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36 情絲

青經躺在毯午亡面。輕輕撫摸著鐘山為她薔卜的另一略愧眼中閃過一股柔意,但是。并沒有起身,而是就這么躺著,腦海之中不斷想著,好似在回憶那淡淡的溫馨,也好似在天人交戰。
  到了晚上,悲青絲發現。鐘山并沒有回到石洞來休息。僅僅是半夜時分,進入洞中檢查一下悲青絲是否一切正常,就馬上出去盤膝坐在外面練功了。
  神識感受外面,悲青絲舔了舔口中的參片,眼中盡是種感動,嘴角也輕輕溢出一絲難得的微笑。
  悲青絲知道,鐘山這不是為了避嫌;畢竟,赤身**都被鐘山看過了,摸過了,鐘山還會在乎這種虛禮嗎?鐘山不進入山洞練功,是怕練功之際打擾到自己,行功收功之際有著聲響,沖開穴竅更有真元鼓蕩,鐘讓。是擔心傷害到悲青絲。
  感受著這淡淡的溫馨。悲青絲有種一直就這么昏睡的想法,但是,這顯然是不實際的,躺了很久,到了下半夜的時候,悲青絲輕輕起
  。
  起身后,悲青絲看看身上的鐘山衣服,臉色微紅的輕輕褪下,換上了自己儲備的衣服,從里到外,再度換上白凈的衣物。
  輕輕的,將鐘山那套衣褲疊整齊,看著那陪伴自己一個月的衣服,悲青絲眼中居然閃過一絲不舍,看了又看,最后終于一咬嘴唇,翻手將那套衣服收進了儲物手鐲。
  繼而悲棄絲才閉目盤膝調息了一會,四周有著大量的靈石,悲青絲也不想追究鐘山為何會有這些靈石,因為這一切都不重要。
  天亮了,鐘山從調息之中清醒,走到小湖邊用清水洗了把臉,將昨晚洗干凈的魚,放入鍋中,放好調料,用小火烹飪,就調頭準備進入山洞之中。
  在鐘山調過頭來之際。卻發現,悲青絲已經俏生生的站在了山洞
  處。
  “青絲,你醒了?”鐘山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一陣欣喜。
  “恩”悲青絲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柔意。
  “你什么時候醒的?”鐘山馬上再問道。
  當然,鐘山這話僅僅是關心,但是聽在悲青絲耳中,卻是臉色一紅,什么時候醒的?這能說出來嗎?
  “剛醒,謝謝你。”悲青絲馬上說道。
  “呵呵,能醒就好了,不過那百日醉,也言過其實,僅僅一個月,你就醒了。”鐘山搖搖頭笑道。
  爾,百日醉并非言過其實,尋常人都是要醉上百日的,我是因為血脈傳承的原因,所以醒的早,你怎么沒事?”悲青絲疑惑道。
  “呃?你過來,先坐吧。”鐘山馬上指了指身旁的一個石頭道。
  自己的原因非常特殊,好像是紅鸞天經中的紅鸞火焰,但,并不是很確定,所以現在不好說。
  “恩”悲青絲輕輕的點點頭,慢慢走了過來。
  鐘山面前是烹飪魚的大鍋,身旁的是一塊長條形的石頭,悲青絲往上面一坐,鐘山也很自然的坐在悲青絲身旁,一起坐在石頭上,手中抓著一根樹枝,一邊挑著鍋下的火候,一邊和悲青絲交談。
  “血脈傳承,是不是大部分人都有血脈傳承?只是沒開啟?”鐘山馬上問道。
  因為從悲青絲那血脈傳承之中,鐘山看到了強大的力量。若是人人有血脈傳承那該多好,自己若找個辦法開啟,那不是太好了?
