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42 第一皇后

先前,左手圣人法寶《春秋冊》,右手暴人法寶,元始*,身藏天下第一人的力量,兜里揣著紫霄宮。可以說,那一刻色空已經達到了一生的巔峰,完美的巔峰,無敵的巔峰。
  可一轉眼,春秋冊丟了,天下第一人的力量沒了,身體斷裂,補好后還不能化形,這已經夠色空嘔血三升的了,可這時,元始幡也要脫離自己控制?
  色空這一刻腸子都悔青了,自己沒事招惹鐘山干嘛?神通都已經示警了,自己居然還挑釁他,好吧,這下倒霉來了!
  僅僅后悔一下,色空又看向了元始幡。
  “嘭!”,元始幡上忽然冒出大量混沌劍氣,直刺色空。
  色空一激靈,脫手讓元始幡掙開了。
  “啊!”,色空忽然痛苦的一聲慘叫,蓋因為祭煉數百年里,心神與元始幡有了聯系,可就在剛才一霎那,元始幡中忽然冒出大量劍氣,將這聯系轟然斬碎。
  心神相連,色空自然受到巨大反噬,慘叫之下,臉色陡然發白。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色空吼著。
  怎么可能這么邪門,一個倒霉接著一個倒霉,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色空伸手要去抓元始幡。
  “弱!”
  元始幡中那股攝人心魄的氣息越來越強,好似內部擁有一個絕世兇神一樣,強大的氣息一出,四周陡然向外輻射了一股巨大的旋風。
  而這股壓迫死死的壓在色空心中,讓色空集然動彈不得一般。
  本來就重傷,更無法化形成人,剛才心神又受到重創”一時間這壓迫讓色空傷上加傷。
  色空無法動彈了,心中悲吼著:“天吶”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要這樣對我?”,元始幡,有了幡靈?我以前怎么沒有發現?色空不可思議的盯著元始幡。
  元始幡漸漸飛起,四面八方,無盡天地元氣快速匯聚而來。
  越來越多的天地元氣”如天河崩泄直沖元始幡。
  四周風云變色,天地混混沉沉,飛沙走石,無數混沌劍氣充斥四方。
  而在元始幡吸收無盡天地元氣一段時間后,慢慢的從內部冒出一個白色光球。
  光球借著元始幡瘋狂的繼續吸收天地元氣。
  越來越多,光球也越來越大,漸漸的,變的有一人大小”甚至更大。期間,四周的壓迫也越來越大,色空想要逍逃入大地,也沒有資格了一般,只能瞪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元始幡。
  幡靈?這,這怎么可能?
  “婁!”
  最后一刻的恐怖吸收,讓周圍空間都忽然為之一枯,大地化為了沙漠”植被盡數干枯。天地元氣為之一清。
  終于不再吸收了。
  元始幡停止在半空之中,一人多高的白色光球緩緩縮小。慢慢的,內部露出一個人白衣身影。
  白光全部吸入他的〖體〗內。
  是一個白衣男子。
  男子雙目閉起,好似在體會這天地一樣,恐怖的氣息就是從他體內散發的。
  男子身形偉岸,面如冠玉,一身白色道袍”看上去極為的清爽干凈,雙手白皙,好似白玉所作,身形站在那里就好似一個完美的藝術品。
  可,看到眼前之人”色空卻瑟瑟發抖了起來,全身汗毛直豎。頭皮發麻。
  白衣男子雙目一開,一種色空從未感受過的貴氣從他〖體〗內冒出。雙眼迸射出璀璨的光芒。好似點亮了整個世界。
  探手一抓”白衣男子將元始幡抓于手中。
  柔和的雙目看向色空,面上無悲無喜。好似早就認識色空了一樣。
  探手一抓”色空胸膛兜里的,紫霄宮,落手白衣男子手中,好似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好似色空的一切他都知道一樣。
  而這時,色空感覺到壓力變小了,因為白衣男子的氣息正在不斷內斂。
  “小人色空,拜見元始天尊!”色空驚恐莫名的叫著。
  看到白衣男子面容的一霎那,色空就明白過來了。
  元始天尊,他是元始天尊?昔日殞落,其實,是他將他的,神,埋葬在元始幡中,等待有朝一日能夠醒來,而且,看那樣子,元始天尊在元始幡中應該早就醒了。只是沒有能力出來。
  自己最后將鴻鈞力量貫注其中,才讓元始天尊以,神,養體而生。
  上代圣人,元始天尊?
  傳聞中,上代圣人,鴻鈞第一,而除了鴻鈞以外,其它圣人中,算計第一的就是眼前元始天尊。
  色空瑟瑟發抖的匍匐在地上,臉上充滿了恭敬,而心里卻悲涼不止:“我怎么這么倒霉啊!”
