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38 小狼再現

區東北,處林中,鐘山和悲青促在林中奔馳。
  十日前,二人就出了狼區,而原先圍捕悲青絲的一群紅衣人。也徹底撤走了,這一群人單個的實力,并不是很強,但是,組織起來。卻是威力無窮,即便悲青絲有著血脈傳承。也差點死在他們手中。
  鐘山雖然猜測他們已經退走了,但是,二人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在林中穿技,減小目標,度雖然慢了一點,但是,絕對安全。
  “翻過那座山。就到了。”悲青絲指了指前方道。
  “恩”鐘山點點頭,深吸口氣,畢竟,接下來就是為了完成師命,請得泥菩薩。
  二人爬上那最后一座高山。站在高山之橫,悲青絲指了指遠處的一個圓形山谷。
  “就在那山谷之中。”悲青絲說道。
  “嗯”鐘山輕輕點點頭。
  “走吧!”悲棄絲再度叫道。
  “等等”鐘山忽然驚訝道。
  “呃?”悲青絲疑惑的看向鐘山。
  而鐘山卻現,在自己所踩的大山山體之上,此刻正凸浮著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壬申!
  壬申?這座高山之上,此刻正凸浮著壬申二字,對著旁邊山體望去,而那旁邊山體之上,此刻也凸浮著“己未。二字,不,不是旁邊山體,而是以遠處山谷為中心,一圈,一大圈,每一座山體之上,都凸浮著兩個字。
  兩個不同的字。
  而且,這些字的意思,鐘山還清楚,這是記錄方位的“六十九龍”而前面是“辛未,和“丁未”在往前凸浮著“未”再前面是“天。“人,“父,“地。等字。
  豁然間,鐘山看明白了。四周山體個。個都凸浮著字,而且。這里的山還非常特意,繞著遠處的山谷,一圈一圈繞向外界。
  這,這地理形貌,好似一個巨大的羅盤。
  一個級大羅盤,遠處山谷,就是羅盤中心的天池。然后外面一圈一圈對應著八卦、九星、天星、二十四位、穿山七十二、十二分野、六十九龍、周天星宿等等一共十八圈。
  沒錯,就是羅盤,一個以山川為輪的羅盤,這,這到底是天然形成的,還是人為的?
  “怎么了?”悲青絲疑惑的看看鐘山。
  鐘山深吸口氣道:“走吧,一時震撼而已。”
  “恩”悲青絲點點頭。
  二人繼續向著山脈羅盤的中心天池而去。
  走到那圓形山谷之外。鐘山再度證實了心中猜想。
  天池,在天池上方,是一個圓形的山谷,山谷上方,布滿了白云,白云也是非常神奇的十八圈。一個巨大羅盤圖案。
  不過,這白云羅盤不似外圍山”這白云羅盤的十八輪白云,都在繞著自己的軌跡,徐徐旋轉著,好似在演繹著天地至理一般。
  晚輩悲青絲,拜見前輩。”悲青絲馬上對著山谷內部叫道,沒有擅闖。
  “你是何人?”山谷之中,傳來淡淡的男子回話之聲。
  聲音略顯深沉,聽上去充滿了一股滄海桑田的感覺,一種漠視天下的氣勢,在這淡淡回話之中映襯的一覽無余。
  “家父悲清風,受奸人所害,曾留一物請前輩保管,懇請前輩還我,好助我為父報仇。”悲青絲馬上說道。
  “滴一滴精血入天池。”山谷之中男子聲音再度傳來。
  “是”悲青絲馬上應命。
  指頭微逼。一滴精血從指頭冒出,曲指一彈。那一滴精血直接射入白云羅盤最中心天池之處。
  一滴血射入,整個白云羅盤驟然之間,好似被無數鮮血血染了一般,驟然之間,變的通紅。
  并且羅盤十八輪旋轉度驟然快出了一倍不止,好似憑借天池的一滴精血,推算什么一般。
  鐘山瞪大眼睛瞧著,因為,鐘山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么神奇的事情。
  巨大紅云羅盤旋轉了一會,慢慢的。在中心天池之處,憑空浮出了一列字。
  “庚寅、甲申、類辰、舉卯”
  八個字,八個金光燦燦的大字,就這么豎著浮在天池上方。
  看到這八個字,悲青絲雙眼一瞪。眼中盡顯驚訝。
  瀟輩神通,晚輩佩服之極。”悲青絲馬上恭敬道。
  “不錯,這今生辰八字,是悲清風后嗣該有的生辰八字。東西可以交給你,進來吧。”山谷之中再度傳來男子的聲音。
  一語之后,原先被血染紅的紅云。再度褪去紅色,恢復成白色,而天池之處,卻是一點點紅霧蒸騰而逝,顯然是剛才悲青絲那一滴精血。
  深吸一口氣,鐘山和悲青絲相視一眼,緩緩向著山谷落去,白云并未阻攔二人。并且在二人落下山谷之際,白云居然緩緩散去。
  羅盤白云緩,二二。大量陽米照射而下,山谷的西北處是個小型瀑兄。二;山泉從上而落,落成水潭,再從西南處流淌而出。
  東面是一片竹林,而中央之處,是一個茅屋,非常簡陋的茅屋。
  茅屋前面。是一張竹床,上面正盤膝姿著一個佝僂的身子,就是剛才說話之人。
  泥菩薩?