  “不是,有血脈傳承能力的人,非常少,我比較特殊,或者說,我這悲家一族比較特殊。”悲青絲搖搖頭看著眼前鍋下的火星道。
  “為什么?為什么只有你們少部分家族才有?這血脈傳承是怎么來的?什么樣的人才有?”鐘山皺皺眉道。
  “我有血脈傳承,那是因為我的祖上,曾出了個仙人。”悲青絲輕輕說道。
  “仙人?”鐘山驚訝的瞪大眼睛。
  入開陽宗前,以為仙人很多,但是入了開陽宗后才知曉,這天下成仙之難,哪怕歷史之上。成仙的也是極其稀少,但忽然蹦出個仙人后裔,讓鐘山有了很大的意外。不過,鐘山相信悲青絲,悲青絲既然說她是仙人后裔,那一定錯不了。
  “這么說,只有仙人后裔,才有可能有血脈傳承能力?”鐘山皺皺眉頭道。
  “恩,我知道的就是這樣,不過仙人后裔,不一定有這能力,因為需要激活,我悲家已經很多代沒有激活了,直到我這一代。”悲青絲點點頭道。
  “嗯”鐘山點點頭。深嘆口氣,自己肯定沒那機會了,還是腳踏實地吧。
  “那天怎么回事?我們怎么獲救了?”悲青絲看著鐘山道。了一遍。
  鐘山講的很平淡,但是悲青絲還是從中聽出了極度的兇險。同時對憂,也是充滿了敬佩,生天期,僅僅井天期而凡,居然從丹強者手中逃出,甚至,還捎帶了自己這個累贅。
  “謝謝!”悲青絲最后一切只能化為一句感激。
  “恩,都過去了,額。我的魚湯也好了,你嘗嘗看,雖然你是金丹期,可以攝取天地靈氣作為食物,但這是我剛做的,嘗嘗吧。”鐘山掀開鍋蓋道。
  “恩”悲青絲點點頭,沒有絲毫拒絕。
  鐘山舀了一碗魚湯,并且用鏟子將魚一份三段,將中央的魚肚子那一段的肉,全部旨入碗中。輕輕遞給了悲青絲,并且取出一雙筷子。
  看看鐘山做的隨意。悲青絲再度涌現出一股溫馨,雙手接過,眼中涌現出一絲感動的淚水,但是,在還沒有形成淚滴之時,就被悲青絲用真元蒸干了。
  “吃吧。”鐘山笑道。
  “恩”悲青絲點點頭,輕輕喝了起來,并且用筷子夾起那沒什么刺的魚肉,細嚼慢咽之中。
  鐘山就這么看著,悲青絲原本就好似一個完美之物,這吃起東西起來,更有著柔和的美麗。
  “你怎么不吃?”悲青絲忽然說道。
  “呃,好!”鐘山微微一怔,也給自己盛了一碗,喝了起來。
  鐘山喝的比較快,一會功夫,就喝完了,然后又喝了一碗。
  放下手中碗筷,鐘山看看悲青絲,眉頭皺了皺,悲青絲也喝完了,看到鐘山神情,略微疑惑道:“怎么了?”
  “青絲,你能不能不要去報仇了?最少暫時不要去。”鐘山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
  畢竟,之前遇到的紅衣人太恐怖的,太練有素了,這還是遠程追殺的,那真正的奸臣身旁,該有多么強大的能量。悲青絲運去了,不是送死嗎?
  好似看出了鐘山的擔心,悲青絲心中一暖,微微笑道:“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我必須盡快回去報仇,況且,到時可不止我一個人,還有”
  說到一半,悲青絲忽然一停。
  “還有誰?”鐘山疑惑道。
  看看鐘山,悲青絲張張口,眼中閃過一絲為難。
  好似看出了悲青絲為難,鐘山點點頭道:“恩,好吧。那你要小心。
  鐘山知道勸不了,只能輕輕一嘆,但是,悲青絲看到鐘山輕嘆之際,卻是心中一堵,很想告訴鐘山還有誰一起去,但是,卻好像受著某種諾言的狂抬,不能提及是誰一般。眼中閃過一種無奈和愧疚。
  看著鐘山輕輕收起碗筷。悲青絲咬咬嘴唇,微微一嘆。但在鐘讓收拾好一切之際,悲青絲忽然說道:“我們要等上一段時間再出去嗎?”
  看看悲青絲,鐘山點點頭道:“那些人,肯定會在四方盯著,我們就再等等,最少要到百日后。不。我們等兩百日,等到他們耐心盡去,我們才可以離開。”
  看到鐘山的決斷,悲青絲眼中閃過一絲晶亮,點點頭。
  “對了,這些天,我也為你找了點東西,剛好給你試試。”鐘止。忽然說道。
  “什么?”悲青絲疑惑道。
  鐘山微微笑道:“走吧。到湖邊,我做,你看著,記住我的每一個步驟。”
  “呃?”悲青絲略微疑惑。但還是輕輕起身,跟著鐘山一直來到湖邊。
  讓悲青絲坐下,鐘山輕輕取出一些植物,還有一些奇特的天然材料,這些材料沒有多少靈力,五花八門,雜亂無章,不知道鐘山找來這些材料干什么。
  “看清楚這些材料。雖然平平無奇,但有時能起到大作用,這些植物,你都認識嗎?”鐘山看著悲青絲問道。
  悲青絲自己看了一下。點點頭道:“大多都知道,剩下的雖然不認識,但是都見過。”
  “那就好。”鐘山點點頭笑道。
  “看好了。”鐘山說道。
  繼而,鐘山將一些植物汁水榨出,用不同材料進行調節,慢慢混合,混合成一碗略微粘稠的黑色液體。
  看著這一碗黑色的液體,悲青絲皺皺眉頭,不知道鐘小在干什么。
  而此刻的鐘山,卻是翻手取出一個薄薄的床單一般,慢慢走到悲青絲面前。
  “不要動。”鐘山說道。
  繼而用床單圍著悲青絲。從頸部打了個結,將頭部以外的身子全部包裹了起來。
  悲青絲沒有動,但是,卻是非常疑惑,不知道鐘山干什么。
  “這是做什么?”悲青絲輕輕問道。
  微微一笑,鐘山翻手取出幾個不同的刷子道:“我來教你染
  。
  PS:昨天一天,二十張月票,多謝大家”