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24 天條圣獄

南瞻部洲。
  南方“鴻鈞道場”之地。
  內部一個幽暗的偏殿之中。
  大殿之內,此刻站著七八身影,樣貌極為奇異,有些臉部如鳥臉,有的像馬面,這些人一看就是妖族,因為他們的審美觀很多還停留在妖族思維基礎之上。
  其中還有一個裹著黑袍看不清面容。
  人尊和鬼車走了進來。
  眾人對人尊和鬼車微微點點頭。
  “人尊,出事了?”其中一個人妖神問道。
  “等神皇來時再說吧!”,人尊點點頭。
  嗡!
  大殿正北的寶座之上,忽然出現一個黃袍身影。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模樣,此人的雙目極為凌厲,璀璨至邪,黑色的長發后梳,但又好似蘊含淡淡的金光一樣,充滿了炙熱的感覺,眉宇豎立,兇煞之息難以遮掩。
  身材寬闊,充斥著一股霸道的氣息。
  雙手如鷹爪放于寶座扶手之上,淡淡的看著眼前一群人。
  更重要的是,此人身形,是普通人的四倍不止,高大的身影有凡間三層樓那么高。
  僅僅望之一眼”都能感到一股浩瀚的壓迫撲面而來。
  “拜見神皇!”眾人馬上對著這忽來的人恭拜道。
  拜的極為虔誠,發自內心深處的虔誠。
  神皇?根據風水學中所述,神方就是東方,神皇即為東皇。妖族的神皇,東皇太一!
  太一淡淡的看著眼前一群人。最終目光鎖向了人尊。
  “人尊!”太一淡淡道。
  太一沒有對其它人說話,其它人只能恭拜之中”哪怕妖神鬼車,此刻也是低著頭,恭立不敢抬頭。
  “臣在!”人尊微微起身道。
  “著你和鬼車在外,你怎么出來了?”太一淡淡道。
  太一的話雖然清淡,但是人尊卻聽出了一股不滿,強大的威懾直壓內心,讓人尊忽然滿頭夾汗。
  “神皇,出了一些事情,臣和鬼車商量”還是稟報神皇”請神皇定奪!”人尊說道。
  “哦?”,太一雙眼一瞇。
  繼而,人尊不敢兜圈子,馬上將自己風水陣被破的事情說了一遍。
  說完,人尊馬上恭立,等候太一。
  太一聽完,想了想才看向其它人。淡談道:“平身吧!”
  “謝神皇!”,眾妖神恭敬道。
  “計蒙,你們怎么看?”,太一淡淡的看向其中一個妖神道。
  “神皇,臣覺得,應該是某絕世高手,他或許可能看出什么來了。但不愿惹神皇您,所以才僅僅做個警告。”計蒙小聲道。
  “警告?”太一沉聲道。
  “當然”這天下根本沒人在知道神皇身份的情況下,還敢警告神皇。”計蒙馬上糾正道。
  “不,還有那么幾個,新天帝“贏”程侯,鳳凰老母等人。”太一搖搖頭道。
  太一需要的并不是馬屁,對于能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強者,也直言不諱。
  聽到太一的話,計蒙臉色一緩。
  “不過,鳳凰老母不可能過來”程侯,他并不在南瞻部洲,至于贏,哼,贏的野心也太大了,紫霄宮,他還看不上!”太一淡淡道。
  “會不會是北面那個?圣人江雨?他也制造了一個鴻鈞道場,與我們分庭抗禮,會不會發現了?”計蒙猜測道。
  “不可能”若是圣人江雨,那肯定不會這么簡單!”人尊在一旁插口道。
  其它人也點點頭。
  “那臣就不知了,不過,臣感覺,若是真有這種高手,他警告我們之后,肯定會暴露其形,應該要不了多久,南瞻部州就會有他的消息了。”計蒙肯定道。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與你去查詢,密切關注南瞻部洲,看看最近會有什么大動靜!”,太一淡淡道。
  “臣遵旨!”,計蒙應命道。
  太一說完,看向人尊。
  “人尊,這已經是你第三次辦事不力了。”太一沉聲道。
  “臣知罪!請神皇責罰!”人尊馬上道。
  “罪責暫時不提,等此役過后,再賞功罰過!”太一沉聲道。
  “謝神皇!”,人尊馬上應道。
  “此陣關系重大,聯調配大周天部眾妖,隨你看守各大陣點,不得再有錯漏!”太一沉聲道。
  “是!”,人尊恭敬道。
  “啟稟神皇!剁將軍歸來。”殿外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讓他進來!”太一說道。
  “是!”
