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145 鬼谷子前來

彌天踏步而出,幻姬頓時擋在了鐘山面前。
  探手一抓,虛空頓時出現億萬天魔,磅礴天魔亂舞,向著彌天轟然沖去。
  “哼!”彌天一聲冷哼。
  揮手一拍。
  “嘭!”
  億萬天魔轟然潰散而開,化為云煙消失不見。
  圣人自有圣人的手段,天魔對天下眾多祖仙看來極為恐怖,但對于圣人來說,也不過如此,最少幻姬招來的天魔在大千世界根本不放在彌天的眼中。
  跨步而出,圣威自現!
  幻姬身后,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緩緩睜開雙目。
  古仙九垂天!鐘山頓感全身力量無限。
  當然,即便升級帶來了力量信心暴增,鐘山也不會像色空那樣得意忘形。
  緩緩起身,鐘山看向對面走出來的彌天圣人。
  幻姬自覺的走到鐘山身側。
  鐘山、彌天搖搖對視。
  “鐘圣王。我還是小看了你!”彌天沉聲道。鐘山凝重的看向弱天到:“彌天圣人。還記得當日凌霄天庭外嗎?”
  “怎么?你以為這還是你凌霄天庭外?你以為到了這里,你還能肆無忌憚?”彌天不屑道。
  “不,我要說的不是當日的風光,而是當日的布置,你知道為何我讓墨子攔住你,而不是熒惑嗎?”鐘山沉聲道。
  彌天眉頭微皺,當日,墨子也同樣問過自己,只是自己沒想出來。難道真的有什么用意?
  “當日,若是墨子攔住的是熒惑,你與我戰的話,兩個巴掌就不是打在熒惑臉上了!”鐘山鄭重道。
  彌天瞳孔一縮。
  不是打在熒惑臉上”那就是自己臉上?到時在天下人面前丟人的就不是熒惑,而是自己了?鐘山他不想與自己結仇?
  嬉”我可不是熒惑那蠢貨。”彌天冷聲道。
  “誠然,熒惑失去了天孔。而你還有圣人法寶,可是我鐘山要對付的人。也從來沒有失手過!”鐘山語氣強勢道。
  眼睛一瞪間”帝王傲氣從鐘山雙目涌出。
  “哈哈哈,狂妄!凌霄天庭,你是有大情天下氣運,在這里。你能有什么?你還指望如凌霄天庭一般?”彌天不屑道。
  “我沒有,但是,這,冢,之大陣讓你也沒有了天道庇估!”鐘山沉聲道。
  “那又如何?你以為,就憑你也能擋住我?我可不是熒惑!”彌天不屑道。
  “因為。我還才!”鐘山淡淡道。
  說話之間。鐘山背后,一條天道通天徹地,直沖云霄之間。
  天道一出。強大的氣息奔涌而出。盡顯鐘山張狂自信。
  天道?
  彌天圣人臉色一變,怎么會是天道?
  彌天圣人自己感覺了一下。發現自己也凝聚不了天道,可鐘山為什么可以?彌天心中隱隱產生一份不安。
  “此陣”你也看到了,最大的作用并不是屠殺祖仙,而是限制你們圣人,在這里,就算圣人也受到制約,也容易被屠!”鐘山步步緊逼道。
  “屠圣?你想的太容易了!”彌天捏著拳頭沒有出手。
  “呼!”“呼!”“呼!”……………………
  一轉眼間面八方陡然出現大量天道。一條一條豎立,好似一個圈子將鐘山、彌天、幻姬包裹在內一般。
  彌天臉色一變,但看到的卻并不是一個個強者。
  彌天轉眼看向鐘山,這個鐘山的妖異”彌天早就知道”天道!他雖然只是古仙,但卻能召喚出大量天道,詭異的神通”就算圣人也看之意外。
  而這種成批天道的威力,彌天可是很久前就見識過了”當年鴻鈞,就能召喚出大量天道,天道圍殺,生生的滅殺了上上代的第一圣人。
  眼前鐘山也可以?
  彌天心中越發沉重。
  “我這天道,或許不看在你眼里,但是。你應該知道這個大陣是誰布置的。這里還有多少他的下屬?”鐘山笑問道。
  “嗡!”
  彌天又是一陣小心,東皇太一的下屬?彌天豈敢小覷!一時間,彌天圣人的殺心被鐘山消磨了大半。
  發現自己戰意漸失,彌天臉色一沉,死死的看向鐘山。
  “早就聽聞你這張嘴厲害,可是這也救不了你!”彌天冷聲道。
  “彌天,天下大亂在即,東洲這第一波只是開始,大亂之下,圣人必有殞落,你還是不要自誤了!”鐘山喝道。
  “圣人殞落?圣人有那么好殞落嗎?只要不自己找死,誰也殺不了圣人!”彌天圣人自然不信。
  “那孔子呢?”鐘山沉聲道。
  “孔子?”彌天眉頭微皺,繼而沉聲道:“孔子,他是找死!”
  “孔子那是找死,你這就不是嗎?圣人殞落,有時其實也很簡單!”鐘山搖搖頭道。
  “哈哈哈哈,簡單?圣人殞落簡單?”彌天露出一副你瘋了的神情。
  可。世事總是那么玄妙,正在彌天大笑之際,天空頓時一生巨響。群“轟~!”
