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140 自爆

第一百一十章八極天尾的焦急
  “遺言?就憑你?笑話!”
  鐘山眼中閃過一股不屑,色空是鴻鈞?
  若是真的鴻鈞,鐘山自然會忌憚,畢竟鴻鈞的名頭在那里,當初天下第一人,那個時代更直接被命名為了鴻鈞時代。
  這樣的稱呼,可不僅僅因為實力所能擁有的。天下第一人,那是無論算計、實力、底蘊都是第一人才能當得起天下這個稱呼。
  陽間九大圣人,鴻鈞統率群圣,就算不聽話的彌天,也不敢觸之鋒芒,甘愿躲于小千世界。
  一個決定,群圣甘愿與之赴死。這就是鴻鈞。
  何等的氣魄?何等的人物?
  這樣一個天下第一人,會是色空這樣?色空這般猥瑣?
  誠然,色空很懂得隱忍,很懂得借勢,但是,他沒有鴻鈞老祖那股氣魄。
  名動天下,即便殞落幾十萬年以后依舊天下敬畏。會是色空這樣?
  不管色空與鴻鈞的本體有多像,哪怕有那鴻鈞借蛐蟮再度復活的傳說,鐘山也不信。
  鐘絕不相信色空就是鴻鈞。
  根本是兩個類型的人物,鴻鈞,就算是鐘山現在也是極為敬佩的人物,豈會是這種獐頭鼠目,欺軟怕硬之輩?
  色空絕對不是鴻鈞。
  既然不是鴻鈞,鐘山還有何畏懼?
  鴻鈞的力量?力量是死物,‘人’才是根本,這樣的人物就算掌握了鴻鈞的力量,也遠遠不能發揮出鴻鈞之萬一。
  色空沒有等到鐘山屈辱的求饒,臉上一黑。頓時激怒而起:“好好好,鐘山,我看你嘴硬到幾時!”
  說話間,手中春秋冊一揮,一道白光向著鐘山沖刷而來。
  白光刷過空間,空間微微顫動。
  “嘭~~~~~~~~~~~~~~~~~~~~~!”
  一聲巨響,白光轟然炸碎,虛空之中,一柄紫色長劍劃過,無盡暴戾的劍氣憑空而出。鐘山腳下,頓時出現一個龐然大物。
  “咿呀!”
  一聲嬰兒般歡呼,八極天尾甩開了它那八條沖天大尾,如八條搖動的天柱,充滿了一股霸道氣息。
  八種顏色交織,極為的耀眼,讓人望之一眼忍不住一陣沉迷。
  龐大的八極天尾好似很久沒有出來了一樣,帶著一股興奮的看看四周。
  但很快,八極天尾的目光就鎖定了對面的色空。
  “咿呀、咿呀、咿呀…………………………!”
  前所未有的激動,八極天尾兩顆如黑寶石的眼睛,放著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芒。盯著色空,好似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一樣。
  看看眼前那尊‘神’,全身都是高級力量,左手一個,右手也是一個,甚至八極天尾的眼光極為的賊亮,還看到了色空懷中兜里的小球,更重要的是眼前人體內能量爆的沒邊。
  “咿呀、咿呀…………!”
  八極天尾急促的想要鐘山讓它過去,這是一種本能的渴望。不過鐘山沒有決定前,八極天尾只能帶著本能干著急。不過看色空的眼神卻是‘友好’無比。
  八極天尾的名頭,色空不可能不知道。
  在看到八極天尾那無比‘友好’的目光,色空剛才就豎起的汗毛,更是站的筆直,全身更是一個激靈。
  “找死!”色空被這感覺激怒了。
  元始幡一揮,風云變色,四周環境頓時化為無盡混沌之色。大量灰色云霧乍現,道道混沌劍氣以一股大毀滅的氣勢向著鐘山射來。
  “嘭!”
  混沌劍氣射來,誅戮陷絕四殺道劍氣迎接而上,一時間,四面八方轟然大碰撞而起。
  原本就被無數強者戰斗搞得山崩地裂的四周,頓時迎來了又一股巨力沖刷。
  八極天尾的成長,不是只需要力量就行的,更多的是力量的品級,否則,一直吞仙石不就行了?
  自從吞了地書,吞了圣人法寶之后,八極天尾越發的強大,誅戮陷絕四條尾巴更是漸漸有了當年圣人法寶的氣焰,當然還差很多,但最少圣人法寶的那種感覺出來了。
  四大兇劍的劍氣噴薄而出,頓時止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混沌劍氣。
  “色空!”鐘山一聲斷喝。
  色空抬頭看向鐘山,可這一刻,鐘山的眼睛卻閉起了一個。
  “絕世兇瞳!開!”鐘山一聲斷喝。
  鐘山不懼色空,鐘山不相信他是鴻鈞,不代表鐘山不會重視色空,換句話說,鐘山每一次戰斗都會極為重視。生死之戰,死生之地,絕不容絲毫馬虎。
  兇瞳一開,一道藍光射向色空。
  “哼!”
  色空探手一灑,一道紫色光幕沖向兇瞳藍光。
  “呼!”