  很快,一身戰袍,手提一根棍形武器的男子走了進來。
  若鐘山在此,一定一眼認出,此人正是昔日的孫申。運道極盛,運道也極差。
  因為此人從小千世界齊天侯開始就死了三次,可每死一次,實力都會強勢攀升,到大千世界變成孫申之后,更是達到古仙修為,但剛剛強勢展露人前,就又被鐘山壓的抬不起頭。直到孔子殞落之時,準提臨死前帶走了孫申。
  不想孫申居然出現在了這里。
  “孫申拜見神皇!”孫申單膝跪地。
  跪地之際,孫申膝蓋之處冒出一捧金光。看著這捧金光,其它人露出一陣羨慕。
  “準提死前給你傳承的東西,還沒有完全消化嗎?”太一淡淡道。
  “快了,或許再有幾次這樣的戰斗,臣就能完全吸收。現如今,臣的修為已經是祖仙境,并且越來越強中!”剁申有些自豪道。
  “此次北行,可有斬獲?”太一問道。
  “沒有,北方那個紫霄宮,已經有數名祖仙坐鎮,臣僅僅大戰了三場。”孫申說道。
  “足夠了!”太一淡淡道。
  “可是,臣未能為神皇分憂,未能掀了江雨的“鴻鈞道場”臣心有不甘,臣懇請神皇再派三千大妖,隨臣攻殺江雨的“鴻鈞道場”到時,紫霄宮必入神皇之手!”,別申一身戰氣道。
  “別將軍不必如此,你做的已經夠了。”一旁那裹著黑袍的人開口道。
  “夠了?”孫申眉頭微皺。
  “剁將軍的這一戰可謂是恰大好處,神皇的目的并不是紫霄宮!”黑袍人淡淡的開口道。
  “不是紫霄宮?”,剁申微微一鄂。繼而神色一陣變換,點點頭不再這個事情上糾纏。
  孫申看的出來,雖然太一表面上很器重自己”但自己終究還差點火候”還沒有走到這一群人的圈子之中。
  “耐心等待,會有你出手的時候!”,太一淡淡道。
  “是!”孫申恭敬道。
  “神皇,這次在江雨的那個“鴻鈞道場,之處,臣見到一個詭異的人,這也是臣立刻選擇回來的原因!”,孫申再度說道。
  “詭異的人?”太一神色一動。
  能被孫申說成詭異,必有奇特之處,況且太一對于圣人江雨那邊的情況好似極為關注一般。
  “是,此人自稱“天魔公子”操縱天魔極為詭異,當時臣看出奇異,就專門讓下屬用記憶水晶記錄,還請神皇過目!”孫申恭敬的遞出一個記書水晶。
  太一探手一吸,記憶水晶落于手中,手中法力一催動,頓時展現出一個戰場畫滿。
  畫面中,大量強者相互拼殺,別申也在與一人戰斗。
  是一今年輕男子的模樣,年輕男子身體似虛是幻”探手間虛空一抓,無數天魔忽然直沖四面八方,探手抓出天魔?這一幕的確極為詭異。
  在此之人大多都是祖仙”可是誰也沒有把握做到這種詭異的程度。
  “天魔公子?”一旁黑袍人古怪道。
  “小自在天魔?”太一雙眼一瞇。
  “小自在天魔?神皇,這人也是天魔?”鬼車驚訝道。
  其它人也是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應該錯不了!”太一臉色微沉道。
  “江雨”他是在玩火!”鬼車驚訝道。
  “神皇,這今天魔公子,是天魔界出來的?”,一旁黑袍人好奇道。
  “不錯,而且想要出來,必須要由大自在天魔才能送出來,他背后還站著一個大自在天魔!”,太一沉聲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南瞻部洲。
  強者無數,除了一南一北兩個“鴻鈞道場,之外,四面八方其實正藏著大量的強者。
  原本,到鴻鈞道場聽道,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惜,這一南一北出現了兩個鴻鈞道場。
  這讓無數強者心中產生了小氣事出反常必為妖,三個鴻鈞道場雖意外,但不反常,可是又出來一個,就顯得詭異了,而且這兩個鴻鈞道場,還常常相互派遣強看到對方處戰斗以打探“虛實”一股濃濃的陰謀氣息讓無數強者望而止步。
  南瞻部洲的強者們雖然小心潛伏,但因為這兩個“鴻鈞道場,而變的極為混亂了起來。
  可是,仿若還嫌南瞻部洲不夠亂一樣。在南瞻部洲的西面,原儒門新圣地之處,出了又一邪門的事情。
  又出現了一個鴻鈞道場。
  第三個?第三個鴻鈞道場?
  一時間,無數強者有些摸不著頭腦,這紫霄宮還沒找到,一個鴻鈞又一個鴻鈞跳出來了?
  人有好奇,自然想要了解真相。
  很多強者向著第三個鴻鈞道場奔去。打探第三個鴻鈞道場是怎么回事。
  江雨、太一都各自收到了消息,一時間,兩大巨梟都露出了古怪之色,這又是誰?因此,南道場、北道場各派了探子前往鐘山所設計出了的西道場。
  一個西道場,再度攪渾了南瞻部洲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