  看看頭微微低著的悲青絲,鐘山輕輕說道:“我陪你到海邊吧。
  “恩”悲青絲輕輕應了一聲。
  二人繼而就不斷向著正北方而去,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直到五天后,二人來到一條河的終端,大河通向廣闊的大海。在遠處,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無邊無垠,一眼望不到頭。
  二人不約而同的停在了大河之畔。
  鐘山看著悲青絲,而悲青絲卻不敢看鐘山。
  “你認識路嗎?”鐘山問出了一句非常笨拙的話。
  “剛入金丹期時,我就曾經去過神州,我知道怎么走。”悲青絲輕輕說道。
  沉默!
  二人誰也沒有說話中都有著一種淡淡的離愁,但又無從說起,只能化為一種沉默。
  沉默了一會。鐘山忽然開口道:“能不去嗎?”
  鐘最后一次相勸,畢竟回去太危險了。
  悲青絲聽到鐘山的話,卻是心中充滿了不舍,這一刻,悲青絲真的想說“可以”但是,父親、母親的音容不斷回蕩腦海之中,現在能不去嗎?
  看到悲青絲的神情,鐘山也能猜出大概,輕輕嘆口氣道:“讓我再為你洗一次頭吧。”
  聽到鐘山的話。原本不敢看鐘山的悲青絲,驟然將目光轉向鐘山,眼神之中盡顯柔意和不舍,淡淡的憂傷充斥心中。看看鐘山,好似要將鐘山的形貌再次印在心中一般。
  “嗯”悲青絲輕輕點點頭。咬著嘴唇,什么多余的話都沒說,因為悲青絲怕,怕自己忍不住哭出來。
  到了河邊。鐘山依舊削了一塊大石,供悲青絲躺下。
  悲青絲可以控制水流涌向頭發,這樣鐘山洗起來更加方便,但是悲青絲沒有,而是任由鐘山自己去做。
  撫著悲青絲那變黑的長發,鐘山深吸口氣,沒有用毛巾,而是就用自己的手,一次一次的旨水潤濕悲青絲的長發,輕輕的洗著,細細的洗著,洗的非常溫柔。非常專注。
  悲青絲卻是一直盯著鐘山,鐘山專注的洗了近半個時辰,悲青絲眼睛都沒轉過。
  最后,頭發已經洗了三遍,鐘山終究取出一條干毛巾,為悲青絲一點一點的擦拭著,原本只需要用真元稍微一看騰。就可以烘干頭發,但悲青絲沒有,鐘山也好似忘記了一般,只用毛巾一遍一遍擦,直到擦的無比柔順。無比清爽之時,鐘山才收起毛巾。
  看看悲青絲。鐘山深吸口氣,告別的時候到了。但,這一刻卻怎么也說不出口一般。
  “我走了!”悲青絲輕輕開口道。
  “嗯”鐘山很簡單的應了一聲。
  調頭,悲青絲踏劍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沖向了海上,向著西北方的海面,急速射去。轉眼消失在了鐘山視線之內,悲青絲忍了很久,在鐘山要跟她洗頭之時,就一直忍著,終于在最后告別后,忍不住了,調頭急速而去,淚水再也剎不住的奪眶而出,紅著眼睛,急速飛行,根本不敢回頭,悲青絲怕一回頭,再也飛不動了。
  大河之畔。鐘讓:看著悲青絲消失的遠處,心中也是悵然若失。閉目深吸了幾口氣。才緩緩平復心中那一股憂愁。
  悲青絲去了。自己還需要努力,還有自己的路要走,這一份突來的情,就深埋心底吧。前路艱辛,我須更加努力。
  鐘山雙目一開。這次眼睛憂愁盡去,有的,卻是一股堅定,一種定攝乾坤的堅定。
  而在鐘山剛才為悲青絲洗頭之際,在鐘山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之巔,卻還有著一雙眼睛盯著。
  一雙眼睛忽閃忽閃,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一絲不理解。但又好似能感受到二人的憂傷一般,眼中也露出一絲詭異的愕悵。
  為什備說是愕悵呢,因為這一雙眼睛的主人,門友頭兩尺來高的銀白煮的小狼。天殺提劍從遠處飛來,飛到開陽殿門口,眉頭緊鎖,心中充滿了一種郁悶的感覺,快要有九個月了。自從上次和鐘山二人分開已經有九個月了,這兩人居然還沒回來?
