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139 葵兒塑身

第一百零九章鐘山與色空
  南瞻部洲,冢之大陣!
  冢之大陣之外。一個山谷中大殿。
  大殿之中盤膝坐著人尊和鬼車二人。
  四周飄起淡淡的煙霧。煙霧顏色不一,顯然各有含義。在煙霧群中,一朵白色的蓮花不時的閃動。
  “嗡!”
  一聲輕顫,白色蓮花轟然散去。
  人尊臉色一變:“怎么會這樣?”
  “怎么了?”鬼車臉色一變道。
  今日之事非同小可,以前和人尊一起已經出了幾次紕漏,再出紕漏導致神皇功敗垂成還不直接掉了?
  “我們馬上進入大陣!”人尊馬上站起身來。
  “到底怎么回事?”鬼車焦急道。
  “次陣出問題了。”
  “次陣?就是那個擺放《春秋冊》的次陣?”
  “是,按理說,只要有人破壞那個次陣,整個‘冢’之大陣應該會給予全力的絞殺的,就是圣人也難承受,可是那個次陣自己破了,不,應該說從內部破了,春秋冊破了次陣。怎么會這樣?”人尊臉上極為苦澀。
  “啊?次陣一破,紫霄宮不是翻手被奪了?”鬼車也是臉色一變。
  “是啊,《春秋冊》被奪,紫霄宮被奪!”說著說著人尊臉上已經黑的不成樣子了。
  “哐!”
  打開大殿之門,二人轟然射入‘冢’之大陣。
  圣人法寶級別的東西啊,原來用來做誘餌引起祖仙屠殺的,這種寶物,就是神皇也極為看重,可,又要被二人弄丟了!為什么是‘又’呢?
  二人自有秘法在大陣中保持清醒,帶著焦慮,直沖而入。
  大陣之中。
  原紫霄宮處,彌天圣人藏于暗處一直盯著色空吸收紫霄宮內能量。
  色空抓著小珠子,蛐蟮的腦袋張口一吸,小珠子中一股磅礴的能量沖向色空。
  一時間,磅礴的氣息沖天而上,風云變色,飛沙走石。四周山川都被這股強大的能量震得的陣陣顫抖。
  “沒錯,這能量就是鴻鈞的能量。他真的是鴻鈞?”彌天驚懼道。
  這時候,色空四周雖然有滂湃的能量守護,但對于彌天圣人來說,應該是極為脆弱,若是偷襲,必定能夠偷襲得手,可惜,彌天此刻不敢。
  鴻鈞這兩個字,就好似一座大山壓在彌天的心中一樣。
  “呼!”
  一個時辰后,小珠子中冒出最后一股紫色能量,再也不冒出能量。
  小珠子變的清澈了很多,內部環境沒什么變化,依舊是九大行星圍繞一顆恒星旋轉。好似一切都沒發生一樣。
  色空的蛐蟮腦袋,卻是在這期間轟然暴漲,變的萬丈之大,又一會縮小,越來越小。漸漸的恢復了原狀。
  四周空間微微顫抖,周側,類似雷電流的紫色能量恐怖的環繞在色空四周,形成一個罩子一般,讓色空看起來就是一種力量的化身。
  色空吸收了紫霄宮的能量,現在實力達到了一種詭異的高度。
  色空感覺,這時候,若是一拳甚至能將天打出一個窟窿。
  “吼~~~~~~~~~~~~~~~~~~~~~!”
  色空仰天長嘯。
  一聲長嘯,虛空震蕩,恐怖的力量讓色空充滿了享受。忍辱一生終于換來輝煌時代。
  鴻鈞,我以后就是鴻鈞了!
  色空興奮之中,完全沒有感覺到,在他不遠處,鐘山和幻姬站在一座山峰之巔,死死的盯著色空。
  “蛐蟮?鴻鈞?”幻姬臉色微變道。
  色空現在的蛐蟮腦袋,的確非常唬人,最少彌天圣人被唬住了,而鐘山的雙眼也瞇了起來。
  “鴻鈞?”鐘山沉思道。
  這時,又一個方向,約十個古仙終于歷經滄桑趕到了這里。
  到了這里,頓時向著色空射去。
  一股強大的氣勢向著色空射來。
  色空興奮之中,蛐蟮腦袋一轉盯向十個古仙。
  “哼!”一聲冷哼。
  色空僅僅伸出拳頭,一拳向著十個古仙虛轟而去。
  十個古仙失去了理智,這時也不會躲避,硬碰硬的而上。
  “轟~~~~~~~~~~~~~~~~~~~~~!”
  一聲巨響,虛空打出一個黑洞,十名古仙轟然爆炸而開。
  強大的力量,讓色空可以目空一切。
  色空轉頭對著四方巡視一圈,一種傲視天下的感覺充斥色空心頭。
  沒一會,目光就轉到了一座山峰之巔。剛好看到山峰之巔的鐘山和幻姬。
  “嗡!”“噼里啪啦!”