  紫色光幕根本攔不住兇瞳藍光一樣,一瞬之間,藍光射入色空體內。
  色空臉色一變,但發現自身并沒有絲毫變化啊?
  鐘山他騙我?色空雖然沒發現異常,但心中依舊沉甸甸的。
  探手一揮,元始幡沖天而上,化為數十萬里之大,遮天蔽日,混沌劍氣如天雨降臨,狂暴不止。
  “咿呀、咿呀!”
  八極天尾一陣著急,因為八極天尾看到元始幡脫離了色空手掌,想要沖天而上吞了元始幡,可是,鐘山愣是不允許。
  踩著八極天尾向著色空沖去。
  幻姬留在了外圍,目的,幫鐘山看住四周可有偷襲之人。
  “轟~~~~~~~~~~~~~~~~~~~~~!”
  誅仙劍與春秋冊一次強勢的撞擊。虛空搖蕩,一個龐大的黑洞乍現。
  色空帶著一股兇狠,春秋冊一展,盡顯圣人法寶之威,化出無盡浩然正氣劍重刷向鐘山。
  一時間,混沌劍氣、浩然正氣劍絞蕩虛空,以大毀滅的勢態斬向迎來的鐘山。
  色空更是捏出大量沖碎虛空的法訣,如暴風驟雨般攻擊中心的鐘山。
  兩個圣人法寶加上鴻鈞的力量,這是不可思議的沖擊,即便鐘山再托大,此刻也不得不以八極天尾護住周身,如一朵花兒合蕾遮掩住自己。
  八極天尾身上,也是撞得七零八落,八極天尾體質強大,但終究還沒到不死不滅的情況,甚至產生一股類似淤青的現象。
  但八極天尾依舊向著色空沖去。
  混沌劍氣,浩然正氣劍,加上自己收集的法訣,色空現在充滿了暢快之意,天下第一人的力量果然不同凡響,即便如此不停歇的出手,體內力量也是源源不斷一樣。
  鐘山甚至被打的龜縮了起來。
  色空一時心中無限舒暢,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遠處,一個角落之中,彌天眼睛死死的盯著戰場。
  看著戰場,彌天神情古怪,好似對眼前極為驚異一般。
  “色空?果然不是鴻鈞。不過,這鴻鈞留下的力量卻是巨大,一個小小古仙,居然在吸收這股力量后,實力攀升到了祖仙,不,甚至不弱于我,這就是鴻鈞留下的后手吧。可惜被色空享受了。”
  “這個色空,雖然坐擁數寶,確不會完美操縱,對付鐘山需要這么多法寶嗎?只需一個即可,可惜他戰斗經驗太少了,如此多的重寶,就是我也沒有過,居然被這一個小小古仙得到了。”
  彌天圣人一陣感慨,又是一陣嫉妒。
  這色空居然有這么好運道。
  “鐘山?你死定了,縱是八極天尾詭異莫測,成長到了今天,可依舊不可能是色空對手!居然逞能?這樣只會死的更快!”彌天圣人露出一絲冷笑。
  遠處,幻姬一直查探四周,圣人畢竟有圣人手段,在彌天有意隱蔽之下,幻姬并不能找到彌天。
  不過,幻姬還是不停的巡視四周,至于眼前戰斗,幻姬沒有絲毫擔心,就好像大崝無數君臣對鐘山的信任一樣,都是盲目的,既然鐘山出戰,那就不可能敗。
  在八極天尾飽受摧殘一段時間,八極天尾終于頂著無邊的壓力來到了春秋冊前。
  春秋冊,此刻已經平展而開,一排排的竹簡,凸浮著大量的儒文,儒文冒著白光,無數浩然正氣劍平射而出。威力浩瀚。
  八極天尾瞪著眼睛,變大變大再變大,巨大的嘴巴想要吞了春秋冊一般。
  “哈哈哈哈!”色空露出一副嘲諷的大笑。
  因為隨著八極天尾變大,春秋冊變的更大,如一堵天地之墻,直沖云霄之間,八極天尾嘴巴再大也不可能吞得下的。
  況且,八極天尾體型一變大,身上的防御就相對分散而開,一道道混沌劍氣和浩然正氣劍已經能夠漸漸沖開八極天尾的皮膚一樣。
  “咿呀、咿呀…………!”
  八極天尾一陣焦躁,顯然不敢再變大了。僅僅以誅仙劍狠狠的撞向春秋冊。
  可春秋冊終究是圣人法寶,豈是那么容易破的?一道天地之墻,隔開色空,讓色空立于不敗之地。
  “鐘山,你這怪物還想吞我的寶物?你吞啊?再吞啊!哈哈哈!”色空站在春秋冊后面,臉上閃過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八極天尾之上,兩條尾巴如帝王華蓋一樣遮住鐘山,為鐘山擋住一切外在威脅。
  八極天尾因為吃不到東西而急躁無比,可鐘山,卻是極為冷靜的看著前方。負手而立,鐘山找著色空破綻。
  鐘山雖然修行了一千多年,但是鐘山一生戰斗無數,眼光自然也毒辣無比。
  僅僅一眼就判斷出了色空不是鴻鈞,也僅僅一眼就看出了色空無法完美操縱鴻鈞的力量。色空的戰斗還是太少了。
  :求!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