  泥菩薩身著一套灰色的麻衣,頭低著,看著手中一個好似幻影般的羅盤,這個羅盤不是平面的。好似一個立體的一般,十八圈輪。繞著中心,上下翻轉,好似一個球體一般。
  在二人落下山谷,泥菩薩翻手一收,手中虛影羅盤驟然消失。
  鐘山和悲青絲恭敬的走到近前。
  輕輕抬起頭,泥菩薩看向了二人。
  待泥菩薩抬起頭來的瞬間,鐘山驚訝的現,泥菩薩的臉上,居然有這大量的胳瘡,占據了右邊小半邊的臉。看上去無比的崢嶸可怕。
  “前輩。”悲青絲恭敬的對著泥菩薩跪了下來。
  鐘山卻是站在一邊,并未跪下,泥菩薩也只是看向悲青絲,眼中閃過一絲哀嘆道:“你父親的死。我早就知道了,路是他自己選的。我也不能逆天改命,況且泥菩薩我。己命還未修好,何來救他,明知他要死,卻救之不了。也是我的悲哀
  “青絲不怪前輩,家父當初也知道將死,所以將收集的證據一分為三,青絲已得兩份。還有差一份悲青絲誠懇的說道。
  看看悲青絲,泥菩薩輕輕的點點頭道:“也對。這次回去,對你來說,也是一次契機。你好好把握,不要枉費了你父親的一番苦心
  “前輩,這是什么意思?。悲青絲馬上抬頭不理解的看向泥菩薩。
  但是,泥菩薩卻并不多說,而是翻手取出一本類似上次太虛子給悲青絲的本子。
  輕輕起身,佝僂的身子好似忽然一正,枯瘦的導材顯現出一種傲視蒼穹之勢,輕輕的遞到悲青絲面前。
  “謝前輩悲青絲馬上激動的接過本子。
  但是。鐘山在一旁看了卻并無多少喜悅,得了本子,就意味著悲青絲要離開了。
  “起來吧。你早日啟程,不要錯過了時機泥菩薩輕輕說道。
  “是”悲青絲馬上起身,微微翻了一下本子,就快收了起來。
  “好了,你們走吧。”泥菩薩再度說道。
  “前輩。”鐘山馬上開口叫道。
  聽到鐘山所叫,泥菩薩那崢嶸恐怖的面龐之上露出一絲意外。原先以為鐘山僅僅是陪同悲青絲一同而來。難到不是?
  而鐘山此刻,卻是暗舒口氣,從泥菩薩剛才暗打禪機,鐘山就感覺此人太神秘了,現在看來,神秘僅僅是某個方面,并不是萬事通。
  家師天星子鐘山馬上說道。
  “天星子?。泥菩薩皺眉著向鐘山,眼中閃過一絲不耐之色。顯然對于天星子。心中并無好感。
  “師母身死,師尊懇請前輩出山找出兇手鐘山馬上恭敬道。
  “什么?”泥菩薩雙目一瞪,眼中盡顯不信。
  “師母身死。師尊懇請前輩出山找出兇手鐘山再度說道。
  “無憂死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泥菩薩身形一陣搖晃。顯然這個,句話帶來的震撼太大了。
  “前輩。”鐘山馬上叫道。
  泥菩薩身形一定,雙目之中透露出一股綠光直盯鐘山,但是,鐘山心懷坦蕩,自然不俱。
  深吸了口氣。泥菩薩對著鐘山狠狠瞪了一眼,翻手對著不遠處的深潭,大袖一甩。
  “嘭”
  一潭之水沖天而上,而山泉瀑布也跟著逆流而上一般,而伴隨著瀑布而上,好似影響了外界四方山體格局一般。
  “轟驗隆”
  外界傳來巨大的轟鳴之聲,鐘山看看悲青絲,眼中都閃過一種驚訝,這聲音,好似四周大山移動一般。
  而這時,從那深潭內部,卻是緩緩飄出一個卡。
  一個鏤刻著鳳頭的女人卡。卡飛出深潭,就直入泥菩薩手中。
  抓著卡。泥菩薩之前那立體羅盤驟然出現,將卡困在天池之處,漸漸的,從天池之處浮出一團黑氣。
  泥菩薩呆呆的看著那團黑氣,眼中盡顯不信之色。呆滯了三息的功夫,忽然,泥菩薩神情一冷,眼中迸射出一股陰寒之光,原先臉上的膿瘡也驟然增加了幾個一般,胸膛起伏充滿了怒氣。
  ps:第三更求月票。明日爆!。冶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