  色空陡然汗毛一豎,全身一顫,周側狂暴的能量一陣爆炸。
  “鐘山~~~~~~~~~~~~~~~~~~~~~!”色空幾乎吼了出來。
  又是這種感覺,怎么會?怎么又是這種感覺?
  不遠處,彌天圣人也看到了鐘山到來,看到鐘山僅僅兩個人的時候,雙眼微微一瞇。一股殺意在心中醞釀,可是,外面有‘鴻鈞’啊,彌天并不準備這個時候冒頭。
  可是,鴻鈞怎么認識鐘山的?
  不止彌天疑惑,遠處,鐘山和幻姬也是微微一怔。
  色空死死的盯著鐘山,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自己已經繼承了鴻鈞的全部力量,自己已經擁有了天下第一人的力量,為何看到鐘山還是這么恐懼?
  為什么會這樣?
  若在以往,色空這時的第一念頭肯定就是馬上躲開,離鐘山越遠越好。可是得到了天下第一人的力量,色空的信心空前的強大。
  實力是人的膽,天下第一人的實力,那給色空又是多大的膽量?
  可身體為何如此恐懼?這個神通,色空從來沒有對人說,一種本能而來的神通,也是色空最大的依仗,靠著這個神通,色空不知躲避了多少災難。
  可是,擁有了天下第一人的力量,還不是鐘山對手嗎?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是神通出問題了。一定是這樣。
  “難道我要一輩子被鐘山克的死死的?鐘山所到之處,自己就永遠要退避三舍嗎?”
  一個聲音在色空心中響起。
  “不~~~~~~~~~~~~~~~~~~~~~!”
  色空一聲怒吼,繼而,一身戰意的看向遠處鐘山。
  對面鐘山自然莫名奇妙,‘鴻鈞’?他對自己有敵意?
  “在下于閣下素未謀面,還未請教!”鐘山沉聲道。
  “哈哈哈哈,鐘山,你看我是誰~~~~~~~~~~~~~~!”
  色空腦袋一陣蠕動,繼而緩緩化為人的腦袋。變為了原色空腦袋。一臉兇狠的看向鐘山。
  擁有了天下第一人的力量,色空心中充滿了傲氣。膽子也壯了起來,就連本能的神通也顧不上了,以后自己就是鴻鈞,誰還能擋住自己?鐘山?今日我就滅了鐘山!
  “色空!”鐘山瞳孔一縮。
  鐘山也是一陣意外,剛才對方對自己怒目相向,鐘山就在腦海中不斷找著是哪個熟悉的人,但怎么也想不到,是色空?他是‘鴻鈞’?不可能吧!
  轉而,鐘山忽然盯向色空手中的小珠子。
  看到那個小珠子的一霎那,一股熟悉的感覺充斥鐘山心中。
  那里是地球?九大行星?紫霄宮?
  年輕時的記憶轉眼在鐘山腦海中閃過。
  看到鐘山的眼神,色空探手將‘紫霄宮’放入懷中兜里,這東西裝不了儲物空間,只能放在兜中。
  左手,色空抓著孔子的法寶,春秋冊。
  春秋冊,孔子一手祭煉,孔子被色空吞了以后,相當于二人合一,只是孔子的靈性泯滅而已,春秋冊,色空運用自如,況且現在擁有極度霸道的力量。更能發揮春秋冊的霸道力量。
  右手,色空取出了元始幡。
  祭煉了數百年的元始幡,色空現在也能使用大半,而且這些年好似越來越順手了一樣。
  兩件圣人的法寶,加上自己無窮的力量。難道還對付不了鐘山?
  就是面對圣人,色空也怡然不懼。鴻鈞取回力量,手執兩件圣人法寶,會怕圣人嗎?
  今日,不管神通如何示警,一定要滅殺鐘山。
  多少年了,這一刻等了多少年了,色空再也不想等了。
  而鐘山此刻,卻是死死的盯著元始幡。看著那元始幡,臉色居然露出一絲柔情,繼而在色空不理解的目光之中,鐘山居然緩緩閉目,好似在回憶著什么一樣。
  彌天圣人古怪的看著這一幕。鐘山他真的狂的沒邊了!他在尋死?
  幻姬不明白的看向鐘山,想要叫喊鐘山,可是忍了忍還是沒有叫出口。
  “鐘山,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求我也沒用了,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你還有什么遺言?”色空現在心情大好的叫道。
  這一輩子,鐘山給色空的屈辱太多了,每見到鐘山一次,就慫一次,色空對于鐘山的恨早已到了一種病態的地步,若是在鐘山臨死前再好好羞辱一番,那就太完美了。
  鐘山閉目,過了一會,雙目猛的一開。
  這一開,鐘山雙目也變的凌厲了起來,看著色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道:“遺言?就憑你?笑話!”
  :求!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