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146 向天索取圣位

第一百一十六章柏常
  圣人殞落,天地同悲。整個天下都沉浸在一股大悲傷之中。
  但星空邊緣處的那第二個太陽四周,卻是一番歡聲鼓舞之相。
  第二個太陽,是由三百六十一口東皇鐘排列而出,內部就是所謂天界之門。
  “拜見天帝,天帝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
  “拜見天帝,天帝萬萬歲!”
  …………………………
  …………
  ……
  妖神們恭賀的自然就是內部的天帝帝俊。
  重踏天帝級的天地祭壇!帝王之息噴涌而出。
  一旁東皇太一并沒有嫉妒,因為帝俊和太一原本就是一人,只是利用分神大法分出的人身而已,一個妖身,一個人身。
  東皇太一一招手。
  “當~~~~~~~~~~~~~~~~~~~~!”
  東皇鐘響,頓時,三百六十一個東皇鐘撤陣而散,變小之中,被東皇太一舞袖子收了起來。
  天空的第二個太陽也因此消失。
  帝俊踏在天帝祭壇之上。看著大量匯聚而來的妖神。神色之中閃過一股傲視天下之光。
  繼而,帝俊抬頭望天,看著星空深處,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凝重。好似在尋著天數之眼一般。
  看了一會,帝俊低頭看向四方妖神。
  “即刻起,妖族圣庭晉為妖族天庭!”帝俊說道。
  “昂~~~~~~~~~~~~~~~~~~~~!”
  帝俊體內,忽然傳出一聲震天龍吟之聲。
  “是!”無數妖神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妖族天庭,天庭的國號‘妖族’,妖族因為血脈原因,是不可能建立天庭的,但太一和帝俊卻生生的做到了,妖族天庭,天下妖族共聚之。
  大秦,嬴帶著群臣看著遙遠的西南方天上。
  “太一居然成功了。”鬼谷子沉聲道。
  “妖族,雖然不似人族這般成為天下主流,但,人族也各自為尊,勢力分散。以前,很多妖族因被人族壓制,妖族天庭一出,必定能匯聚海量的妖族高手,而妖族能成為高手,可都是在無數戰斗中廝殺出來的,比很多人族強者在祖輩庇佑成長的要兇狠很多!”呂不韋沉聲道。
  “天下不是那么簡單的!”嬴淡淡的搖搖頭。
  “天帝,帝俊、太一滅殺江雨圣人,陽間九圣缺一,東洲這第一波大亂還未結束,接下來,為了這圣位,不知多少強者會跳出來!”鬼谷子沉聲道。
  “亂象出,烽煙起,天下大亂!所以這次,我大秦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嬴聲音一肅道。
  “我等定當竭力而為!”眾臣應聲道。
  “呂不韋,朕命你為大秦使臣,前往祝賀妖族天庭重立!”嬴淡淡道。
  “是!”
  南瞻部洲,冢之大陣緩緩撤去。
  彌天圣人飛出大陣之際,剛好也是元始天尊飛出大陣之際。
  二人幾乎同時飛出大陣,原本,二人還是看天上帝俊和太一的,但很快就發現了彼此。
  隔著很遠的距離,二人搖搖對視。
  元始眼中閃過一股冷意,遠處,彌天圣人也是一陣凝重。
  元始重生了?
  彌天圣人心中的不安越來越甚。
  二人當年就同為圣人,彌天除了畏懼鴻鈞之外,另一個忌憚的就是眼前元始了。
  元始手執元始幡,彌天馬上就猜到,那色空肯定兇多吉少,元始幡被搶,紫霄宮肯定也在元始手中。
  元始現在已經不是圣人了,但彌天依舊不想冒險去強搶。
  至于二人,更沒有什么友誼。
  彌天僅僅深深的看了眼元始天尊,踏步消失不見。
  元始也是看了眼彌天,轉頭飛走了。
  “鐘山,帝俊成為了天帝,我們下面怎么辦?”幻姬問道。
  “我已經通知尸先生帶人撤離了,南瞻部洲不是久留之地!”鐘山說道。
  “那我們去哪?”幻姬道。
  鐘山看看天上,最終深吸了口氣道:“東勝神州!”
  “東勝神州?”幻姬不理解道。
  “有人看到墨子在東勝神州出現。”鐘山說道。
  有人,自然是暗皇這些年經營的勢力。
  幻姬一點就透道:“墨子、嬴、卅,可能還有其他強者沒有來,那肯定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值得他們關注,而東西,就在東勝神州?”
  “應該不會錯,否則當年嬴也不會將大秦建在近處,玉帝的天庭也不會停留在東勝神州。卅也不會在無數人目光下住在臨近的北俱蘆洲。接引的大雷音寺也靠著東勝神州。”鐘山推斷道。
  “那東洲有什么東西,讓那些強者那么關注?”