  炸雷般的巨響,聲斥天地。一時間,整今天下頓時聽到驚天巨響。繼而,天地間好似響起了陣陣悲鳴之聲,遙遠天空之上,血云密布,驟時無盡血雨從天而降。大地之上,也緩緩升騰起了大量的血霧。
  一股悲壯至極的情感在所有人心中詭異的冒出。
  一時間,天下人忽然產生悲傷之意。來的非常突然,天地更是悲音四起。
  不止四大部洲。
  東方大秦,贏抬頭看著天上血雨,微微的吸了口氣。
  西方大周,姬宮涅停止了朝會,率領群臣走出大殿。
  井洲。
  大惜群臣全部抬頭望天。
  天上盡是血云。
  陰間,藍帶領群臣抬頭望天。
  天下強者盡數望天。
  天地同悲。圣人殞落?
  又是一個圣人殞落?凡人無不跪拜驚悚。天威震怒,血灑天下。
  冢之大陣之中。彌天剛剛嘲諷了鐘山的那句圣人殞落簡單,可轉眼就被打臉了。天地同悲。
  圣人殞落。
  同為圣人”自然更加切身體會,圣人殞落。彌天不知覺的心中一個激靈。
  圣人殞落?又殞落了?
  看看鐘山,一時間,彌天心中的殺意蕩然無存。腳下一踏,沖天而上。
  快速沖出大陣。
  這一刻”整個,冢,之大陣也漸漸撤去一般,慢慢的潰散而開。
  鐘山與幻姬站在山腳,抬頭望向大陣撤去的天空。
  天空之上出現了第二個太陽。而鐘山在念力入眼的情況下,還是能夠看得清楚的。
  那里面,此刻正有著三個身影。
  一個面部模糊,但鐘山明白,那就是圣人江雨,不過”此刻圣人江雨已經死了,圣人殞落就是它,天地無數牛號角之聲在為他舉行天地葬禮!
  另外兩個身影,樣貌一模一樣,其中一個身穿帝王袍,另一個卻是普通黃袍。
  “帝俊?太一?”幻姬馬上判斷出了二人。
  帝俊腳下是一個,生位,的天地祭壇,而這天地祭壇下面還有一個十倍大的,習氣位,天地祭壇,正是江雨圣人的天地祭壇。
  兩今天地祭壇不斷合二為一。
  帝俊屠圣成功?
  另一面”東皇太一張口,對著江雨的尸體一吸。江雨變小,陡然被吸入太一〖體〗內。
  太一周身金光大方。另一個帝俊腳踏新生祭壇,更是帝威輻散天下。
  小太陽之外,此刻已經拒絕了一些從四方飛來的妖計。
  “拜見天帝!”一眾妖神激動的拜道。
  天帝歸來,這才是真正蹲天帝歸來。妖族天帝重生,重鑄天帝之位。
  飛出去的彌天”早已不知去向,顯然心中充滿了駭然。又一個圣人殞落了。又一個!
  彌天終于明白了,現在,比當年鴻鈞時代還要兇險,兇險太多了!
  “鐘山”那個帝俊又比你快走一步了!”幻姬說道。
  “妖族底蘊,那是無法撼動的,不過他在南洲”我們在北洲,暫時還不會有大戰。況且。天下大亂,如此張揚未必是好事!”鐘山沉聲道。
  “對了,先前你為什么要放色空走?還要那個元始幡,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它嗎?你怎么……?”幻姬不理解道。
  “我是想要得到它,可是!”鐘山忽然笑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絲幸福的氣息。
  “可是什么?”幻姬馬上說道。
  “我們剛剛抵達的時候,見到色空之時,記得我的表情嗎?”鐘山略微激動道。
  “表情?你當時閉起了眼睛!”幻姬不明白道。
  “是,我閉起了眼睛,那是因為有人對我說話了!”鐘山捏了捏拳頭表示激動道。
  “誰?”
  “葵兒!”鐘山沒有隱瞞。
  “大皇后?”幻姬驚訝道。
  “不錯,是葵兒,我不會忘記的。她果然還活著!就在元始幡里!”鐘山激動道。
  “那你還?”幻姬不明白。
  “是葵兒讓我最終放色空走的,元始幡,里面藏有元始的,神”元始留作重生準備的。”鐘山說道。
  “啊?”
  “可惜,元始比之鴻鈞還差了一些,鴻鈞在里面也留了些東西,元始直到最近才醒過來,對于葵兒,元始根本沒發現,論對元始幡的控制,葵兒不如元始,但是,論對元始幡的了解,元始也不如葵兒。”鐘山沉聲道。
  “怎么可能?元始幡不是元始煉制的嗎?”
  “不,你錯了,元始幡其實還有另一個名字,叫,盤古幡,。”鐘山沉聲道。
  “盤古?盤古殞落前,盤古煉制的?”幻姬驚訝道。
  “嗯,這里面比較復雜,葵兒讓我暫時忍耐,至于色空此人,暫時也殺不得,因為他的存在可能還關乎到另一個陰謀!”鐘山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