  白衣男子聽到色空稱呼自己,元始天尊,也不以為意,而是看向了手中的紫霄宮,顯然對于這個稱呼默認了,他,就是上代圣人二元始天尊。
  “天尊,幼時起聽聞天尊之名,小人就心懷敬仰,恨不能早生八十萬年。今日能見天尊真容,小人無上榮幸,此幡在小人手中時,以小人之能,根本不能發揮其萬一,小人自知根本配不上這種天地重寶,常常心有慚愧,現在好了,元始幡物歸原主,只有天尊您才能擁有,小人也只是保存了一段時間而已。”,色空肉麻的恭維著。
  元始天尊沒有理會。但色空也不敢動,雖然元始天尊看著,紫霄宮”但色空知道自己被鎖定了,只要稍有意外舉動,必定會被翻手滅殺。
  “這紫霄宮,小人雖然得來不易,但也不是小人高攀的起的,只有天尊您,才有資格擁有它,小人愿將其敬獻給天尊,以完成小人仰慕心愿!天尊,你就收下吧,否則小人寧愿長跪不起!”色空無比,真誠,的說道。
  色空趴在地上,一副我很仰慕你的賤相!
  元始天尊終于被色空肉麻到了,集頭斜了一眼色空道:“你的人品,我早就知道,你與鐘山仇怨,我也明白,放心吧,我會讓鐘山來陪你的!”,元始天尊的語氣很平淡,可就因為這平淡讓色空更加驚悚。
  “天尊,小人根本就是攤爛泥,不值得您這么做啊,殺了小的,我污染您的手的,你一世英名,今日重生,大喜的日子,不能做殺生這不吉利的事情啊,天尊,小的上有老……,不對,小的不能死啊,小的愿給天尊做牛做馬…………!”,色空不要臉的求饒了起來。
  元始天尊看著色空,不動如山般的面容,此刻也被色空說的臉部抽了抽。
  極品啊,極品賤人啊!以并在幡中還沒這么深的體會,這色空,就是一個賤人。
  可越是這樣,元始起加厭惡,臉色一冷,元始可不是什么心慈善輩,既然判了色空死刑,豈會那么容易放過?
  可就在元始天尊要出手之際,遠處,一股龐夾的氣息傳了過來。
  氣息極為澎湃,隔著很遠的距離,元始天尊就瞳孔一縮了起來。
  一股刺寒的冰冷目光看向遠處。
  “呼!”,遠處的強者也好似感受到元始了一般,隔著很遠的距離停了下來。停在一座山峰之巔。
  “紫霄宮,就在那里!”
  一共是兩個人,先前是一黃袍人踏著九頭十頸鳥,現在九頭十頸鳥化為人形,與黃袍人一起落在山峰之巔,說話的就是那個黃袍人。
  正是從大陣之外風塵仆仆趕進來的妖神鬼車與人尊。
  元始感受到的強大氣息,正是遠處的鬼車。
  鬼車,那可是太一時代的巨大妖神,成名之時,比元始天尊還早出很多,若有圣位在身,元始天尊可以無視這個妖神,可是,此刻自己是祖仙,而對面的鬼車也是強勢祖仙。由不得元始不重視了起來。
  “毒~~~!”
  身后,色空好似待著機會了p樣,身形一變,變成一條大蛐蟮,轟然遁入大地。
  “哼!”
  元始一聲冷哼,探手一揮。
  “呲!”
  巨大蛐蟮被一斬兩半,其中一半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扭動,另一半卻是不敢回頭的快速遁入地底。
  色空拖著半個身子,一邊逃一邊流眼淚。今天怎么這么倒霉啊!
  春秋冊被搶,元始幡被搶,紫霄宮被搶,力量是假的,身體被鐘山斬斷一次,還沒復原,又被元始斬斷了。一路向地底遁去還不斷撞到huā崗石精,我怎么這么倒霉啊!
  不過,終究元始沒有再對色空出手,不幸中的萬幸,色空逃過一劫。
  經此一役,色空深刻的體會到了什么叫著,一失足成千古恨,。這份后悔將會是色空心中永遠的痛。
  大地之上。色空的另外半個身子,劇烈扭動了一會就抽搐中沒了生機。
  元始自然也不會理會這惡心的蛐蟮肉,而是抬頭看向遠處山峰之巔的強者鬼車。
  鬼車和人尊也死死的盯著元始。
  “元始天尊?他,他重生了?”,鬼車皺眉驚訝道。
  元始知道鬼車,鬼車自然也認識元始。
  “元始?他是上代圣人元始?”,人尊臉色一變。
  上代圣人,上代圣人在天下諸強中的地位是永遠無法撼動的,因為上代圣人的過去太輝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