  “不清楚,不過群雄聚集,我想那東西離出世也應該不遠了!”鐘山搖搖頭道。
  “嗯!”
  二人踏步,向著東北方飛去。
  東勝神州。四大部洲之首,擁有黃泉路。四大部洲龍脈聚集。可謂是一個天下寶地。
  可是,在那里卻沒有什么大勢力。原本有一個玉帝天庭,可玉帝天庭覆滅后,就沒有各大勢力駐扎了。
  四方各大勢力不是不想駐扎,而是那里所聚攏的目光太甚了,誰也不敢做這出頭之鳥。哪怕強勢的大秦,到今天也沒有占領這塊疆域。
  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南瞻部洲。
  肥哥和竹竿‘侮辱’了人尊和鬼車之后,繼續向著北面飛著。
  “轟!”
  天上一聲雷響,竹竿身形一晃。
  “這鬼天氣,雷這么響,差點把我嚇死!”竹竿罵罵咧咧道。
  “天放晴了?”肥哥看著天上古怪道。
  天上,冢之大陣緩緩撤去,原先土黃色云霧盡數消失。可更高空卻被血色云霧籠罩。
  “又是這種鬼天氣?”竹竿眉頭皺了起來。
  “是啊,又是這種鬼天氣,待會下血雨,地上也要冒血霧,這大千世界就是古怪多!”肥哥搖搖頭。
  這時,牛號角般的天地悲鳴響徹天地。
  “肥哥,這聲音聽的滲的慌,上次就是,這次聽到還是,一聽到這聲音,我就想家了,想我姐還有你妹!”竹竿略微難過道。
  “放心,肥哥一定會帶你回去的!”肥哥安慰道。
  “二位道友,請留步!”
  突兀的一個聲音忽然叫住二人。
  “額?”肥哥和竹竿神情一肅。一臉戒備的調頭望去。
  不遠處,此刻正站著一名白衣老者。白衣老者帶著一股激動的看著二人。
  “你是誰?”
  “二位不必擔心,在下對二位并無惡意,只是奉家祖之令在此恭候二位,終于將二位等來了!”白衣老者真誠道。
  顯然,老者也是不受‘冢’之大陣影響的人之一。
  “家祖?你家祖知道我們要來?他是誰?”肥哥意外道。
  “家祖‘柏芝’。”白衣老者說道。
  “柏芝?”竹竿眼睛一瞪。肥哥也是露出驚詫之情。不可思議的瞪著老者!
  “在下柏氏家族,柏常,家祖已經有很久不出山了,天下知曉家祖之人少之又少,二位聽聞家祖如此驚詫,某非二位聽聞過在下家祖?”白衣老者奇怪道。
  “柏氏家族?姓柏名芝啊,我說呢!沒聽過!”竹竿一臉失望道。
  兩土鱉性格相近,肥哥表情也差不多。
  可就這詭異的神情,看的柏常一陣意外。但這些都是末節,柏常不想多做糾纏。
  “二位,不知可聽聞過太行、王屋二山?”柏常問道。
  “太行山?王屋山?”肥哥意外道。
  “肥哥,這,不是我們家那…………!”竹竿也是驚訝道。
  肥哥馬上瞪了竹竿一眼,竹竿馬上不再說話。
  而柏常也聽到了自己想要的一般。
  “我們沒聽過!”肥哥馬上搖搖頭。
  柏常不以為意,笑笑道:“二位不必擔心,我對二位絕對沒有惡意,我能在這里等二位,都是先祖的推算,先祖還推算二位的‘太行、王屋二山’就在不久前弄丟了,可否?”
  “啊?他怎么知道?”竹竿驚訝道。
  肥哥臉色一陣古怪,肥肉在臉上陣陣顫動,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柏常。
  二人對彼此關懷放心,但對別人卻是非常戒備。
  “推算?肥哥,那個柏芝是不是老頭子曾經羨慕的什么算命師?算命的?”竹竿馬上問道。
  “家祖是篡命師!”柏常糾正道。
  “差不多,差不多!”竹竿說道,說完看向肥哥。
  “那個柏芝讓你等我們,等我們干什么?”肥哥戒備道。
  “家祖請二位隨我回我柏家,家祖在家等候二位!”柏常說道。
  “我們為什么要和你去?”肥哥排斥道。
  柏常不以為意,更好似勝券在握一樣,微微笑了笑道:“家祖說你們會去的。”
  “為什么?”肥哥不屑道。
  “因為家祖說能幫你們找回‘太行、王屋二山’。”柏常笑道。
  “什么?”竹竿最先叫了起來。
  “你,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肥哥也是驚訝的說道。
  “家祖說,能幫你們找回‘太行、王屋二山’。”柏常肯定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