  第一次,天殺特別恨一個人,鐘山,臭蟲般的修為,為何他的運氣會那么好?那么差的根骨,居然也被開陽宗收錄了?而且那運氣還遠不止。甚至師尊居然早早的收他為弟子,他那時可僅僅是先天第五重而已啊,自己當年也沒有這個殊榮啊。
  最可恨的是,悲青絲,開陽宗的冰山雪蓮,她腦袋也壞掉了?居然看上了鐘山,要知道,因為她那特殊的體質,坎鼎之身,自己可是追了好久,都沒見她對自己溫柔,現在居然看上鐘山?
  奸夫淫婦,天殺只能在心中再度狠狠的想著。
  走到開陽殿前,剛準備踏入開陽殿時。忽然,從大殿之內傳來了吵鬧之聲。
  是天星子和涅青青的聲音。
  “我必須要將靈兒帶走,必須,是必須。”涅青青對著天星子吼道。
  “不行,靈兒不能跟你走。
  天星子馬上反駁道。
  “為什么不行,在你這里,你能給她什么?她也達到金丹期了,你沒看到嗎?離鼎之身,修行走那么的容易,在你這里,只會荒廢了靈兒的修行,我必須帶走,只有在家族之中,才能得到最好的成長,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靈兒被你這個庸父毀了。”涅青青怒叫道。
  “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天星子也是強硬了起來。
  “你對得起姐姐嗎?”涅青青說了最傷人的話。
  “不行,要是無憂還活著,一定和我一樣的決定,你的家族太復雜了。靈兒不需要你的家族支持,我們所要的,僅僅是靈兒快樂,只要靈兒開心,靈兒覺得快樂,那一切都足夠了,那才是對靈兒最好的。”天星子馬上反駁道。句話來。
  而在大殿之外,天殺聽到涅青青說靈兒是“離鼎之身,時,整個人都是一呆,眼中充滿了詫異。充滿了驚喜,充滿了一種驀然回首的感覺。
  天殺心中滿是激動,深吸口氣。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
  “外面是天殺嗎?”大殿之內傳來天星子的聲音。
  天殺馬上走了進去。
  看到天星子,天殺馬上恭敬道:“是,師尊,師尊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完了。”
  “恩,很好,你先去休息吧。”天星子點點頭。
  “是”天星子馬上應道。繼而快速退出大殿。
  出了開陽殿,天殺好似有些心急的飛向遠處一座山峰。
  山峰之下,云遷正指導幾個修為低下的開陽宗弟子修行。
  “云遷。”夫殺馬上叫道。
  “呃,大師兄?”云遷馬上看向天殺。
  “靈兒在哪里?”天殺馬上問道。
  “靈兒?靈兒這段時間,一直在開陽宗入口之處,守山大陣之外。好像在等什么人。”云遷想了想說道。
  “等人?”天殺眉頭一皺。
  “是啊,大師兄,你找靈兒有事嗎?”云遷馬上疑惑道。
  “沒事,你忙吧。”天殺搖搖頭道。
  繼而,在云遷疑惑的目光之中,天殺飛劍一拋,帶著自己向著開陽宗口處飛去。守山的那間小屋子之外,放了兩張搖椅。
  一張躺椅的旁邊放著一壺茶。守山半瞇著眼睛躺在上面,一副無比享受的搖啊搖的。
  守山面前,天靈兒翹首以盼的看著遠處,看著那什么也沒有的遠處。
  “山爺爺,你說鐘山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啊。”天靈兒嘟著嘴巴,一臉苦惱道。
  說話間,靈兒還無聊的一腳踢開腳下的一個小石子。
  “啪”
  PS:今天又爆發了,這是第一更,現在是新書月票榜第十了。多謝諸位的投票,但是,要站穩,還需要一些。向還有月票的朋友求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